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冰的艺术

    任务进行到这里都已经一天多了,这厮竟然没吃过东西,没被系统判定饿死(下降到0%)真是神奇,众人不仅感慨道。

    感慨归感慨,看着黄昏暮夜有要被饿死的趋势,他们便盘坐在路灯下,两两相对着,一边恢复饥饿值,一边随意的聊着天。

    灰色雾霭和夜寂无声坐在一起,两人面对着陌生和黄昏暮夜。

    其他三个人虽说没有黄昏暮夜那么夸张,但也饿的不行,在闷头啃着面包。

    一直是他们四个里面最啰嗦的估计被饿的没精神说话了,很迅速地啃了两片面包,这才缓过了劲来,回味了一下面包那淡淡的不说好吃但也不算难吃的滋味,颇为可惜的撇了撇嘴:“唉,可惜我们还没有十级转职,否则就可以选择副职了。”

    夜寂无声瞧着他那样,大概知道他的意思了,不禁一乐,说道:“难不成你副职想选烹饪。”

    在裁缝,锻造,工程,烹饪,炼金,考古选择中,只有两个最不沾他们这些战斗职业的边,那就是烹饪和考古。

    陌生咬了一口面包对此事表达了赞同:“会长啊,这个方面我支持你,这系统出产的面包咬来咬去都是一个味,现在我就腻味了。”

    “幸好副职的选择是没有数量限制的,不然我还要犹豫一下啊。”

    黄昏暮夜感慨的说道,一边有心想要多练几个副职的几人听后也不由点了点头。

    “不过听说如果选择的副职越多连起来就越慢。”

    听到灰色雾霭说话,众人也没有觉得有多奇怪,这家伙在路上话越来越多了,和之前的不发一言简直不是同一个人,黄昏暮夜暗地里评价道:“这才是闷骚啊。”

    除了夜寂无声知道灰色雾霭是女的以外,其他人听着灰色雾霭的声音都以为她是他。

    因为灰色雾霭还是用那略低沉沙哑的嗓音,所以在之后不由惹得夜寂无声瞥了她一眼。

    听了灰色雾霭对此表达的疑问,黄昏暮夜无所谓地说道:“现实里不也这样,学的东西越多学的越慢,现在不过都是写上了数据而已,也没什么的啊。“

    陌生望了望他的会长,有点好奇地说道:“会长,你好像没和我说过你要选择的副职。”

    黄昏暮夜手撑着下巴慢条斯理地说道:“其实我挺想学炼金的,不过既然我手下有公会,会招专门练副职的人,炼金更是重头戏,我升级做任务肯定没有这些专职副职业的人学的快了,所以我还是选择裁缝和烹饪,毕竟打着打着怪,吃着吃着烹饪的美食……”

    “这才是……享受啊!”

    边说着的时候黄昏暮夜还用力地咬了口面包,陶醉地闭上了眼睛,头颈向上,鼻子吸了吸,好像闻到了什么美妙的美食似得。

    看的夜寂无声和灰色雾霭一头的黑线,如果说选择裁缝她们还能够理解,毕竟裁缝是专职做法师、牧师的布袍类装备和弓箭手、盗贼的皮甲类装备的,他这个法师学习也没什么不对,但这个学习烹饪的感言就有几分奇葩了。

    陌生装作无意的咳了咳,凑着他家会长的耳旁轻声说道:“注意形象啊,会长。”

    黄昏暮夜一下子像是切换了形态,从刚刚的抽风调整了回来,表情一下子莫名严肃了起来:“十级转职以后,我请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陌生眼睛一亮,也不在意会长话语内容和表情有些不搭调,而是有些期待地道:“好啊,会长赶紧升级啊。”

    最后,他们临时的在游戏中用餐,就以这个话题为一个句号,现在颇感兴趣的陌生还不知道,他的这句话将会在以后成为他人生中恨不得抹去的一个污点,而明日之星,著名的黑暗料理大师黄昏暮夜也将施展他的才华。

    面包吃到吐的众人又踏上了接下来的旅程,身在封魔之所,最让人感觉到疑惑的便是时间的流逝,还好在游戏世界可以计算时间,他们看着同样的景色往前走了四十几分钟,前方终于不再是一成不变的魔法水晶路灯了,道路出现了分叉。

    看着眼前六条分叉路,夜寂无声他们翻看起了地图,地图显示不出这些分叉通向那里,看来要一个个尝试了。

    黄昏暮夜松了松肩,指着中间的那条面积最大的路道:“我们就走这条吧,如果只有一条正确的道路,那就是六分之一的概率,实际上走那条都一样吧。”

