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任务申(请驳回(大结局)

    “他不该来的……不该来的……”

    灰色的世界里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这悲怆的哭嚎。

    “兽”早已解除了攻击的姿势,慢慢挪到女孩身边,想要凑近安慰可又不敢。

    怕自己满身的血腥污了女孩。

    笑笑却突然起身,冲到“兽”的面前。

    拳头不断砸在它的身上。

    “你为什么要来?好端端的来干什么……你看看现在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了……很丑的知道么?你这样子会没人要的……”

    笑笑说着这种话,手指却颤颤巍巍地伸到“兽”的人脸一侧,轻轻抚上了它的脸颊。

    “笑……笑笑……”人脸艰难地吐出女孩的名字。

    笑笑的手指抖得更加剧烈。

    九尾静静站在一旁,有些不忍地将头偏过,轻轻说道:“可惜我一旦身死就会化为飞灰,然后又慢慢凝聚成一只没有记忆的小狐狸,就算他杀了我,也无法靠进食提升力量……若不是如此,我其实不介意再死一次的。”

    笑笑没有转身,依然深深地凝视着齐子桓,哀戚的声音传来:“姐姐,子桓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这个世界的规则?”

    “对,这是个蛊,无论你是妖是鬼,只要在这个世界中就会被嗜血的本能所主宰。就连我一样受到这样的影响,只是我能够用力量压制住这种影响而已。”

    “如果打开封印,脱离这个世界,是不是就会恢复?到时他无论做鬼也好,投胎也好,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永生永世困在这里当一个怪物。”

    “也许吧。”九尾看着女孩的背影,叹了口气,“可是我进来后就能够感觉到,哪怕是我豁出命去,也无法掀开头顶的乌云。或许外头的世界中有人能够破坏封印,但在河田的视线中,谁又能够做到呢?”

    这封印在内部完全无法击破,这本就是九尾与姓李的男人达成交换的基础。

    她承诺如果有原本不是妖鬼的人魂进入其中,则保住这个魂魄不被其它妖鬼吞噬。

    得到的,是一个让她连反悔余地都没有的自我放逐之地。

    只是她没有想到,在封印被完全加固的当晚,真有人试图破坏封印。

    ……

    三年来数次做客,李先生总是一团和气地笑着谈生意,谁也没注意他每次进入庄园后都会洒下两个小小的纸人。

    纸人总是在角落中默默观察,甚至大部分时候都是完全不动,只有李先生每次离开时才会寻机带走。

    只是今天他似乎忘记将纸人收回了。

    直到月上中天,在庄园附近密室中盘腿打坐的李先生才突然睁眼。

    杀生石附近的一道墙缝中,缓缓挪出了一个小巧的纸人。

    几名看守的人都在屋外。

    纸人无声地走到厅中刻着符阵的地板上,寻找到某一个节点后,抽出纸刀开始小心翼翼在原本的痕迹上努力地划着,试图将原本的笔画轻微改道。

    过了好一会才完成,纸人立刻开始寻找下一处节点。

    只要按照顺序改动一百零八处,封印便会打开一处裂缝。

    虽然裂缝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但已经足够接出齐子桓。待裂缝关闭,以后这个封印便再也无人能打开,这样倒也不算违反了与九尾的契约。

    李先生确实是个讲究人。

    ……

    “只要进入这个世界的妖鬼,哪怕力量再大也无法冲开封印么?”笑笑喃喃自语。

    “兽”在一旁,时而安静,时而狂躁,可不管怎样,它都小心保持着与女孩的距离。

    既不愿靠得太近,又舍不得远离。

    “命运总是弄人,笑笑,有时我们得认。”九尾轻声说道。

    九尾在数千年的生命里也抗争过,可总是陷入同一个循环。

    所以她认了。

    “封印么……”

    笑笑突然看向天上滚动灰云。

    “我不就是封印么?”

    她骤然转头,双手捧着“兽”的脑袋,狠狠吻下。

    半边鬼面无唇,尖锐参差的利齿将笑笑的嘴唇刺破。

    鲜血沿着嘴角流下。

    她不在乎。

    用力地吻着,似乎要将这个充满腥臭气和血腥味的吻持续到天荒。

    可这灰色的世界,天会荒么?

    过了很久,笑笑才放开“兽”。

    摘下发簪,披散着头发,转身朝着九尾有些歉疚地说道:“对不起,姐姐。”

    九尾这才惊醒她要干什么,大声喊着。

    “笑笑,不要!”

