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房间里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的,几乎严丝合缝的紧贴着窗户,屋子里也是晦暗一片的,没有灯光的照射,唯一发光的就是男子前方的虚拟光屏了。

    男子快速且利索的在虚拟光屏上按下无数个键,按键的声音不断响起恍若组成了一串极富节奏的旋律。

    又是敲打了一段时间,男子虚眯着眼打了一个哈欠,重重地按下了一个键后,男子活动了一下身体,微不可察的蓝色光芒在男子身上流转了,并发出了类似‘咝咝’的声音。

    如果这里有一名异能者或许能够迅速的判断出他肯定是个元素系雷电异能者。

    而那名如果还是个A级以上的异能者,那么他的精神力就能捕捉到男子身上的能量丝毫不逊色于任何S级的异能者,而眼前这个人不过最多四十多岁的青年而已。

    屏幕照到他的脸上,显出了他面容虽苍白但完美的轮廓,毫无疑问这绝对不逊色于那些出去靠脸吃饭的明星们。

    男子正要关闭虚拟屏幕,突然上面弹出一个窗口,看了一眼,原来是白玺这家伙,真难为他了,这么个忙碌的日子他作为这个游戏的第七实验室的组长,还有这时间来发消息,果然待他太好了啊……

    另一边的白玺打了个寒颤,看到工作狂原止戈时隔一周终于发现了他发的消息,实在是有些激动,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但点开信息却只看到了一个微笑的笑脸,虽说有些郁闷但是还是将想要说的话发了上去,毕竟他真的很好奇实行了几天职务的原止戈是怎样把第七实验室组长的职务甩到他头上的,他明明干着他的第六实验室组长干的挺清闲挺舒坦的,后来硬生生的将他调到最核心的第七实验室工作,每天光是调整超级智脑的工作就差点把他给累死,更别提本来第七实验室的那些眼高于顶的家伙了,整天给他弄幺蛾子,他现在是拍死一个是一个。

    原止戈看着一大串信息倏忽而至。

    “为什么要把日子改到今天?”

    “是初恋情人与你分手的日子?”

    “还是地球联邦伟大的人物弗莱克的诞生日?”

    “难不成竟然是女神波菲斯的生日……天哪,你太认真了吧……说,你究竟盯上了他多久了,说不清楚不要怪兄弟我翻脸哦……”

    “……”

    他淡淡的回了一个字,然后对手上的戒指按了一下,虚拟屏幕都化为了虚无。

    走向了营养舱躺了进去,突然露出了一丝愉悦的微笑。

    之后原止戈突然回想到了白玺所问的问题,他为什么要将《自由》开服订在今天?

    记忆中的一个幼小的小女孩映入在了他的脑海。

    他不自觉地喃喃道:“妹妹。”

    ……

    “欢迎进入《自由》。”

    待这声温和的声音响起,画面便陡然转变。

    睁开眼睛,一开始便是一段CG。

    在他的面前,整个世界忽然发生了变化,从他出现在一大片空旷的贫瘠地面开始……

    从远处突然降下了一个硕大的火球,就在他面前一点点的放大,直到变为了直径一人的大小,才极快地夹杂着风声,朝着他呼啸而过。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燃烧着的一簇簇橘黄色外炎,似是要烧灼点燃他头发的火撩过了他。

    叶生瞬间被吓了一跳,这样的火焰大小与威力就算是他都为之骇然。

    而那团火坠到了他所在的那片大地之上,眨眼之间将除他之外的土地都统统燎起了火。

    这一片火焰之地聚集起的火簇瞬间都高过了叶生了头,在叶生完全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火舌已经轻吐着周围了,但他只感到了并不算剧烈的适中温度却并受到因此受到伤害。

    叶生这才发现这么真实的一切都只是虚幻的罢了,这在之前的虚拟网游中没有出现过,这是一次革新,好像就是在那叠纸里看到过的语句。

    正转念之时却听到一阵阵的‘兹兹’声。

    火像是遇到了什么水之类的浇灌,转瞬间熄灭,这火焰竟都化为了乌有。

    而随之而来的是密集的‘咔嚓’声,眨眼便形成了在叶生眼中的霜冻冰晶。

    让夜寂无声倒吸一口气的是,只是转瞬已经覆盖了整个地面,极目望过去全是冰霜的世界。

    倏忽地,在叶生眼前突兀地钻出了一截柱状的冰晶,从地面的位置迅速拔高着,就这么远远地挺在了他的头顶,从这边仔细望去,只能看得清上面站着一个人,身穿着法袍,背对着他单手负在身后,右手握着一把法杖。

