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曝光?

    第一百四十一章曝光?

    第二天早上,郭阳接到了周挺的电话,吃了一惊。

    李平在夜总会跟人打架,身负重伤,住进了医院。而彭晓刚却是被夜来香的保安给打了,肋骨骨折,与李平住在同一家医院里。

    “郭阳,这家夜总会真是太可恶了……他们制止打架斗殴没什么好说的,但为什么却反过来把人给打成重伤?而且,彭晓刚就是劝了两句,就被保安一橡胶棍子抡过来打得骨折,当时要不是我们几个也在场,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周挺回想起来虽然义愤填膺,但多少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郭阳皱了皱眉:“警察没出面吗?”

    “出了啊,但警察来得太晚!他们来的时候,彭晓刚和李平已经被打了,而且我们也被他们赶出了夜总会。”周挺愤怒道。

    “你们没向警察投诉?”郭阳轻轻道。

    周挺叹了口气:“怎么没呢?可警察明显跟夜总会的人穿一条裤子,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责我们打架斗殴,说如果再纠缠下去,就都把我们给抓起来拘留!”

    郭阳沉默了下去。

    开夜总会的人,必有后台。在夜店行业里混,倘若没有人罩着,干不下去。

    在大多数时候,夜总会的老板会与本地警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有些夜总会老板,其实也暗中涉黑,这都不是什么稀罕事。

    因此,在夜总会闹事,不管你有理还是没理,统统都没有好果子吃。

    李平等人昨夜在夜来香吃了苦头,无论是不是事出有因,显然都无处说理去。

    郭阳估计彭晓刚和李平就是因为这样被夜来香的保安给揍了一顿。李平是闹事的双方之一,挨揍也是活该,但彭晓刚就有点冤枉了。

    “周挺,我抽空去医院看看李平和彭晓刚。”郭阳轻轻道。

    “我说郭阳,哥们,你可是干新闻媒体的,这种社会丑恶现象,你们报社不给曝光一下吗?难道李平和彭晓刚就白白挨打了不成?”周挺见郭阳有挂电话的意思,赶紧道:“肯定是警匪勾结,你抓紧给写个新闻,明天就见报!”

    郭阳无奈地笑了笑:“周挺,怎么曝光?这种事情,我不能以一面之词就采写报道,况且,就是我写了新闻稿,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上版见报的,必须要报社审核通过。再者说了,涉及警方,这种负面新闻在没有官方结论出来之前,很难曝光。”

    “这样吧,我们报社有新闻热线,你可以拨打我们的新闻热线爆料,我想,报社会安排记者出面采访的。”

    郭阳知道周挺找上自己所为何来。

    如果仅仅是为了李平这种人,他肯定不会趟这种浑水。可毕竟彭晓刚跟他关系一直不错,彭晓刚无辜被打受伤,他很难做到熟视无睹。

    反正读者爆料,新闻媒体出面,也是解决社会问题的一种方法渠道。常规来说,这种问题会在媒体介入后有一个相对良好的结果——由此,也算是给彭晓刚讨一个公道吧。

    这是郭阳的想法。

    周挺果然给北方晨报新闻热线打了投诉爆料电话。

    这条新闻热线是北方晨报本地新闻的主要消息来源。新闻热线设在总编办,编办调度后接转业务部门,然后安排记者进行专项采访。

    就在周挺给新闻热线打电话的时候,彭晓刚的母亲已经给市局某领导打电话发了一通脾气。

    彭晓刚的母亲向群在政法委机关工作,也是政法委的中层干部,与市局的领导相熟。自己的儿子无辜被夜总会的保安打了,出警的派出所民警竟然不予理会,这让向群非常愤怒。

    周挺给郭阳打电话爆料,是向群安排的。

    市局这位领导电话里的态度热情归热情,却隐藏着几分推诿的意思。这让向群突然意识到,这家夜总会的后台恐怕不小,不是一般人能动的。

    向群打完电话不久,昨晚出警的红旗路派出所就派了两个民警来了医院,虚张声势地给彭晓刚和李平录了录口供,表示会一查到底,让他们等消息。

    警方的态度在表面上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可向群也是在政法口机关上混了二十年的女干部,深知有些东西的水深水浅,知道若是干等着警方的调查结论出来,估计八成会不了了之。

