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所说的历练,在费塞的看来倒不如说是检验,检验这些未知因素们到底是如何想,抽选的天眷者有一部分是出类拔萃的,但是亦会有些漏网的普通天眷者,而他则是要好好的察看这些天眷者们的反应,同时也为了的确出现了问题的封印之地把把关。

    而至于魔族亦有可能出现,如果真的出现了,他不一定能够活下来,而天眷者就要看他们的本领了。

    半个小时其实过的很快,在整理之余夜寂无声更多是在琢磨别的东西,集结这个任务牵涉到了人类与魔族,这事情显然不会简单,并且这个任务没有划分等级,要知道《自由》中和装备一样分为简单(白色),普通(绿色),困难(蓝色),挑战(黄色),史诗(橙色),传奇(金色),传说(紫色),永恒(红色)这八个等级。

    集结任务恰好是透明的白色,这让夜寂无声感到了几分古怪。

    同时夜寂无声对你心头的灼热之前的所作所为迷惑不解。

    游戏中改头换面很是寻常,若算上虚拟时代之前的键盘游戏,但只是靠电脑屏幕所作为的媒介,关于你对面所坐的是人是狗都不能知道,更别提实际而言的熟悉了。

    而虚拟游戏是有些差异的,不仅规定了一人一号的绑定形式,并且更有实感,玩家也常常会将现实里的习惯代入游戏里,对于观察力和记忆力都不俗的夜寂无声来说还是几分迹象可循的。

    所以他很确定,你心头的灼热他从来没有接触过,但对待他的态度和做法,这个女牧师却不像是头一次知道他似得……

    准备妥当之后,他们也正式出发了。

    真正前行时,众人才感觉到费塞所说的东北方向非常的笼统,实际上他们真的走出去时仅仅是一条小路而已,不是很宽敞,且十分的崎岖,但横着勉强能挤四五个人,夜寂无声五个人都很瘦,一排站下来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他们却并没有并排的行进,而是分成了三排,穿着斗篷的灰色雾霭走在最后警戒,战士陌生在前面,法师黄昏暮夜走在中间一排的当中,旁边分别是牧师你心头的灼热和夜寂无声。

    这是他们一起商量出来的站位,其他的小队基本上也差不太多,几个小队基本上隐隐都有一些距离,虽然PK是不允许的,但是若是恶意的下绊子这就难说了。

    走了一段时间各个小队还算是相安无事,因为任务又更新出新的内容了,大概意思是以小队为单位进行探查,若是小队成员死亡,但最终得到了探查结果,那么整个小队都算作成功,而且以探查信息的完整度来算最后得到的奖励,有最基准的完整度奖励,是夜寂无声之前看到的那些奖励物品,如果完成度高了,那么奖励也会更加的丰厚。

    而这些完成度具备唯一性质,具体来说就是如果这个情报已经有人提交给了NPC,那么拥有同样情报的人手上的这些情报就将作废,随之而来的便是完成度降低。

    这个任务很明显的提示了这里的小队‘团结’的重要性。

    你心头的灼热看到了这个信息微微翘起了嘴角,她来这里本不是为了这个,不过对于这样的竞争,她来着不拒,若是有人敢对她动手,法杖砸人的滋味,可能这里的人还不知道吧,虽说《自由》里十级之前是新手保护不能PK,但是实际上封魔之所在是特殊区域,是没有这个限制的,所以换句话来说。

    一场杀戮的盛宴即将展开了。

    “就是这里。”

    在小路的尽头前,费塞停了下来,将巨剑插入背后的剑鞘中,刚刚一路上大部分的怪物都是由他来解决的,因为这里的怪物受到封印泄露的魔气影响,全部都是变异怪,等级不仅提升到十级以上,而且目测不逊色于普通的精英怪,以现在玩家的实力根本不可能与之为敌。

    突然面前的这条小路被一面圆形的全是紫色纹路的淡白色的薄膜遮挡着,仔细看上去像是封隔了两边,但如果不去看那些刻印在白色透明薄膜下的紫色还在流淌泛着的魔法光华,前面的路还是可以清晰可见的。

    这是一处封印魔族和人族的一处封魔之所,却没有任何的阻挡物,但是并不是任何人都敢随意踏进的。

    费塞皱了皱眉,这面紫色纹路的圆形法阵只不过是封印阵中的一个小阵,显形了了封魔之所的位置,防止有不知情况的人乱闯而已,但这上面的颜色却变深了,而魔气也更加的浓郁了,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意外为好。

