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回到现实的时候,天才刚刚亮了起来,正好洗漱吃了点家里的机器人所配比好的早餐,躺倒在了床上。

    现在还真不困,他打开了微脑,一点点的翻阅了起来,《自由》这个游戏还蛮有意思的,三个星球划分了三个帝国,连游戏里的官网论坛里都是区分开来的,让很多想要互相交流的玩家实在是欲哭无泪,因为三个星球是隔断的,有些人还指望着《自由》能够让他们见见面聊聊天呢,但是这个愿望看来也是奢望了。

    远洋公司也没有丝毫的干涉官网上的论坛,所以论坛里的帖子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但真正实际的、有用的却是没有多少。

    一目十行的看了下来,夜寂无声眼睛一亮,看到了一个标上红色标题的帖子,也点进去瞧了瞧。

    写这个帖子的人名叫做百晓生,是一个游戏界著名的情报人,只要是大的公会和团队大多都跟他打过交道,叶生也与他见过几面,合作还算是愉快。

    帖子里面提到了《自由》第一天初体验写下的心得体会,其中以他敏锐的观察到了《自由》的潜力和《自由》不同于其他游戏的地方,还举了几个例子。

    《自由》是可以调整疼痛感的,幅度在50~100%之间,这是之前荣耀没有涉及到的,被打到的人完全不痛,就像是手动操纵着游戏一样,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而已。

    叶生将疼痛感调整成90%。其实大多的人都调到了最低,但疼痛感是很影响高端玩家细微的操作,毕竟缺少的感知所带来的差别虽不大,但也绝对不小。

    除了疼痛感以外还有游戏所体验到的真实度,百晓生提到他拜访了一遍他所处小镇的NPC,其中绝大部分都有着智慧,不过只是高低的区别而已,这一点真正实现了第二世界这个口号。

    看到这里叶生也点了点头,对此他也深有感触,就像是那个芙蕾雅一样,NPC也有着自己的智慧和如同人类一般的喜怒哀乐,完全可以当做是另外一个世界了。

    百晓生之后还提到了怪物也是出乎意料的真实,叶生看到不禁笑出了声,比起很多公会会长本身所具备的至少顶级玩家的实力,百晓生可谓是差远了,估摸着就像是之前他所看到的玩家砍兔子一样,一时根本伤不到怪的毫毛。

    进一步甚至叶生可以想象出百晓生平时与众多的大佬笑语晏晏,然后面对兔子只能无奈地和兔子大眼瞪小眼的窘态。

    失笑的摇了摇头,他驱散了脑海中生出的滑稽的画面,继续看了下去。

    他在帖子的末尾还顺便贴了一则广告,说是要招聘代练人员,人数有限,待遇从优。

    一看就知道被兔子毒害的惨了。

    后面跟帖的不少,就有些游戏界的熟人在回帖称赞的同时还不忘挖苦他一番,百晓生也都一一给予了痛击,毕竟人家是搞情报这行的,不仅嘴溜,手上的情报也不是吃素的,还没交锋几回,那几个人都灰溜溜的跑了。

    叶生对于他们有几分熟稔,倒也是看了看热闹。

    继续扫了几眼,没有其他值得阅读的帖子,他便关了论坛。

    一旁的窗口上有几条信息,看了一下,是鬼面他们的信息,都是由鬼面统一发给他的,鬼面和花醉兰一直待在一块儿。

    叶生和他们相处有点像是属下和上级,不过其实真正的关系是朋友。

    因为除了那次结下梁子似得第一次相遇外,基本上现实里见面的次数实在是不多。

    后来他们在一次以外才知道叶生和他们都在玩《荣耀》才慢慢的在尝试组队PK做任务升级后真正才以成了关系密切的朋友,并且渐渐默契了起来。

    信息上提到了他们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小镇,叶生知道他们住在仅次于绿森区的第二区里,而登陆游戏大部分是按范围分配的,所以他们俩在一个小镇,而叶生则是一个人。

    他们都升到了5级,现在处在游戏等级中的第一梯队的中间,此时他们的暂时不练级了而是搜寻起了隐藏的任务和这个游戏的秘密,只是暂时这两方面都还没有什么进展,不过对比了一下眼下的等级,叶生和他们都不着急。

    几年的时间足够叶生对他们有个实际的了解了,作为一个情报组织头目的鬼面在观察力方面就连叶生都要甘拜下风,再加上花醉兰不错的沟通能力,两人组合不管是在游戏里还是游戏外一向是无往而不利,这也是鬼面花这个组合一加一大于二的原因所在。

