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会长心中微惊,不知为何,他竟觉得眼前的少女若是想要一个魔石矿,根本不需要依靠夜家和郑家的力量,他能感到这少女对夏家的不屑,不是自大,而是真的不把夏家放在眼里,他心中便对玲珑说的话已然信了七八分。

    除了从玲珑的身上判断,还因为庞会长其实一直了解郑家的动向。

    从郑家与云中城的白家结亲他就知道,白老家主二女儿的死他也知道,他还知道郑家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跟云中城的势力有过来往了。

    作为一个魔法师分会会长,城中的动态他很难不了解,何况他还与周边城市魔法师分会会长私交甚好。

    所以从最初,庞会长对于信上的内容就是不太信的,不然他一个向来守原则的人,即使是有裴明煦在,也不会对玲珑这般好脸色。

    也正因此,他听到玲珑直接承认她抢了夏家魔石矿,才觉得玲珑在他心中的形象一下就更加不错了些。

    要知道,这件事情没有别的证据,玲珑完全可以咬死不承认,他明白,这是玲珑不屑于说谎。

    “夜小姐,你可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或者夜家,真的没有跟郑家勾结?”庞会长心中已然把事情的经过猜了七八分,但依旧想跟玲珑确认一番,或许他内心只是单纯的想听听,玲珑会怎么回答。

    “我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裴明煦最是清楚,他一直跟在我的身边,在我来到丹阳城之前,我都不知道郑城主同我有亲戚关系,若是庞会长能信得过裴明煦,他可以帮我作证。

    当然,我的人证还有好几个,甚至其中有一个夏家的侍卫,您若有需要,我可以把他们喊过来,不过,我相信,别人说话的分量该比不过裴明煦在您心中的分量。”

    玲珑一脸轻松地说道,她口中的夏家侍卫,就是现在的‘夜三秒’,如果有夏家的人推翻夏泰清的口供,这已经是个很有力的证据,但玲珑却觉得这位庞会长似乎是不需要。

    她早已经看透,这庞会长跟裴明煦的关系非同小可,甚至,裴明煦或者他家人的身份远远在庞会长之上,她把裴明煦推出来,就当裴明煦欺骗了她,她讨回一些利息吧。

    虽然裴明煦没有直接欺骗她,但对于她错误的猜测,裴明煦一直都知道,而且是默认的态度,这跟欺骗又有什么区别?

    她原本以为裴明煦小,什么都不懂,可看他今天面对别人的表现,哪里是什么都不懂?根本就是故意欺骗她!

    玲珑越想越是生气,脸上的笑意也难以维持下去,浑身散发着‘旁人勿近’的冷意。

    可怜的裴明煦,还不知自己已然被玲珑给拉入了黑名单,只是觉得现在的玲珑,看起来让他有些不敢靠近。

    庞会长听到玲珑的话微微一笑,直叹这个丫头是个聪明的。

    确实的,以裴明煦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帮助玲珑做假证,甚至裴明煦一个命令,他就会听从裴明煦的吩咐,所以裴明煦若帮玲珑作证,他自然是信的。

    庞会长转头看向裴明煦,裴明煦便对着他点了点头。

    “事情是发生在两个多月前……”

    裴明煦看着庞会长,从玲珑怎么碰到夏家人,又怎么有了冲突,然后又怎么抢夺到魔石矿,一直到跟着玲珑来到丹阳城,他们和夏家人的冲突,在治安府玲珑和郑老城主的相认,他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一一道来。

    庞会长一直静静地听着,裴明煦的话倒是比夏家的举报信有理有据,显得真实的多,他一边听一边或赞同或惊讶地点点头。

    听到后面,他倒是心惊于眼前这位少女的实力,竟能从夏家三位长老加上近二百名侍卫的手中,夺下一个矿石矿,而且她只带了四名属下,至于裴明煦,按他自己所述,他是没有出手的。

    待裴明煦讲述完,庞会长深呼了一口气,他看着坐在裴明煦身边神情淡定的玲珑,似乎裴明煦刚刚所述与她无关,不骄不躁,甚至连一丝得意的表情都没有,就好像她只是做了一件不痛不痒的小事。

    魔石矿,那对正常人是多大的诱惑他自然是知道,就连他最初听说风魔森林有一处魔石矿,也不能做到心如止水,而眼前的少女,似乎没有一点得到巨宝的自得和忘形,庞会长觉得,自己要重新评估一下这少女的分量。

    他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一封,跟玲珑刚刚拿出来的一模一样的信,递给玲珑。

    “我魔法工会可以不管这件事,但夏家那边,还要你自己去解决。”庞会长看着玲珑表态道。

    玲珑收敛了一些冷峻的表情,微微一笑,接过了信。

    像庞会长这样的人,一看就是原则性很强又固执的,他既然说了不管,那一定就是不会再插手这件事了,玲珑脸上的笑意,便带上了些真诚。

    “那我就谢过庞会长了,倘若以后有什么地方用的到我,我一定义不容辞。”玲珑谢道,给了庞会长一个承诺,算是还了人情。

    玲珑知道像庞会长这样的人不缺什么,况且这样原则性强的人,肯定也不会受贿,只有以这样的方式道谢,玲珑可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当然,至于庞会长以后会不会找她兑现这个承诺,就是他的事情了。

    庞会长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玲珑的话,但他心中只当玲珑是在说客套话,当然,对于玲珑没有像别人一样给他送礼,庞会长很是满意。

    “好,那我就不打扰了,既然您与裴明煦时旧识,不如让裴明煦多陪您一会儿,告辞。”玲珑站起了身说道,见庞会长点头,她转身便走,丝毫不理会一脸错愕的裴明煦。

    “玲珑,等等,我跟你一块走。”裴明煦反应过来,连忙站起了身。

    “不必了。”玲珑冷冷地回头看了裴明煦一眼,眼中的冷芒让裴明煦生生停下了脚步。

    “玲珑……”看着已经关上了的门,裴明煦抿了抿嘴,喃喃出声。

    庞会长见裴明煦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一双睿智的眼睛闪了闪,顺着裴明煦的目光看了一眼大门,随后低头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