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颜舜华不动,王琰以为是自己唐突了,慌忙改口道:“倘若是不愿“话还没有说完,颜舜华将糖葫芦换做两只手拿着,腾出来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袖,声音却是带着略微的笑意:”走吧。“

    王琰冲着她也是一笑,两个人从人群之中穿梭而过,王琰同颜舜华在人群之中站定,果然绿枝方才将箱子打开来,摆到地上一只木头做的摇摇摆摆的鸭子,引得周围的人一阵笑。

    “姑娘,这个木头鸭子卖多少钱?”王琰问道。

    “招牌上写着呢。”绿枝毫不客气的说到,王琰这才是抬眼往招牌上面看去,只看见招牌上面写着八个清丽的小篆字体:“十两一件,件件十两。”

    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这也是狮子大开口吧,十两一件,也太贵了。” ”不贵,这个鸭子,我买了。“王琰说到。

    颜舜华不由得一愣,他买这个做什么。

    突然不知道那里传来一个声音道:”这个鸭子我也买了。“所有的人纷纷往后边看去,只看见一个纨绔模样的公子摇着折扇走来。

    绿枝原本心中还暗道,姑娘说的却是什么话,信誓旦旦的说那人不会再卖同样的东西了,结果呢,又来了,这样看来,肯定是觉得后面做的,比前面做的精巧,这才是又来买。

    宁绍看了面前的灵筠一眼道:“待会我就让纪宋给你拿钱过来,可是我还是有个要求的。“ ”你说。“灵筠道。 ”虽然咱们两个人认识,可是生意场之上的事情还是需要谈好了,关于火锅店的收益,我左不过是入了个股,所以你我三七分就可以了,可是至于那批布的话,我要六四分,等到这批布买卖完了之后,咱们若是再合作的话,可以另当别论,怎样?“ ”可以。“灵筠道。

    说话间,宁绍按动了桌子上的某个东西,不一会儿纪宋就过来了,身边还跟着端着笔墨纸砚的小厮。

    灵筠看着那个箱子,虽然是很想要看一看里面到底是装了多少钱,可是再怎么也不能够在人家面前点,所以只是道:”跟着宁庄主做生意,自然放心。“

    此时纪宋已经将笔墨纸砚都给铺好了,宁绍执笔在纸上开始写字。

    宁绍的字体很好看,是那种标准的世家子弟从小练的小楷,赏心悦目。

    不一会儿,宁绍就将协议给写好了,然后将笔递给灵筠道:”这都是我的条件,你看一看,有什么问题和有什么要添上去的。“

    灵筠执笔,细细的将每一条条款都给看清楚了,都是方才讨论的问题,宁绍一点便宜几乎都没有占她的。

    她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别的要求了。“

    若是她再有什么要求,那真的就是得寸进尺了,说完这句话,她执笔在纸上尾款落了自己的名字,按了手印。

    她的字体是半道出家的,虽然比不得宁绍的规范端正,可是算的上是不错。

    宁绍撰写了一式两份的合同,二人都在纸上签了名字,按了手印,一份宁绍留着,一份灵筠拿着。

    宁绍站起来身对着灵筠道:”今日我就陪你去王府走一趟,将王家做这笔生意的念头打断了。“ ”不会吧,宁兄亲自去?“灵筠不由得有些受宠若惊,她原来以为只需要个纪宋陪她去一趟,这排场就足够威慑王家了,哪里想得到宁绍竟然也来陪她。

    这倒是让她颇有些吃惊。 ”是啊,我去,顺便把钱给了。“宁绍道。

    灵筠刚走出来小亭子,就看见绿枝很是焦急的在那里等待,一看见灵筠出来了,登时上前问道:“姑娘,他们为难你了没有,谈妥了没有?” ”妥妥的,不为难。“灵筠扬起来一抹微笑。

    可是这却是让绿枝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么快?“ ”兴许是因为我走后门的缘故吧。“灵筠道。 ”后门?可是姑娘,咱们明明是从前门走进来的啊。“绿枝道。 ”哎,我不是这个意思,待会儿你就知道我怎么谈成的了。“灵筠道。 ”沈儇姑娘,咱们走吧。“宁绍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绿枝越过她身后看向那个人,登时一下子惊讶了,不由得脱口道:”宁公子?“

