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太极殿上,执棋者谁

    宏德庄园书房,这里曾是古文泽固定书房,随着古东平成为家主,宏德庄园作为宗族重地转入他名下,这处书房成了他暂时办公场所。

    祠堂转移前,宏德庄园他不打算还回去,按照现在形势来看,转移祠堂不太可能,古东平不会花费精力去做这件事。

    房间内檀香弥漫,香烟绵绵。古东平翻来覆去把玩着青花杯盏,脑袋急速转动,眼神落在盯书桌上的一份名单,上面记录的是可以对神都方面施加影响的人名。

    梁河镇失陷,百万人葬身,种种征兆显示天地变化近在眼前,邢应入神都为他游说,奔走,他需要更多情报,以及盟友,为邢应神都之行提供帮助。

    看着名单,古东平心里并不平静,根基短浅的弊病此刻显示的更为清晰,能够对神都施加影响的家族中和古家有交流的不多,可以谓之的盟友的一个也没有。

    结交盟友,形成攻守联盟需要时间,需要利益链条输出,唯一够分量的盟友自然是风信商会,只是现在具象二发行如火如荼,风信商会为了应付那些家族制裁反抗已然力有未逮,想要他们腾出手来为这事调动,明显不现实。

    最后古东平把目光放在了几个名字上,下定了决心,他叫来守在外面的谢飞鹏,“帮我连接谢林,我有事情与他商议。”

    通信很快接通了,古东平直接问道“谢公子是打算在东陆发展,还是回中陆?”

    另一边谢广年坐在谢林对面,听到古东平的问话,给了谢林一个眼神让他拖延,试探古东平来意。

    谢林会意“目前家族还在商议,不过中陆事宜日益繁忙。”

    “也就是说你打算留下来了,我手底有一份情报说你长辈还未走,以谢家执行力,栈恋不舍为东陆,我以为不可能。”古东平回道。

    谢林脸色不变,“殿下究竟是什么意思?”

    “神州巨变就在眼前,帝国之前和我有过一份协议,不过现在我不打算履行。”古东平继续道“今晚梁河镇失陷,百万人葬生,我无法阻止,所以我再问一遍,谢公子是否打算留在东陆,若是,你就要做出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谢林轻微晃了晃手指,谢广年会意出去,让人查找有关梁河镇的消息。

    “与我为敌,或是与我为友?”古东平不动声色道。

    谢林道“为友如何,为敌又如何?”

    “为友与我组成攻守联盟;为敌以谢家在东陆的投入,我保证你们会血本无归。”

    谢林沉默良久,一会,谢广年进来时脸色难看,对他做了一个手势,谢林缓缓开口“我需要考虑一下,不过我谢家不会被任何人强迫。”

    “我需要一个稳定的东陆。”古东平切断了连线。

    连线切断,古东平影像消失,谢林问道“梁河镇如何?”

    “家族线人没有回复,我现在正在让附近城池的人前去探查,目前来看联系不上,可能真是出事了。要不是事情紧急,古东平也不会相逼。”

    “四叔意思可以考虑与他结盟?”

    谢广年冷静道“还需要等待梁河镇消息,若是与帝国推测相符,东陆不会轻松。而古东平是神器之主,战力强悍,一但事态崩坏最好为友。”

    “等消息。”谢林肯定道。

    ......

    古东平切断与谢林的联系,对等待一旁的谢飞鹏道“通知朱涛我要让他为我接一个人,并且保护好他。”停了一会他缓缓道“接通宋文。”

    他要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有备无患。

    时间悄然流逝,天色变白,谢林的通话到了。古东平问“查探完了么?”

    “探完了,梁河镇整个被封锁起来,是你做的?”

    “是我,梁河镇已经是鬼蜮。”

    “你也阻止不了?”

    “我亲眼见他沦陷。”

    “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的人正在前往神都汇报此事,我需要你帮他拿到主导权。在这件事上我不想看到都察院弹劾。以前钦天监之事也要告一段段落,我要你的人说动帝国舰队在这件事上支持。”

    “我能得到什么?”谢林问道。

    “结盟以及我的友谊。”

    “你现在正在遭受制裁,举步维艰,和你结盟对谢家不是好事。”

    “一群秃鹫而已,具象二最多两日就会停止发售,那些挑梁小丑我随时可以打杀。”古东平不在意道。

    “那样你会成为世家公敌,帝国公敌。”

    “大乱之时便是强者的天下,青州李氏有李白服,严州崔氏有崔应是,谢家没有至尊,这就是谢家软肋。”

    “谢家有制约极境的手段。”

    “谢家没有极境。”

    “你也不是极境。”

    古东平笑了笑没有说话。

    “谢家可以给你没有的渠道,也可以为你介绍人脉,但是你必须在未来为谢家出手一次。”

    这一次轮到古东平沉默。

    “你能代表谢家么?”

    “可以。”谢林认真道。

    古东平道“可以。”

    “结盟。”

    “结盟。”

    谢林挂断了通信,直接对谢广年道“通知家主,今日朝堂之上谢家必须发力。”

    “你确定了?”

    “无论梁河镇发生了什么,百里禁断,这种虚空掌握之力,足够了。”

    “你长大了。”谢广年深深看了他一眼“你是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你有这个资格。”

    ......

    古东平挂断通信后,对谢飞鹏道“通知前来的医师,药剂师,战地医者,学者,两小时后开会,让他们稍作休息。”

    接着他连线宋文,后者将帝国高层关于天地变化的探测一并说了出来,连天机大宗师临死的推测和盘托出。

    古东平听完之后久久不语,最后对宋文道“我欠你一个人情。随时可以兑换的人情。”

    帝国对于天地大变的认识有些超出他预料,第一次对天机大宗师有了一丝敬畏,任何职业的极致,皆可以通达天地,至少此言不假。

    ......

    神都,太极殿中。今日太极殿只有青帝一人,极境座位上一人也没有。

    早朝一切如常,直到有侍卫疾呼“陛下,东陆有急报,梁河镇沦陷!”朝堂上早有风声的人心道“来了!”

    赵青端坐高位上,闻言挥手打断了户部一个官员的发言,道“传!”

    邢应第一次步入象征帝国权力的中心太极殿,屏息闭气低头行走。

    “陛下,古东平殿下着我前来急报,梁河县出现虚空巨兽以及蛹魂,情况得到控制。不过城中只有千人幸免,殿下禁断了百里城池,但只能持续一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