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镜子自动分解成了两瓣,哗啦啦的露出了一个比起之前房间都要低调的屋子,没有勾勒着金线的线脚,也没有华丽的复古雕刻,有的只是一种黑白对比的简约感觉。

    这里窗帘紧紧地遮挡着窗户,只有几盏水晶灯在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唉……这个任务还算好啊,还有NPC提供指路,要是没有刚才那个NPC我们可不是卡在里面了吗?”

    陌生拍了拍黄昏暮夜的肩膀勉励着:“魅力无穷的会长大人实在是居功甚伟啊……”

    黄昏暮夜嘴角抽搐了几下,临到口边想说些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打开了另一扇的门,光亮照射的感觉刺激的黄昏暮夜眼睛不禁一下子闭了起来。

    “听说之前来到这里的玩家他们走的是也是这里的岔道,这里能让我们抄到近路。”

    黄昏暮夜琢磨着现在也只有抄近路才能够追上他们了,说不定他们走的并不算远。

    “你问过那个剑士他们一共有几个人了没有?”

    夜寂无声皱了皱眉问道。

    黄昏暮夜想了想说道:“他告诉我在一起的一共有6个人,应该是两个残缺的小队怕遇到完整的小队而拼凑起来的,就像当初我和陌生杀得那两个小队一样。”

    陌生点了点头:“不过照道理能活到现在不是运气好的就是实力超群的,联合起来他们能增加许多存活的几率,也算是不错的了。”

    话虽如此,他们四人都没有想过他们会输这个问题。

    当走的更加远一点的时候,他们已经看到了另外一个木牌标示,而再前面的地质也发生了变化。

    踩上去有些柔软的感觉,在沙地上形成了或深或浅的脚印,而他们现在所在的土地上并不是全部由沙子组成的,只是表面覆盖了一层沙而已,从这里看过去能够看到远处还是有一些绿色的植被的,只不过少的可怜。

    三条岔路,三条不同的风貌,他们觉得这之间隐隐有着一些联系,但是无法把他们串在一起。

    这里的温度较之之前的环境有所上升,游戏里最直观的表现是他们的体力值下降的更快了,偏偏因为确定了前面一定有6名玩家,他们还必须严阵以待着,陌生在前方真是叫苦不迭:“会长,还有多久会遇到他们啊……”

    黄昏暮夜翻了一个白眼:“我又不是微脑里的GPS软件,我怎么能知道什么时候遇到。”

    目前真心没有什么办法,因为不太清楚对方走的到底是那条路,只是尽量走在前面,做到半道截下他们而已。

    “那有多久到这条岔路的尽头。”

    听到夜寂无声的询问,黄昏暮夜算了一下:“大概还至少要四个小时以上吧……”

    “四个小时?天啊,会长你把我烤了得了。”

    陌生这话听得一阵黄昏暮夜无语,这里一共就他一个法师,这家伙不是摆明了知道他不会用火球术的吗?

    不过他太天真了,比起火球术,他有了其他的想法。

    所以黄昏暮夜心念一动,把陌生向前走的路挡住了。

    “等等,你是不是觉得热?”

    “恩。”

    这不是废话嘛,这里越来越热了,他流着汗不耐烦地答应了一声。

    然后便看到黄昏暮夜看向他的目光有点不对劲,带着一丝探究的目光,他心里有点凉凉的,底气有点不足的问道:“会长你想干嘛,你不会要烤了我吧?”

    黄昏暮夜摸了摸下巴,没有否认,反而说道:“这也未尝不可,我也不是没学火球术。”

    哈?陌生心下正惴惴的时候又听到他说:“恩,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烤你的,我只是做个实验。”

    实验?怎么听的人更加不安了,也更加担心了……

    陌生闷闷地想到。

    “你先拿个容器来。”

    黄昏暮夜不由分说的吩咐着,心底琢磨着这还是有可能实现的,他没注意到他说的这句话引起了陌生的胡思乱想。

    哎?容器?烤他的容器?

    他先打断了自己的想法,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好像没有带容器。”

    黄昏暮夜听到这句话顿了一下,眼睛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一遍,然后随之眼睛一亮。

    “就这个盾了。”

    “哈?”

    除黄昏暮夜外其他三人都发出了诧异地声音,随后他的举动终于让他们明白黄昏暮夜究竟要干什么了。

    ‘冰弹’

    啪,打在了盾牌有些凹下去的反面,恰好这个盾牌的反面没有缺口,黄昏暮夜瞧了瞧,一个冰弹好像忒少了,又是一连串的冰弹甩了出来。

    ‘冰弹’

    ‘冰弹’

    ‘冰弹’

    ‘冰弹’

    啪啪啪啪一连串的冰弹甩在了盾牌的内壁上,陌生托着盾牌只感觉到一股凉气扑面而来。

    “好了,你还感觉热么?”

