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黄金巨龙年

    此时的灰色雾霭看到了夜寂无声的反应,熟悉叶生的她知道接下里将要面对叶生的不断探究和调查了,在心下未免不尝有几分懊恼,面对叶生她总会失去冷静,意气用事,因为这次遇见叶生的意外竟然直接冲动的告诉了叶生自己是灰鸽,而如果让叶生联想到什么,那她这几年的蛰伏将毁于一旦,但现在这个情形下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于是她再接再厉刺激夜寂无声:“你还记得你一年多前拜托我找的人吗?”

    什么?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真的是灰鸽。

    任凭夜寂无声心里闪过无数的念头,但表面依旧不为所动:“那你说找的人是谁。”

    听着这句话,灰色雾霭知道夜寂无声只是相信了一半,她继续说道:“你的一个好朋友。”

    接下来,灰色雾霭则面对着夜寂无声的冷笑。

    “那个好朋友,我的好朋友可是多了去了。

    夜寂无声明显感觉到了灰色雾霭楞了一下。

    此时灰色雾霭有几分摸不着头脑了,她怎么不知道夜寂无声有很多好朋友,只能无奈地道:“我们认识的时候是十六年前,你忘了。”

    突然夜寂无声不说话了。

    灰色雾霭一点点地等着她消化这巨大的信息量,她大概知道夜寂无声虽然没说什么,但实际上却心下开始重视她是灰鸽这个可能性了。

    但面对灰色雾霭这么突兀又没有太大的真实感的消息,叶生果然并没有全盘的接受下来,而灰色雾霭也是当即不再说话了,点到为止。

    在之前犯下冲动的错误时她就有了这样的打算,先让叶生种下怀疑的种子,真正开诚布公却不是今天。

    “好了,我们该去找凯瑟琳了。”

    果然对于可能却不确定的事情叶生一般会先放到一边冷处理。灰色雾霭撇了撇嘴,实际上而言,她对于与叶生再次见面有着很多的期待和假象,但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个情景,或许在夜寂无声的人生中,她所代表的就仅仅是灰鸽这个身份的符号而已,而曾经另外的她早已被叶生所遗忘了。

    但恰恰灰色雾霭更加怀念的却是另外和叶生相处的她,想到这里她又不免露出了几分自嘲的意味。

    恰在这个无意间,夜寂无声忽然扫到了灰色雾霭脸上这样的表情,心底不知道为何突然产生了熟悉感,以及紧紧随之而来的揪心感。

    这种感觉,在上一次与灰鸽在最后关头曾涌现的情感一模一样。

    他暂时无法形容这种情感究竟该归属于哪一类,但他知道他是个不怎么容易被触动的人。

    夜寂无声这些心绪被之后他转身抬步的动作掩盖了下来。

    灰色雾霭就吊在后面看着夜寂无声直直的向前走,原来的斗篷又披在了头上遮住了乍露情绪的脸。

    前面的夜寂无声也没有发觉,他们返回着东区时,陌生和黄昏暮夜其实已经有了一些麻烦。

    但想想两个男人向着队友求助实在是太丢脸了,所以还是决定自己解决这些家伙。

    三战二贼一弓二法一牧,一共是九个人,虽然比起上次围攻他们的要少的多了,但是能够从上次的混战中活下来,本事肯定还是有的。

    黄昏暮夜一看到这两个盗贼的时候他们便进入了潜行状态,他心下一沉,两个贼对于他的威胁更加的大一些,这么想的时候他立刻朝着自己放了一个冰冻护甲。

    想也没想的开始放技能。

    ‘寒冰箭’

    搜的一下寒冰箭飞到了牧师的头顶,两个战士齐齐回过头去,想要挡住那个寒冰箭,却没有想到寒冰箭又朝前飞了一会儿击中了在这旁边的弓箭手,本来距离弓箭手还有些距离,谁知那弓箭手就这么直愣愣的又超前了一会儿正好被寒冰箭命中。

    原来是那弓箭手以为这个法师技能已经放到了弓箭手的身上,想要借着这个时间拉近距离给这个法师射一箭。

    ‘53’

    攻击正好命中脑袋,致命部位对暴击有一定的加成,所以此时跳出来鲜红的暴击数字虽说带着一丝运气的成分,但也包含着实力。

    黄昏暮夜早有预料,乘着那几个战士正愣着的功夫法术又从他的指尖甩出。

    ‘冰弹’

    啪的一下击中了那牧师的脸颊,因为冰弹是瞬发技能再加上黄昏暮夜技能的连接非常的流畅,所以那些战士竟然才反应过来的时候牧师已经被冰弹打中。

    ‘54’

