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鬼章 鬼故事

    “你确定真的要通过‘深渊同化’将变异牌转化为‘未鉴定的诅咒牌’?负责任的告诉你,我只是向你提供这些服务,并且一旦执行就无法单纯撤销的,变异牌真的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种族身份也没有你想得那么重要,有力量有实力你在哪都是大爷,各种合成肉类反正你有餐券免费吃,完全没问题的。”

    “不过这仍是你自己的决定,我也不可能强制替你选,执行变化还是要由你自己操作的。”

    5000金粒不是小数目,罗夏考虑了很久,由于每一样选项都伴随着负面效果,这种事情真的赌不起,只有深渊同化是最稳定可控的,算来算去好像也只能这么做。

    既然诅咒牌不鉴定就一点副作用都没有,将变异转化暂时无伤负的诅咒,理论上也算是删牌成功?

    罗夏开始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这删牌玩法看起来满满当当的套路,但他真的不想变成怪物。

    没有多余的金粒去删绝望诅咒,又被牌局搞得身心疲惫毫无动力,一来二去好像一无所获,只收获了一点战斗经验,认识了魏南征这么个人,绝望诅咒还是挂在脸上。

    兜帽怪人和骑士男店主的建议是有几分道理,仔细回想,罗夏蹭魏南征的牌局不就是为了想办法避免绝望发作么?

    可是……这幅尊容回现实世界,可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就不好说了啊,就算现实世界也有同类,普通人毕竟是绝大多数……

    罗夏站在镜子前,张嘴自视,上下犬齿变异程度十分显眼,脸型有了明显的变化,舌头上长出了细密而柔软的倒刺,眼白部分全部变成了血黄颜色,虹膜则呈现出赤血发亮的颜色,就算用美瞳美颜来当借口估计也没几个人相信,整张脸给人的直觉就是“这家伙不像人”。

    “就这样吧。”罗夏点击支付,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一股黑暗、温暖而黏稠的液体从四面八方涌来。

    窒息,灼热的痛苦,浑身上下好似被无数细小的牙齿在啃噬,一股异常明显的激流一直在胸口顺时针扭动,似乎想要在他胸口钻开一个大洞,把他的心脏都给掏出来一样。

    等到罗夏满头大汗清醒过来,发现自身的变异状况完全消失,皮肤似乎多了几分灰白枯萎的色调,胸口心脏位置残余着一处漩涡状的显眼伤痕,变异牌也变成了一张未鉴定的诅咒牌,只是内心莫名有些空洞,就好像呆在家里却忘记了钥匙的未知,怎样努力也无法回想起来。

    “那么,谢谢惠顾。”

    罗夏产生了低血糖一般的心慌,一时间有种天旋地转的错觉,自我安慰是变异效果快速清除的临时后遗症,开启手表,连战后清算也懒得看了,立即离开弥乐街,回到了那个蜗居的出租屋。

    “呼……”一头雾水的醒来,这重力、这熟悉的床铺和狭窄的房间,给罗夏一种真实,又有点怪异的安全感。

    摸出手机想看一眼,似乎早就没电了,桌椅上落着一层薄薄的灰,手掌无意触及,立即刮起一层毛茸茸的污垢。

    天气还是热,随手摸出空调遥控按了一下,罗西裹着床单凉爽的躺了片刻,挣扎着摸到充电器给手机插上,像是一条半死不活的咸鱼病患挣扎着给自己插上了输液管,再度躺了回去。

    反正是快充,就算用光电量也要不了多久,罗夏还没想好回到现实世界之后做什么,还是再躺一会儿就好。

    30分钟后,左手手机启动,右脚主机开机。

    手机播放着熟悉的启动画面,忽然就像跳入了油锅的鱼,疯狂的震动跳跃,罗夏立即不耐烦的掐掉震动。

    不是才7月10号吗?高中生都特么未必没放暑假呢,这群咸鱼短信轰炸是个什么意思,不看!

