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紫海惶恐(第三更、万)

    “圣妖大人,千秋万载。圣妖大人,光辉万代。”

    “圣妖大人,您交代的任务,我等一定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圣妖大人,您一定会出人头地。”

    最终,赵楚还是跟随蝰富呈走了。

    毕竟,30颗气海丹,在凶妖域也是一笔不小的财产。

    赵楚目测已经敲诈不出多少存货,再也榨不出什么油水了。

    随后,他暗中在气海丹之上动了点手脚,直接扔给众小妖。

    这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无数小妖痛哭流涕,那眼神,简直是虔诚到了盲目。

    赵楚自己都纳闷。

    几颗丹药而已,至于这样崇拜吗?

    况且,这些丹药看似是丹药,其实是绝命毒药。

    ……

    其实他真的不是很懂妖域。

    在人族,你再穷困,只要能拼了命赚钱,总会买来一半颗丹药,在关键时刻突破用。

    哪怕人族皇权再森严,可毕竟还留存着文明,有着律法的存在。

    在妖域,你一个小妖,只要敢拥有丹药,就是罪孽,立刻就会被抢走。

    一些小妖被卡在境界的桎梏上,一辈子都无法突破,只能期盼在人族大战的时候,浑水摸鱼。

    这也是凶妖族酷爱战争的根本。

    在凶妖内部,低等级的小妖,随时可能被杀,根本没有一点崛起的希望。

    ……

    目送圣妖离去,无数小妖擦干眼泪,纷纷散开,去寻找草药。

    这是圣妖大人交代下来的任务。

    其原因更是令人感恩。

    要草药能干什么?

    不就是炼丹吗!

    炼丹能干什么?

    还不是给自己这些小妖服用!

    蝰九末不是圣妖,那谁还是圣妖?

    怪不得他实力突飞猛进,竟然能斩了银妖族第一妖,他根本是圣妖。

    是苍天派下来的救世主啊。

    圣妖为什么还会炼丹?

    因为他是圣妖,圣妖是万能的。

    小妖们带着虔诚的信仰,开始疯狂搜集各种草药,甚至还有抢的。

    当天,蝰蛇城附近的城池,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劫。

    那些城池的药宝殿,被洗劫一空。

    ……

    而赵楚之所以跟随蝰富呈走。

    第一,是自己目前还打不过筑基大妖,他盘算着后者的忍耐极限,也有些谨慎。

    万一这家伙恼羞成怒,不说杀了,哪怕是掳走自己,都是危险系数。

    毕竟自己来调查泽妍花的下落,唤醒纪东元才是正事。

    灭杀一些炼气小妖无伤大雅,但和筑基大妖处处作对,可能会耽误时间。

    第二,这家伙承诺,见到那个金丹大妖,有一份天大的机缘。

    据传蝰金枯有一部修炼肉身的道法,堪称妖域第一,是千年之前,真正的圣妖传承。

    是真是假,谁都不知道。

    反正蝰金枯自己没有修炼成什么绝世的金刚不坏,反而被龙明帝随手一剑,斩成重伤,至今伤还没痊愈。

    ……

    “到底能不能成功呢?”

    一路上,赵楚思考着自己灵机一动的创新。

    如今他在妖域,身份不同,不可能大肆屠杀凶妖,来制作皮囊千机符。

    可赵楚又有些不甘心,既然来一趟妖域,总要搞一点事情。

    最终,他计划给凶妖赐下气海丹。

    当然,这气海丹里,蕴含着赵楚一笔符箓术。

    以他如今的实力,完全可以做到瞬间成符,符箓之力随着丹药,直接融入凶妖内脏里。

    平日里,符箓只是一团微弱的特殊能量,根本不可能被发觉。

    可这些凶妖只要死亡,且实体完整,便会直接激发符箓之力,瞬间形成妖符。

    而让这些凶妖死亡,也很简单。

    这些气海丹,本身就被赵楚改良成了毒药。

    引发毒性的引子,就是另一种寻常丹药而已,等到赵楚要他们死的时候,赐下丹药,便可瞬间得到大量完整尸体,形成妖符。

    当然。

    这些丹药破天荒的使用方式,也不是他的原创,照妖镜里,丹海圣地的王丹丹,给了他很大的启发。

    ……

    不多时。

    赵楚跟随着蝰富呈,绕过重重楼宇,抵达一处富丽堂皇的宫殿外。

    蝰富呈进去汇报。

    赵楚打量着蝰蛇殿,心中也有些咋舌。

    这南妖区的水平,确实要高于东妖区,特别是这些建筑,明显复制了人界建筑大师的轮框,乍一看也巍峨雄壮。

    当然,细看之下,能看到无数瑕疵,不精细。

    “蝰九末,进来吧!”

