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

    这是一间除了白色外便没有其他颜色的房间,原止戈坐在床的一边,静静地看着这个与他有四五分像的娇弱少女。

    当原止戈的眼光划过了病床旁桌子上放置的头盔的时候,他刚想说什么时,少女手腕上的腕表式微脑突然亮了起来。

    少女却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了。

    原止戈一直望着微脑直到它不再发亮后才试探性地问道:“叶生?”

    少女淡淡的点了点头,像是打给她的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不过眼神不自觉地往手腕上瞟可以证明,她的内心并不如表面一般平静。

    看着少女的表现,原止戈不由叹了口气:“你该知道,岁月在我们的身上是留不下任何痕迹的。”

    少女摇了摇头,语气带着几分固执:“既然之前我做了这样的选择,我便不会反悔。”

    她看上去有很是柔弱,此时头旁低伏着没有精神的发丝,但眼睛却极有神彩,原止戈知道,她既然认定了,那别人是没有丝毫办法的,就算是作为哥哥的他也同样如此。

    所以就算是看着病怏怏的她很想斥责,最后也只能无奈地笑笑罢了:“好吧,我给你们加了点料,到时候不要太过惊讶。”

    加了点料?

    少女默默想着,如果是哥哥说出的这句话,那就不是单单一点点料的问题了……

    原止戈看着她面无表情,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难得哥哥来看你,你怎么也不多笑笑。”

    感受着头被揉的惨不忍睹,少女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望向了一边打开了一半的窗户。

    夜静静的,自从十几年前动用了那个力量后,她便被关在这里,估计还要修养一阵子,她估摸着,要不了太长的时间,叶生应该便会知道她的存在了。

    对此,她很忐忑叶生的反应究竟是什么。

    ……

    熹微的光透过窗帘的细缝打在了他的脸上,眼睛蓦然的睁了开来,手背贴着头眼睛一刹那眯了一下,之前他精神力衰竭的厉害还没怎么感觉到自己异能的提升,这回儿他好好的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的时候是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感。

    仿佛得到了新生。

    在蓝星里二十九岁就达到这样的等级,他是该骄傲的,不过……

    对S+就已经算是顶点的蓝星来说,他这样快的提升等级却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这将意味着,他以后的人生顶点便是S+,谁会这样甘心停步不前,更何况对于他这个天才来说。

    经过如此多年科技发展,人类平均年龄早已达到了120岁,据不完全统计异能者的寿命更是平均达到了150岁。

    也就是说他要保持这个S级一百多年,这是任何异能者都无法忍受的。

    这时叶生想到了《自由》,或许这是联邦保了半天密的所在,就是不知道普通人会不会借这个游戏转为异能者。

    不过应该不是这么一点,不然鬼面早就告诉他蓝星所出现的异常动向了。

    肚子有些饿了,他让家务机器人早饭做了几片吐司夹涂完果酱以后口感非常的不错,再配着一杯原味牛奶,真是简单的幸福。

    以前出任务那还能那么放松,吃的是携带方便的最干硬的饼干,喝的是古古怪怪的绿色营养液,和现在相比,叶生感觉自己堕落了。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平静能保持多久呢?

    他差不多可以猜出来,那个隐隐一直盯着他的是那个组织,因为比起A级所延伸出的精神力覆盖的范围,S级所覆盖的范围可就要大的多了,更何况他是异能者中的贵族,元素系中双属性冰与火。

    他明面上是元素系控冰异能者,但内里还有个火便是很少人得知的了,得益于他的控冰,他被冠于了极寒之剑的美名,不过除了灰鸽和绘这几个少数人而言,他的还有一项能力是被他深藏的,这违反了事物的规则,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动用。

    异能界界定的异能一共分为四类,强化系,元素系,变形系,奇异系。

    那个能力他也不甚清楚,所以他将这个异能归为了奇异系,不到紧急关头他不会动用。

    其实有很多的时候他想要用的时候,都被灰鸽和绘无情的阻拦了,而这就是奇异系的弊病,不是太弱,而是太强,强到叶生从小训练的身体也承受不住。

    也不止是每一个奇异系的能力都是这样,也有一些千奇百怪的能力也归到了奇异系,拥有奇异系能力的很少,鬼面算是一个,不过他的能力有些奇怪,动用起来也没见他有什么副作用,而花醉兰的异能是木系的,他也算是基因了,这也是他姓花的由来。

