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遥带着赵云,黄忠二人出现在中山郡无极城外。

    进到城内,一行人直接来到了甄府。甄府下人得知当先一人乃是当朝大将军陆遥,吓得赶紧大开中门,没通传主人便将三人迎进了府内。

    甄家家主甄俨得下人报信,连忙赶来拜见。见到陆遥以及赵黄二人,他再无怀疑,诚惶诚恐上前行礼拜见。

    如今的洛阳城虽然法令止于城门,但是洛阳双霸的名号早已经由百姓之口名扬天下。作为四大商家之一的甄家,自然更不会陌生。当初他也曾在一次酒宴上远远见过陆遥一面,只不过那时双方地位悬殊,未能当面拜见。

    “曲梁长甄俨见过大将军。”甄俨心中忐忑不安,暗暗叫苦,心忖到底是什么风把这个恶霸给吹来了。

    甄俨乃是上蔡令甄逸次子,曾举孝廉,拜曲梁长。大哥甄豫早夭。甄逸死后,甄家就由他当家作主。只不过守成有余,进取不足,托庇祖荫才得以勉强维持甄家。连中山令都惹不起,更不要说连董卓都怕的大将军陆遥。

    “本侯前来,是想买一样东西。”陆遥也不啰嗦,开门见山道明来意。

    甄俨一听,总算放下心来,重新恢复四大商家之一甄家之主的仪容,豪爽摆手笑道:“大将军这是哪里话。区区一物,怎可让大将军千里迢迢而来。甄府上下若有,在下可做主送与大将军。”

    “本侯要特级粮仓建造图纸。”陆遥更不客气。

    甄俨之所以如此,无非就是想借这个机会交好。商人逐利,嗅觉更是敏锐。如今朝廷令不出洛阳,各地蠢蠢欲动,显然战乱将起。如果甄俨连这一点都看不到,也当不上甄家之主。交好他本就是题中之义。

    毕竟甄家是四大商家之一,对于战乱这种灾难而言,没有多少抵抗力,急需寻求强大的靠山。

    甄俨沉吟了片刻,爽快笑道:“我甄家正好还存有此物,这便让人给大将军送来。来人,设宴。”

    陆遥也没拒绝。贵客前来,主家设宴款待本就是这个历史时期的风俗。他虽然是个玩家,但是也免不了应酬。当初在洛阳,也没少赴宴。

    酒席置下,甄俨没敢以主家自居,坐在了陆遥对面。宾主落座,他率先举杯,陪笑致歉道:“取来特级粮仓建造图纸还需些许工夫,还请大将军多多包涵。”

    “无妨。”陆遥举杯道:“如果贵府还有船舶建造图纸,也一并拿来。本侯绝不会亏欠甄家。”

    甄俨一听,顿时大喜,连忙命人前去库房查找。

    四大商家虽然是最大的商家,但是主营的都是粮草,矿石等等基础资源。特殊建筑建造图纸之类道具其实也并不多。尤其还是船舶建造图纸,那不在甄家的经营范围之内。

    酒过三巡,甄俨极力讨好,一时宾主尽欢。一曲舞罢,他抬手拍了拍。五位少女从后堂娉娉走来。

    “见过大将军。”

    五位已显美人胚子的少女款款行礼,明皓眼眸满是好奇,偷偷打量陆遥这位名扬天下的异人大将军。她们出身甄家,虽门不出户,却也难免耳濡目染,得知陆遥在NPC当中的名望。

    “她们乃是家妹,久闻大将军威名。听闻大将军光临寒舍,央求我代为引见。还请大将军恕罪。”甄俨一脸无奈的样子,目光却寸步不离陆遥。

    如今陆遥与董卓争风吃醋,争夺王允之女的消息已名扬天下。他也十分希望甄家能够借联姻找上陆遥这座靠山。别的不说,朱崖州孤悬海外,显然就是一条确保甄家不会灭亡的大好后路。

    “甄兄客气。”陆遥淡淡一笑,目光却忍不住在甄家五姐妹脸上扫过。

    甄家五姐妹各个国色天香,的确不假。初见时连陆遥都忍不住惊艳。不说可以比肩貂蝉,跟蔡琰容貌相比也不遑多让。尤其是未来曹丕之妻,文昭皇后甄宓,小小年纪已是美人胚子,这也是他最想见到的历史美女之一。

    甄宓的容貌不必多说,各种正史野史上都有记载。尤其是曹植一首洛神赋,更是让这位历史美女名垂青史,千古留名。

    甄俨将陆遥脸上的神情尽收眼底,尤其看到陆遥的目光在五妹甄宓身上多停留了少许工夫,心情不禁大好。

    老夫甄逸死后,他身为次子,兢兢业业维系甄家。但是这个时代商人的地位不高,他区区一个举孝廉,官至曲梁长的商人,在即将到来的乱世当中更加如同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可能翻船。

    好在上天保佑,他有五个尚未长成,国色天香的妹妹。

    “五妹,你素来仰慕大将军,还不快去为大将军斟酒,以偿所愿。”甄俨等到陆遥收回目光,含笑吩咐了下来。

    甄宓茫然的张大了小嘴,匪夷所思的指了指自己。年仅十二岁的小萝莉完全无法理解兄长为什么要胡编乱造。她是时常听说过陆遥的事迹,可说到素来仰慕……什么鬼?

    “五妹。”甄俨一见甄宓蠢萌蠢萌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摆出了兄长的威严。

    甄宓懵懵懂懂哦了声,坐到了陆遥身旁,为其斟了杯酒。事情来得太突然,自小便有才名的未来洛神完全不懂。

    陆遥无语。

    他对甄宓只是有点兴趣而已,见见也就行了。可看甄俨这架势,貌似又想联姻啊。这倒不是不行,甄家身为四大商家之一,能拉拢甄家也不失为一个上等盟友。反正也收了蔡琰,以期收服蔡邕,也不差甄家这一个。

    只是……甄宓才十二岁啊。

    想到这里,陆遥心中哑然失笑。在洛阳搞得有点过火,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他是个好色之徒,为了貂蝉连董卓都敢硬撼。不过如果可以重来,他也依然不会放走貂蝉。

    “甄兄,本侯还有要事,不便久留。”陆遥饮尽杯中酒,直言不讳。

    “莫非怠慢了大将军?”甄俨大惊,连声道歉。

    陆遥之恶名,天下皆知,连董卓都怕的人物,甄家岂能不怕。一个不好,甄家就真的完了。

    “本侯确有要事。”陆遥哑然失笑。

    这次前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特级粮仓建造图纸,顺便找找看有没有船舶建造图纸,至于甄俨想要联姻……等甄宓成年了再谈吧。

    这时派去查找的下人匆匆走来,附在甄俨耳旁低语了几句。刚一听完,甄俨面色变得煞白,吞吞吐吐起身赔罪:“大将军恕罪,特级粮仓建造图纸已在一年前便不在甄府。”

    “你卖给了何人?”陆遥沉声询问。

    甄俨苦着脸,诚惶诚恐的道:“冀州牧韩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