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决斗(下)

    长桌上的椅子相互之间都有间隔,这间隔对于不相识的人来说正好,而对于互相熟稔着的人来说就显得距离过远了,于是互相交谈着的人便更加的显眼了。

    黄昏暮夜是第一个来到这的,早早的和他的副会长坐了下来,不得不提的是他和副会长进入的是不同的小镇,正好他们的公会拥有了两个名额。

    实际上黄昏暮夜这个会长不过是挂名的而已,真正管理整个公会的还是副会长,不过与他私交非常好的副会长倒没有什么怨言,也恰巧因为这个原因他们这两个人成为了在场的特例。

    两人交流才得知每一个小镇获得这个名额的方式是都不太一样,他副会长是交了些钱就能开启这个任务了,而黄昏暮夜自己倒是运气不错,只是因为完成了一个任务的原因被选中的,他个人感觉像是白捡了一个任务。

    正是交谈甚欢的时候,黄昏暮夜看见门又开了,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少年,背后的青绿色的弓箭和他身上的皮甲泛起的蓝光让他觉得这个弓箭手很不简单。

    当然不仅如此,因为这个少年还在这么多玩家的关注下,直直地走向了长桌的位置,旁边站着的人都在暗自嘀咕哪来的没眼色的小子。

    没想到这个看上去纤弱的少年丝毫不客气的在众人的眼中堂而皇之的坐在了唯一能做的那个位子上,并且就在坐下来的瞬间闭目养神起来,那旁若无人的姿态直接无视了其他人打量的目光。

    陌生(副会长)搭了搭黄昏暮夜的肩膀轻声细语地在他家会长的耳边笑道:“怎么,我们的大会长盯了那么久,难不成是看上他了。”

    凝视着夜寂无声的黄昏暮夜这才回过神来,一幅嫌恶的表情:“去去去,我可不喜欢男人。”

    陌生却拍了拍黄昏暮夜的肩,一幅很了解的样子说道:“你不用说了,我都懂得。”

    你懂什么了?

    黄昏暮夜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却没搭理他,他可是很清楚,陌生这家伙越搭理,越得瑟。

    当他们在聊着他的时候,桌子上的另外七个人都看向了夜寂无声,也只不过是瞥一眼而已。

    夜寂无声其实在落座的瞬间就将这座位上的人观察了一边。

    他在最靠右侧的地方坐着,他的斜对面是两个紧紧凑在一起耳语的两个男人,一个是法师,一个是战士。

    位于夜寂无声左边,也是最靠近夜寂无声位置的是一个穿着尊贵法师袍的赤眼玩家,其手握着法杖不时冒出点滴的火焰和他四周灼热的空气无时不刻的在表明他的特殊,夜寂无声在小镇上见过很多玩家,都没有气息如此外露的,在场的也同样如此,大家都才十级不到,应该都是差不多的,但是这个人却迥然不同。

    最让人感到特殊的是他没有隐藏自己的ID,星炎两字明晃晃的顶在他的头顶上,和房间其他隐藏了ID的人形成非常大的对比,由此可得出一个结论,要么他就是个牛逼至极的人物,要么****至极的人物,而以夜寂无声的眼光来看,这人极大的可能是前者。

    并且这幅做派让夜寂无声感到了一阵熟悉,只是倏忽的功夫他就一下子明白这熟悉来源于哪里,《荣耀》的冰晶无棱,也是曾经的他在开服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做派。

    实际上心底处他仍旧是这样的人,张狂且孤傲,只不过目前他在《荣耀》里低调了很多。

    毕竟与《荣耀》开服两年之后进入不同,《自由》头顶上既没有那么多耀眼的人或事,也没有落后两年的压力,以至于前期采取了这样不温不火的发展形式,不知道会不会让有些一直注意灰烬之羽的人大跌眼镜。

    再左边的坐了三个人,一个是除了夜寂无声以外唯一一个女玩家,职业虽说是牧师,但是身上却一点没有牧师那柔和的气息,那妖媚动人的脸蛋加上身上的牧师白袍平添了几分禁欲的气息,让很多盯着看的男玩家暗吞口水,但却在她冰冷的双眼下熄灭了所有的想法。

    另外两个就平常多了,一个看上去孔武有力,长相有几分粗犷战士,但有几分上位者的气息,应该是公会会长之类的,一个长的白白净净,有种儒雅的气质,像刚上大学的学生,让人觉得这个人很好相处的样子,职业是同样也是战士。

