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暮夜给他发完技能后,又朝着后面的法师不断的连续放着魔法飞弹,其实牧师已经注意到这里了,刚才的弓箭手的血没加到的确是他的失误,不过既然不是他们小队的,他也就不在意了,这次被攻击的是他们小队的法师,说什么他都得加血。

    ‘-45’

    他刚加完,感觉应该没什么事时被接下来的一幕惊悚到了,他只看到那个法师就像是一个炮台,手指流泻下来4个魔法飞弹。

    ‘-22’

    ‘-35’

    ‘-23’

    ‘-36’

    他就看到两个暴击的数字,心中一阵的吐血,果然,那个法师被愣生生的打死了,他不禁暗骂了一句,我靠,是那个家伙说这两个人杀起来不费劲的。

    黄昏暮夜也有点惊讶,竟然出现的两个暴击,真是对得起他刚刚突然的超水平发挥啊。

    之后,他非常悠哉的以同样的做法把之前的那个法师给做掉以后,一些远程单位都清理干净了,接下来……

    ‘凿击’

    旁边两个盗贼早就憋不住了,一直在等待机会,他们这次一定要一雪前耻。

    一旁的黄昏暮夜好像没有发现匕首的锋芒,依旧在轻舞着法杖,依稀是冰弹的样子,两个盗贼分别站在左右,他们还真不信了,这都打不着他。

    刷,他们只见那从头到尾都用冰系法术的冰法突然蹲了下来,他们感到一阵的莫名其妙的同时,匕首却已不受控制的向前滑动了。

    要糟,这是他们心底唯一的想法。

    原来黄昏暮夜为了骗他们两个人的技能故意做出施法的动作,实际上呢,啥都没有放,反而是他们两个人陷入了攻击没击中的窘然状况里。

    他先甩开了这两个盗贼,刚刚那几个战士还以为他要攻击牧师呢,硬是给陌生打了几下,这会儿出了个小缺口,他瞄准着那个缺口一挥法杖。

    ‘冰弹’

    这回儿真是冰弹了,那牧师再一次面对这个冰弹,可能是上一个冰弹给他留下的影响太过于深刻了,被打的脸依稀还能感受到那个疼痛,看着这朝他飞来的冰弹知道要躲,心底的慌乱却是比第一次还要更多了。

    ‘+56’

    牧师被打的稍微迟缓了一会儿,手中正要对着自己刷治愈,但很不客气的魔法飞弹就这么直直的向他飞来。

    ‘-33’

    ‘-32’

    ‘-34’

    啪啪啪的三声,又死了一个,而且还是个牧师,黄昏暮夜看向那两个畏缩在后面的盗贼笑了笑,这个局面比他想象中还要轻松。

    这却不知道是己方太强还是对手太弱。

    冰冻护甲的时效能够存在30分钟,既然已经把他们的凿击骗掉了,那么接下来只要小心一点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转头看向陌生和那三个战士的战局,那三个战士还算是默契,就算是牧师死了他们依旧紧紧的把陌生缠住了。

    陌生虽然这身装备穿的很全,而且蓝绿相间的,但是很显然这眼前的不是三个小怪,是三个战士,之前后面又有牧师支持着,要不是之前告诉他顶着,后面我来帮你,他早就骂开了。

    陌生血量可怜兮兮的在五十左右,眼看着很快要被这几个人给一人一刀带走了,他的会长大人终于‘横空出世’,将他从危急中解救了出来。

    实际上不过是丢了一个寒冰箭而已,但仅仅是这样对陌生而言也已经够了。

    ‘雷霆一击’

    聚拢在陌生一旁的战士全体一顿,速度都下降了一点。

    ‘-22’

    ‘-23’

    ‘-25’

    再把早已就积蓄好的技能统统都甩了出来。

    ‘割裂’

    ‘-44’

    ‘-3’流血

    ‘断筋’

    ‘-34’

    分别朝着其他两个战士砍去,但同时也受了两刀。

    ‘-22’

    ‘-23’

    呼,好险,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他又磕了一瓶药,瞬间恢复,想想那价格就肉疼,五个银币,都够买几个技能了。

    ‘+100’

    血量到了一半,看了看剩下的三个战士,他闷声的和他们对砍了起来。

    ‘英勇一击’

    ‘-45’

    啪

    ‘冰弹’

    ‘-44’

    一个战士刚刚掏出的药瓶还没来得及喝就倒在了地上。

    当然这也是有代价的,给了背后那两个盗贼机会。

    ‘-35’

    ‘-34’

