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一边走一边侧头望着芊芊,带着点训斥的口吻说道:“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你用得着耍你的大小姐脾气吗,你也不用你的脑子想想,一个角鹿头领,就算是受了伤,他独自一人,看上去那么稚嫩怎么可能杀得了需要我们五个人合力才能对付的头领怪呢?”

    这个叫做芊芊的女玩家看上去是个面容姣好的少女,但实际在现实里已经到了联邦所规定的30岁成年的年纪了,只是在游戏中的外貌看上比较小而已。

    虽说心里还是对刚刚南天道歉和夜寂无声的态度很是不满,但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对着南天她一贯收敛着脾气,所以只是她委屈地点了点头:“南哥我知道了,是我错了。”

    南天本来就对这个大小姐不怎么感冒,再加上今天原本是打算带着另外一个他所看中的迦南公会的成员一起练级的,却因为芊芊胡搅蛮缠非要和她一起来,没有办法才带她来的。

    要不是芊芊是投资人的女儿,他才不会这样的迁就她,想到这里,他口气就开始不怎么耐烦了。

    “还有你以后不要叫我南哥了,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和其他人一样叫我天哥就可以了,非要咋咋呼呼的。”

    南天说到一半,意识到他有些意气用事了,之后便语气稍许轻了一些,而后芊芊甜甜地叫了一声天哥,他也恢复了原本温和的模样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却是回想到了刚刚的那个玩家。

    他的内心中想的却不是刚才安抚芊芊那些,这个弓箭手玩家光是能够单独的在那里练级,就不仅仅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所以最后他才会那么干脆利落的离开。

    而正在向这些的南天却没注意到跟在他后面的芊芊闪过的一丝怨恨。

    这边夜寂无声刚刚升到三级,却是一件装备都没有打到,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材料和铜币,想到了刚才南天五人身上所穿的装备,只能感慨于公会所能占据的资源,不是单独一个玩家所能抗衡的。

    这也是为何在《荣耀》里叶生创建灰烬之羽的原因,几个默契的顶尖玩家组成的团队,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就算是那些大公会也是要侧目的。

    同时再与一部分的大公会交好,这是冰晶无棱在《荣耀》里立于不败之地的原因,这其中有鬼面在游戏里的情报组织暗之假面(脱胎于现实里的鬼火)的功劳,但建立交情时付出的利益也是不可避免的。

    这时候夜寂无声因为已经三级了,所以升级的速度慢了下来,杀角鹿当然更加轻松了,之前他有过探查这里的怪区,再深入就是野狼的地盘了,这五个小时打下来,周围慢慢开始有了人,他知道在这里刷怪虽然轻松,但不免效率会降低,所以心中已经决定换个地方。

    向着里面的森林走,他右手拎着弓箭,几个小时刷怪的习惯让夜寂无声没有丝毫放下警惕。

    才刚深入到一半的位置,突然有个棕色的影子朝他撞了过来,夜寂无声条件反射的就是一箭。

    刚射完他就觉得不好,他预估了一下它的速度,刚刚那一箭基本上出手应该再前面一些。

    但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那个棕色的影子却突然放慢了速度,被倏忽而至且毫无征兆的一箭刚好射中了,这时疼痛让它慢了下来,并且传来一声凄厉的鹿鸣声,他心下一愣。

    一眼望去,眼前的角鹿相比于之前他所射杀的要更加大一圈,并且他一扫眼便看到了这角鹿头顶着的四个字——角鹿首领。

    霎时夜寂无声先扫视了一圈四周,这里比较偏僻,离原先的位置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并且还是无怪区,周围没有什么玩家回过来。

    想到这里,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头角鹿,它的血槽空了一半,看上去应该是有玩家打到一半却最后追丢了,角鹿头领此时没有任何头领怪所应有的威风,恰恰相反,它显得很是凄惨,身上有一片黑乎乎的,还有好几处如今还渗着血,那团黑乎乎的焦痕应该是火焰法术的伤痕的,而那些开裂的伤口不用想也知道是被一些剑之类的尖锐武器所划伤的。

