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岔路主要就是贝拉的花园,据黄昏暮夜向贝拉了解的情况这里一共能够连接其他的两条岔路,一条离目前的位置很近,一条则是要走一段路绕到花园的大后方找到一个隐藏的小径。

    贝拉有关讲述这里,曾经这里有过魔族和人族共同的身影,所以六条岔路有可能与魔族相关,也有可能与人族相关,而贝拉八成与魔族有一些干系,不过既然对他们的到来没有什么恶意,那他们当然不可能因此对贝拉抱有敌意。

    而贝拉好像一直以来都是生活在这里的,从来没有到过其他的地方去,就算是黄昏暮夜一次次仔细的询问起外面的情况,她也只是除了摇头还是摇头。

    显然因为可知的信息并不多,他们决定先往最近的地方去瞧一瞧。

    贝拉的花园还是很大的,一路走过两边都种满了她所种植的花朵,种类繁多,就算是上面缠绕着魔气,依然不能阻挡四人饶有兴致的观赏,毕竟四人刚从之前的残垣断壁那里走出来,这些花朵颜色和花香都刺激着他们的视觉和嗅觉,让他们的心情也不禁好了许多。

    “唉,可惜,好像《自由》里面没有园艺这个副职可供选择啊……”

    黄昏暮夜哀叹着,其他三人倒是挺习惯他的性格了,这家伙就是有点小孩心性,什么都感兴趣,记得他之前还对着烹饪饶有兴致呢,这会儿又想要学园艺了……

    陌生拍了拍自家会长的肩膀带着勉励的口吻:“会长啊……虽然《自由》官方只写了六个副职业,但是《自由》可是说了,游戏中有无数丰富多彩的内容,冒险,职业,史诗,战斗……所以会长啊……我可是很看好你能够挖掘这一切的……”

    听了这话,黄昏暮夜翻了个白眼,要是那么容易到好了,想当初他得到现在这个还没有成功转职的隐藏职业的时候,前后费了多大的金钱和时间,陌生还一副很容易的样子。

    到现在黄昏暮夜都有一种被这个任务骗进来的感觉,幸好,被骗的不止他一个,譬如,现在和他并肩作战的三个人。

    虽然四人相处的时间,还短,但是他已经感受到了一种从所谓有的轻松感觉,这是以前在古家不能有的。

    所以他如今很珍惜这种感觉。

    经过了这一段小插曲,几个人继续走在这一条小径上,两旁看到不少奇异花卉,然而对四人来说,已经提不起任何兴趣了。

    “会长啊……怎么还没到啊……”

    陌生在前面越走越累,忍不住叫起苦来,其实他还是比较值得同情的,毕竟他身上穿的是重甲,还要随时拿着大剑,不过现在大剑已经被卸了下来,换成了单手锤和一个大盾,战士体力值一般而言是掉的比较慢的,这是游戏赋予的职业特性,但再论真实性,《自由》里绝对和现实里一般无二。

    所以真要让一个人一直这样举着走路,特别是他后面的几个家伙都穿着布甲皮甲的时候,实在是不能让他心底平复。

    “快了,快了……”黄昏暮夜毫无良心地敷衍了几句。

    只是话刚说到一半陌生就咬牙切齿地大叫着:“这句话你都已经说了好几遍了……你知不知道我扛着大盾、锤子和身上披着的铠甲走的很累啊……“

    或许是被他的大叫震到了耳膜,黄昏暮夜这才不大高兴地抬了抬眼,张口说道:“那你掉了很多体力值?”

    陌生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扫了一眼个人面板,不管怎么比较,他掉的的确是不多。

    “那不就结了,这完完全全就是你的心理作用,对你这个战士来说根本就不累,只是你心理感觉你会累而已。”

    黄昏暮夜对他谆谆教诲,之后又继续道:“你不知道我到底掉了多少体力值,尼玛,20%,就身上一件法袍,手上一柄法杖而已,顶了天了就那么点重量,竟然掉了20%,你是战士你懂么……”

    在黄昏暮夜的疯狂吐槽之下,陌生悻悻然地闭了嘴,原本想要对会长说的质疑也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同时,黄昏暮夜心里暗自纳闷着,奇怪,贝拉明明说很近的,难不成被她给耍了?

