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昨天开始,白玺就不断的骚扰原止戈,让他烦不胜烦,看着微脑中弹出来的信息,又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不是他顺利的把一个第七实验室的人拍到了最苦最累最不是人干的检测室就是他自娱自乐地和超级智脑在游戏的控制系统里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真是无聊至极。

    不过和智脑玩游戏还是有收获的,他发现了其他人没有发现的一件事。

    “你这小子胆子真肥,怪不得辞职不干了,原来是有这一手啊。”

    原止戈正调整精神力休息,看到这一条信息也懒得搭理他了,直接把微脑调整成静音模式,整个房间终于清静了。

    唯独留下第七实验室的某人待在屏幕对面,对于原止戈的无视行径却丝毫不生气,因为他此时饶有兴致的看着智脑。

    游戏正在正常运行了,昨天的人流量没有超过预计的数额,完全在超级智脑的可控范围之内,按照这样的参数来看,只要没有太大的意外只需要增加辅助的智脑就能让整个游戏运营下去。

    预估只要在人数过去的峰值过后,公司也会给他放个假,但是游戏估计是不能玩了,公司人员特别是核心人员,参加了开发游戏,就不能以玩家的身份玩游戏,这是远扬公司的底线所在。

    但是原止戈这家伙之前不仅是第七实验室的组长,还好像在这个游戏开发中另有身份,却在辞了职后的昨天《自由》开启的日子作为玩家玩游戏,不得不让白玺产生怀疑,而时至今日他好像明白了些许的缘由。

    超级智脑虽然作为比智脑更加强大的超级计算机,是整个游戏公平公正的最佳选择,但凡事都没有绝对。

    再完美的计算机都是有破绽的,更何况这个破绽的缔造者还是这个计算机的创造人呢?

    这是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人会想到的,除了现在同样身居第七实验室的自己。

    没心没肺的白玺思忖到这里难得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你把我推进第七实验室就是为了这个吗?就算是以你的能耐,被联邦发现也是没有什么好的下场吧。”

    “毕竟这次联邦的用意,就连我这个检测游戏异常的管理员都不清楚了,之前隐隐探听来的交好各地的异能者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只是希望你能达到目的,不要露出把柄来。”

    ……

    实际上这个小镇的鉴定所不过是这个鉴定老头所在的屋门口而已,现在他关了门,自然梅维小镇所有想要鉴定装备的玩家全部都歇菜了,鉴定老头这么做倒是全然不顾他减少的生意,这样被被强制的拖进屋里夜寂无声便知道接下来不管怎样他都非得答应不可了。

    此时的老鉴定师卸去了之前在他面前所展现的精明与市侩的样子,双眸闪动之间显现了几分睿智,再加上年迈的样子,让夜寂无声感到了一丝不简单。

    夜寂无声扫视了一圈这间据说没有任何一个玩家进入过的属于小镇上唯一一个鉴定师的屋子。

    里面和其他NPC的屋子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桌椅摆设,寻常物件一个不少,只是片刻就让夜寂无声直接收回了探视的目光。

    此时的鉴定老头并没有理会夜寂无声,而是慢慢悠悠敲了敲一侧的墙壁,很快一个木盒样的东西从内嵌墙壁的中空出显露了出来。

    一句话不说就将这个盒子打开,里面竟然有一件发着橙色光芒的戒指。

    装备一共分普通(白色),优秀(绿色),精良(蓝色),稀有(黄色),史诗(橙色),传奇(金色),传说(紫色),永恒(红色)。

    要知道在游戏中这种饰品的爆率一向低的可怜,到现在夜寂无声就连一枚普通的白色戒指都没有见到,更何况眼前是橙装呢。

    这可是史诗装备。

    在特雷亚斯大陆上,有这么一句话,每一件史诗装备的背后都有一段史诗的故事。

    夜寂无声并不认为这件装备会那么轻易交给他。

    “这是由我代表梅维小镇所给你的基础奖励,至于最后是不是这个还要靠你自身的努力,但我想这件装备的本身应该能让你足够满意的。”

    系统提示:‘任务已达成隐藏条件,完成引导。’

    就在鉴定老头说完的同时,脑海中出现了一句系统提示。

    除了日常的系统提示被夜寂无声屏蔽掉以外,其他重要的系统提示功能还是具备的,就比如现在的情况。

    这是开启任务的开端吗?

