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狼狈不堪

    禁军们之所以会这般警惕,除却此时情势的确危急之外,方才发生的事情也着实吓人。

    明明他们是因为发现了远处的亮光才开始警戒的,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另一个人。

    他们刚才竟没有发现此人的半点声息,如果他来意不善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不过,当惊风嘴里说出“霍小王妃”四个字,禁军们全都松了一口气,握着刀剑的手也是一松,歘地一声,刀剑全都回到了鞘中。

    谁人不知霍小王妃乃是顾阁老嫡亲的外孙女,这些人明摆着就是她派来搭救自家外祖父的,顾阁老无事他们也都安全了。

    方才问话的那名禁军也冲惊风抱了抱拳道:“阁老受了点轻伤,不过并无大碍。”

    惊风冲他点了点头,转身道:“小王妃,阁老在呢。”

    禁军们又吃了一惊。

    什么?霍小王妃居然亲自来了!这……可能么?

    然而,不等他们心中的疑惑散去,就见一名戎装女子带着十几个人走了过来,明晃晃的火把将她那绝美的脸庞照得清清楚楚。

    禁军平日里负责皇宫的安全,他们中有些人是见过豆豆的。

    来人的确是霍小王妃,这一点毋庸置疑。

    “属下们参见霍小王妃。”禁军们一起行礼。

    豆豆温声道:“大家不必多礼。”

    禁军们齐声应道:“谢小王妃。”

    在他们固有的印象中,霍小王妃是一名美貌柔弱的年轻贵妇,所以并不觉得手无缚鸡之力的她亲自来到这个地方能有什么用处。

    不过单凭她这一份胆识和对顾阁老的孝心,就值得他们尊重。

    豆豆快速打量了一遍这些禁军,人数在二三十人左右,个个看起来都是疲累之极,身上也都沾染了不少的血迹。

    这些血迹也有可能是厮杀的时候沾染到别人的鲜血,但豆豆能肯定这些禁军们全都挂彩了。

    谁都是血肉之躯,从那样的包围圈中杀出来,不受伤怎么可能。

    她转头嘱咐降香:“把咱们带着的伤药拿给他们用。”

    “是,小王妃。”降香从小药囊中取出几瓶伤药递到了离她们最近的禁军手中。

    禁军们感动不已,霍小王妃何等尊贵的身份,在知道了自家外祖父受伤的情况下还能记得起他们的伤势,实在是……

    方才那名说话禁军乃是一个小头目,他忙对豆豆道:“属下们谢小王妃赐药,您还是先去看看阁老吧,他累得都睡着了。”

    豆豆也不客气,道:“那便烦劳你替我带个路。”

    “是,小王妃请。”那小头目再次抱了抱拳,带着豆豆等人朝一棵非常粗壮的大树走去。

    不一会儿几人便来到了大树下,只见这里似乎躺着四五个人,因为光线不好的缘故,完全分辨不出谁才是顾阁老。

    惊风赶紧又点燃了几支火把,大树下瞬间便明亮起来。

    豆豆这才看清楚了自己的外祖父顾阁老。

    她的眼泪瞬间便流了下来。

    打从她随着元家人一起回京,到现在也已经快满四年了。

    不管喜不喜欢这个外祖父,在她印象中顾阁老一直都是儒雅清隽贵气骄傲的。

    从未想过他会有这么狼狈不堪的时候。

    顾阁老和福王都不像霍大将军那样几乎没有一丝白发,他们的头发都是花白的。

    但两人的花白却又完全不同,福王是白发多黑发少,顾阁老却正好相反。

    而此时他发髻凌乱面容憔悴,几乎已经没有了黑发,看起来像是老了十岁。

    他本来穿着一身浅灰色的锦袍,现在却沾染了许多血渍、水渍、泥土,几乎已经看不出颜色,

    不仅如此,锦袍下摆和衣袖还被树枝挂破了好几处,裤腿上也沾满了泥浆,看起来让人心酸不已。

    如果不是他胸口处微微的起伏,豆豆几乎都要以为他就这么……

    这种时候本是不该打扰顾阁老休息的,可豆豆却忍不住走到他身侧跪了下来。

    “外祖父……”她轻声唤道。

    在这种环境中是不可能睡得安稳的,尤其是顾阁老这种上了年纪又十分精明的人,更是随便一点响动就醒了。

    他抬起手微微挡了挡刺眼的火光,适应之后才看清楚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子乃是嫡亲的外孙女元沅。

    顾阁老哑着嗓子道:“沅儿,你怎的来了?”

    说罢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动作十分迅捷地用宽大的袖子挡住了自己的下半边脸。

    豆豆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懵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她这种时候还有开玩笑的心思,可……这老头儿也太要面子了吧!

    就他现在这形象,从头到脚就没有不狼狈的地方,单单把下半边脸挡住能起什么作用?

    掩耳盗铃也不带这样的!

    不过这种时候还记得自己的形象问题,说明首辅大人状态还不错呀!

    方才那位禁军真是一点没撒谎,他就是真受伤也肯定是那种小得不能再小的皮肉伤。

    不过此外祖父非彼外祖父,豆豆可不敢像是对待福王那样大大咧咧,想怎么开玩笑就怎么开玩笑。

    把首辅大人惹毛了可就不好了。

    她艰难地憋住笑意道:“外祖父,您伤在哪儿了,要不要我让人替您包扎一下?”

    顾阁老依旧不肯放下袖子,摇了摇头道:“就是点皮外伤,已经没有大碍了。”

    豆豆后悔不迭,方才只顾着心疼这老头儿了,居然没有认真仔细看一看他的下半边脸到底怎么了。

    总不能直接动手吧。

    她想了想又道:“那您一定饿了,我带着干粮呢……要不先喝点儿水,我听您嗓子都哑了。”

    顾阁老的头依旧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我不渴也不饿,你先给我说一说现在外面是什么状况。”

    豆豆更别扭了,您老这么捂着脸,我就算是有满肚子的话也没法儿说呀。

    一定要把老头儿这爱面子的毛病先治好了,接下来还有多少麻烦事儿要解决,他总这么捂着脸算是怎么回事儿!

    她小脑袋瓜转了转,装作跪得腿麻了,往旁边一歪就要跌倒在地上,同时非常痛苦地叫唤了一声:“哎呀——”

    终究还是自己嫡亲的外孙女,顾阁老一个不防备赶紧伸手拉住了豆豆的胳膊。

    豆豆借机一抬眼,竟让她发现了一个算不上秘密的秘密。

    PS:感谢【书友161212072902077】的月票~谢谢大家的订阅推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