    黄昏暮夜挑了一下眉问道。

    陌生在脑海里百转千回的感觉冷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他自己咽了回去,这个盾的耐久度就随着他会长脑洞的打开也啪啪啪啪啪的下降了,如果说觉得冷,他甚至怀疑他会长会不会丢一个火球术上去。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并没有错,黄昏暮夜摸了摸盾牌表面嘀咕了一句:“冷倒是冷了,怎么感觉有点太冷了啊……拿这个盾牌用火球术烤一烤弄成冰水倒是不错……”

    嘀咕完后,看了一眼陌生:“有没有感觉冷啊?”

    陌生狂摇头,只求你别再摧残我的盾牌了。

    “不行啊……雾霭和无声肯定也有点热了吧,你这盾牌再借我用用啊……”

    陌生:“……”

    夜寂无声:“……”

    灰色雾霭:“……“

    盾牌经过了黄昏暮夜一阵的‘小火慢炖’,里面的五个冰弹熔解成了水,凹下去的地方正好积着的水满了,他满意的瞧着,接过了陌生递过来的几个喝完药剂的空药瓶,几个人就见他把水都装在了药瓶里。

    “一人两瓶,降温的。”

    黄昏暮夜很有成就感的递给了两人,自己手上也留下了两瓶,陌生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不禁说道:“会长,那我的呢。”

    “你的嘛……”

    啪啪啪,一阵冰弹过后……

    “这就是你的了,刚才你没觉得冷,我觉得这还蛮适合你的,你想想看啊……你两只手都不得闲,盾牌放在前面多重要啊,如果卸下来多麻烦,我就帮你省了。”

    哈?看着笑眯眯地黄昏暮夜,陌生硬着头皮接过了盾牌,明明外面的温度带着一丝热气,他还是感受到了凉意刺骨的感觉,不用说,这绝对是报复啊。

    夜寂无声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勉励,但他爱莫能助,除了黄昏暮夜以外他们没有一个会法术,帮不了他啊。

    陌生想着,算了,谁叫他是老大呢,就抱着冰冰凉的盾牌往前继续前进着。

    而夜寂无声和灰色雾霭无意识的看了一眼黄昏暮夜,同时感受到了他神秘莫测的脑洞。

    冰水的效果挺不错的,体力值下降的慢了一些,但犹是如此,对于现在的四人来说,也节省了不少时间。

    一路向前走,他们越来越不担心突然的袭击了,因为沙地越来越辽阔,走在上面的人可以将周围的情景看的一览无余,更别说六个人了。这里属于一有人就很明显的那种地形。

    不过与此同时,他们也不可能进行什么偷袭了,虽然他们原本就没有这个打算。

    走了三个多小时,连一个人都没有看见,黄昏暮夜制造的水都有些告罄了,刚想要继续借盾的时候,大风一下子吹了过来。

    大风卷着沙尘呼呼的遮蔽着眼前的景象,四人感觉到了一股别样的气息传了过来,一个人影缓缓地从风沙之中走来,是一个面露冷淡的女人,披在两边的头发是淡淡的,而双瞳也是深邃的同色,身上的浅蓝色披风将双臂和身体都裹得紧紧的,只能看到她外面的一个脑袋,而现在她的眼睛直视地看向了他们四人。

    “请问……”

    三人示意黄昏暮夜继续他的蛊惑NPC之旅,无奈的黄昏暮夜看着这三个没良心的家伙,只能先他们开口,却不料才说了两个字就被打断了。

    “我不是NPC,不要用和NPC的话来对我。”

    女人冷冷地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四个就是觉得这个女人有一股风的凉意。

    不是NPC?那面前这个出场那么有画面感的家伙是玩家?

    什么时候有这样子的玩家出现在封魔之所了,他们怎么没注意到。

    那个女人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那一次坐下的几个人,不要以为只有你们有资格坐下,事实上你们太高看你们自己了……”

    黄昏暮夜有些说不出话了,这个女人刚上来就是一顿群嘲,他实在是有几分莫名其妙。

    只听到她又接下去继续说道:“我叫冰凌幻曲,出现在这里没有挑衅的意思,只是想要告诉你们,这里没有玩家了,已经被我和另外一个玩家清理过了,既然已经没有了猎物,你们就离开吧……”

    “你的小队只有你一个人吗?”

    夜寂无声不禁疑问了一下。

    似是看出了她才是队长,冰凌幻曲一只手从披风下伸了出来,露出了两根手指:“准确的说是两个,他就在这里,就看你们有没有发现他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