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写在最初的流年(想我是就谁就是谁 大结局)

    日子如琴弦般划过,弹奏出的音乐宁静淡泊却又充实快乐。

    这座优雅安静的疗养院,就像与世隔绝中的一个世外桃源,看不到尘世的喧嚣和闲杂人群,每天都过着属于它的静谧生活。

    生活在这里的这个男人,虽然还坐着轮椅,但是他的神色却是祥和的。因为他天天都能听得到潺潺的水流声和鸟鸣声,嗅到沁人心脾的花香,慢慢的他的心情变得舒畅,淡漠了墙外的人世烟火,唯一他还记挂的是属于两个人的听雨轩。

    时间久了,他还能闻香识花,能准确无误的分辨出不同花的名字,但是今天的他却表现的特别兴奋,他抓住了身边这双纤手,出现了几十秒的屏息,而后说道:“雨蕴,我嗅出了栀子花的香味,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

    旁边的这个女人一身白衣,那张总是浓妆艳抹的脸上已经褪去铅华,露出了原本的健康肤色。由于天天陪他出来晒太阳,她的肤色比原来黑了许多,但是看起来却呈现着一种健康之美。

    “于墨,我可没有你这么好的嗅觉,大概是这附近的村民种了栀子花吧。”

    “雨蕴,你不是向来都对栀子花敏感吗?怎么可能闻不到?”

    “于墨,你知道吗?自从你为我挡下那一斧头开始,我就忘记了有关和栀子花的一切。只要有我在,我就会让你知道树有多绿,花有多美,河水有多清澈,天空有多蔚蓝。”

    “雨蕴,曾经你斩断了我的未来,但是现在你又补给了我一个崭新的未来,就算为你失去了这双眼睛,我也心甘情愿,大概这就是上天所说的有得有失吧。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即使我的身边一片黑暗也会是我的天堂。走吧,陪我去看看栀子花,我知道那是你最喜欢的花,美好的东西应该留在记忆里,从今之后我要陪着你一起喜欢。”

    但是“楚雨蕴”并没有去推轮椅,而是拉住了他的手:“于墨,相比栀子花我现在已经喜欢玫瑰了,你还愿意为我种下一片玫瑰园吗?”

    韩于墨的神色中露出了惊喜,不信任的问道:“真的吗雨蕴?你现在已经喜欢玫瑰了吗?结婚的时候,我曾经许诺在听雨轩为你种下一片玫瑰园,只可惜被我妈破坏了,只要你还喜欢,我愿意重新为你种上玫瑰。”

    “谢谢你于墨,医生说再过段时间你的腿就可以走路了,我们很快就能回听雨轩了。”

    “听雨轩哪里有我们很多的回忆,有好的,也有坏的,但是都已经过去了,希望我们能重新住进听雨轩的时候,将所有的不开心都忘记。从此后,我会好好的爱你。”

    “谢谢你给我一个家......”

    因为感动令“楚雨蕴”的声音哽咽,她用手捂住嘴巴,尽力控制着那即将流出来的眼泪,盼望这一刻仿佛盼望了一辈子,这个上半辈子一直爱着的男人,一直到了下半辈子还是继续爱着,在时光下如醇酒越酿越浓。

    “谢什么啊傻瓜,这个家本来就是属于我们两个嘛?你本来就是我的妻子啊,上天对我真是不薄,想不到你在复仇的环节中,又一次怀上了我的骨肉?我们以后再也不是两个人了,还有我们共同的宝贝念夏。”

    “是啊,我们还有念夏。”

    韩于墨动情的握紧了她的手,用手掌去感触她温热的肌肤,这个女人最近消瘦了不少,尤其是她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令人心疼。

    “雨蕴,你的戒指怎么没有了?你的手腕也比以前瘦了一圈?”

    “怕不小心会伤到你的眼睛啊,医生说你需要一个绿色环抱的世界,我现在连妆都不化了。”

    “真是难为你了雨蕴,为了照顾我你连工作室都不要了。”

    “有你就够了,你为我失去了眼睛,从今之后我就是你的眼睛。”

    一阵“咯咯”的婴儿笑声传了过来,韩母抱着她心爱的孙子走了过来,旁边跟着韩父和韩于白,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已经定格成了一幕温馨的全家福。

    “儿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过两天你就可以回听雨轩了,医生说你可以出院了。”

    “妈,您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只要是我儿子提出来的,十件百件妈都答应。”

    “你的菜园子必须让给我,我要为雨蕴种上满园玫瑰。”

    “妈妈早已经把菜园子腾空了,就等着你的玫瑰种呢。”

    “谢谢妈。”

    怀中这个小小人儿似乎也对玫瑰感兴趣,听到大家在说这个词的时候,将手指咬到嘴里,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珠望着爸爸。

    “念夏,你是不是在看着爸爸啊,给爸爸笑一个好不好?”

    韩于墨用手摸着婴儿的小脸蛋,不用眼睛看就知道这孩子长着一双和妈妈一样漂亮的大眼睛,和爸爸一样高挺的鼻子,至于皮肤那一定是白白嫩嫩。

    不经逗的小家伙张开了小嘴巴,又一次发出了笑声,这个叫做念夏的婴儿特别爱笑,笑起来的他眼睛弯成了小月牙。

    “念夏”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一个人,那就是怀着孕跳下运河的殷初夏,因为她是一个孤儿,强烈的渴盼有个家,他不想让她怀着遗憾而死,就将对她的记忆留在了人间。因为在韩于墨的世界里,所听到的复仇故事结局完全是另外一个版本。殷初夏死了,楚雨蕴守在了他的身边。

    “看我们的念夏长得多像爸爸啊。”

    “我觉得他像妈妈多一点吧......”

    看到这幅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场面,一旁的韩母韩父湿润了眼睛,就连韩于白也陷入到感触当中。

    “真是委屈初夏了,为了慰藉于墨竟然去模仿楚雨蕴的声音,一直都扮演着她的角色,如果不是她,我们家于墨不会熬到现在。”

    “妈,您错了,初夏姐从来都没有觉得委屈,她说过,只要我哥想她是谁,她就是谁,只要能留在他的身边,她这辈子已无所求。”

    怀里的小人儿发出“咿呀”的声音,好奇的伸出小手去抓住爸爸,舔舐着他无名指上那枚闪亮的戒指。

    这幅画面早在殷初夏梦里期待千百遍,曾经的孤儿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哪怕男主人一辈子都当她是另外一个人,她也是听雨轩里幸福的女主人。

    只要他心中所想是谁,那她就是谁!爱他不需要任何理由!

    天空是那么的蓝,游移不定的白云聚集到一起,变幻成了一颗心形,照耀着尘世间的悲欢离合。

    远处,飘来了淡淡的栀子香。

    (剧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