    已经迟了。

    女孩将发簪插入了自己的心脏。

    一股坚决的死志随着发簪地搅动弥漫而出。

    心脏的破口被笑笑不断搅大,鲜血如泉水般狂涌而出。

    “笑……笑笑……”

    “兽”痛苦地呻吟着,伸出长着石肤的前肢揽住无力歪倒的女孩。

    没有弥留的告别。

    女孩闭上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头顶的灰云更加汹涌地翻腾,天空隐有雷声响起。

    九尾看着天空,茫然呆立。

    她以为自己也曾抗争过……

    可她又何曾有过这样的果决?

    她不过是只鸵鸟,害怕了,便寻块放逐的沙地,将头深埋。

    一道闪电从云层中刺出。

    天,破了。

    有金光洒下,笼罩了“兽”与九尾。

    对“兽”而言,金光如同灼热的岩浆,它在金光中不停翻滚,嘶吼。

    它的体内正在进行规则的战争。

    缓慢苏醒的齐子桓的意识,虚弱地爬起,扑向了同样属于自己的嗜血欲望。

    犹如将一整个灵魂割裂成带伤的两半,再让它们互相厮杀。

    颤抖中,“兽”的皮肤、血肉在迅速枯萎,剥落。

    每落下一块,都让它发出痛苦的嚎叫。

    不知过了多久……

    一个面色苍白的男人从一地剥落的血肉中走出。

    赤身走到九尾的面前。

    他已经虚弱得仿佛连手都抬不起来。

    但他还是艰难地扯出了一个微笑,很客气地说道。

    “我想救她,所以……”

    “我能杀了你么?”

    ……

    小纸人在孜孜不倦地修改着符阵节点,刚刚寻到第八十九处时,就听到大厅中央的杀生石发出一声微弱的脆响。

    一丝灰色的气息散逸而出。

    没错,灰色的气息。

    属于寂灭,属于蛮荒,属于绝望的那种灰色。

    密室中的李先生骇然起身。

    病床上的尸体依然安静,只是头侧古书无风而动,书页哗哗地翻着。

    停留的一页上画着一头鬼面怪兽。

    欲魔,一之一。

    ……

    河田正在房间内独自饮酒。

    独饮最是醉人。

    他却毫无醉意,只是感觉越喝越冷。

    三年的封印,不,应该说几十年来追求的封印终于在今天彻底完成。

    按说应该庆祝。

    可他觉得自己心脏空缺了大半,而这个空洞,多少酒水都填不满。

    喝到第二壶时,他突然身形一动,掠向后院的方向。

    连有些可疑的小纸人都没有理会,河田直愣愣地看着看上去没什么变化的杀生石。

    感受到那灰色的气息,他明白,封印已经破裂了。

    封印的核心,就是他的女儿。

    那个十多年前,坐在他膝头,缠着他讲故事的女孩。

    ……

    “我能杀了你么?”

    九尾看着眼前虚弱的男人。

    不要说是活了数千年的九尾妖狐,就是现在让他杀一只鸡,估计他都能功败垂成。

    “好。”九尾却这样回答。

    她没有问男人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已经逝去的笑笑。

    她只是简单地招了招手,院内树上的一片绿叶便飞入了她的掌心。

    绿叶变得坚硬、锋利,边缘闪着寒光。

    将叶子交到男人的手上,轻轻握着他的手,慢慢举到自己颈侧。

    深深割下。

    妖体能自愈,血流不久便又愈合。

    再割。

    再割……

    九尾狐,一之一。

    ……

    齐子桓有昭日小塔,可明真伪、乱阴阳、定生死。

    百鬼齐集,昊天镜出。

    笑笑从沉睡中醒来,发现自己的左手还被养父紧紧握住。

    封印之后,笑笑失了魂魄的躯体就一直被河田好好地放置在了她小时候的房间。

    房间里有她最喜欢的布偶、书籍,窗上挂着一个微笑的晴天娃娃。

    每天都有侍女来房间打扫,给笑笑擦身。

    河田从不来这个房间。

    虽然他总跟自己说,女儿没死,只是和他一样,在为了家族而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但他从不来这个房间。

    可就在刚才感觉到封印破裂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其实自己是在害怕。

    害怕面对自己害了女儿的真相。

    他想来忏悔。

    却看见女儿醒了过来。

    ……

    “你是谁?”

    “我姓李。”

    “好吧,李先生。我还是要问,你是谁?”

    “我是一个老妖怪。”

    “可我看不出来。”

    “嗯,我有秘法,不但没有妖气逸出,连日曜镜都看不透。”

    “你知道日曜镜?”