    不多时,蝰富呈通知赵楚进来。

    “见了蝰金枯大人,你最好先三拜九叩,要恭恭敬敬,千万不可大意。要知道,当年蝰金极前来拜师,蝰金枯大人都断然拒绝。”

    赵楚嗤鼻。

    让他给一个金丹凶妖下跪?

    简直荒谬。

    他赵楚的膝盖若是能跪下,也不至于来妖域筑基了。

    况且,随便下跪,会损了道心。

    斩金丹,他也不是第一次。

    天罡剑还有一次施展的机会,实在被惹急了,大不了斩了这金丹,杀出去直接投靠蝰蛇皇去。

    以自己斩金丹的实力,不信受不到重用。

    绝对的实力,就是赵楚的靠山。

    “咦,不对劲!”

    即将走到正殿。

    赵楚内心没由来的一阵惶恐,甚至是深深的恐惧。

    而他丹田之内,属于紫霞灵海的气息,瞬间锁成一小团,死死躲在不悔碑之下,似乎生怕被发现。

    压制!

    彻头彻尾的压制。

    紫霞灵海被压制成这样,赵楚还是第一次见。

    他浑身冷汗。

    这里,太诡异。

    要知道,当初哪怕面对青天易的杀招,他也仅仅是被杀气威压而已。

    紫霞灵海甚至还不屈服的要反击。

    可现在这种来自灵魂的忌惮,前所未有。

    “太上道基篇,传自太仓北,又经历袁琅天,最终被师尊获得,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紫霞灵海的异常,令赵楚一阵皱眉。

    嗡!

    痛!

    就在这一瞬间,赵楚猛地被一股气浪笼罩。

    随后,一股令他无法反抗的狂暴力量,疯狂在自己体内探查,似乎要找什么蛛丝马迹。

    这一刻,赵楚终于有些慌。

    天然的克制。

    他似乎一粒小火苗,却面对这一座滔天巨浪。

    他又如一条被抓在甲板上的鱼,仿佛一瞬间失去了生存的环境。

    而紫霞灵海的气息,死死躲在不悔碑之下,不敢有丝毫异动。

    所幸,不悔碑乃天地重器,巍然不动间,宛如整个世界的一部分,那股狂暴的力量,根本没有发现异常。

    嗡!

    几息时间,狂暴的力量烟消云散,紫霞灵海才小心翼翼的恢复了流淌,但也收敛着气息,根本不敢暴露一丝一毫。

    赵楚震惊。

    这种情况,他真是第一次经历。

    由于天然压制,赵楚哪怕祭出天罡剑,都不敢保证能直接斩杀这个还未见面的金丹。

    “呼,看来老夫有些敏感,还以为你是明龙皇庭的余孽。”

    这时候,从黑暗处,缓缓走出一名满脸褶皱的阴森老者。

    他缺了一条腿,另一只胳膊也只剩下半个,整个人就是个残废。

    当然,他乃金丹妖王,缺了肢体,也无法阻碍他行动。

    “人界,有人王袁琅天传下的太上道基篇,那明安白竟然能施展一丝紫霞之力,从而克制老夫的不朽圣体。”

    蝰金枯直勾勾盯着赵楚,后者表现并没有什么异常。

    浑身冷汗,满脸呆滞,已经是惊吓过渡,连跪拜都已经忘了。

    刚才他出现的一刹那,蝰金枯体内莫名一震,竟然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

    这种恐惧,来自灵魂,来自骨髓。

    那是太上道基篇的气息。

    这次人界一战,虽然剿灭了明龙皇庭,但他也被紫霞灵气斩了一腿一臂。

    他恨太上道基篇入骨。

    “嗯,根骨不错,应该是服用过什么天才地宝,运气极好。”