    扭头望着儿子被打得鼻青脸肿、肋骨骨折、痛苦不堪的惨样,向群咬了咬牙,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去,决心非要讨一个公道回来。

    这才有了周挺向新闻晨报爆料。

    向群试图想要双管齐下,一方面利用自己的关系,给警方施加压力,一方面通过舆论监督,给夜来香夜总会的经营者施加压力。

    编办接了新闻热线,经过甄别,就将采访任务下达下来。林美美主要负责本地新闻,这事自然就落在她的头上。

    但眼睛张考虑到涉及警方,担心林美美一个人会出问题,基于稳妥起见,就安排郭阳和林美美一起外出采访。

    郭阳自然没有推辞。

    按照林美美的想法,两人要先去医院调查了解彭晓刚和李平的伤情,从医生那里得到第一手新闻资料。但郭阳却提出先去夜来香夜总会,林美美也就没有坚持。

    夜来香夜总会。

    郭阳和林美美站在门口,他扫了一眼停在门口的一辆警车,心头浮起一抹凝重。

    夜来香的场子这么大,投资总量必然相当惊人,而能在这个行业里混下去又底蕴深厚的人,能量可想而知。

    这给郭阳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这事并不那么简单。自己或许真的是无意中趟进了一窝浑水。

    郭阳和林美美一前一后进了夜总会,在大堂被两个壮汉保安给拦住:“你们干什么的?”

    保安声色俱厉,态度极差。

    林美美掏出自己的记者证在保安面前一亮:“我们是晨报的记者,有读者爆料说你们这里昨夜发生打架斗殴事件,我们来采访。”

    一个保安撇了撇嘴,冷声道:“净是胡扯淡,没有的事儿!你们赶紧走,我们不接受采访!”

    林美美皱了皱眉:“我们要见你们经理!”

    保安冷笑一声:“我们经理很忙,没功夫伺候你们,赶紧走,别找不痛快!”

    另外一个保安干脆就拦在面前,挥挥手没好气地斥责连声:“走走走!”

    这家夜总会的保安如此嚣张,是林美美生平仅见,她有些生气:“你们这是什么态度?你们可知道抗拒新闻记者采访的后果吗?”

    保安不屑一顾地呸了一声:“别废话,赶紧走,否则对你们不客气!”

    另一个保安傲慢地冷笑:“记者很牛啊?吓唬谁呢?”

    林美美气得俏脸涨红,她刚要发作,郭阳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走上前挡在了林美美的身前:“两位,现在有读者爆料,如果你们单方面抗拒我们采访,我们就只能听信一面之词……一旦见报曝光,恐怕对你们夜总会也没有什么好处。”

    “你确定能做得了主?不用向你们老板或者经理汇报?”郭阳淡淡道。

    保安愣了下,他抬头望向了眼前这位年轻的男记者,身材修长挺拔,神色平静,眸光沉凝,面上似笑非笑。

    他向另外一名保安使了一个眼色,其人立即扭头奔上楼上。

    郭阳扫了上楼保安的背影一眼,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来,他又握了握林美美的胳膊,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新闻记者常年行走在社会一线,与三教九流都打交道。无论是正式的采访还是非正式、非常规的暗访,都少不了面对形形色色的人。

    所谓阎王好对,小鬼难缠。真正难对付的还是这些或者耀武扬威或者狐假虎威的底层小人物。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跟这两名保安硬来,郭阳和林美美的采访任务肯定要泡汤。不仅如此,甚至还会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林美美赌气别过脸去。

    她平时跑的是文教卫生的机关口,无论到哪都面对一定的礼遇,乍一遇到两个刺头,心里头肯定接受不了。

    不多时,一个穿着紫色旗袍身段曼妙画着浓妆的年轻女子袅袅婷婷从二楼走下来,此女肤色白皙神态傲慢,她站在楼梯上打量着郭阳和林美美,声音骄傲矜持:“你们是晨报的记者?”

