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于虚拟游戏一共有三代,第一代距今已经有二十年了,基本上现存还在的已经极少了,毕竟经历了那么多年的发展,虚拟游戏越发的成熟也吸引了更多的玩家进入。

    《荣耀》被称为第二代的末班车,而《自由》则冠上了第三代开始的标签。

    南天是第二代游戏中依靠自身之力发展公会,他对于同代强者所用的ID很是熟稔,对上一代残存的前辈玩家也有了解,但他不记得有叫夜寂无声的顶级玩家啊。

    那就只可能是那个顶级玩家换名字了,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的南天又把脑海中的ID过了一遍,以虚拟玩家的吸金能力,真正改变ID重新来过的人很少。

    毕竟不管是虚拟游戏中的大公会还是顶尖玩家光是名头所带来的庞大利益就是所有人所无法拒绝的,而目前已经确认进入荣耀的顶级的独行玩家或者由顶级玩家所组成的团队都在游戏圈有点风声传来。

    就算是改了名字的那些顶级玩家都是有意暗暗将自己原本的底细泄露出去以便面对其他势力获得优待。

    毕竟在《自由》顶级玩家的虽说是优秀资源,但是联邦所做的动作却吸引了很多现实当中的势力进驻,这就不是一些原本单单只是游戏中的势力所能匹敌的了,这些巨鳄拥有的是数不尽的财富和庞大的资源,而他的迦南公会便是这样趋势下的产物,所说迦南公会在名义上是他的,并且在某方面他还拥有对迦南公会的控制,但实际上目前迦南公会大部分的投资就来源于芊芊的父亲。

    这也是他只能敷衍芊芊的原因,而关于迦南公会他所占有的是49%的份额,其他的都已绝对掌控的陆氏财团的旗下。

    49%是对于他的保证,但南天却有着很大的不安,因为他发现真正投资他的陆氏财团的可怕,并且他不是陆氏财团唯一的被投资者,他很清楚必须要凸显自己的作用才能让陆氏财团继续注资和给予他更大的优待。

    所以南天将夜寂无声约到这里不仅是因为对刚才的一幕产生了探究之心,更是带有其他的心思。

    对于面前这个不知道从那冒出来的看上去不简单的玩家,原本南天突然心中一突。

    《荣耀》中的顶尖团队灰烬之羽目前为止都没有传来一丝一毫的消息,灰烬之羽内一共有八个顶尖玩家,其中唯一的弓箭手疾影射手芙拉倒是一个人选,可是芙拉是个女性,这就完全的排除了可能。

    这些思索都在一瞬之间,没有猜出眼前这人身份的南天也不纠结了,联邦的阵仗引来了不少人,或许眼前的便是其中之一呢。

    “火蜥蜴只是一帮由混混组成的公会,虽说应该难不倒阁下,但也会平添了很多麻烦,如果有什么需要我迦南公会帮忙的地方,阁下千万不用客气。”

    南天笑着说道,言下之意是有招揽他的含义在里面了。

    对于这些话,夜寂无声不甚在意。

    若是被灰烬之羽的其他人有人对着他们的队长动了这样的心思,并且说这段话来估摸着说不定会冷嗤一声,那些月上殿堂,星辰公会等等的一流公会以副会长的位置相邀队长都拒绝了,更别说什么因为得罪一个莫名小公会所带来的庇护了。

    虽说如此,对于南天的好意夜寂无声只是委婉的拒绝了。

    “火蜥蜴的事我应该能勉力解决,便辜负南天会长的好意了。”

    南天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便是对此他并不在意,转而饶有兴致地问道:“那方便透露一下你是怎么被鉴定师拉进来的吗?”

    心中早已知晓了南天是为此而来的,但对南天他谈不上有什么恶感,与火蜥蜴之流是决计不同的,并且可以看得出来南天只是纯粹的好奇心,便直截了当地说:“这是个单人任务。”

    眼前的夜寂无声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南天自然不会凑上去惹人嫌的多问。

    之后没有多说几句,夜寂无声便直接告辞了,而南天也没有过多的挽留。

    直到两人互相加了好友,南天所在不远处的四个人都没有说什么,直到夜寂无声离开了不久,其中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女人才开了口:“南天,好像你很看重他的样子。”

    “只是隐隐觉得夜寂无声此人不太简单罢了。”

    伊水知道他所指的是刚才的那一幕,作为南天一直以来的副手,迦南公会的副会长她见过的人也不少,自然也能看出些端倪来。

    “但夜寂无声的名字我实在是没有听过。”