    定睛一看,9月10号。

    登录帐号,一大堆消息开始疯狂刷屏。

    “卧槽罗夏你到底去哪了!全世界都联系不到你,你特么连开学也鸽,不会是被搞传销的抓走了吧!”

    “老哥快上线,学校几天找不到你人已经直接联系你爸妈了,再摸鱼你开房洗脚记录都要被警察叔叔爆出去啦!”

    “罗夏?我是徐明,有问题有难处和兄弟们商量商量哇,你突然闹个人间蒸发,耗子又是最后联系过你的人,大家都快被你突然失踪搞疯了好不好!上线看到赶紧汇报情况!”

    罗夏一脸懵逼的看完消息,心中凉凉的咯噔一下,顿时察觉翻车。

    这特么的!牌局世界里的时间流逝难道和现实世界是一样的!?这波要炸!

    “完了完了完了全特么完了……”罗夏不敢点开父母和辅导员的私聊消息,心惊胆战的在宿舍群里冒了个泡。

    “什么,罗夏居然诈尸了!会不会是盗号狗假冒的!”

    “老哥你终于想起地球online的密码了吗?你暑假到底干嘛去了,连开学都嗨过了啊!”魏浩然大惊道。

    “少说废话,是男人你就赶快来学校清楚,你失踪2个月你爸妈都快急疯了!警察都帮忙查过,你小子也是玩得牛逼,天眼系统都查不到你跑哪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夏天贪凉游江淹死了啊!”

    “诶诶,要不你们帮我探探辅导员口风……”罗夏小声逼逼道。

    “那你也得给兄弟们透个底嘛,暑假你到底干啥去了?为什么失联这么长时间啊?”

    “也没干啥,就是自己出去挣了点钱……”心虚无比怂得要命,罗夏一边点开了苏鹏的帐号,一边给这边找借口。

    难道我特么穿越了的也要讲出来?

    “老哥,我暑假不小心浪翻车了,能不能帮忙开个暑假实习报告?就是盖章的那种,随便写点评价特别简单,就说暑假我在你那边打工。”罗夏小心翼翼的编织着语言,没想到苏鹏这家伙手速惊人,5秒钟内就给了回复。

    “行啊,小事一桩,要不要我顺便给你伪造个出国航班证据,干脆给你放暑假放到10月10号算了?”苏鹏回复。

    “别别别,那我爸不得削死我吗!正常操作打个掩护就行了,改天请你吃饭!”罗夏顿时觉得轻松不少,有个家里开矿开公司的朋友,怎么说也是个靠谱人情。

    “吃饭倒不用你请,我又不差那几根肉串,你要是真心想谢我,周末出来陪我玩玩呗?老是我自己一个人东奔西跑守网吧的也怪无聊的,我都后悔进入社会这么早,没和你当同学一起嗨过大学四年啊,说不定那样的人生更有意思。”

    “哈哈,我毕业后不还是咸鱼一条,反正这社会还不是有钱一切好说,没钱千难万难。”罗夏和苏鹏约好时间地点人物剧本,一波令人窒息的操作之后,罗夏带着暑假实习报告和学费来到了校园。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可与人语常无二三,有苏鹏这么个朋友能交流,生活不顺心尴尬蛋疼的情况总是层出不穷,不能脸皮子这么薄,要铁了心摆出一副我回来了我缴费了,大家就当无事发生的态度继续莽下去,等同学和老师都适应了新状况,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哟,你回来了呀,出来洗脚不?我最近找到一家很不错的足浴会所,想介绍给你。”这消息一看就是捕快。

    “没空,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差点触礁,正在抢救途中,再浪我真翻车了。”罗夏回复。

