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不会掉馅饼指了指下面:“我们要一路的绕下去,这是那些NPC弄出来的道路,为了避开这些NPC,我们绕到一半要走另外的道路,那里就是豺狼的怪区了。”

    这下面是一圈一圈的往下绕的,其实他们最近的方式应该是直接跳下去,可惜他们两人一个是3级副职者,一个是5级的弓箭手,实在是没有这么大的本领高来高走,只能不停的迂回的绕路了。

    夜寂无声点了点头,人家是内行,还没有到他施展能力的时候,他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矿工在这里算是中立NPC,如果亲眼看到你挖矿一下子就会从中立NPC变成敌对NPC,一开始还碰不上矿工,越到下面矿越多,矿的品质也越好起来,这让夜寂无声都感觉到了一丝难度。

    还好要走另外的道路,这里的矿工都是十级NPC,变成怪以后因为是人形怪,还具备一定的智能,可比野兽要难缠多了,而且打到一半有时候还会跑开,招呼其他的矿工,可别提有多难搞了。

    “到了。”馅饼指了指前面的洞口说道。

    夜寂无声望着前方黑黝黝的洞口,默道这也是该他出手了。

    洞里面不仅有着豺狼栖息,而且洞的内壁上也不时的会出现些矿类,不过都是最差的一类矿产而已,天上不会掉馅饼还看不上这些矿产。

    在洞口的时候夜寂无声还看的见里面的一些情况,但是看再里面些的情况就没有办法做到了。

    深入进洞的里面等于黑夜里的情景,夜寂无声诧异的看了一眼馅饼,怎么没有听这个家伙说过是这样的情况。

    馅饼指了指一旁洞壁,夜寂无声顺着他所指的地方看去洞壁内壁上好像有点光亮,不过这里看上去太暗了。

    夜寂无声有点疑惑,这么点光能够干什么呢,根本看不清啊。

    等到凑近了看的时候夜寂无声才发现了其中的玄机,每一个间断,在洞壁的内壁上都有着绿色的晶体镶嵌在里面,贴着墙壁才能看清这光亮便是来自于这里面的。

    晶石一个间断隔着一个间断,贴着墙壁走完全可以看清前面的情况。

    “这个地方倒是不太简单。”

    夜寂无声摸着这个晶石说着,这个晶石很像是当初那个任务传送到任务地点的传送石,但比起来又小了不少。

    馅饼有些赞同地点了点头:“当初是在一个巧合下发现这里的,在里面,到了豺狼所在的地点洞里的矿产要更加好一些。”

    等到他们在深入进去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在绿色幽光下的豺狼。

    豺狼明显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环境,在夜寂无声目光所及的地方时刻的踱着步,有时也会到另外一个晶石的光亮处,这便要在走几步才能看清的了。

    夜寂无声和馅饼一直贴着墙壁行走,不太清楚在晶石的照耀范围之外是否也有豺狼的存在,所以他们小心翼翼的靠近着阻挡了他们前进的豺狼。

    馅饼刚想上前,夜寂无声冲着他摇了摇头。

    馅饼也不固执着,后退了几步,给夜寂无声留下一些可以发挥实力的空间。

    夜寂无声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再把目光集中在了前方的豺狼身上,说实话,在讲求真实的《自由》里,这个洞里他观察过,可是除了那个样子奇特的晶石以外,这里没有其他能够让豺狼生存下去的东西,它们为什么在这个洞里生存,这却是让夜寂无声困惑的事。

    面前的豺狼棕色的毛发,在它在黑暗中的时候还能看见一双绿油油的眸子,在黑夜中格外瘆人。

    取下了背后的长弓,抽出比系统的最劣质箭羽要好两个档次的箭矢,精钢箭,买了三筒,一筒一金,真是太贵了,不过这箭矢一筒是一千支,在加上以前的劣质箭矢并没有用完,在摸清楚豺狼的习性的时候夜寂无声就换劣质箭矢来刷级了。

    他将精钢箭搭在了弓上,谨慎地拉开了弓弦,整个弓都绷紧了起来,形成一道饱满的新月状,瞄准着踱着步子的豺狼,在豺狼无意识靠近他的时候,手猛然一放。

    箭矢夹杂着疾风就是飞扑向了毫无所觉的豺狼。

    但就在刚要击中豺狼的前一刻时,豺狼前右前方一蹿。

    只听见碰的一声,让后面的馅饼心中微微一紧,没有射中,箭矢落在了地面上。

    连偷袭都没有偷袭中,馅饼不禁对自己的决定而感到怀疑,他是不是太过于相信他了,还没有等多久,夜寂无声又动了。

    夜寂无声手搭在弓箭上,技能的光华在箭矢上闪烁着。

    而豺狼也被刚刚的箭矢吸引,首先将幽光的眼睛转向这箭矢的源头——夜寂无声,四肢一顿,便是急急地向着夜寂无声扑来。

    这在这时,箭矢已经从夜寂无声的手中脱弦而出,裹狭着蓝色的能量迅疾的向前飞去。

    ‘蓄力射击’

    ‘-55’