    说到这里伊水蹙紧了眉头。

    “绿森区可是联邦总部,《自由》之中他必不会籍籍无名的,到时候自然便可知晓了。”

    听闻了南天所说,伊水点了点头。

    “从最初第一代《迷雾》到第二代《荣耀》再到如今的《自由》,虚拟游戏终于引起了这样多人的瞩目了。”

    像是感概似得,他晃了晃透明的酒杯,慢慢说道。

    “是啊,已经三十多年了。”伊水叹了一口气。

    旁边的三个人默默地听着他们的交流,不发一言。

    “我很崇敬那个女人,第一次凭借着女人的身份做到了最上面的位置,可惜天妒红颜……”

    说到这里伊水的瞳孔中没有太多的惋惜更多的反而是庆幸和惊惧。

    南天摇了摇头感叹道:“所以说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

    三十年前曾有一个女人不管是游戏中还是在联邦都占着滔天的声势,可惜这些都只是一时的,这个名叫左秋的人早就被时间所遗忘了吧。

    但左秋一切也将由他们来继承,迦南公会便是这样的旧部,南天和伊水的父母都对《迷雾》之后的事讳莫如深,但对于游戏的执着也交由他们之手,将重新再《自由》中绽放光和热。

    答应陆氏便是如此,在《荣耀》里已经证明了光凭他们自身是很难争得过别人的。

    伊水听到他的话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知道对于迦南公会,南天寄予的感情并不逊色于她。

    《自由》之前,她虽不赞同南天的举动,但最后苏氏财团入驻她也未曾有过异议的原因就在于此。

    ……

    这边出去的夜寂无声到了小镇的南边的交易区。

    比起系统提供拍卖行所抽取的3%的手续费来说,摆摊来卖的交易区就要划算多了,两个铜币一小时,只要有钱,卖多久都成。

    一些醒目点的位置非常的抢手,所以他只能到一个偏僻的地方。

    把技能书和长剑摆出来,并写上了交易条件,盗贼技能书不换钱只换弓箭手技能书,而这长剑便只要了1个银币。

    虽然统共就只有这两件但还是吸引了不少人过来看,但看到那个换技能书的要求都走了,毕竟现在没有过多长时间,哪有多少人将技能书打出来的。

    有的不死心的过来和夜寂无声攀谈,但夜寂无声都摇头拒绝了,他是非技能书不可了,现在技能书是有价无市的,他也只是试一试而已,这长剑才是他真正要卖的东西。

    虽然技能书没有几个人能换,但长剑的钱现在的玩家还是能筹出来的,不过很显然,他们认为1银币买一把只比白板装高一个档次的优秀长剑有点贵。

    而夜寂无声则在闭目养神,角鹿头领所掉的优秀品质的长剑要比寻常的长剑要好不少,按照现在装备爆出来的很是稀少来说一银币不算高价,只是普通的玩家不怎么凑的齐的而已,总会有人乐意买的。

    才等了一会儿,一个男声忽然说道:“这把剑40个铜币怎么样?“

    说实话,这个价格偏低了,所以他摇了摇头。

    “最多五十五个铜币,再少不卖。”

    之后终于看清了面前的男人,长得很斯文,看装束应该是战士,他身上有两件装备,但是手上的剑还是新手装,这倒是可以理解为什么来买剑了。

    他是独身一人的,倒是让夜寂无声好奇他是怎么在短时间内穿上两件装备的。

    不过看他的步伐和握剑的神态便可以知道他是个高手。

    听到夜寂无声这么说这个男人有点为难,纠结了一会儿像是想起来什么突然急匆匆地走了,走之前让夜寂无声先不要将装备卖走,给他留着。

    估计身上钱不够找人借吧,夜寂无声不急,听那个鉴定师的意思这个任务应该至少要五级才能做,而且还嫌他的等级低的装备差的样子,他先换点钱升一升等级,再去找镇长,这一个橙色史诗的装备让他有一种预感,他十级之前都要为这个任务而奔波了。

    半小时还没到那个男人又回来了,还带着一个职业是盗贼的男孩。

    “这本技能书行不行?”

    夜寂无声挑了一下眉,因为他没有意料到这一来一回的功夫还带了本技能书过来,而且一见这个架势就知道两人是朋友。

    这个技能书正好是他没有的,夜寂无声便直接和这个男人交易了技能书。

    只是接过了后男人面露犹豫:“我现在身上只有五十个铜币,能不能买那把剑。”

    “既然你带了这本技能书,那五铜币就算了。”

    这本技能书算是意外之喜了,再说感觉面前的战士品性还不错,他也愿意免了这点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