    “好吧,有空找我来玩啊,我这种临时工职业都很闲的。”捕快倒是不怎么缠人,罗夏没空就不再多说。

    9月10号是星期一,罗夏暂且没有处理房子退租的事,心惊胆战的溜到校园,先利用舍友打好招呼,确认辅导员位置,小心翼翼的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截了当的来到了辅导员的办公室进行表态。

    “莱茵老师好,我就是罗夏……”

    接下来的对白,尬聊指数相当高,不过罗夏还是咬死住一个观点编织谎话:他暑假去打工是为了赚学费,开学没来是看错公告记错时间,现在10号领完工资以为刚好开学交学费,结果发现自己搞错了。

    至于之前欠条那件事的8000块,罗夏装聋作哑一字不提,毕竟正常人不会过于打探别人的钱是怎么花掉的,既然罗夏给了一套听起来比较合理的解释,那为什么要怀疑一个学生对生活的热爱呢?”

    “大学生在学校里还是应该好好学习的,虽然学校鼓励勤工俭学,但如果你真的家庭困难,我是可以帮你在班级年级公开申请贫困助学金的,现在没及时交学费的人也有很多,你漏了一个多星期的课,自己要找机会找同学借笔记补上。”

    “嘿嘿,反正大学毕业了不也是出去上班嘛,这年头早就没公务员包分配的了,横竖还不是为了生活。”罗夏嬉皮笑脸的说道,辅导员倒也没多解释,现在大学生生活压力大,精神压力大,有学生抓住机会赚钱就不想上学,其实也很正常。

    毕竟,教育产业差不多发展成了一门生意,尽管身为老师还是希望社会中的人们和自己的学生都过上幸福生活,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有些触目惊心的贫穷真的没办法,不交钱学校也不会给毕业证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好,我清点下……没错,那我先替你收着,一会儿我替你交到财务处去,发票到时候会给你,不过你要尽快和你父母说清楚,他们都很担心,总之你人没事就好。”

    “现在这节课是英语课,你这书也没领的资料也没拿,花名册上的未到我还要给你备注修改一下,别半路出现去打扰其他同学,你的签到问题我会给代课老师群发处理,这次情况可以谅解,就不给你记过了,不过以后有事要请假一定要及时通知老师,不要搞得警察问学校,学校问家长,家长问学校,我们老师也没什么办法的。”

    “谢谢莱茵老师!给你添麻烦了!”罗夏市侩且熟练的一笑,忽然走出办公室,把放在门外的水果篮提了进来。

    “哎哟,你这……好吧好吧,你先放这,呆会我把水果发给你同学吃。”这会儿办公室没人又没摄像头,辅导员倒也不怎么拒绝,只是罗夏小动作鬼心思更多,不仅送了个卖相不错的果篮,还在果篮里塞了5张校外商场的100元购物卡。

    这年头的大学生这么早就变成这样了吗,套路招数一套又一套的?

    看着罗夏一脸怂样的离去,夏莱茵有些哭笑不得,想起那些报纸上耸人听闻的市侩说法,想起那些劝阻女老师和自己去支教的学校,有的学生真的比工作3年的上班族还“社会人”,真的很难否认这些事实的存在。

    至于收礼,她一环5套房的还不至于差这500块的购物卡,出来上班只是想实现人生价值,否则呆在家里当包租婆会让夏莱茵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受到的教育毫无意义,收下只是不想让罗夏被拒绝会紧张而已。

    算了,这小子看起来挺乖挺懂事的,看样子就是没和父母沟通直接过来自己处理事情了,我得和他父母说一声,不然这警车三天两头往学校开,烦到校长又要怪我监督学生不到位,既然是工作,还是得认真做好吧!

    想着,夏莱茵拨通了罗夏父亲的电话,电话几乎瞬间接通,却听见那边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随后很快关闭。

    几分钟后,电话从那头打了过来:“怎么样了?有我儿子消息吗?少给我们耍花招,再找不到我们就去学校堵门!把这事闹上新闻,看看你们还瞒不瞒得住!”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