    他对面的那一排除了那一对男的外还有一个长得阴柔的男人托着腮漫不经心看着指甲,看到他看了过来竟勾了勾唇角,笑了。

    不得不说虽然阴柔了点,但是现在有些女人就是喜欢这一型的啊,他穿着皮甲,背后没有长弓,看来应该是盗贼了。

    那样的笑让他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媚态,这让他立刻撇过了头。

    他的旁边是一个穿着战士装备的大剑,背在背后,手上却舞起了匕首,这个奇葩他不用看ID就知道是谁了,百晓生啊,这神态和荣耀里一模一样,想让他认不出来都难。

    最后一个人让夜寂无声心里生出几分怪异来,他整个身体都套进了灰色斗篷里,上上下下都裹的严严实实的,唯有露出了与他身上形成鲜明对比的白皙双手。从双手各握着匕首,仔细便能感觉到这寒冽锋芒下的一股潜在的威胁。不过这人在他不注视时却好像是一捧空气似得,让人不由自主的便会忽略他。

    这也是夜寂无声下意识最后注意到他的原因。

    虽然这个人把自己遮的很好,但是夜寂无声还是看出了点名堂来,这个人现实中一定是干刺客或是杀手的买卖的,不然也说不通为何能拥有这样的气质。

    他一刹那之间就将这里的人都打量了一遍,他们也同样审视完了他,之后就又各干各的了。

    那个长的斯文相的男人却打破了一直以来长桌上所保持的平静,这是第一句对长桌上的所有人说的:“虽然这样开口比较冒昧,但在座的人进行的都是同一个任务,想必也是希望能够顺利完成任务,不出波折的,而费塞队长既然让我们在这里等待,就是要让我们互相熟悉起来……”

    “那你先把ID露出来吧。”

    赤眼的玩家就如同他的职业一样,如火焰一样暴躁,一点也没什么兴趣听他的长篇大论,直接粗暴地打断了男人的话。

    而这个男人乍然间被这样的打断倒也没有露出尴尬之色,反而是温和地笑了笑:“星炎兄弟说的在理。”

    然后夜寂无声就看到男人的头顶上亮起了一个名字,半醒的狐狸。

    是他啊……

    《荣耀》里和他打得交道并不算少,知道他的人都更喜欢称呼他为狐狸,因为他的狡猾和多谋是众人皆知的,并且还是与星辰公会、月下殿堂不相上下的苍蓝公会会长,这次明晃晃的露出了ID,也不知道是有什么打算。

    其他人或多或少也惊讶了,也没有怯场,都主动亮出了ID。

    那个粗犷战士是竟然是璀璨星辰,星辰公会的老大,另外的月下殿堂的人倒是一个不在。

    怪不得挨得半醒的狐狸那么近,他们这一对公会会长,私交还是不错,但有些时候因为公会的竞争,还是会偶尔下黑手的,不过这一点都不损他们的情分。

    黄昏暮夜看着这些人的ID一个个亮出来,向着旁边的陌生道:“来得不太全啊。”

    陌生翻了翻白眼:“特殊性质的任务那有可能都来,而且这次《自由》解体了不少的团队,都被你这样的人挖去了,你还好意思说的。”

    黄昏暮夜像是无辜地眨了眨眼:“唉,没办法啊,他们都已经被公会给踢走了,我这不是在为他们找工作啊。”

    陌生又翻了个白眼,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那个拿着匕首模样的战士果然是百晓生,他和璀璨星辰,半醒的狐狸几个公会会长打了个招呼,倒是谈了起来。

    长得有几分中性的家伙的ID叫做那样妖娆,夜寂无声也有些耳闻,因为他在荣耀中是也是个顶尖的盗贼,听说这次进游戏准备组个公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过他忽然将他和那个叫做灰色雾霭披着斗篷的盗贼比较了一下,夜寂无声就突兀的在心里闪过一个答案,一定是穿着斗篷的人赢。

    连夜寂无声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只能归咎为直觉吧。

    正想着的时候,费塞终于推门进来了,坐在了主位上,夜寂无声是距离费塞最近的,所以可以近距离的观察他。

    他穿着一身铠甲,身后背负着一把差不多有他人高的银色巨剑,面色沉着,虽然在座的人估计不管是在游戏中还是在现实里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但费塞依旧是稳稳地压住了他们,让一干人等暗暗想到,不愧是被帝国派遣而来监视这一片区域的高手。

    他的职业是圣骑士,至少是职业者的程度(战士转职职业之一圣骑士),看到了坐在位置上的十个人和其他站着的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神扫视了一圈的所有人而缓缓开口道:“在这里的各位,相信都是天眷者中的出色人物,同时也应该明白这次任务的重要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