    这是没有暴击的伤害,虽然冰弹的攻击本身就比寒冰箭弱一点,但要知道这牧师穿的是布袍,防御估计也没多少,便一下子就去掉了这牧师三分之一的血量。

    那弓箭手也差不多是三分之一。

    陌生已经顶着三个法师的攻击战了起来,两个法师在之前已经回过了神,在黄昏暮夜酝酿再一次的寒冰箭的时候两枚火球已经是呼啸而来了。

    而正在这个时候两个盗贼也将匕首捅入了他的后脑勺,他微笑的打断了施法,侧让了一下,那两个盗贼的匕首划过了他凝聚出来的铠甲。

    ‘冰冻护甲’

    只听到嚓的一声,他们的手一下子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冰冻痕迹,这还不算什么,脚底一下子有如迟缓了一般走的异常的缓慢。

    这个技能是他特别刷了一天才在一个怪物的尸体上爆出来的,技能非常的使用,一般的玩家绝对没有,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非常的放心这两个盗贼的靠近。

    而那个火球术以差之毫厘的距离滑落到了他的脚边,砰的一下炸了开来。

    在这之后他瞬间的对着其中一个法师放了一个冰弹,又借着现在的距离,向后退了几步,这两个贼现在走的比他还慢,控制好一点危险都没有。

    ‘43’

    弓箭手刚想要攻击的时候,技能却无法放出,系统冰冷的提示他目标早他攻击范围之外。

    那两个法师从法术的硬直中缓了过来,黄昏暮夜自信一笑,又朝着那牧师连续放了两个魔法飞弹,竟然是连着的。

    其他两个法师傻了眼了,魔法飞弹不过是最基础的一个技能而已,一开始法师先天有的就是这个技能,虽然这个技能有很多的优点,比如无冷却,而且是瞬发,再有就是耗蓝少,但是这个技能都被法师玩家冷落了。

    被冷落的原因赫然是,这法术还没有他们在系统学的火球术伤害的二分之一高。

    但是对于黄昏暮夜本身这个学习冰系技能的奇葩来说,这个法术的本身攻击算不上是太低。

    现在的法师没有多少学冰系的技能,就像是眼前的这两个法师一样,统统都舞的一手的火球术,不仅仅是因为攻击高,而且耗蓝也要比冰系的法术要少一些。

    但谁让黄昏暮夜这已经在编外的隐藏职业的范畴之内了,并且他本身也很喜欢冰系的技能。

    说起来他穿的装备除了两件蓝装外,剩下三件都是绿的,加精神,加蓝的也加了不少,饶是如此刚刚还要灌下一瓶药。

    所以说法师真的是娇养职业,实在是太耗蓝了。

    “嗤。”

    接下来就是个人秀的时间了,黄昏暮夜甩了甩头发,对旁边的两个傻里傻气的盗贼不加关注,趁着五秒的时间还没过去,对着弓箭手刷刷刷的连续放了三个魔法飞弹。

    ‘-34’

    ‘-35’

    ‘-30’

    啪啪啪的三下,因为巧妙的手法,这三次技能释放的快速且流畅,弓箭手连一箭都没有放就这么悲剧的倒了下去。

    黄昏暮夜心里赞道,这就是冰的艺术,璀璨的冰之花何时能够绽开?

    冰结师……他的眼光中绽放出夺人的光彩,这些挡路的家伙们全把他们送回地狱好了……

    如果陌生看到他家会长这幅表情他一定会由衷的感慨,会长大人终于有些干劲了。不过可惜的是陌生现在正被三个战士打的喘不过气来,是没有时间回过头看这一幕的了。

    那个牧师龟缩在三个战士的后面,不时的替这三个战士加血,对于之前的法师和弓箭手的伤血视而不见,本来就是两个队伍拼接而成的,这个团队的默契又不是特别的协调,等到要加血的时候牧师都不知道在那里。

    黄昏暮夜无奈的撇了撇嘴,他给了那么多时间让这牧师加血,这牧师不加有什么办法,这弓箭手死的也挺惨的,明明自家的牧师就在他旁边愣是忽略了他。

    接下来……自然就是解决这两个法师了。

    黄昏暮夜转眼一看,呵,这两个法师当他不存在么,竟然还偷偷摸摸的移动着距离,想要释放烈焰冲击吗?

    黄昏暮夜毫不犹豫地挥着法杖,迅速的瞄准了靠着陌生最近的那个法师。

    ‘寒冰箭’

    ‘-34’

    冰系法术有一个特点,甭管里面带不带减速特性只要和冰系法术沾点边,被打到的人都只能乖乖接受自己速度减慢,若是像寒冰箭本身带着些减速的,被打到的人只能像是这个法师一样,本来就是小短腿,被打了个减速后,那速度更是无法直视。

    (收藏不在动,心好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