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投名状

    夜寂无声三人看着黄昏暮夜在那里像大叔叔一样诱拐着小孩子,都不禁诧异的看了他好几眼,不过也不阻止,都看着他发挥。

    这回的问题她考虑都没有考虑立刻就回答了出来:“有啊,有很多呢……他们都很喜欢我呢……”

    听到这句话几个人立刻心里警惕了起来,盯着小女孩随时防备着。

    随后她则话语一转,继续说:“不过嘛,他们都不见了,集体消失了啊……贝拉可是伤心了好几天呢……”

    “贝拉?贝拉……是你的名字吗?”

    黄昏暮夜念了两遍她的名字,之后问道。

    贝拉点了点头:“这就是我的名字啦,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人称呼我贝拉了,名字是怎么来的我已经忘掉了……”

    “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人……这个人是人类……还是魔族啊?”

    其实对于人类和魔族的称呼大多数的时候还是有点混淆的,因为魔族很像是人类,称作是魔人又很难听,所以很多时候都默认成人,当然在必须要区分开得时候又会重点的提到。

    “人就是人啊,是人类也是魔族啊……”

    贝拉一幅这个问题是理所当然的样子,奇怪地反问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我们啊……接触完外面的法阵就进来了……”

    黄昏暮夜一边说道,一边看到她继续在浇这些花朵,有些疑惑:“这里的魔气那么重,浇在这些花上有用吗?”

    贝拉没有回答他的话,脸绷住了,捧着喷壶也不理会他们而是继续走向花园的深处,在她后面黄昏暮夜看着他的表情立刻就知道刚刚说错话了,承受着其他人丢过来的一记白眼,他立刻跑到贝拉的旁边却看到贝拉的精致的脸上散过几分戾气地看着他。

    他没有把这个当回事,反而对着贝拉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刚刚我有说错什么,希望你不要介意。”

    话说完,黄昏暮夜就感觉到面前的小女孩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刚刚的戾气只是个错觉而已,他微松了一口气,听到了小女孩不满地说道:“以后不准说这里花的坏话,这已经开了很久了,从来都没有凋谢过,不要把外面的花和这里的花相提并论。”

    黄昏暮夜点了好几次头,余光看到后面的三个人在偷笑,隐晦地甩回他们一个白眼。

    “那这次就原谅你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黄昏暮夜犹豫了一会儿指了指之前看到的那个雕塑问道:“这个雕塑不知道雕刻的是谁,我们都很好奇。”

    贝拉仰着头看着那个紫发男子,眼神中夹杂的情绪黄昏暮夜没有看懂,她的语气头一回显得有些正经:“他啊……是黑暗神赫卡雷。”

    黑暗神赫卡雷?

    饶是他们早已有所推测,还是被这句话所代表的含义所震到,在这里同时看到了两个神的雕塑,这些忠于自己神的人来到了这里,说这和他们上面的神没关系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光明神提库斯和黑暗神赫卡雷,听属性就知道他们肯定不对付,所以延续下来他们的主要信仰种族人类和魔族也开始互相的敌视,一步步演变到如今人类和魔族都把对方视为头等大敌的程度。

    黄昏暮夜不由地继续问道:“这里今天还有其他人来过吗?”

    贝拉听后摇了摇头:“这几天一直是我一个人。”

    最后黄昏暮夜向贝拉问了一会儿路后,小跑步回到了夜寂无声他们的身边:“你们倒好,在一旁看戏,可算是苦了我了,哄骗这么一个小女孩,我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陌生拍了拍黄昏暮夜的肩一幅我已经看穿你的样子:“得了,得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你对于这种事还不是第一刻就抢去做的,那里苦了,我看啊……你是乐在其中吧……”

    黄昏暮夜恨恨地瞪了陌生一眼,面对灰色雾霭和夜寂无声咳嗽了一下说道:“你们不要被陌生这小子误导,对于这类的小女孩我比较在行,只是在队中发挥一下余热而已,你们可不要误会。”

    陌生冷嘲了一声,还想继续说的时候被黄昏暮夜捂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好不凄惨地被黄昏暮夜拉到了雕像的一旁嘀嘀咕咕地说了些什么。

    距离太远,灰色雾霭和夜寂无声都看不太清楚,索性他们也聊了起来。

    “我觉得那个小女孩不简单。”