    虽然侧了侧身,但依旧被锋利的匕首划过了冰晶组成的护甲上,可怜的布甲虽然套了一个甲,但这个伤害依旧是法师所不能接受的,不管那个法师到底是谁。

    虽然是黄昏暮夜故意让他们击中一次,但是被匕首划的那种疼痛他依旧不喜欢,更何况现在他还被打的空了半管血。

    他看着他们划过了冰冻护甲下降的速度,嘿嘿一笑。

    看他们刚刚好像打的很爽的样子,他也会让他们爽的。

    后面本该高兴打中的盗贼蓦然一冷,但想想应该是被刚刚划过的冰冻护甲给冻得,也就没有关心这个寒意到底是从何而来的了。

    ……

    在夜寂无声和灰色雾霭找到了凯瑟琳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时,才发现你心头的灼热不知道跑那去了。

    这个不仅仅是夜寂无声所疑惑的,也是灰色雾霭所疑惑的。

    她还记得你心头的灼热走之前盯着她的后背看了好些时间,直到她离开她的视线范围,她对其他人的视线是很敏感的,更何况是如此赤果果的眼神呢。

    其实当时被你心头的灼热这么盯着,她的心底不知为何生出了一丝莫名的心虚。

    这个情绪是从何而来的灰色雾霭并不清楚,不过她明白,你心头的灼热一定和她有所关联。

    现在她不见了踪影,夜寂无声试着在组队频道上发信息,依旧没有得到回音,不止如此,连之前有过回答的陌生和黄昏暮夜都没有反应。

    他无奈的看了看凯瑟琳房间的书籍,堆放在书桌上的书籍有些杂乱,可以看出应该有人翻过,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你心头的灼热了。

    不过有一本书是摊开来的,无意中的一瞥他一下子心神一震。

    “帝国将原本供给的药剂材料全部调换过了,这就是为什么药剂越来越没效果的原因。而除了我以外的炼金师好像都一无所觉,科德,如果你有机会看到我所写的这个笔记,你一定要认真的继续听我说完。”

    “这本身就是个阴谋,杰斯卡先知和我说过些他的预感,不过他后来突然离开了,而我只能自己找寻方法进入魔族,所以我答应了纳克梅尔要求,或许你不理解我的行为吧,因为我越来越清楚的明白我们对于将要创建的帝国是怎样的存在,他们就是要借此将我们统统的摧毁啊……可怜我们信仰着光明却被这样的光明给灼烧着……我相信你,我的科德,你不是愚忠的人,你是有着自己的智慧的人,我们之中还是有隐藏的人幸存的,如果有机会,你去找寻她吧,她在叫库娜,我的好朋友,她是个年轻的精灵,那些人没有办法对她下手的……”

    合上了笔记,夜寂无声深吸了一口气,任务列表上的信息显示,接下来就是让他去找那个名叫库娜的精灵,但是集结任务的小队完成进度还是没能推进下去……他心下明白一定是你心头的灼热,他看了这个笔记,否则不能解释……

    那么他现在又在哪里呢……

    ……

    夜寂无声所想的你心头的灼热现在正停在了一处破旧的墙壁,至于之前的战士,早已经被她干掉了,其实他最后那惊恐的眼神,对于她还是蛮受用的。

    而现在她举起了戴着戒指的右手点向了眼前的墙壁。

    很快墙面上出现了如同波纹一样带着虚幻感,而她则是消失在了这片大地上。

    在这之前那个费塞也是进入了这里,不过两人拿的戒指是有区别的。

    一个是人族所有的,一个是魔族所有的自然不同。

    波纹再次荡漾开来的时候,你心头的灼热来到了一个房间内,屋的主人非常的简朴,没有什么点缀的饰品,床桌椅都是最普通的木质,她立刻从储物背包里拿出一卷牛皮纸,摊开以后开始确认她所在的位置。

    这一次她行动必须得小心翼翼,据说那个费塞是二阶实力,想要杀死他并拿到他的首级并不容易。

    但作为她此次的投名状,这却是不可或缺的。

    她仔细回忆那个声音所说的话,慢慢开始布置计划。

    ……

    战斗终于接近了尾声,黄昏暮夜最后甩了一个寒冰箭,这个战士终于倒了下去。

    “唉,你能够告诉我,我们为什么会那么倒霉遇上狩猎的小队吗?”

    陌生一脸无奈地望着这群倒下的尸体,开始捡起了战利品。

    “咦。”

    黄昏暮夜轻咦了一声,看向陌生手上一卷金色纸张,他眼睛一亮。

    “或许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来攻击我们了。”

    经历过第一场大混战,实际上现在的人数完全可以拿最基本的奖励了,还有不开眼的联合在一起杀人,到还不如推进点进度条呢,所以本身他们还是有些疑惑的。

    但看到这个金色纸张后,他们终于明白了。

    地上还掉落了不少,有十几张的样子,他们收集了起来,一看都是一些关键的信息,很快的把他们化为了词条和进度百分比。

    (六一快乐,值得一提的是这书封面是孟尝的六一礼物。)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