    夜寂无声想到这里,内心不由一怔。

    说完这些后,他从怀中带着郑重神色地将一张泛黄的卷轴递给了夜寂无声:“你收好它,提升一下实力,穿好那件皮甲,另外的装备你去找镇长,你给他看一眼那个黄色的卷轴,他就明白了。”

    夜寂无声将黄色卷轴收拾好,内心对这个可能的任务犹疑不定,史诗装备可能的就是史诗任务,这是他目前所能触及的吗,现在实在是太早了。

    他正失神的当口,走出鉴定老头的屋子刹那,一群面容陌生的玩家就把他团团围住。

    《自由》开始他便一人独行,到现在那么短的时间不可能有人发现他的身份,在这里堵他的理由便只有刚刚那个鉴定老头的举动了。

    想到这里夜寂无声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屋子门户紧闭着,这个老头……

    回过神来的夜寂无声知道对方是不会管这件事的,说不定这样的局面也正是那个鉴定师想要看到的,不过夜寂无声却没有丝毫的慌张。

    他的头脑十分的清晰,不说没有十级转职,玩家之间有系统保护,不能PK,就光说现在小镇中所具备的巡逻士兵和其他的NPC便足以轻松制服这群才刚进入《自由》的玩家,所以夜寂无声就只冷眼看着他们,脸上没有露出一丝害怕与慌张。

    果然这些玩家虽说将他围得的死死的,但半响都没有丝毫的动作,这么些许的时间过去,原本周围看热闹的玩家所以为的局面完全没有发生。

    明明只是单个一人站在这些圆圈状围着他的玩家中心,这个全身上下看上去与普通玩家没有两样的俊逸而纤弱的少年身上却透露着让人无法直视的气势。

    而反观围上来的玩家们从原来的得意猖狂的神色逐渐变为了忌惮和声色内荏。

    这些变化只是在短短时间中发生的而已,却让很多人都不敢置信。

    其中一个玩家瞧着这一幕不禁喃喃自语了一句:“这哪是一群玩家围一个人,简直就是一个人围一群玩家。”

    突然这群看热闹的中间走出了个人,仔细一看,还是夜寂无声认识的。

    就是当初寻找角鹿头领的那个领头人南天,他和他后面的几个人点了点头,直接将围着夜寂无声其中的一个应该是头的人喊走,应当是协商了几句,很快的,围着夜寂无声的人都散了,但是唯独南天这几个人还留在这。

    这次南天所带着的成员除了上次看到的那个叫芊芊的少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腼腆的女孩以外,其他都没有什么区别。

    虽说眼前的腼腆女孩看上去与上次的芊芊差不多,但是第一印象里夜寂无声就对那个芊芊不感冒,并且他感觉芊芊一定会在将来给他带来麻烦。

    可能是出于尊重,南天建议他们一起去小镇里唯一一个酒馆谈谈。

    这处约克酒馆是以老板的名字而命名的,没有想象中的酒气熏天,反而是格外的安逸。

    酒馆的侍者把他们领到一个僻静的小角落,来到酒馆的人大多数都是些冒险者,冒险者换而言之包含着各种种族,只不过一样扫过去,除了人族以外的种族也是寥寥无几的,他们大多数崇尚自由而不信仰任何的神,虽说他们本来的冒险生活就朝不保夕。

    “这里的氛围还不错。”

    夜寂无声抿了一口酒,不时的看着这些NPC互相谈笑的样子说道。

    “的确,或许未来我们就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说起来围着他的那波人应该是一个公会的会长,只是包括本身的会长在内的玩家素质都太差劲了,一扫而过的几个名字全都不认识,就算是玩过《荣耀》,也应是那种小的不能再小的公会,夜寂无声反正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他也懒得记住这些人,以后若是没有什么意外,这个会长的带领下,他们还是一个小公会里的玩家。

    南天,虽说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想起来,但是此时这么近距离的面对面的时候,夜寂无声还是想起来在《自由》里应该见到过这个人。

    他所在的公会没有出乎他的预料的话,应该是迦南公会,并且现在看情况也还是会长的位子。

    “阁下,我们又见面了。”

    南天面上露出了友好的神色,一边不动声色地询问道:“当初还没有问你的名字。”

    “夜寂无声。”

    他目前没有隐瞒的意思,他不认为光光一个ID就能发现什么,而南天现在的举动他也心知肚明。

    夜寂无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