    他们觉得黄昏暮夜说的在理,四个人一起走向中间的分叉路口,没想到看到意外的木牌。

    上面是一个红色的箭头,旁边还标示了什么字母,估计意思是那里通向了一个地方。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能理解这上面的字母到底是什么意思。

    法师职业的黄昏暮夜也摊了摊手,虽说法师以渊博著称,但是游戏才刚开始三天,连小镇都没有踏出来呢,哪来的知识啊……

    这个字母或许是什么提示,但是对于现在‘文盲’的诸位来说,只能当做没看到。

    黄昏暮夜有些郁闷地说道:“法师初始一开始就精通大部分的人类所用的语言,照道理来说只要是人类的语言我都能看懂啊……”

    “那么也就是说这很有可能不是人类的语言?”

    陌生突然接口说道,被他一提黄昏暮夜和灰色雾霭也反应了过来,这不是人类的文字就能够解释黄昏暮夜这个法师为什么看不懂了。

    夜寂无声摇了摇头:“我们先不管这些了,先往前走吧,那么多线索里都指出过,这里在之前被叫做魔域空间,新历年之前的黄金巨龙年间魔族和人类同时都待在过这里,只是现在大多数都被废弃了而已,这里出现魔族的指路标牌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夜寂无声说话有理,他们也的确不应该耽误下去了,其他队伍说不定都跑到他们前头了。

    他们所走的中间这条路走了半响他们也没发现什么与之前不同的地方,只是离分叉路口越来越远了,地图也看不清他们走到了那里,让他们庆幸的是还好走了一段时间没有再看到什么分岔路之类的了。

    眼前赤颜色的土地变得颜色淡了许多,而且出现了花草树木什么的,可惜他们仔细观察之后发现不管是什么植物,上面都缠绕着魔气,虽然现在郁郁葱葱,但是不知道何时就会凋谢。

    陌生在队伍的最前列先一步看到了什么,让他们停了下来,其他人稍许走进了一些,看到了像是花园似得周围姹紫嫣红地看着些艳丽的花朵,围着一个轻抿着嘴,唇角挂着笑容男子,皮肤比一般人稍微颜色黑了那么一些,但是无损于他的五官,身体被拢在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纹路的布袍里面,但他一点都不瘦弱,反而需要他们四个仰着头才能看的到他紫色的头发披散下来,布袍之后的兜帽他随意的披在身后,十指细长,指甲前端却有些尖锐,好像望着这些花朵有些漫不经心,眼的余光好像在瞥向他们。

    三人一下子见到男子瞥向他们的样子心头一吓,再仔细一看,这根本就是雕塑嘛,只是刻画的逼真了些而已,用得着……

    陌生无声指了指雕像右边,示意他们再仔细瞧瞧。

    只见着一个穿着白色裙子少女捧着一个绿色喷壶,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细致的给这里的花朵浇着水,之前她走开了一点,正好被那个高三米多的雕塑挡着了,所以现在夜寂无声三人才明白陌生为何要阻止他们往前走了。

    在这里怎么会出现一个小女孩?

    游戏的开端是新历1324年,不管黄金巨龙是多久结束的至少也过了那么多年,是个人类早就应该死了啊,怎么可能还会好好的活着?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的少女实在是不得不让他们生疑。

    观察了一会儿,这少女好像没发现他们一样,夜寂无声四人不得不打破此时的僵局。

    “请问这里是那里?”

    夜寂无声先一步的走到了三人之前,问向心情很好正在哼歌的少女。

    少女偏了偏头好像才发现他们似得,说话声音有些软软的:“你们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们要一直躲在旁边呢。你问这里是那里?这是我的花园啊……”

    小女孩的表情与话语显得几分天真无邪,让在场的四人都有些尴尬。

    夜寂无声索性先扯开了话题:“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提到了她手头上在做的事,明显少女的兴致一下高了许多,眯着眼好似眼下的干活正是享受一般的说道:“为我的花园里的花浇水啊……”

    “你一直一个人在这里吗?”

    黄昏暮夜越过了夜寂无声凑到了小女孩的旁边问道。

    小女孩似乎因为这个问题而感到了苦恼,皱着一直小脸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会儿:“啊……我在这是多久了来着,反正就是很久很久了……”

    “你在这里看到过魔族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