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骠骑将军的脑残粉

    正在桥瑁犹豫间,大桥盈盈一拜道:“何公子好,落英这厢有礼了!舍妹方才枉论英雄,让诸位公子见笑了。然而舍妹的意见却代表了我等平凡女子的想法,英雄者,并不需要吞吐宇宙之志。吞吐宇宙的,是龙,是神,唯独不是平凡的人。上至保家卫国安民,下至尊老养家护幼,每一个普通的男人,在心爱的女子眼中,都可以是英雄。”

    大桥的这番辩论,有偷换概念的嫌疑。她将何咸与孙策方才讨论的“天下诸侯”这个英雄范畴,引申为做人、或者说是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应该做哪些事情。有没有错?没有错,但是这个英雄不再是“煮酒论英雄”中的英雄。

    何咸会和他计较吗?当然不会!因为大桥还没有说完,郭嘉已经热烈鼓掌起来,一副脑残粉的样子。显然,郭嘉更喜欢大桥这种温婉类型的传统美女。正是郭嘉一直痴迷水镜书院医学院、终身院长,原南阳郡守张机的关门弟子,美人甄毓一样。甄毓在水镜书院,乃至南阳地区拥有超高的人气,其地位绝不亚于后世的一流明星。就连汉帝刘协,暂居南阳之后,也以各种理由想接近甄毓。但介于甄毓早就放出话来,自己是骠骑将军的忠实粉丝,所以就连是汉帝,也不敢用自己的身份强娶甄毓。

    这大桥的气质,和甄毓其实是一种的类型。只不过,甄毓更显魅惑,大桥更显清纯。却都是郭嘉的菜,郭嘉一捧场,何咸便不能反驳,只能应和似的鼓掌。因为有外敌在场,绝不可窝里斗,这是南阳军的原则问题。

    “嘉非常同意落英小娘子的英雄之论!”郭嘉很没有骨气的吹捧行为,引得孙策、周瑜纷纷侧目:南阳军中竟然有如此恬不知耻的谋士?怪不得名声不显,得不到何咸重用!

    郭嘉其实是个花而不色的好男人,类似于《水浒传》中的“浪子燕青”。文武双全,嘴甜口蜜,重信诺轻财货,内心又极为尊重女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少女、妇女之友”!

    大桥很吃这一套,望向郭嘉的眼神当即柔和了几分。但是泼辣的小桥明显不同,杏目一瞪道:“人云亦云可当不得英雄!郭公子跟随骠骑将军难道就没有习得一丝英雄气概吗?”

    郭嘉被小桥骂得目瞪口呆,没想到眼前这古灵精怪的小桥似乎是自家主公的簇拥者!

    “听落蕊小娘子的意思,似乎是对骠骑将军有所了解?”何咸憋着一肚子笑意,问小桥道。

    “何止是了解!”小桥不理会桥瑁阻止她的眼神,侃侃而谈道:“骠骑将军姓何名咸,得先帝赐字忠信,绰号妖孽小胖子!自十二岁从道至今,历经大小战役上百场,至今没有败绩!从灭南阳黄巾,斩贼首张曼城;到攻占赤山城,逼死乌桓大人丘力居,平定张纯、张举叛乱;再到虎牢关前击败不可一世的西凉铁骑,斩杀董卓大将华雄,逼退天下第一武将吕布;至不久之前,伏杀董贼余孽樊稠,降服西凉张济。从南阳一介屠家子到现如今的骠骑将军,坐镇荆州、司隶校尉,哪一桩哪一件不是英雄所为?”

    郭嘉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桥瑁以手覆面一副见不得人的模样,孙策、周瑜脸色不善,显然没有料想到眼前的这位小美女竟然骠骑将军何咸的脑残粉。

    “听小娘子一席话,就算我这个粗人,也开始崇拜骠骑将军了!”何咸哈哈大笑,对了小桥行了一揖,同时还不忘记给自己贴金。

    小桥见状,继续语重心长道:“我看你这小子颇有几分潜力,既然是骠骑将军的堂兄弟,更应该以他为榜样,励精图治,严格要求自己,争取成为他一样的顶天立地的男儿!”

    何咸赶紧称“受教了”,郭嘉也终于缓过神,信誓旦旦称会将小桥的话带到骠骑将军面前。

    这一顿酒,是孙策有史以来喝得最没有滋味的酒。全场被那个不知名的何威与郭耀压制不说,就连桥瑁老儿,连带那他两位貌美如花的女儿,都没有给孙策太多的好脸色。离开桥府之后,孙策领着两千江东军士匆匆启程出发前往寿春,一刻都不想在皖城久留。

    “不好!我等被戏耍了!”前行的路上,一直沉默寡言的周瑜突然反应过来,长叹一声。

    “此话怎讲?我等被谁戏耍了?”孙策不解,问周瑜。

    周瑜道:“桥氏大宅中的人,根本不是何威和郭耀!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何威、郭耀这两个人!”

    “公瑾为何会有此问?”

    “伯符觉得何威、郭耀两人才智如何?”周瑜一脸严肃问。

    孙策细细回忆了一下,总结自己对两人的看法:“何威有些放荡不羁,郭耀有些没有骨气,但总体而言,两人才思敏捷,志向远大。尤其是那个何威,肌肉丰满,形体健硕,右手之上满是老茧,应该是一个惯用了武器的将领。我能感觉到他的武艺不差,甚至不在我之下!”

    “这就对了!”孙策的判断基本印证了周瑜的猜想,“伯符觉得,这样的人,在南阳军可算人才?”

    “算!当然算!如果两人能够投效我江东军,我也必定会在父亲面前,大力举荐两人!”孙策毫不犹豫道。

    “骠骑将军向来知人善用,若是这何威真是他的堂兄弟,为何名声不显?如果那郭耀真是南阳军第二人物郭嘉的族弟,为何得不到重用?”

    周瑜接连不断的反问,让孙策终于意识到,两人身份的不合理之处。

    “桥瑁乃自识甚高之辈,为人倔强,如何会对一个无名无辈之人客气有佳?”周瑜再问道,“就连伯符你,若不是拿着张勋郡守的拜帖,恐怕都难得到桥瑁的邀见!”

    “也就是,这两人的身份是假冒的?”孙策大怒道,“贼子安敢欺人!要不要我领兵杀回去,将两人擒住,拷问再三?”

    “来不及勒!”周瑜摇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