    此刻结合刚刚所发生的事,不需任何思考夜寂无声便一下子明白这就是他们要找的那头受伤的角鹿。

    人生就是这么的微妙,刚刚那个芊芊腹诽的话一语成谶。

    经过眨眼一瞬的观察,夜寂无声明白了箭矢射中的原因,便是角鹿头领右脚上随着奔跑而留下来的血,而夜寂无声那一箭正好射在了角鹿头领身上已经破开的伤口的部分。

    降低了移动速度的角鹿头领面对夜寂无声已经没有了威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前只有一个敌人的缘故,角鹿头领没有了之前那不顾一切的速度,全力的奔跑下来竟然还没有夜寂无声快。

    而夜寂无声虽觉得眼前的角鹿头领没有威胁,但他在攻击的过程中发现,头领怪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强一些。

    毕竟按照《自由》中的划分,普通,亚精英,精英,头领,领主。

    头领拥有现阶段倒数第二层级的怪物头衔,就算此时不过是强弩之末也与一般的怪物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身上还没有丝毫技能的夜寂无声只能平射攻击,眼见箭矢已经射中了角鹿头领,但在角鹿身上才刚刚深入了一点皮肉便像是遇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被一折二段。

    看到这一幕的夜寂无声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劣质箭矢虽胜在便宜,但实在却是最低等级的箭矢,在质量上就不能抱有太大的期待了。

    之后夜寂无声实验了几回便发现如果不是往伤口那里射,有一部分的箭矢是根本不能对角鹿首领造成伤害。

    换而言之,劣质箭矢对角鹿头领来说造成不了什么伤害,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眼前的角鹿头领全身都是破绽。

    于是他将攻击都瞄向了之前南天他们所造成的伤口上,往往三个箭矢中只有一个箭矢是能对角鹿头领造成伤害的。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僵持,丢掉了一瓶空药剂瓶的夜寂无声又往自己的背包里抽出了一支箭矢,迅速的开弓射了出去,箭矢迅速的插在了疲惫不堪的角鹿头领的身上。

    现在仔细望可以看到那角鹿头领身上密密麻麻全是小半截进入身体的箭矢,还有插入箭矢后所流满全身的血,以致都看不到角鹿头领原本的毛色。

    它头上血槽只剩下如牛毛般小的血丝,这无疑告诉夜寂无声只需要再来一箭就可以结果眼前的头领怪。

    虽然他之前持续一个小时以上全面的集中对付角鹿头领让他感到了体力和精神的双重虚弱,但他依然不失警惕的用余光扫了扫周围一圈,就如现阶段他没有侦查类技能一样,除了他原来的死敌盗贼类的职业外,其他职业的玩家只要站在这里就会存在于他的视野中,所以他只是用小技巧就能检查出周围没有盗贼之类的潜行玩家就可重新抽出了箭矢。

    角鹿头领双眼的赤红此时已经褪去,刚刚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一去不复返后只剩下了孱弱,以致冲向他时都带着一丝踉踉跄跄。

    甚至没有费什么力气,夜寂无声射出一箭后那角鹿头领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刹那间松了一口气,将爆落出来的战利品全部捡起来后整理了一下。

    三枚银币再加上一些铜币,一本技能书,两个装备,一件皮甲,一把大剑。

    瞟了一眼这个技能书,竟然是盗贼的技能背刺。

    背刺:背刺目标,造成150%的武器伤害,必须在目标背后使用。主手武器需要使用匕首。组合技点数+1。学习等级3级。

    这技能应该不错,可以和大剑一样可以卖个好价钱,又瞧着这个皮甲正是他能用的装备,只显示了等级,具体的属性还要鉴定。

    因为这头角鹿头领的缘故,他的药剂和弓箭被耗的七七八八,面包也已经吃掉了两块,是该回小镇一趟了。

    离一开始的游戏开始已经有七个多小时了,再次回到梅维小镇时他才真正感受到了这款游戏的生气。

    玩家在其中不断的走动着,虽说因为玩家可以隐藏ID的缘故,有些时候你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NPC还是玩家,但只要仔细观察还是能够发现其中的区别。

    就单单看穿着,基本上一身新手服或者浑身穿的不搭调装备的基本上都是玩家。

    而玩家和NPC还有的区别便是气质的问题,只消一眼就能感觉出你不是特雷亚斯大陆的土著。

    绕过了几个想要从一身乞丐模样的NPC里套出些许任务的玩家,他总结着这次角鹿头领之战他身上所有的问题。

    其一个核心致命的问题便是他的箭术。

    现在的科技完全都已经将箭术淘汰了,再加上出现特殊的群体异能者,根本没有存活的空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