    在《自由》系统内置的时间沙漏显示出他们已经在这个花园走了两个小时的时候,就连夜寂无声都对贝拉说的有几分狐疑了。

    路上不知抱怨过多少回的陌生,再一次忍不住怨念地说道:“黄昏暮夜,这就是你说的位置近,我们除了看到花还是看到花,你……”

    就在刚说到‘你’这个字的时候,一直处于队伍最前方的陌生话语突然湮没了,同时他把盾放在地上。

    只见一个白色的精致凉棚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里面的白色圆桌旁正好围着四把木椅,而周围也簇拥着一圈芬芳迷人的花丛,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路,终于遇到了一个适当的歇脚的地方,实在让四人有着几分惊喜。

    灰色雾霭探查了没有异样后,四人才心安理得地坐在四把木椅上。

    桌子上有一个小的托盘,上面都是些银质的餐具。

    黄昏暮夜觉得面前的餐盘有几分奇怪,刚想要触碰时便被夜寂无声的眼神阻止了。

    突如其来出现的凉亭,正好四把的椅子,实在是不得不让人担心。

    黄昏暮夜很快收了手,对于夜寂无声的意思他也意会了几分,在不知道这里的情势下,还是小心为好。

    “这个休息的地方倒是没听贝拉说过。”

    黄昏暮夜用手撑着下巴,斜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的花草什么的,慢慢地等待体力值上升。

    “有的坐就不错了,还管那个贝拉提没提到,你又没问她,她怎么想起来告诉你。”

    陌生依旧是毫不客气地拿自家会长开刷。

    “这个凉棚有可能是贝拉照顾花累时休息的场所,只是……黄昏,我想问,我们什么时候到你说的地方?”

    夜寂无声双手交叉撑着头,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黄昏暮夜。

    “咳,我没有走错路,这里应该已经快到了,这次绝对是快到了,我用我名誉担保,顺着这个凉棚在往前走一段路,就能看到一处标示,那上面……”

    夜寂无声三人非常默契地一齐地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就着之前的道路上快步的走了起来,任凭黄昏暮夜怎么喊都没有。

    “哎,跟估计的路程不对也不能怪我啊,我都是按照贝拉指的路走的……谁知道走了两个小时……”

    似乎想通了在他们后面喊没用,黄昏暮夜认命般地追了上去他们,有些喘粗气地说道:“我都还没补完体力值呢,你们跑什么。”

    三人皆是没有理会他继续向前走。

    无意间看到组队频道,他才反应了过来,原来不是因为他的原因,夜寂无声三人才离开的。

    组队频道上可见的是夜寂无声的提醒:那里的草丛……

    什么?草丛?

    他下意识就想要偏过头去看,但组队频道上突然三个人都发了一条消息。

    “别回头。”

    黄昏暮夜心底暗自腹诽着,被你们一说我更加的想要回头了,但他还是压下了心底的好奇心,在组队的频道上问:那个草丛里有什么啊。

    陌生:会长啊……你刚刚斜着在看其他地方没看到你背后的草丛吗?

    夜寂无声:简单点说,我们看到了一双猩红色的眼睛。

    猩红的眼睛,他的背后可没张眼睛,他没看到实属正常。

    刚刚三人故意说笑估计是不想要惊动,那个代表着这对眼睛的怪物。

    陌生:之前我就感觉这个花园不对劲,花朵上连个昆虫都没有,虽然或许有魔气的原因,但是我就觉得不对啊……

    黄昏暮夜:我怎么没听到你在之前说这个花园不对劲。

    黄昏暮夜:先别说这个了,你们感觉这猩红色的眼睛有多大啊……

    夜寂无声:我没看清楚,我是侧着头看到的,雾霭是正对着那片草丛的,这个得问他了。

    灰色雾霭:目测了一下,一共半个手指的长短,宽度只有长的一半,想来它的本体应该也不小。

    黄昏暮夜:你们看到它躲在草丛里的大概样子了吗?

    灰色雾霭:我只看清了他的那双红色的眼睛。

    夜寂无声:我和雾霭一样,没看情它具体的样子,不过这里是奇幻类的游戏,就算是看到样子也不太能定性它大概的类别吧。

    陌生:我倒是看到黑的颜色,有可能是它的表层皮肤,那个草丛把它完全遮住了,看花丛颤动的面积,这个怪物个头肯定不小。

    黄昏暮夜:后面没跟来什么东西吧?

    灰色雾霭:我看过了,没有。

    夜寂无声:它应该是有活动限制的怪物,只要不作出激怒它的举动就不会让它产生攻击性。

    灰色雾霭赞同地点了点头,换而言之,他们是安全的。

    其他人听到了这条信息也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回头望了一眼那个凉亭,似乎是心有余悸。

    能够存在在这里的生物,再怎样都是他们无法阻挡的吧。

    时至今日,这个封魔之所弥漫的一层迷雾,还是让他们感觉到困惑了,之前所了解到的种种庞大的有关于这个世界的史诗不由让叶生做了一个决定,他将选择考古作为自己的副职。

    这个与其他副职所能起到的战斗辅助作用截然不同,他很好奇,这个职业真正能够发展到何等的地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