    豺狼吃痛的嚎叫了一声,头上的血量格一下子掉了六分之一还要多,夜寂无声没有将伤害最大化,他没有将箭头瞄准向豺狼的弱点眼睛,而是射瘸了这只狼的前腿。

    馅饼看着夜寂无声的箭矢穿通了豺狼的前腿,心下一松,只要这豺狼的一只腿废了,速度应该就会降下来,这接下来便对夜寂无声造不成威胁了。

    接下俩发生的也没有出乎馅饼的预料,滴滴血液从豺狼的前腿上的伤口流了出来,比刚刚的速度至少慢了三层,之前夜寂无声因为等级的原因捕捉的很勉强,这回儿夜寂无声很容易就捕捉到了豺狼的行动轨迹,抬手又是一箭,比起蓄力射击的速度要快的很多,现在夜寂无声的技能里基本都是瞬发技,而弓箭手和盗贼都是靠着攻击速度。

    '眩晕箭’

    ‘-34’

    豺狼被当头的一箭射的一顿,趁着这个时间,夜寂无声已经拉远了距离。

    两支精钢箭从背后握在手里,就在豺狼还没醒的时候拉起弓弦,箭头斜指。

    咻咻

    只听见两声箭矢破空声,那两支精钢箭便已先后插在了豺狼的身体上,一只射到了差点射在豺狼的右眼眶上,可惜被豺狼避了开来,但箭矢还是插中了豺狼的脑袋。

    ‘二连射’

    ‘-43’

    ‘-47’

    豺狼这时正好醒了过来,却已经是伤痕累累了,全身被连射了四箭,去掉了差不多一半的血。

    血染了豺狼棕色的毛发,此刻此刻它真的被眼前的人类给激怒了,它不顾着自己一只受伤的前腿,疯狂的跑向了夜寂无声,速度比一开始都要快上两层。

    夜寂无声没想到这豺狼这时爆发,略有些猝不及防,被这头不顾伤势的狼扑到了,不过还是避开了要害,咬上了它的大腿。

    ‘-57’

    这攻击可比夜寂无声要狠的多了,现在夜寂无声还穿的是蓝装,比普通玩家不知道好了多少,但依旧掉了三分之一管血,再被咬两口绝对就要挂了。

    馅饼看着队长这么危险刚想上前的时候想起了开始打狼之前夜寂无声关照他的话:无论怎么样你不要上前。

    馅饼并不了解夜寂无声的实力,只有站在后面干着急,面对8级的豺狼他当然没有办法,看着已经掉了一半血的豺狼,在看着夜寂无声这个弓箭手已经被狼近了身,心中一慌。

    要是他死了,作为同一个队伍的队友将是这个怪物第二个目标。

    他心下想着刚才的怀疑,这么的安慰自己,既然夜寂无声刚刚能够将这头豺狼打掉半管血,他现在一点都不紧张,他一定是有所把握的。

    但是事关着自己的生死,馅饼还是有些悲观,之前被豺狼咬死已经有些阴影了,他实在是不想要再死一次,再掉一级,他可要掉到2级了。

    想了想馅饼有些破罐破摔了,掉一级就掉一级,等到夜寂无声再升两级再来试试,夜寂无声的技术还是没有太大的瑕疵,他在游戏中也看到几个弓箭手,射中就已经不错了,《自由》里的弓箭手射箭是一个难点,和盗贼职业一样都需要很大的技术含量才能玩的转,他有几个同学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删号的,《自由》里的弓箭手少已经是共识了,弓箭手现在被称作废柴职业。

    而之前他搭讪夜寂无声的原因中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看到夜寂无声射箭的准确性,几乎是百分百,那些怪基本上都比夜寂无声多一两级,这也能够射中,天上不会掉馅饼当时被夜寂无声的技术震住了。

    但是这个8级的豺狼却是要比其他的8级怪还要强一些,他观察过这个洞的情况,他也是在很谨慎的情况下将夜寂无声带来的。

    不仅是因为他的潜力,还有就是他看的出来夜寂无声他不会骗他,因为夜寂无声有一股特殊的气场,让人相信他。

    气场是个很玄乎的东西,每一个上位者都拥有,与金钱,实力,权势都紧密相连着,若是有一天一个富豪没有了他所拥有的所有金钱,说不定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而夜寂无声队长就是这样,可以看出这样的身手就是他背后的依仗。

    正在东想西想的天上不会掉馅饼突然发现原本靠着夜寂无声极近的豺狼呜咽一叫,倒在地上趴不起来,这是什么情况?

    天上不会掉馅饼有点搞不明白了,就是一会儿的功夫这情况怎么变成这样了,他刚刚已经做好了挂了的打算,没想到就变这样了。

    他看了一眼豺狼的身体上,插了八支箭,也就是说出了刚开始的4支箭后来又射了四支箭,他观察了一下箭矢的位置,这后面的四支箭有三支箭在豺狼的身体上,还有一支在豺狼的右眼眶上,豺狼浑身插满了箭矢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只需要最后一箭就可以送它归西。

    天上不会掉馅饼无法将之和夜寂无声联系在一起,他疑惑了,随后他振奋了,抛去了这些思绪,想着既然夜寂无声这么厉害,他自然也没有白白地错付了眼光。

    而这里已经安全了,天上不会掉馅饼放心地拿出了十字镐,这一个晶石所照耀的范围里只有这一头豺狼。

    就在这头豺狼咽气的瞬间,这里的空间便安静了下来,他屏气凝神对着一处地方用力地凿下去。

    一旁的夜寂无声回顾了一下之前的战斗,就像是天上不会掉馅饼所说的那样,他记得狼扑过来的瞬间,狼突然地定住了,这也让他深深地疑惑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