第三百零五章 白波贼来袭

    驻屯在河阳的都督从事赵浮、程涣听到消息,急急自孟津驰兵东下,船数百艘,众万余人,请求出兵抗拒袁绍。

    韩馥再三思考之后,觉得自己不可能同时与袁绍、公孙瓒两线开战。不如让出冀州牧之职位,还能落得善终。于是,韩馥搬出州牧府,又派自己的儿子将冀州牧的印绶送交袁绍。袁绍代领冀州牧,自称承制,接过了冀州的全部实力,只送给韩馥一个奋威将军的空头衔,既无将佐,也无兵众。

    袁绍得了冀州牧之后,翻脸不认公孙瓒,暗令部将周昂伏击公孙瓒的先锋军,击杀了公孙瓒的弟弟公孙越。公孙瓒大怒,尽起幽州骑兵,与袁绍鏖战与界桥一带,这一战一直打到了第二年,也就是初平三年(192年),两人不分胜负。

    期间,何咸修书一封给公孙瓒,提醒其小心麴义的强弩兵。界桥之战,本是公孙瓒实力由强转弱的分水岭,也是袁绍由弱转强的奠基之战。但因为有了何咸的提醒,公孙瓒在对阵袁绍的时候,多了一份警惕之心。

    当袁绍命猛将麴义领精兵八百在前,布强弩千张于两翼,引诱公孙瓒出战。公孙瓒想到何咸的提醒,不敢派出白马义从冒险。便令单经率领五千步卒持盾推进,麴义命士兵伏于楯下不动,等公孙瓒军到三十步前,突然暴起。同时,两翼强弩齐发,单经大败。公孙瓒当即派出麾下的白马义从,用骑射掩护单经军撤退,稳定了阵脚。

    袁绍依旧赢了界桥之战,但因为公孙瓒的谨慎,并未能击溃公孙瓒麾下的三千的白马义从。严纲未死,单经也未死。双方的实力并没有出现倾向性的逆转。公孙瓒后退二十里之后,重新在界桥布置了防线,两军重新陷入对峙的状态。

    ……

    在扬州,孙坚率领两万汝南兵试图进入吴郡,遭到吴郡郡守盛宪,郡尉许贡的抵制。双方交战于乌程县,许贡、盛宪不敌,逃到扬州冶所历阳找刺史陈温告状。孙坚占了吴郡,自领郡守。扬州刺史陈温联合其余五郡郡守,与孙坚会战于曲阿县。孙坚大胜,维持住自己在吴郡的地位。陈温失败之后,旧疾复发而亡。

    袁术趁机表举下邳人陈瑀为扬州刺史。

    袁术为什么没有直接进占扬州呢?因为此时的袁术正在兖州打得火热!

    因为远兖州牧刘岱参加反董卓联军,董卓为了恶心刘岱,就任命京兆人金尚为兖州刺史。金尚孤家寡人,怎敢和刘岱这个地头蛇抗衡,便跑到豫州找袁术,让袁术为其出头。袁术早有觊觎兖州之心,便出兵攻打濮阳。刘岱麾下没有什么拿得出的猛将,打不过袁术,便邀请盘踞陈留的曹操帮忙。陈留在辖区上而言,也是兖州牧所属,所以曹操加入刘岱的阵营名正言顺。

    双方大战于匡亭,史称匡亭之战。匡亭之战的意义,在于打消了袁术觊觎兖州之心,明确了兖州属于曹操的地盘。袁术大败之后,曹操也没有下死手。毕竟,此时的双方还有些情谊。战争,更多的是划分地盘,而不是为了你死我活。袁术退保雍丘之后,南回寿春。没想到,袁术推荐的扬州刺史陈瑀竟然翻脸不认人,不让其进入寿春。

    这一行为把袁术给气的啊!袁术本来就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率军退守阴陵之后,召集孙坚前来汇合,同时集合军队,一起攻击寿春陈瑀。陈瑀扛得住袁术的进攻,但却抵挡不了孙坚这个疯子。城破之后,陈瑀逃回下邳。袁术自领扬州牧,将冶所定在了淮南郡寿春县。长江以南的吴郡、会稽郡、豫章郡等地区则继续交给孙坚去攻伐。

    ……

    在兖州,曹操帮助刘岱击败袁术之后,声势大振。刘岱意识到请神容易送神难的苦处,暗中安排刀斧手想要诛杀曹操。但身为“乱世之奸雄”的曹孟德岂是如此好暗算的。得悉刘岱的阴谋之后,曹操当机立断,先下手为强。领着夏侯兄弟并五百精兵突袭了刘岱的大营,用血淋淋的钢刀逼迫刘岱让出兖州牧之位。刘岱遵从之后,曹操为顾及声誉,倒也没有痛下杀手,只是将其软禁在刘府,供了起来。自领兖州牧之后,曹操的实力也是飞速膨胀起来。

    ……

    这一年,大汉各州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汇总到了南阳何家堡郭嘉的手中,再通过郭嘉的整理递交给何咸呈阅。

    何咸本想静静地待在南阳,娶完黄月英,再娶徐鱼,顺便将两女的肚子搞大。同时,再攀升一下南阳的冶金和工业化进程,提高一下荆州五郡的农业生产能力。广积粮草,训练兵士,坐看天下风云,等待长安大事。长安有什么大事?当然是吕布与董卓反目。现如今,貂蝉任红昌就在何家堡,粘着张仲景学习医术,已经小有成就。何咸很好奇,王允还怎么用美人计逼得这对义父子刀戟相见。

    但安静的日子仅仅过了三个月,一封求援信,逼得何咸不得不考虑出兵事宜:“白波贼十余万击破张杨的并州军和王匡的河内军,南下河内,进逼洛阳!”

    此时距离董卓焚烧洛阳已经过去一年有余,陆续有流民占据洛阳的土地,生产作息,洛阳开始恢复一些生气。洛阳所在的河南郡,因为曾经是关东联军大营驻扎地,所以郡守乃是袁绍当初任命的淳于琼。淳于琼得知张杨、王匡惨败之后,第一时间领着兵马跑去了冀州找袁绍,把大好的河南郡丢给了白波军。

    白波军若是占领了洛阳,也就是与南阳接壤。何咸相信按照这些黄巾余孽的尿性,肯定不可能对富庶的南阳视而不见。曹操、袁术、孙坚还会畏惧南阳军的兵锋,不想落得两败俱伤的结局,但这些白波贼可不会有这个顾忌。更可恶的是,他们是贼,不是军,所以在正面战场打不过的情况之下,他们很可能采取流寇的形式劫掠南阳,危害性犹大于全军来袭。

    何咸召集紧急会议,商议是否出兵,如何出兵。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