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可怕到足以改变他一生的一夜,除了倒在血泊中没有生息的父亲外,便只有无有止境的茫然与混沌。

    为了避免折腾出什么动静来,他被他们直接迷晕带到来了一处秘密而又安静的房间。

    房间对于他来说还算是宽敞,但却装下了与他差不多大的很多孩子,在这样刻意制造出来的黑暗、压抑和沉闷中,寂静只不过是暂时的罢了。

    来到这里的孩子们都还沉浸在了不久之前对他们而言可以说的上是灾难的打击之中,他们毕竟只是孩子而已,所以房间中由一人的哭声而慢慢感染了所有的人。

    或许是因为从小的环境不同,在醒来之时叶生便知道现在的自怨自艾没有任何的用处,于是他便只有抓住自己的理智思考,该如何出去,甚至是……复仇。

    只是此时周围的环境打断了他的思路,并且也勾起了他心头的悲戚来,但更多的是无法排遣的烦躁,既要集中精神考虑事情又要将耳中的噪音屏蔽,这却是一件难事。

    突然的,他看到了旁边有个男孩正蜷缩着,凭借着较为优秀的夜视能力,叶生能看清他脸上的面无表情,与周围悲恸与失控形成鲜明的对比。

    好似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那么的冷漠而又淡然。

    这时男孩将靠在双手上的脸抬了起来,叶生便又看到了他空洞的双眸,两人的对视让叶生产生了错觉——整个房间里霎时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

    许久,男孩忽然出声了:“谁……”

    这声音在此时此地极为的突兀,至少在叶生的耳中,他的声音很轻,但却透着淡淡的冷寂感。

    “你是谁?”

    声音的主人又问了一遍,这让沉浸在男孩语气中的叶生回过了神来。

    “叶生。”

    真名和假名在此时毫无任何意义,谁又能知道现在的情况有没有能够出去的一天呢?

    至少他们的力量,现在是叶生无法抵抗的。

    “名字……我的名字?”在这样漆黑的背景下,男孩语气先是迟疑了一下,眼中产生了一丝困惑。

    之后他忽然说道:“绘。”

    这是他们最初的见面,没有太多的曲折,这是因为两人都可以隐隐的察觉出对方的不同来。

    对于他们来说,能够找到一个相似的同伴也是一件幸运的事。

    只是毫无侥幸的,接下来面对他们的是一个个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比起只是将他们送到这里来的凶悍士兵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噩梦开始。

    这个名为旅组织的所在地之一非常的大,平时他们所能活动的只是其中极小的一部分区域。

    一开始由一个女性的科研人员带着他们做全身性质的检查,不过是站在一个圆柱样的玻璃器皿之中接受扫描而已,所有的孩子也慢慢的适应了过来。

    因为孩子并不只有叶生所在的一个房间,所以检查一下子进行了好几天。

    而原本拥挤的房间也空旷了起来,当全部进行完后少了三分之二的人时所有人都感到了一丝惊惧。

    谁都不知道,那原本的人都去了那里。

    之后他们便开始任凭那些科研人员摆弄,而同时他们也被冠以了实验编号,在这些人的眼中,他们也的确只是一些实验品而已。

    那个时候,日子真的很难熬,两人怕会被发现,所以很少直接说话,大多是用眼神来交流,谁都不能肯定他们现在待得地方便一定没有暗暗在监控他们的机器。

    真正的实验室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培养器皿,每天都有固定的孩子被送进里面进行实验,实验的本质是注入一剂未经联邦允许投入生产的药液。

    从来没有发过烧的叶生一下子便病倒了,身体仍能感受到一股火燎一般的灼热疼痛,就如同他原本体内所拥有的一股能量再和另外一股外来能量进行碰撞一样,作为属于被波及一方的叶生来说所能感受的也就只有十分的不适了。

    还好这种痛苦持续了一段时间终于消失了,而他从一处的培养槽中出来时,看到了许多的孩子被推出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

