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天上不会掉馅饼忐忑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底一空,随着呼地一下,风竟裹着他的身体不断的下坠,这种毫无着力感的感觉把他吓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他脑海只闪过一句话:靠,这机关竟然是陷阱。

    他心下正慌张着的时候夜寂无声也快速地纵身一跳,待得夜寂无声也向坠下去时,地上原本开了的口子像是闸门一样便重新闭合了起来。

    只是须臾的功夫,一匹豺狼带着另外一匹豺狼迅疾的袭来,却发现洞穴地上在此刻的晶石散下的光辉下,却是一个人都没有,两匹豺狼各自都用鼻子嗅了嗅,人的味道还在这方地面上残留。

    两匹狼在这方地面逡巡了片刻,却仍然毫无发现,其中另一匹豺狼显得有些不耐了,冲着前头的豺狼嚎叫了一阵便迅疾的回返了,只徒留下这匹豺狼一双兽眸中闪过的不解神色。

    只是守了约莫片刻的功夫,便和之前那匹豺狼相同,这匹豺狼也回返到了原本它所在的地方。

    而此刻身在底下的天上不会掉馅饼和夜寂无声两人却已经坠落到了地面上。

    高度还好并不是太高,两人的血量在身形坠落的瞬间只是跌到了20%左右,并没有生命危险。

    夜寂无声的等级较之天上不会掉馅饼要高3级,所以很快便站了起来,扶起了还没缓过神来的馅饼,他目光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四四方方的紫蓝色金属包裹住了整个房间,而抬头时让夜寂无声诧异的是他没有看到之前他所经过的一大块黑漆漆死寂的空间,而是以同样紫蓝色的金属包裹住了,刚刚他根本来不及观测自己是怎么掉进来的,再仔细想想这个头顶上紫蓝色金属也应该有和上面晶石照耀的空间相同的机关才对。

    天上不会掉馅饼在夜寂无声在打量房间的时候对着紫蓝色的金属沉默了片刻后,忽然惊呼了一声:“紫椴石?!”

    “紫椴石?”还没有瞧清楚这里的夜寂无声被天上不会掉馅饼的这一声唤回了头,疑惑地反问道。

    天上不会掉馅饼如数家珍似得开始介绍起了紫椴石:“紫椴石,一种极为稀有的金属,被常常用来在打造武器的时候放入一些增加整个武器的品质,我这也是第一次看见紫椴石,之前我也只是在我老师的指引下知道有这么一个金属的存在,这紫蓝的颜色,还有上面可以遍数的纹理,绝对是紫椴石没有错了。”

    “却是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有人将紫椴石这样做成这么大的房间,简直浪费之极。”

    天上不会掉馅饼摇头的感慨着,随即他忽然眼前一亮,拿着十字镐对着墙壁就是一敲。

    ‘碰’

    只听到一声金石相击的声响,首先映入夜寂无声眼帘的是馅饼那被震住的表情,之后夜寂无声才注意到馅饼手上拿着的十字镐敲击在墙壁的那一端已经严重的变形扭曲了,现在总的长度还不如后面那一端的二分之一,绝对是损毁严重了,不知道为何天上不会掉馅饼接下来的神色一下子让夜寂无声愣住了,只见他开始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还真的是紫椴石,这破烂十字镐当然奈何不了你了,不过嘛……”

    一刹那间,感觉到夜寂无声看了他好几眼,天下不会掉馅饼止住了笑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事实上在这样的极品矿产面前,是没有任何拥有采矿技能的人可以为之淡然的,夜寂无声当然不太明白,不过既然看目前馅饼那样,他也知道紫椴石的品质应该是不低,只要他不把这房子给拆了,夜寂无声不会扫馅饼的兴。

    而且,馅饼现在离拆房子还有不知道多遥远的距离了,是以夜寂无声丝毫不但心的继续打量这间房子。

    实际上除了主要包裹着四周的紫椴石以外,夜寂无声的前方还有一个只有半米高的高台,和房间一样四四方方的,不过高台的材质看起来明显调动不了馅饼的兴趣,所以可以初步的判定这材质似乎也不怎么样。

    但夜寂无声仍旧走到了高台的旁边伸手摸了一下这高台透明的材质。

    有些光滑,还有指尖能够感受到的沁沁凉意。

    高台上有一个盛放东西的金色托盘,此时却是空空如也。

    夜寂无声感觉这高台的材质应该至少是不逊色于紫椴石的才是,因为这房间的主人都肯将被馅饼称作是极为稀有的金属用来打造这个房间,这盛物的高台怎么地也不可能是普通的材质才对。

    不过除了光滑和凉意以外夜寂无声感觉不到任何的其他的感受,他先是看着空空如也的托盘发怔了一下,后连忙把天上不会掉馅饼召来。

    “你仔细看看这个材质,到底是什么矿产。”

