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只有一个要求

    “师兄深夜来访,真是令我相当意外啊!何乾,把我从南阳带来的好酒取出来,今天要招待一下贵客!见者有份啊!”何咸很高兴,让亲卫们搬来案几,切来一些肉食,准备开个小型的深夜聚会。

    张绣的突然出现,肯定不是来叙旧这么简单。上一次,张绣给何咸带来了“刘表偷入荆州”的消息,帮助何咸争取到时间,成功稳住了荆州,没让刘表侵占。这一次,张绣又将会带来什么好消息呢?

    听说何咸准备将南阳带来的好酒打开,魏延和张辽顿时喜笑颜开。两人都是好酒之人,但苦于南阳军纪严格,战争期间是严禁饮酒的。连普通的浊酒都不行,更何况南阳的美酒?南阳的酒其实是何咸用粮食酿制医疗用的酒精之后,剩下来的残次品。何咸不让南阳制酒,因为对于粮食的损耗太大。但就是这些残次品,也比大汉坊间的那些精致酒要诱人的多。魏延、张辽自在何咸的婚礼之上尝过之后,便一直念念不忘。在南阳期间,便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搞到那些残次品。

    酒坛打开,香气四溢。这些所谓的美酒,其实就是那些医疗用的消毒酒精加上山泉水稀释一倍之后得到的酒,度数大概是在三十几度。这在后世属于低度白酒,在这个浊酒的年代,就是不折不扣的烈性酒。

    何乾给每人倒了一小碗,张绣、钟繇看到魏延、张辽等人迫不及待喝了一口,也端起自己面前的小碗喝了一口。

    “咳咳咳~”钟繇被这酒气冲到,剧烈咳嗽起来,“这酒……咳咳……怎么如此猛烈?”

    张绣一口下肚,顿时双眼发亮。只感觉一道火辣辣的气息,顺着自己的口腔一直流到了腹部。

    “爽!”张绣发出一道大赞,紧接着端起碗又喝了一口。

    魏延、张辽看到张绣也是同道之人,不禁对他的好感增添了几分。这一小碗的白酒,大概三两左右,三人没用几口,便下了肚。

    张绣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了起来。何咸怕张绣第一次喝这种酒,容易喝多耽误正事,赶紧询问张绣过来的目的。

    有美酒开道,张绣的警惕心直线下降:“是伯父命我过来,他不想再回凉州,愿在长安地区养老。想问忠信敢不敢接受他的投降,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给他个闲散的官职当当!”

    张绣的话令何咸、徐庶、钟繇三人面面相觑,他们皆以为西凉军在商议退兵的事宜,没想到张济竟然在考虑投降的事情?这就相当于是天上突然掉下了一个大馅饼啊?!

    “马腾和韩遂怎么说?也一并想在长安做官吗?”何咸问。

    “不!”张绣再喝了一口碗中的白酒,打了一个酒嗝道:“马帅和韩遂还是舍不得西凉。他们决定回返凉州之后,对皇帝陛下上表称臣,年年进贡,今后绝不再冒犯!”

    ”上表称臣,年年进贡“的意思,是想割据凉州,称霸一方。这对于一个统一的大汉来讲,肯定是不能接受的。但现在诸侯四起,关东诸地哪里不是军阀割据?只要西凉军乖乖待在地方,不要来长安、洛阳捣乱,皇帝开心都来不及。对于何咸而言,西凉军此举,也非常符合他的战略思路。主要对手皆在关东,曹操、袁绍、袁术,还有正在江东开疆扩土的孙坚,都是劲敌。

    ”你们给了我一个无法拒绝的诱惑啊!“何咸感慨道。

    张绣哈哈大笑起来,酒精明显上头,动作有些不受控制。

    ”军师说了,这个计划完全是从南阳军发展的角度,为卫将军量身定制而成。若将军目光远大,胸有大志,必然不可能看不见这个计划所蕴含的利益,也就不可能拒绝!“

    ”哦?军师?哪位军师如此有自信,你倒说来听听?“何咸笑问。

    ”姑臧贾诩,贾文和是也!“张绣自豪道。

    何咸微微一笑,心中其实早已猜到。西凉军反,西凉军降,二十几万大军,五名西凉悍将,说到底,全部在毒士贾诩的掌控之中。贾诩不费一兵一卒,只因势利导,便让这几位目中无人的西凉将帅甘心为他驱使。说到底,都是利益的关系。贾诩能够看透局势的变化,抓住每个人的利益所在,就连何咸,也跳不出他张开的蛛网。为了自己的利益,乖乖接受他的提议。

    ”回去禀告各位大帅,我同意他们的提议,细节咱们可以再谈,我只有一个条件:贾诩必须到我这里报到,向我效忠!“

    张绣愕然,不明白何咸为何如此看重贾诩。何咸与贾诩,似乎并不相识啊……张绣这么想着,一口饮尽了他的第三碗美酒,刚想站起来身来告辞,只觉得眼前犯晕,身体发飘。他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却发现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好酒!“这是张绣当晚的最后一句话。随即,鼾声响起,张绣就此醉倒在了南阳军的中军大帐。

    与张绣一起被特战队员拖下去的,还有魏延和张辽。两人本来只想解解馋,过过酒瘾,但听说西凉军准备投降和撤退之后,当即失去了自己的控制力,一口接着一口,一碗接着一碗,直至喝醉。何咸并没有阻止他们两个喝醉。这两个多月以来,诸将都非常辛苦。长安兵力不足,极为考验领兵之人的能力。既要兼顾城墙的安全性,又要分配好军士的体力,每一天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唯恐发生什么纰漏。而放松神经,没有比大醉一场更有效的了。

    领兵的三人之中,唯有高顺不喜欢饮酒,尤其是在战时,几乎滴酒不沾。他的军旅生活过得像个苦行僧,毫无乐趣可言。何咸也曾劝过他,劝他莫要对自己、还有陷阵营的军士太过苛刻,高顺的回答令何咸汗颜。

    高顺说:“我想活着回家见到我的妻儿,所以我不得不以最严苛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希望陷阵营的兄弟都得活着回家,所以我必须以要求我自己的标准,严格要求他们!”

    25183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