    “又失败了不少。”白褂科研人员检查有了一番,口气中的惋惜让刚起来的叶生心底直直的想要发笑。

    科技进步所带来的竟然是毁灭,毁灭人性,膨胀着所谓的创造。

    绘是与他一起被送进来的,当每每有培养槽被外面的人打开,他就总会心惊胆战的望过去,生怕和绘的脸相重合。

    当他冷淡的脸再次出现在叶生的眼前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他心中松了口气。

    他所没看到的是绘背在身后的手心也冒着一丝汗,当看到叶生时微微放松下来的身体肌肉。

    从一开始见面时,他们便互相激励,寻找能有关于这里的信息,思考能够出去的方法。

    他们在此环境下,已成为了生死相依的伙伴。

    之后的每一天都有固定的实验,或多或少的都在淘汰着原本的那些熟悉面孔,这中间叶生总是在特定的时间脑中会出现钝痛,他只能暗暗猜测是第一次实验的缘故。

    实验序号排队做实验时,叶生也慢慢成为第一个,绘跟在后面,接下来是寥寥无几的熟面孔。

    人数的减少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恰恰相反的是之后他们每天每人所受到的待遇是原来的十几倍。

    实验药剂所注重的疗效,并不考虑异常的反应,而身体所能排除的残渣完全跟不上实验的速度,他们不可避免的身体开始出现衰弱的症状,而充斥在叶生头中的疼痛也愈发的清晰了。

    每到入眠的时刻都是一种折磨。

    原本冷静的叶生也不知为何心中愈发的产生了暴戾的情绪,绘虽然极少的与他交谈,但也慢慢感受到了这一点。

    绘心中略有不安,但在叶生克制下示意他安心的眼神中,还是放下的担忧。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在某一天叶生开始了失控。

    之后白衣大褂的科研人员所告诉他们的最后一次实验,他们也在第一次被告知了实验的真正目的,事实上他们所剩下的也只有五个人不到的数字而已。

    旅组织所存在的目的是为了将一直以来潜藏在人体体内的异能因素激发出来,从隐性变为显性,而在原本联邦中所产生的异能者都为先天异能者。

    他们所要做的是后天异能者。

    所能实现他们野望的便在叶生他们的实验结果。

    叶生一直都按捺住的一点是,他其实也是先天异能者,而现在却身在后天异能者试验中无法脱身。

    听完后他也明白了之前他的反应是为何。

    药剂所激发的物质正在刺激他的异能,而他却始终压抑着这一反应,这才造成了身体的失衡。

    这些旅组织的实验人员并不在乎这些信息,因为他们之中若是有人成功,那便直接能感受到这一点。

    这一次实验的内容不再是注射什么药剂,而是将他们放置在密闭的空间里,与他们所制造出来的生化怪物一同相处。

    现在仍然不能用仪器检测到一个人的身上到底有没有异能的存在,所以他们采用了这样的方法。

    为了活下去,剩下的所有人都会全力以赴的使用出他们能掌握到的异能,这便能让他们确定实验是否成功了。

    无法反抗的被关在类似于笼子似得密闭空间内,他们互相的看了一眼,实验生活早已逼着他们成长,他们只是一些可怜的受制于人的实验品而已,没有过多的选择,也无法挑剔任何已有的条件。能够比其他人能够多或的每一分钟都是应该让他们为之珍惜的。

    他们都在互相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绝望。

    其中的几个人或许都感受到了异能的存在,但那又如何呢,他们之间并没有办法配合在一起,更何况对于异能他们仍不纯熟。

    那是比寻常要更加庞大的大猩猩,再注入了不知是何的药剂后,它皮肤灰白,像是涂抹了一层防护膜似得,外面十分坚硬。

    它看上去只是个可笑的大猩猩,但当它立起来的时候,身处之前的几人没有一个会发笑。

    猩猩移动所卷起的烟尘实在惊人,叶生虽然知道这一定是实验专用的生化生物,但却对此毫无办法。

    在情急之下,也一如那些人所愿的暴露了异能,火焰席卷在了大猩猩的身体上。

    在外观看的科研人员眼睛亮了起来,是元素系……

    因为成为了异能者,他和绘都在这里增加了一层身份,试验成功的实验品。

    他们被送入制定的学校进行学习,但所被灌输的都是科技引领世界,为达到科技效果而不惜一切的世界观。

    旅组织变成了一个另类的家的存在,而因为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思想行为,旅组织终于让他们获得了更多的行动范围和空间。

    于是他与绘进行了以下的对话:

    “我们约定好,一定要一起出去,不管这时间会是多久。”

    直视着叶生认真锐利地眼睛,绘绽放出一丝笑来:“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