    灰色雾霭朝着那个小女孩远去的方向看了看,得出了一个结论。

    “活了那么长的时间,要是还是个简单人物我也是不会相信的。”

    夜寂无声双手搭在手臂上,附近都是花朵,原本单调的景色被这样一点缀,一下子就鲜活多了。

    “也是啊,黄昏暮夜也当做不知情的套着那小女孩的话……”

    灰色雾霭若有所思地说着看了一眼还在激烈说着什么的黄昏暮夜和陌生。

    “我说,我的古三少啊,谁不知道你的性子啊,花的跟什么似得……”

    陌生有几分不以为然地对着黄昏暮夜说着,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咳咳,行了行了。我拉你来这里,不是和你说这个。”

    黄昏暮夜咳嗽了好几声,实际上被陌生气的够呛。

    “我知道你自来熟,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但是如果说话对象是夜寂无声,你得小心点。”

    陌生听完了黄昏暮夜的话,颇有几分莫名其妙:“怎么了,遇到熟人了?我们的脸都和现实不一样,难不成还怕他吗?”

    “……”

    这丫的,明显不知道什么情况,以前一起受的苦都白受了。

    黄昏暮夜差点抓狂:“还记得几年前我们受训的变态男吗?我怀疑就是他。”

    “变态男?”

    几年前?陌生不由陷入了回忆。

    在现实里,陌生和黄昏暮夜也是好哥们,不过比起黄昏暮夜古家公子哥的身份来说,他要弱了不少,但也只不过稍稍逊色罢了,陌生出生在军人世家,家中长辈也有不少实权人物,譬如他爷爷就是现在联邦军事的一把手,而比起黄昏暮夜的三公子的身份来说,他是江家的继承人,只不过还有着他父母顶着,所以压力没有那么大。

    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小时候的岁月必然是心酸的。

    这不得不提,让他们两个都记忆犹新的一次,整整两个月,他们都在这个变态男的手底下操练……

    这个岁月,简直不忍回忆。

    陌生回忆完,不禁瞧了瞧远处的夜寂无声,气质还真有点像,不过陌生还真不相信有那么巧。

    “这里的名额虽然不多,但能进来的一定都不简单,所以……”

    言下之意是这个叫夜寂无声的人极有可能是那个变态男。

    “三少,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估计都不及得什么了吧。”

    黄昏暮夜听完陌生的话,脸一下黑了,当年他可是被操练的最惨的一个,没有之一。

    以至于直到如今,他心理阴影还是不小。

    陌生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你当时被检测出冰系异能,你们古家高兴坏了,并且变态男恰好是冰系异能者,于是你……”

    陌生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替黄昏暮夜叹了口气,转而又说:“其实也没什么,我记得,你们古家和变态男的关系好像还可以,特别是,你换而言之还是那个变态男的弟子,他进游戏是好事啊。”黄昏暮夜抚了抚额,他是明白了。

    他与陌生是没有共同语言的。

    一直摸不着头脑的两人望着他们因讨论激烈时那丰富多样的表情,感觉到了一阵稀奇。

    灰色雾霭实在搞不明白他们有什么好谈论的。

    两人谈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并开始和夜寂无声、灰色雾霭交流起有关于接下来路途的问题,全程灰色雾霭都看着他们交流,不发一言,惹得夜寂无声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此时的灰色雾霭和他脑海中的灰鸽印象重叠了一部分,执行任务过程中,灰鸽也是这样的不识路。

    灰色雾霭直到看到黄昏暮夜他们回过头询问了一下自己的意见,她才默默地点了点头,好像在说我一直在听着一样,让暗地里观察着的夜寂无声不由心底暗暗觉得几分好笑。

    这里的路径构造有些奇特,岔路和岔路之间有的时候是相连的,也就是说这里是别的岔路也能到达的地方,但是却还要绕路,他们要找那些人也是如此,只有多走一些道路总会遇上他们的。

    说着说着,黄昏暮夜突然提到了那个小女孩临走时的邀请,向着其他三个人说道:“贝拉还邀请我们去她的住所玩,那个时候她还特地指给我看,我觉得贝拉是个关键的人物,所以对于她的话我一直都记着,她对黑暗神的表情也不太正常,贝拉这个NPC整个人都透着古怪,虽说看上去只是个少女。”

    其他人点了点头,他们也有同样的感受,只不过一直无法摸清,那股古怪的来源在于何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