    怪不得人家雅号叫做不差钱呢,原本以为是自嘲,人家果然是不差钱啊,绿枝骇然。

    外面早就有人准备好了软轿,灵筠同着宁绍坐上去,里面收拾的很是妥帖,还放了小冰壶,在这秋老虎时节,用的正好舒服。

    灵筠抱着一个小冰壶,一边对着面前的宁绍道:“原本酷暑的时候我在程叔叔府上用冰块做过几样小吃食,很能够消暑,回来做给你尝尝,你若是觉得可以,我们等到一月后开店的时候,也可以卖。”

    “为何要等到一个月后?”宁绍略微有些疑惑:“一个月能够准备好吗?”

    “一个月的准备时间足够了。”灵筠道:“一个月后,便是立冬了,就冷了,自然大家都想要吃点热的了。”

    灵筠道:“若是再晚些时候,天一冷,库房潮湿,等到来年布匹就容易发霉了,那就不好卖了。”

    “说的也有道理。”宁绍点头。

    马车停在了王府门外,当纪宋一下车,报上了名号之后,小厮连忙赶去通报。

    屋中,王琰脸上还是略微带着愠色,方才写完了一封信让小厮封好,去驿站投递出去。

    颜舜华在屋内看书,翻过去一页,眼光瞟见了坐立不安的她,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情看书?“颜舜英一把夺过她手中的书,丢在地上,杏眼圆睁,怒目而视骂道。 ”不然怎样呢?“颜舜华抬眼道:”这件事情本来就是父亲做的不地道,做生意怎么能够骗人呢?表哥生气也是应该的。”

    话音还未落,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颜舜华的脸侧到了一边,脸上登时留下来一道鲜红的巴掌印儿。

    一旁的采萍倒吸了一口冷气,顿时过去要查看颜舜华的伤势,她转过头,眼中带着泪花愤愤然道:“大小姐,我家小姐同您都是老爷生的,凭什么您就能够对我家小姐非打即骂的?”

    采萍刚说完这句话,颜舜英身边的两个丫头就冲上来了,二话不说,先是让她跪下,再就是左右开弓的扇嘴巴子。

    “凭什么?”颜舜英扭过来头,看着采萍,采萍此时的嘴角已然是流血了,可是依旧是心高气傲,不肯低头。

    颜舜英气极反笑道:“如今你们二房换了个地方,倒也是好大胆子,以为有表哥给你们撑腰了么?还是以为能依仗你那个不成器的舅舅?就算表哥如何生气,我们到最后还是一家人,他自然不会同你一条线,至于吴泉之那个草包,横竖不过也是个教书先生,还能够指望他日后能加官进爵了不成?”

    颜舜华低着头,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颜舜英挑眉道,然后弯下腰捡书,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随便翻了几页,再倒过去看了看书名,写的却是《北夏繁盛录》五个字:”哎呦,你一个庶出的女儿,日后左不过嫁给某个老员外做妾,你不好好学习女工,看这个做什么?莫非日后还想嫁入王侯之家么?“ ”请长姐将书还给我。“颜舜华吸了一口气,抬起来头,一字一顿的道。 ”我若是不还呢,你还能杀了不成?“颜舜英笑道。

    颜舜华的眼中闪过一丝阴挚,可是却是没有表露出来,她深深的抬起脸,嘴角依旧是带着笑意道:“请长姐将书还给我。”

    “呐,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书吗,还你就还给你,拿好了。”颜舜英将书递还给她。

    在颜舜华伸出手来要接那本书的时候,颜舜英的手故意一送,书本落在地上。

    那本书是她从王琰书房拿来的,那时候听闻她要借这本书,王琰是有些惊讶的,后来每次在书房看书的时候,

    在后来她嫁给顾湛为妾室之后,在后来很久以后,颜舜华在想起来当日的那个少年,他的音容笑貌挥之不去,可是他们再也不可能成为一路人了。

    而顾湛府上的人都知道,她们的侧妃娘娘每次睡觉前枕边都要放那本《北周繁盛录》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