    鬼面发的消息里还询问了一番叶生的ID,之前叶生有透露过不会和《荣耀》中的ID一样。

    叶生打了四个字上去,现在虽说可以加好友但与好友的语音或者打字聊天这些功能需要十级之后才真正开放,而十级之后便可以选择城市,这还离叶生还有一段距离,他并没有理会。

    所以现在玩家就算是聊游戏也只能在现实里使用工具聊了,至于游戏里你就只能面对面的和朋友聊天。

    之前也看到有不少玩家抱怨《自由》这款游戏这点不合理,不过都被远扬公司给无视掉了,好像是在无声地说:“你爱玩就玩,不玩拉倒,有的是人来玩,不缺你一个。”

    在游戏公司的不理不睬之下,这些人也不折腾什么了,继续玩他们的游戏里,毕竟前期可是很重要的,一分钟都不能浪费。

    叶生关闭了微脑,调整了一下精神力,这款游戏很消耗精神力,或许常人不会感觉到,但是对于精神力操控非常细微的叶生来说特别的明显,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消耗了至少一半的精神力。

    对于这点,叶生感到十分奇怪,如果按照普通人的精神值来算,十个普通人轮番这样也该变成白痴了,但直到如今却没有丝毫的新闻传出,这让他对他所定制的标准营养舱产生了怀疑。

    之后他在仔细检查了一番营养舱,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便也不再计较这些事了,发简讯给了鬼面询问了一番他们关于使用营养舱的情况之后,便闭目休息了一会儿,继续躺进了营养舱游戏。

    出了旅馆后,他直直的奔向着鉴定所,来鉴定所的人不多,但他之前也排了五六个人,想想也是,玩家的基数那么多,打到装备其实分摊下来,每个玩家还没有一件呢,倒也是不足为奇了。

    等到他掏出了那件皮甲时,他注意到面前的那个花白了头发的鉴定老头眼睛明显亮了一下,这时的他产生了疑惑,却在之后他才真正明白。

    角鹿的哀鸣

    需求等级:5

    品质:精良(蓝装)

    敏捷+3

    力量+3

    体质+5

    防御15~20

    使用限定:弓箭手,盗贼均可

    装备描述:依稀还能听见鹿鸣凄厉的惨叫声,这是角鹿的哀鸣。

    鉴定完后他刚想接过这个装备,鉴定老头却是把皮甲压在了一只手下,而右手手心朝上示意着叶生。

    “多少钱。”

    鉴定老头摊开手比了个五的手势。

    “5个银币?”

    夜寂无声当然不会认为是5个铜币了,这件毕竟是头领怪所爆的装备,在来这之前他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爆了那么多东西的角鹿头领送了他一件皮甲蓝装。

    鉴定老头笑眯眯地摇了摇头:“五十个银币。”

    这个瞬间夜寂无声因为蓝装心中所刚泛出的惊喜却没了。

    因为他身上没有五十银币,连一半的数目都没有。

    夜寂无声颇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我没有那么多钱。”

    眼前的鉴定师明显愣住了,鉴定也鉴定了,他总不能白干活吧,原本鉴定老头眼中闪烁的一丝怒意很快被另一种情绪覆盖。

    他好生的打量了一遍夜寂无声,从头到尾,就像是被XG仪器扫了一遍似得(一种在X光的基础上继续改良的射线),让他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还好之后他收回了他的眼神,好像仔细地思索了一会儿,看着夜寂无声一筹莫展的样子:“这样吧,你替我办一件事,事办成了,不仅这次的鉴定费用分文不取,而且我还给你些你需要的东西,怎么样,天眷者。”

    这番话明显像是某些任务的前奏,对于一直在《荣耀》里刷任务玩的叶生实在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这种颇具诱惑的语气,给了夜寂无声一种NPC比起《荣耀》里不止上升一点半点的智能感。

    这让夜寂无声产生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但此时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难道让鉴定师将他的装备扣在这,还不知道之后有没有机会拿到手呢。于是他索性便同意了下来。

    看着他点了头,鉴定老头露出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鉴定老头得到了夜寂无声的答复之后一瞬间就把夜寂无声拉进了房间,因为这个游戏的设定,可以选择屏蔽掉玩家与NPC的交谈,所以后面的人不知道叶生再和鉴定老头说些什么,只是看到夜寂无声这个玩家竟然进了在这些玩家看来完全不可能进入的房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