    他一直这么站立着,静静地,像是等待着什么。

    只是片刻,一种不同于之前的波动在蔓延,如同刚刚的火与冰一样,展示出毫不逊色的威力,就在他的身前生生地撕开了一条裂痕,这对比在蔚蓝的天空中就像一块黑色的难看疤痕。

    蓦然间,可见的那眼前本是静止的疤痕,就在那法师紧握手中的法杖正对着它时,像是连锁反应一般,它抖动了一下。

    裂缝一点一点,如同张开的大嘴一样胀大着。

    随之,一个庞大的巨兽就这样横亘在了叶生的眼前,在半空睁着眼,目光经过叶生时,让他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它的牙齿狭长,特别是正对着的两颗犬齿,紧紧地贴着其他排列整齐的牙齿,它没有毛发,全身都是以鳞片作为铠甲,身体盘踞,四肢卓立在空中,耳朵有些尖,浑身赤红着,呲着牙,涎液留下时,极为令人惊惧。

    叶生目不转睛地望着眼前。

    那法师动了。

    他后退了几步,紧随其后的是背后一股气浪涌了过来。

    转头看去,那法师看到了一个黑雾笼罩着面目的黑袍男子,这气浪正是出自他的手笔,但此时法师操控着冰晶不断后移,依然无法快过这气浪的速度。

    而就在那气浪刚刚接近法师的瞬间,便触及到了一个铁一般的身影。

    盔甲遮面,铠甲覆身,只身持盾,伫立在前。

    不动不移,任气浪临身时刮起的毒烟肆虐,腐蚀了盔甲,斑驳了盾面。

    而那本来悬立着的巨兽直直地扑向法师。

    那法师手持法杖快速念诵,在巨兽张嘴之际冰环缭绕,将巨兽四肢环住,不得动弹。

    黑袍男子不以为意,只是单手一招,一柄巨剑从那长空缓缓入他手中。

    法师和那持盾战士刹那如临大敌。

    只看到那巨剑只是一划,一个深红光芒闪烁,只能见其影,无法知其形。

    盾战手持大盾,盾牌表面莹莹光华破出,包裹在身前一大块地方,正好迎向那光芒,只是须臾,他便从高空的冰柱上直直地摔了下来,翻滚了几下。

    叶生看那巨剑实体模糊不清,根本不清楚是什么样子,心下疑惑,而这局面却已悄然变化。

    游弋的影子走着优美地死亡步伐,来临在即。

    这匕首的寒芒微不可见,像是蛰伏的毒蛇,危险而致命。

    ‘嗤’

    细微的声音发出的瞬间,黑袍男子受伤了,这却不是因为那影子,而是因为远来的流矢。

    他眯了眯眼,头一回儿感到了威胁。

    殷红色的血一点点的从天空中滴落下来,落到了地上变为了黑色的液体,

    而这匕首在刚刚与巨剑相击中出现了龟裂。

    影子知道事不可为,立刻遁走,不知踪迹。

    而那流矢的主人戴着兜帽不知何时立在了不远处,弓箭位列,赫然指向于他。

    之后场景倏忽而变,一只短小布满皱褶的手将这本书又翻开了一页,其中的图画正是这一幕的场景,而这也是此书的最后一页了。

    那双手的主人将这书合上,显出了蓝色封皮右上角那三个繁复漂亮的字体。

    镜头缩小,原来这里是一个自行开掘的窄小洞穴,里面昏黄的灯光打在了这个披着黄袍年迈冒险者的脸上,加深了他脸上的沟壑,也将里面的情况照清了不少,这是一处遗迹,从那两旁的书架可以得知这洞穴主人一定是个渊博的学者。

    这本书正是从洞穴主人的书案上拿下的,他扫视了一眼周围,地上两摊干涸的紫色血液在述说着它们主人悲惨的命运,他背后的剑刃上依稀还残存着它们的气息……

    ‘这里竟然有紫灵龙’

    冒险者这么想着。

    “一定有什么东西漏了才对,到底是什么呢……”

    在叶生眼前的这个冒险者喃喃自语着,到底是什么呢的时候,画面逐渐黯淡了下来,一抹亮色倏忽驱走了所有的画面。

    一开始叶生还无法体会这是个什么颜色,然后他终于看清了,这是鲜亮的黄色。

    现在出现在他面前展开的破烂羊皮纸上显示的字就是这个颜色。

    不由自主地,叶生脑海中闪过许许多多的情景,归结在一起,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历史的厚重感以及此时对于游戏浓浓的期待。

    蓦然,如亘古的声音在他耳边叹息。

    “终于特雷亚斯归于宁静,也迎来了崭新的篇章……”

    【新启之年】

    画面一转,他出现在了一面镜子之前,镜子映照的是与叶生有几分相似的男子,两鬓稍长的斜刘海差点遮住了漆黑的双瞳,身形颀长,看上去纤细而有些瘦弱的样子。

    偏偏只是变了一点,却再也找不到他原本的影子了,他看了看觉得还是挺满意的,就没有再修改人物的形象了,实际上这款游戏不会给予下调容貌和上调容貌这个选项,只是在有限的范围内改换模样,具体好不好看要看原来玩家的本身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