    又观察了几息,蝰金枯点点头。

    赵楚如果一进来,就是三拜九叩,那才令人起疑。

    一个连蝰金晨都不惧的狂妖,不可能卑躬屈膝到如此地步,有些傲骨,也正常了。

    ……

    而另一边,赵楚脑海巨震。

    蝰金枯真正出现在面前,那股无法言喻的克制,更加清晰。

    紫霞灵海宛如耗子见了猫,此刻成了一潭死水,动也不动。

    而前者口中说着北界域秘辛,说着袁琅天,说着太上道基篇。

    可奇怪的是,他明明能压制自己,可似乎也很忌惮紫霞灵气。

    稍后,赵楚恍然。

    并不是自己被克制。

    而是自己和蝰金枯修炼的功法,互相克制。

    不过后者修炼几百年,已经是金丹强者,所以才能将自己压制的喘不过气来。

    正如他自己所说。

    蝰金枯自己,还不是被明龙大帝压的差点被斩,毫无还手之力。

    整个北界域都知道,明龙大帝明安白的灵体,是天悟体。

    这种灵体,悟性惊人,从小过目不忘,能一目十行。

    所以明安白才会短时间内位列元婴,但也养成了三心二意的毛病。

    当年明安白游历青古国,也看过几篇残破的太上道基篇。

    那赝品道法,被乱改了几百次,残缺的太厉害,别人都是一头雾水,可那明安白,生生就炼出了一成的紫霞灵海之力。

    据传当年北界域还引发一阵哗然。

    最终,明安白宣布,那太上道基篇,是假的,那一成紫霞之力,只有自己能修炼,其他人是悟性不够,是妄想。

    明龙皇庭习惯了大帝的不靠谱,随后便被人遗忘。

    此刻赵楚回想起来,也是一阵毛骨悚然。

    原来在遥远的妖域,还有一门能直接克制太上道基篇的功法。

    而蝰金枯之所以被克制,明显是因为明安白乃是元婴。当初他的表现,一定就如现在的自己,几乎是惶恐。

    ……

    “废话不用多说,你不是第一个来金枯殿的炼气小妖。之前蝰金极来过,蝰金晨来过,今日你刚斩的银妖也来过。”

    “这部【无情道空典】和妖域秘境一起,被天妖皇下令,在四大区流传。据传这乃是妖域第一肉身修炼道典,修炼极难,堪比读懂天书。妖族悟性普遍不高,且肉身本就强悍,所以对这道典不屑一顾。”

    “然而,我明确的告诉你,无情道空典修炼至大成,几乎是不死不灭。普天之下,也只有北界域的太上道基篇,能威胁得到。还有,只有这不坏肉身,才能在妖域秘境得到机缘,否则一场空而已。”

    “至于北界域,太上道基篇已经出现了。前段时间在东妖区,连毁十座城池的黑袍魔头,就是太上道基篇的传人。别的妖王,都以为魔头是运气,而我却不认为。能修炼成太上道基篇,其本身就是集天地大气运的人族天赐之子。”

    说话间,蝰金枯屈指一弹,扔给赵楚一块玉简。

    赵楚瞳孔一亮。

    玉简这种东西,在凶妖域,真的很罕见。

    “无情道空典,一共9个境界。三天后,筑基天典,我不耽误你。如果这三天,你能领悟到第一重,老夫就收你为关门弟子。如果无法领悟,就证明你与道法无缘,你自行离去。”

    “其实仅仅三天,对你有些不公平,蝰金极他们都是五天,但时间太紧了。如果今年蝰蛇族还没人能领悟,只能继续传承给北妖区了。”

    “所幸,黑狐族也没人能领悟到无情道空典。北界域的天赐之子,早已出现了。我妖域的天选之子,到底在哪里?预言到底准确吗?南妖区,似乎再也没有炼气境的天才了!”

    扔下道法,蝰金枯便是一阵惆怅。

    在蝰金枯身后,蝰富呈也有些不安。

    弄来蝰九末,纯粹是死马当活马医,徒劳的挣扎而已。

    一个区区末妖族,哪怕得到了天才地宝,也不可能领悟这无情道空典。

    这可是比蛇幽战典还要难十倍的顶级道法啊。

    “真希望有天才出世,能修成无情道空典,练就不坏金身,替蝰金枯大人,从秘境最深处,取出那最珍贵的宝物。”

    “蝰九末,你不是号称圣妖吗?据传这无情道空典,就是圣妖当年创造的道法,你倒是修炼成功啊。”

    蝰富呈心情复杂。

    一方面,他希望赵楚失败,这样等他离开,自己可以报仇雪恨,那么多气海丹,蝰九末根本没资格拿走。

    另一方面,他又希望蝰九末成功。

    毕竟,这是最后一年的机会。

    蝰金枯大人说道,只要能将妖域秘境深处的宝物取走,他就可以位列元婴妖皇,成为南妖区第三个妖皇。

    到时候,自己自然会平步青云。

    这可是蝰金枯大人最深处的秘密,只有自己知道。

    “难道,我真的与元婴无缘吗?都是白痴,都是废物。什么金妖族、什么银妖族,全部都是废物。”

    眼看筑基天典即将来临,蝰金枯每夜无眠,瞳孔早已布满血丝。

    他金丹时间接近千年,寿元无几。

    只有元婴之后,才能获得大量寿元,否则只能等坐化了。

    “咦……那是……”

    一个时辰后。

    蝰金枯也冷静了下来,空荡荡的大殿,只有三个人。

    蝰金枯一生不收徒,只有一个仆从,就是蝰富呈。

    这时候,大殿中央,一人盘坐在中央,其额头,赫然出现一点精光。

    蝰金枯掌心中捏着一个茶杯,直接坠落在地,轰然碎裂!

    (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