    强化系很简单,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一般都被称作为异能者中的平民,因为能力太普通了,不是速度很快,就是力量极大,而且强化系也是有它的极限的,很多强化系的异能者最多只能达到C级,达到B级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了,但饶是如此碰上元素系的也得跪,因为两者没的比。

    变形系一种很奇怪的能力,他们可以变化自己的形态,变成动物的有,变幻自己的形象的也有,变形系的能力没有元素系破坏力那么大,但是属于异能者中的绅士,因为他们总是能非常从容的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只要不是亲眼见到他变化,就算是异能者也很难看穿他的本质,而变形系的人干起坏事来非常的得心应手,借于他们那天生的天赋,他们轻松的逃避着联邦的法网。

    不得不说因为变形系前几年太过于嚣张,好好被联邦整顿了整顿,当然也有其他异能者看不过眼的原因,多行不义必自毙,变形系的后来同僚们也汲取了他们前辈的恶果,高调做人,低调做事,不过或许是因为清理的有些严重,现在的变形系的人真的有点少。

    有很多奇异系异能者,真正有用的很少,但是只要是异能者,甭管你是什么异能,联邦对他们的待遇都比平民好了不知道多少,平民只能凭借着劳动和工作换取信用点来买些除了吃的以外的物质享受,而贫民区的人更加惨,靠着联邦救济金勉强喝着营养液能过活,不过普通区里的平民过的虽然不富庶,但至少还能体验一下科技所带来的便利,怎么说家里还是有一台家务机器人的,而空气虽然不新鲜,但比起贫民区的人还是好了许多,没有什么难闻的味道。

    叶生也曾经在贫民区待过一段时间,那里简直不会人待的,特别是从富人区待了那么多年来到贫民区,那落差让人感觉到奔溃。

    那些贫民是早已经习惯的了,所以无碍,但是叶生却在那里活的很艰难,还好仅仅只是待了一周就离开了,但依旧给叶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而那次也是为了任务,一个好好的富人区不待,待在贫民区的家伙。

    想想叶生就有点怨念了,那里垃圾丛生,也没人清理,联邦不会管,脏乱差,楼房密集,联邦不会管。

    就算是偶尔管一管也不过是因为太严重了而已,而贫民因为营养液活的下去,暗地里则是阴暗丛丛,他们想了无数办法争取在普通区看来也只是微末的信用点,卯足了劲想要脱离贫民的头衔。

    吃着早饭,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居安思危起来,真实情况是他想到了绘,他说过他就是在贫民区出来的。

    而等到他真正在贫民区生活才发现,绘这句话所隐藏的东西有多么深,直到现在他还一直无法忘记绘的挂着微笑的面容,清澈无垢的样子让他印象深刻。

    不过这只是面对他而言的绘而已,真正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一直都是微笑着杀人,人称微笑的死神。

    他从来都是笑着的,只有他真正动了感情时,他才会卸下在他看来有些虚伪的笑容,还好大多数面对的都是这样一个绘,一个真实的绘。

    他到底为什么离开呢?

    又为什么那么久不露面呢?

    想着,想着他甚至想等到见到绘这家伙好好的痛打他一顿。

    千思万绪化为了一声叹息,早饭也匆匆地被他解决了。

    他决定先进入游戏,慢慢挖掘总会出来的。

    再次登入游戏,依旧是熙熙攘攘的梅维小镇,不过比起下午的人来说要少很多了,比如馅饼这样的小孩,其实一直要在联邦在每一个区中的学校上学,不过因为如今的科技,其实学习的时间还是比较宽松的,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指定的学习内容,不管是在家自学的还是来学校学的都可以。

    而在旅馆他又看到了天上不会掉馅饼,说实话昨天这个小孩告诉他除了晚上都在线的时候他怔了一下,不是都要上学的吗?

    没想到这小孩一脸奇怪看了他一眼:“我学完了啊。”

    好吧……夜寂无声心里默默想着,没成想还碰到了个学霸。

    学霸这个生物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学生还是要在学校里完成学习的,而游戏对于小孩和年轻人的吸引力要更加的大一些。

    有句话说的好,游戏是年轻人的天下,而《自由》中也同样如此,不过也不乏来游戏中度假的老年人,升级对于他们没有什么吸引力,不过为了能够十级到主城,看更加雄伟的建筑和丰富多彩的风景,他们也是蛮拼的。

    那劲头可一点都不比年轻人差。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