    “是的,我见过你爷爷用过,也见过你父亲用过。”

    “我的爷爷和父亲?他们也?”

    “对,他们都修炼过百鬼众魅图,你的爷爷资质一般,连一个妖王都没有搜集到就再无寸进,所以心灰意冷,后来遇到了我也没有搏杀之心,反倒是慢慢成了好友。但其实,我比他以为的更厉害,他若一开始想杀我,早就会被我杀掉。”

    “那我的父亲呢?他不是在深市去世了么?”

    “那份DNA报告是我做的,所以你才会在街边收到这份报告。”

    “那我父亲没死?”

    “死了。”

    “……”

    “你的父亲天资卓越,而你爷爷因为自己无法更进一步,便从小希望你父亲能够完成自己的理想,将百鬼众魅图修炼圆满。为了这个目标,他让我将偶得的封印之术与九尾妖狐做了笔交易,换取让你父亲在封印中修炼的机会。”

    “可我父亲没有用上?”

    “是啊,一方面河田动作太慢,另一方面你父亲也离家出走了。”

    “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何离家?”

    “当时你母亲难产而亡,你爷爷劝你父亲亲自为其渡桥,送她投胎。而你父亲不愿意,他总觉得只要用纸人傀儡让妻子的残魂暂居,待他修炼圆满,便能用昊天镜将她复活。你爷爷在这时才感觉到,百鬼众魅图带来的执念已经影响了齐家两代人,苦劝你父亲未果,却因争吵导致你父亲一怒出走。”

    “他拼命挣钱,就是要搜集资源提升实力,争取修炼圆满,救回我的母亲?可后来呢?”

    “你父亲先在短短几年时间赚取了巨额的财富,然后用这笔钱建立了论坛组织,不断揽获各种资源和功法,当然,这其中其实少不了许多肮脏的手段。至于我,是你爷爷在第一次收到你父亲的信笺之后,求我前来帮助你的父亲的。”

    “可你说他死了,怎么死的?”

    “他刚将妖王集齐,还差两鬼,就发现你母亲的残魂因为时间太久,彻底消散了。在同一天,你父亲自裁,随你母亲而去。当时,我正在去看望你病重的爷爷。”

    “……还有一个问题。”

    “问吧。”

    “爷爷既然一直没有告诉我这些事情,为何会在临终前指引我找到百鬼众魅图。”

    “他没有。那是我埋在槐树下的,因为他在病床前跟我说过,死后想埋在老宅的槐树下。”

    “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的爷爷觉得这书是个祸端,可我却认为刀伤人只因人有伤人意,与刀无关。我观察过你,觉得你生性散漫,不像是会陷入执念的性子,你们齐家祖传的百鬼众魅图不该就此埋没。”

    “生性散漫……这算是夸奖?”

    “是。”

    “那你就用论坛的力量将我生生推到了现在实力?”

    “嗯,严格来说这是你的论坛了。”

    “不是有个什么委员会么?”

    “你就是委员会。”

    “……”

    ……

    小镇。

    殡葬用品店重新开门营业。

    前来探访的阿肥很惊讶齐子桓怎么还有钱请得起一个员工。

    虽然这个员工穿着长袖带着耳机,摇头晃脑看上去很不靠谱的样子……

    不过这点儿疑惑很快便被隔壁宠物医院也开张的消息冲散了。

    阿肥以与体重极不相符的速度回家牵出一条金毛,屁颠屁颠就去找笑笑的表姐看病。

    表姐胸前那蔚为壮观的景象,啧啧,别说给狗打针,给他打针他都乐意。

    齐子桓此时与笑笑正坐在店铺里间的小床上,用那台破电脑看着恐怖片。

    偶尔,呃,那个耳鬓厮磨上下其手一番……

    “叮咚。”

    是论坛消息的提示音。

    是一条提交委员会待审消息,齐子桓点开查看。

    “会员纸皮青蛙2018年6月12日发布任务,任务内容为由于所写小说太快完本而被读者追杀,现在已知迫害手段已有下蛊、下降头、扎小人以及各类暴力胁迫,该会员申请发布贴身保护任务,是否通过请批复。”

    笑笑将脑袋凑过来,下巴搁在齐子桓的肩膀上,眼睛弯弯地笑着说道:“哈哈哈,还有这种倒霉催的作者啊……不过河田说要去找狐狸而失踪,幸德井家族现在群龙无首,导致日本区资源格局重新划分,这时候不该将力量用来给人当保镖吧?”

    齐子桓一乐,点点头后在回复框中敲下几个字。

    “任务申请驳回。”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