    整个房间除了这紫椴石还有这高台以外就无有一物了,紫椴石看天上不会掉馅饼那样,夜寂无声便明白馅饼奈何不了,但这高台便要合二人之力仔细琢磨一番了。

    馅饼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望了一眼高台,对着高台颇为不满,他还打算想想以后怎么把这些个紫椴石从这个房间里卸下来呢,刚刚一下就被打断了思路,真是让他生出一丝不愉。

    馅饼满不在乎地开口道:“这高台就是一般的玻璃那有什么特殊的……”

    “等等,等等……让我回忆一下……”

    天上不会掉馅饼摸了摸这高台的质地,感觉到了丝丝凉意,一下子推翻了之前的看法。

    “好像不是玻璃……”

    他突然开口说道。

    随后馅饼朝着这高台一阵猛瞅后摇了摇头:“这个材质我好像没有听我老师提起过,但不是玻璃,我刚刚感觉到的凉意并不是普通的金属所能够拥有的,而我也只知道这么多了,我现在采矿不过是中级,就算有着老师的指点还是不太了解比较偏门的矿石。”

    夜寂无声了解地点了点头,看向着高台的目光一下子不同了。

    “这里四四方方严丝合缝,没有一扇门,我们怎么出去。”

    馅饼乍然间听到夜寂无声这么问道,刚刚脑中因这紫椴石而扰乱的思绪一下子清明了。

    对了,他们该怎么出去。

    天上不会掉馅饼望向了四周,这紫蓝色的紫椴石铺满了周围,之前专门凿矿石的劣质十字镐都耐它不得,他思考不出现如今还有什么样的方法能够凿开四面的墙壁了。

    这原本让他喜悦的紫椴石现今变为了个牢不可破的牢笼将他们关在了里面。

    紫椴石虽好,但是他们被关在里面还有什么用?

    天上不会掉馅饼的表情一下子变为了苦笑,实话实说道:“这紫椴石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如果我的采矿等级能够提升到宗师,说不定就可以将这墙壁给凿穿了,可是现在……”

    不用馅饼再往下说夜寂无声已经知道了如今的形势了,他快速的开口了:“就算是你凿开了又如何呢,和我们上方的机关一样,或许需要机关才能离开这里,死凿开这墙壁,别说我们有没有办法,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就站在的这里,估计要挂出去了。”

    馅饼默默道:“挂出去也比现在这样耗啊。”

    夜寂无声摇了摇头,他约莫也猜测出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小子的想法了,他挂一级自然没有压力,他挂一级虽然还需要一段时间升上来,对于他来说还是没有大碍的,但是这里既然设计成了这样,那么无论如何都是有其暗门的所在。

    并且,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要说没有奇遇他才不会相信,就这么白白失去了这么一个机会他可是心疼的很。

    问题就在这个高台上,馅饼也恍然惊觉的将眼神落在了这材质极像是玻璃的高台之上。

    找机关夜寂无声还是很有经验的,在现实里科技与机关有时候都融为了一体,破解者不仅仅需要有智慧,更要有想象力,换而言之就是脑洞的大小。

    而这高台旁边的两人自问脑洞都比正常人要高。

    天上不会掉馅饼尝试性地推了推高台,但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制作成的高台稳如磐石,他用了半天劲都没有推开分毫,反而把自个累得喘个不停。

    馅饼靠在高台上说:“这里有没有什么凹起的晶石什么的,这高台又不能移动,这机关……”

    后面的话直接从夜寂无声的耳中过滤到另外一个耳中,仔细瞧着这高台,突然心中一动,手已经抬起来了。

    这会儿的功夫馅饼说完,回头见着夜寂无声低头思索所闪过的一丝金光,便离开了高台半米,让夜寂无声随便施展了。

    他看着夜寂无声的手先是伸到了金色托盘的下面微微一抬,这金色推盘却是仍旧固执的待在这高台上不上来,馅饼微微一紧,不是机关的枢纽。

    正在天上不会掉馅饼有些失望的当口,夜寂无声两手捧着金色的托盘微微一转。

    这托盘被转动了,四周没有任何的变化……

    夜寂无声继续转动托盘,转动着转动着,馅饼数清楚这已经是第三圈了,如果还是不行的话……

    他正担忧的时候,突然他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条件反射似得,他跳远了高台四周的地方。

    而夜寂无声则是不然,正对着高台的对面,一个小小的门已经出现在了夜寂无声的眼前,替代掉了那珍贵的紫椴石,门上有一个门把,整体约莫是浅白色的,还没等夜寂无声和馅饼靠近,这门便自动的启开了,就算是距离门里的空间距离不小,但馅饼依旧看到了一片金光耀眼,他咽了一口唾沫。

    虽然他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但这可是在游戏里,说不得今天的事情可以和他的几个朋友好好吹嘘吹嘘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