    “喝下驱魔药剂。”

    经过了费塞的提醒,包括费塞在内的所有人都喝下了分配物资中占着主要份额的药剂,还没过多久药剂就生效了。

    他们能看到身体里突然涌出了几缕黑丝,似乎还在他们的身边徘徊了一阵,最后发散到了空气之中,化为了虚无。

    这几缕黑丝想必就是悄无声息潜入他们身体里的魔气了。

    人类与魔气是可以相融的,而且据说如果人类一直无意识的在身体储存过多的魔气将会慢慢的改变原本的样子,最终变成人不人,魔不魔的存在。

    不过驱魔药剂作用是有限的,灰沼前哨区里的这些人虽然日日喝着稀释过的驱魔药剂,但还是无法阻挡自身的改变。

    就连费塞其实都要在维护封魔之所事后由至少是白衣大主教的等阶对他进行洗涤才能确保无恙。

    费塞看着他们喝下后,右手食指上的戒指前端朝着紫色纹路的一处按了上去。

    一阵波纹随之荡了开来,缓缓的,这里的人都消失在了这条小路上。

    ……

    “你来到了特殊地区,封魔之所(东)。”

    夜寂无声刚得到提示之后,封魔之所的字样变成了通红的颜色。

    “封魔之所(东)为无限制地区,在该地图之下,玩家可互相杀戮且无罪恶值。”

    还没看完可杀戮这三个字的时候,封魔之所这片夜寂无声所踏在的赤颜色的大地上的玩家远处忽然有人向身旁的玩家进行了攻击。

    大多数人其实都没有生出任何的想法,但有了这股混乱之后就算是反应再慢的人都反应了过来,挨打的自然不可能一直被动挨打。

    于是一开始只是小范围的厮杀,但等到波及的面积越来越大的时候,夜寂无声这个小队也被搅入了战局。

    坐在座位上的人因为之前露出的ID而在此刻的环境下尤为明显,虽说之后在进入组队模式的时候夜寂无声很快的将ID重新隐藏了起来,但早就因为座位而心生不满和危机感的玩家很快就瞄准了他们,就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夜寂无声等人就被至少是四个队伍的玩家包围了起来。

    混乱的战局下,夜寂无声五人依旧靠拢在一起,灰色雾霭藏在斗篷下的双眼在这样的环境下依旧履行着他的职责,保护你心头的灼热。

    一个潜行的身影刚摸到女牧师的旁边就被同样潜行着的灰色雾霭击晕,攻击的之后瞬间衣袖下翻飞着双匕首的双手似乎无意地一抬,一下子就露出错愕神色着的另外两个盗贼。

    这边的你心头的灼热没有把刚才的那几个偷袭的玩家放在眼里,不时的在现场的几个队友身上刷治疗轻伤,危险时刷一个治愈除外的时间都在敌对方狂丢技能。

    ‘圣击术’

    ‘神圣打击’

    收割了好几个被打了残血的玩家后,还朝着对面的牧师嘲讽一笑。

    对面的牧师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抬手,手上挥洒了一片神圣的光华,却释放在了刚刚倒地的队友身上。

    ‘无效技能’

    看到对面同职业者的这样揶揄的笑容,那牧师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他们可是有二十个人,这么大的人数差距亏对面的圣职者还笑得出来。

    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一枚箭矢突然朝着他飞来。

    一开始的时候他甚至因为刚刚的事而有所分心没有注意到,但转瞬间他就将之前的事抛到了脑后,他的心也被提到了嗓子眼,虽说很想要闪避,但身体却反应不过来,就在以为将要被命中的时候,他附近的一个战士队友侧身将箭矢挡了下来。

    望着队友头顶上的伤害牧师头上冒了点汗,刚侥幸着想要看对面他们所派出的盗贼怎么还没有对付对面讨厌的女牧师的时候,背后一个匕首突然扎在了他的脑后。

    ‘弱点攻击’

    ‘背刺’

    两个技能就将那牧师放倒在了地上。

    他看不见的地方,你心头的灼热嘴唇轻轻的阖动了几下。

    “垃圾。”

    二十个人很快减员变成了十个人左右,刚生起撤退的念头但夜寂无声他们怎么可能会同意呢,只是临时联合起来的几个小队根本一点默契都没有,刚才各打各的,逃得时候也是如此,只是须臾的功夫都被夜寂无声他们化为了地上的装备或者是材料药剂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