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来访的桥瑁故友

    “老爷,门外有两名公子求见!一人自称破虏将军、乌程侯孙坚之子孙策,另一人则是舒县周氏家主之子周瑜。”

    皖城,桥府。桥瑁正在书房看书,管家敲门进来回禀。

    “孙策,周瑜?”桥瑁皱眉道:“没交情!不见!”

    “两位公子手中有张郡守的手帖,老爷不见,不大妥当!”管家补充道。

    桥瑁放下手中的书,一脸的不悦。但管家说的没错,既然拿着现任庐江郡守张勋的手帖,桥瑁便不能不见。桥氏也算庐江大族,族人不下千人,这点面子还是要给郡守的。

    “请他们去客厅吧~”桥瑁无奈,站起身来,准备出去接待一下。

    “晚辈孙策(周瑜),见过桥公!”随着管家进来的是两名相貌堂堂的青年男子。为首的孙策英武不凡,身后的周瑜潇洒倜傥,一看两人就是青年才俊。不知为何,桥瑁见到两人之后,突然想到了另一名同龄人:南阳何咸。

    想当初,何咸邀请其前往荆州任职或者隐居,他因不想卷入战术,没有答应。不曾想,短短几年的时间,江淮之地就从世外之地,也便便的烽火处处。听说,现在的江东、淮北到处都在打仗。按照这个驱使,庐江迟早也不能例外。难道说,整个大汉只剩下荆州和益州可以去了吗?

    ”不知两位贤侄光临寒舍,有何贵干?“双方落座之后,桥瑁命管家上了茶水,问两人道。

    孙策抱拳道:“我们兄弟二人,自会稽而来,前往寿春拜见州牧大人。路过庐江,特来拜会桥公!策常听家父提起桥公的威名。说在伐董卓大业中,桥公当为人先,一心为国,乃天下忠汉之士的楷模。”

    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时候,孙坚与桥瑁都是一方诸侯。但两人分属不同的阵营,孙坚亲袁术,桥瑁亲袁绍。所以,私底下其实没有太大的交情。孙坚也不至于特意叮嘱两人,绕道皖城前来问候他。这一点,桥瑁心知肚明。

    “两位贤侄有心了!”桥瑁笑道:“乌程侯过誉了啊!老夫一介腐儒,手不能挑,肩不能担。真正冲锋在前的,都是文台、忠信、还有两位袁公麾下的猛将,徒有虚名,心中羞愧啊~”

    孙策契而不舍道:”桥公有大才,若隐居在皖城,岂不浪费耶?若是您能前往江东,与我父亲一起联手,必是江东百姓最大的幸运!“

    桥瑁道:“听闻你父亲已经召集到张子布和张子纲为谋,此两人才能皆在我之上。江东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老夫还是在这山野之间,自得其乐好啊!”

    孙策想要招揽为由拉近与桥瑁之间的关系,若是桥瑁真的愿意效忠孙坚,那将来就是一个阵营的人。孙策就是桥瑁的少主,接下来再向桥瑁求亲,不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吗?孙策打得好主意,当双方还在相互恭维,管家有敲门进来,通知桥瑁道:“又有两名英俊少年求见!”

    桥瑁很不高兴,当即拒绝道:“没看到我这里正有贵客吗?让他们改日再来吧!”

    管家一脸为难地说道:“为首的公子自称是老爷的故友!还让小人拿着这件信物给您,说您瞧见之后,一定会同意见他!”

    说着,管家上前,递过来一块玉佩。桥瑁接过之后一瞧,这不是自己曾经用过的玉佩吗?上面一个硕大的“桥”字,别无分号。再眯着眼睛仔细端详了一番,突然想起来,这块玉佩似乎是送给了那位年轻人!那是在反董卓大战之后,自己遭受到刘岱的无端攻击,幸亏那个年轻人领兵路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自己才能幸免于难。刘岱引兵退去之后,那青年还不依不饶,将他送到了东郡,要招揽自己为他效力。但是当时的他心灰意冷,退意坚决。所以在东郡收拾了一下家产之后,就带着全部家人回到了故乡庐江皖城。作为救命之恩的回报,桥瑁便将贴身佩戴的一枚美玉,送给了那年轻人,也就是桥瑁手中的这一块。

    只是,那年轻人在南阳应该很忙才对,怎么对到皖这座小城来呢?前脚江东孙氏来招揽,后脚那年轻人就过了来,真的是巧合吗?

    不管是不是巧合,既然上门来了,桥瑁也不能不见。

    “老夫有一位忘年之交从远方而来,恐怕要失陪一下!”桥瑁委婉地表达了送客的意思,想让孙策与周瑜自行告辞。没想到,孙策的脸皮厚得很,当即站起来道:“既是桥瑁的忘年之交,必定是德才兼备的青年才俊。策虽然才能不显,但最爱结交天下朋友!恳请桥公代为引荐!”

    孙策说的也不尽是虚言。“江东小霸王”之所以声名远播,与孙策性情豁达,乐意广交朋友密不可分。

    “这……”桥瑁有些为难,因为他并不知道那年轻人与江东孙氏的关系如何。万一是敌对状态,可就非常不好处理。

    周瑜看出了桥瑁的心意,保证道:“桥公放心!我等一定不会胡言乱语,得罪您的贵客!”

    孙策也道:“我们会像敬重桥公一样,敬重贵客!绝不会冒犯!”

    既然两人都这么保证了,桥瑁也不好硬赶,只能让管家将来客请进府中来。

    “南阳何威,见过桥公!”何咸领着郭嘉一副儒将的打扮,风采不输孙策和周瑜这一对组合。

    桥瑁听到何咸的自称,心中微微一愣:何威是个什么鬼?再瞧见何咸正对着他挤眉弄眼,当即明白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说破,回礼道:“许久不见,小友英姿更胜往昔!”

    “敢问桥公,这位朋友可是骠骑将军何咸的族人?”孙策与周瑜一听南阳何氏,当即怀疑来人的身份。

    何咸闻言,顺势接话道:“在下的父亲正是左骠骑将军何苗,何咸乃是威的堂兄,敢问阁下是何人?”

    孙策闻言也是一愣,从来没有听说过何苗的儿子。但自己没有听说过,并不代表别人不存在,遂恭谨回礼道:“吾乃乌程侯之子,江东孙策也!这位是我的义弟,庐江周瑜!”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