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吕布东逃

    “奉先,你是愿意留在皇帝身边,做何咸小儿的走狗,还是与我一起投奔关东诸侯?”出了司徒府的大门,刘表迫不及待问吕布。

    吕布也不犹豫:“南阳小儿何德何能?本将早就看他不惯!岳父要走,小婿理当追随。只是,我等该去投奔谁?袁术还是袁绍吗?”

    “袁术、袁绍现如今兵强马壮,我等去了不过是锦上添花,起不了主导性作用。兖州牧刘岱乃我老友,此前曾有密信于我。东郡郡守曹操以下犯上,囚禁了他,夺了兖州的基业。我等不妨帮他夺回兖州,好以兖州为基地,东进青州、徐州等地!”

    “岳父真是好计谋啊!”吕布喜道:“事不宜迟!岳父即刻随我前往军营,趁南阳军尚未完全控制长安城之前,点齐兵马杀出函谷关,前往兖州!”

    “不!你我兵分两路,你速回大营,点齐兵马,收集贵重物品和粮草,准备出征。老夫还需去一趟未央宫!”

    吕布大惊:“岳父莫不是还想带走皇帝?这个风险真的很高!”

    “非也!“刘表否定道:”王子师说得没错,皇帝这个目标太过醒目,若是带走,何咸必然不肯放过我等。但投奔关东诸侯,没有一份趁手的见面礼怎么可以?所以,我等需要转换一个目标!”

    “转换目标?转换成谁?”吕布皱眉,不解问道。

    “不是谁,而是一方物件,价值不在皇帝之下!”刘表阴测测道。

    ……

    与此同时,霸城门外,锦旗招展,锣鼓喧天。南阳援军与西凉张绣部驻扎分别在霸城门外南北两侧,双方井然有序。

    霸城门内,何咸正在中军大帐招待张济军的主要将领。张绣点名要上南阳美酒,其余的,一概随意。

    酒,之所以被人类,尤其是中国人推崇,并形成独特的酒桌文化,就是因为喝酒以后方便相互之间的交流。国人相对而言比较拘谨,陌生人之间的沟通比较慢热。但一有酒的帮助,这些问题就不在是问题。尤其是白酒,喝微醺之后,什么话都有人讲。不管对还是错,不管有理还是无理,不管符合规律还是不符合规律。要想看一个人怎么样,把他喝倒一次,看看他醉酒后的样子,就能八九不离十能摸透一个人的个性。

    张济和张绣一样,对南阳的这些白酒爱不释手。明知道极容易醉人,还是抵挡不住其中的诱惑,一口接着一口,停不下来。唯有坐于西凉军第三席的贾诩,总是轻轻一抿,举杯的次数多,但是酒却不见下降。何咸在偷偷地大量贾诩,贾诩也在偷偷大量何咸。

    酒过不止三巡,张济终于在贾诩的提醒之下,放下手中的酒杯,询问何咸道:“敢问卫将军,准备如何处置我西凉军?”

    何咸不正面回答,反问道:“镇远将军是想随陛下前往关东内?还是想继续留守长安呢?“

    何咸的这句话大有深意,起码表达了两层意思。第一:皇帝将离开长安,迁居关东。第二,长安可以交给你镇守,就看你愿不愿意。

    张济并没有吃惊,显然投降之前,贾诩已经给他分析过各种可能性,何咸现在的回答,也在贾诩的预料之中。

    ”老夫年岁大了,护卫天子的事情就给年轻人去做。既然卫将军信任,老夫便镇守着长安城。西凉马腾、韩遂与我也有些交情,老夫有信心让他们不再袭扰函谷关以东地区。不过……”张济话锋一转,有些犹豫。

    “镇远将军有什么顾虑尽管讲来!”何咸道。

    “是这样,老夫一介粗人,打仗杀人还能卖一把子力气,说道处理政务,管理百姓,那是一个头两个大。此前,这些事情都是由老夫的长史贾诩担任。这些年来,也配合惯了。您看,您能不能将贾文和给老夫留下?”

    张济磨磨叽叽说了半天,感情是贾诩这个老滑头不想跟何咸。估计是何咸指名道姓要贾诩效力,把他给惊着了。历史上的这位贾毒士历来奉行的便是“安全第一”的原则,从不张扬,一步一步当上曹魏的太尉,魏寿乡侯。贾诩的一生几乎是算无遗策,因为他从不冒进。

    何咸望向贾诩,贾诩低头装视而不见。

    “镇远将军说的在理!政务之事无须老将军操心!长安令种邵不出意外,将随陛下东迁。长安长史钟繇,有萧何之能,由他辅佐老将军,长安政事可无忧矣!”

    何咸当即回绝了张济的请求,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贾毒士既然进入了何咸的掌中,岂能让其逃脱?能用最好,不能用就算把他废了、杀了,也绝不能让他有机会服务他人!这种人物忒危险!

    张济有些抱歉地看向贾诩,贾诩摇摇头,示意此事不要再议,就此打住。

    张济不再说话,何咸面色不悦问贾诩道:“文和先生难道不愿意到我南阳军中效力?”

    何咸此言一出,张济、张绣面色大变,心中担心贾诩如何应对。

    没想到,贾诩毫不在意,仿佛心中早有计较一般。站起身来,面带微笑道:“岂敢岂敢!卫将军携雷霆之力,镇守长安,降服西凉悍将,必能得天子之势而号令天下!贾诩一介小吏,能得将军青睐,乃是求之不来的机缘,岂有不愿之道理?”

    何咸一脸狐疑道:“可是心中之话?”

    贾诩笃定道:“句句肺腑,绝无虚言!”

    “好!那你来说说,本将要辅佐天子,该如何处理奋武将军吕布?”

    何咸此问,考校的意味十分浓郁。他都决定要带着天子迁徙至关东了岂会不知道该如果处理吕布等人?之所以问贾诩,其实就是想看看,贾毒士是真降还是假降。若是贾诩敷衍,何咸不介意派特战小分队给他一点特殊的“保护待遇”。

    “吕布桀骜,又自命不凡,不用将军处理,吕布自会做出一些叛逆之事,自取灭亡。现如今,将军只需小心防止吕布狗急跳墙,行那鱼死网破之事即可。吕布乃鸠虎,但凡有生路可寻,他必不会选择死战到底!”

    183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