    女子出现在的瞬间,郭阳马上心头凛然。

    他认得这女人,名叫郑美娇,是本市出了名的交际花,是一个在黑白两道左右逢源长袖善舞的女人,手眼通天,很不简单。

    让郭阳真正警惕的是郑美娇背后的男人。

    郑美娇十七八岁就跟着她背后的男人在道上混,后来渐渐洗白走上正道。她之所以能在本市呼风唤雨玩弄各方权贵男子于股掌之中,个人的手段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站在她背后挡风遮雨的宋大昌运筹帷幄。

    宋大昌是街头地痞出身。

    但在大多数同时代的地痞流氓或被严打下去、或改邪归正退出江湖的背景下,他却历经大浪淘沙冒出头来,不管有没有财富原罪,反正如今已经坐拥亿万财富,组建起自己的大昌集团,成功挤入上流社会。

    宋大昌还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人。不仅在于他性格的复杂两面,还在于他在黑白两道都拥有广泛的人脉。

    穿上西装他就是上流社会,往来者非富即贵;可他也能拉下架子来,光着膀子与街头小混混一起练摊喝酒,称兄道弟。

    现在的大昌集团固然守法经营、在体系和规则的框架内按部就班,但实际上同时在本地松散的黑道市场拥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这两年,受国家机器的管控和严厉打击,本市的治安水平良好,地下势力并没有结成强有力的帮派组织,大多以小利益团体的形式存在。而这些小团体的头头脑脑们,基本上都是要卖宋大昌一个面子的。

    这是宋大昌在本市夜店娱乐业立足并引领市场龙头的关键因素。

    郑美娇便是宋大昌的情妇,人称紫罗兰。

    既然夜来香夜总会是郑美娇在打理,那说明这家店就是大昌集团名下的产业。

    这个时候,郭阳也就醒悟过来,为什么夜来香的保安会这么嚣张跋扈、派出所的态度又为何这么暧昧不清了。

    宰相的家丁能顶七品官,宋大昌麾下的保安自然也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紫罗兰扭腰摆臀地走下台阶来,那曼妙行走间的风情万种,即便是林美美都看的有些艳羡,那两名虎背熊腰的小保安,更是看得垂涎三尺。

    这妞身材太好了。

    七分长相,九分身材,三分气质。

    但这是宋老板的情妇,谁敢染指?除非是不想活了。

    想当年道上一个混混看上当时还有几分青涩的紫罗兰,仅是调戏了两句,摸了一把,就被宋大昌手下的人满大街追杀,最后此人下落不明,再也没有人敢提起。

    紫罗兰用居高临下的目光望着郭阳和林美美,再次淡然道:“晨报的记者?来我们夜总会有事吗?”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郑总是吧?我们是晨报记者,我姓郭,她是我的同事林美美,我们来呢是为了采访昨晚在夜来香发生的打架斗殴事件,我们接到读者爆料……”

    紫罗兰貌似极有耐心地等郭阳把话说完,尔后才指了指自己的脸蛋,轻笑一声:“你认识我?”

    但紫罗兰显然没有继续纠缠这事,因为在她看来,认识她的人多了去了——“算不上什么打架斗殴事件,就是有人喝醉了酒,在我们的场子里闹事,幸好我们的保安当场制止,又报了警,才没有闹出乱子来。”

    “这点微不足道的破事,还值得两位记者专门跑一趟?这种事,有什么新闻价值?嗯?”

    紫罗兰扭头扫了站在自己身后像极了两面门神的保安一眼,突然笑吟吟地道:“你们还傻站在这里干嘛?赶紧去让人泡壶茶,这么大热的天,让两位大记者解解渴!”

    两个保安悻悻而去。

    紫罗兰笑:“来者都是客,两位大记者,请到我的办公室谈吧!”

    微信公众号:思想家格鱼

    格鱼qq书友群:437855842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