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寻找(上)

    和天上不会掉馅饼一样,夜寂无声也同样看到了金光闪闪的景象,不过这‘金光闪耀’的样子太过刺眼了,反而看不太清楚里面的究竟如何。

    馅饼却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去了,但是看了一眼身侧的夜寂无声,没有先踏进去,反而侧身后退了一步,让夜寂无声先进去了。

    夜寂无声诧异地看了一眼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十四五岁的少年竟然对于前后次序竟然那么严谨,这让他联想到了几个谨守着礼仪的朋友,一个个都家族的子弟。

    虽然这么想着,他便冲着馅饼点点头,便先一步走上去了。

    实际而言,不管他是否是团队的队长,让一个三级的副职人员进入一个不知道是福是祸的地方,他也是不能的。

    刚踏进去的时候他背后的天上不会掉馅饼突然痛呼:“天哪,说好的宝藏,说好的黄金呢?!”

    旁边夜寂无声一阵无语,这能够金光闪闪的可不只是那什么宝藏啊……

    眼前的屋内天花板上吊着明晃晃三个巨型的黄水晶吊灯,把屋子里照耀的一片金光闪闪,的确是金光闪闪了,但是所谓的宝藏和黄金,一个都不在这里面。

    背后的馅饼非常的失落,但还是对着夜寂无声解释着:“这黄水晶只是普通的矿产,倒算不上是什么要紧的材料,和紫椴石比起来更是有着天壤之别。我实在是不明白,既然这里的主人将机关做的那么的隐蔽,为何外面是珍贵的紫椴石,里面却只是黄水晶。”

    “你确定是黄水晶了?”

    夜寂无声这么问实际上有点不大礼貌了,这是在质疑馅饼对于矿石的眼光。

    但是天上不会掉馅饼一点都没有生气,之前他就看错了一次,但这次他坚定地点了点头:“我可以确信这是黄水晶,而不是其他的矿石。”

    听到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么一说,夜寂无声又将目光放到了四周,那再黄水晶吊灯之下照耀下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桌子,不像是上次看到的托盘上空空如也的情景,这一次的桌子上明明白白的放着许多瓶瓶罐罐的东西,馅饼和夜寂无声都瞥了一眼,都没有搭理这桌子上的东西。

    无他,这些瓶瓶罐罐的东西都是炼金所要用到的,但他们中没有一个是想要追求此道或擅长此道的所以对于他们而言还不如一袋金币来的实在。

    不过嘛,夜寂无声心中想了想,这个可以留个其他人用,不能讲这地方浪费了不是。

    特别炼金,是后勤补给的重中之重,只要不是普通的副职,都会有不同擅长的方向,真正的拿手药剂这价格可不会低,特别是有些炼金师所在的势力如果与他们关系不好,那就更不可能得到什么想要的药剂了,而这一切夜寂无声要将之打破。

    除了中间的大桌子以外,又和上次一样,没有陈列什么其他的东西了,说实在话夜寂无声和天上不会掉馅饼都很失望。

    之前明明天上不会掉馅饼感受到不同于一般NPC隐藏住所的感觉,但发现机关以后竟然只找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只是看见一些有关于炼金的东西,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到失望呢。

    “不对啊,这里还是没有门的存在,那肯定和之前一样还有着暗门。”

    夜寂无声手撑着下巴,对于这里的主人无语了,一个房间放一样东西,这主人到底想要干嘛啊。

    夜寂无声只能用一句话来概括了,有钱就是任性。

    天上不会掉馅饼其实此刻也有些无语,折腾了半天,刚刚让他兴奋了一会儿的金光闪闪就是眼前这个空荡荡的模样,黄水晶,这么坑爹,别说这值不值钱了,他也够不着啊,而面前炼金的用品,他再怎么样也不会累赘的背在身上啊,这次补给塞得满满一背包,就算是有空的地方让这背包塞他也决然不会塞什么劳子的炼金用品的。

    也不知道能值多少钱呢。

    此刻的夜寂无声和天上不会掉馅饼丝毫不知道这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和这黄水晶的价值,等他们了解的时候,也是第二次踏入这里的时候,而那个时候,他们便变成了大刀阔斧的拆迁狂人。

    馅饼有些气闷,忍不住踢了一脚桌子,桌子是方方正正实心的,因为太大的缘故,就连他和夜寂无声走动起来都要围绕着这桌子走,他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但没想到这一踢,踢出了清脆的响声。

    嗯?

    两人心中同时发出了疑惑地声音。

    夜寂无声尝试性的踢了一脚。

    碰

    里面是空的。

    天上不会掉馅饼翻了一个白眼:“也不知道这设计游戏的那些人怎么设定的,这里的机关真是让我无语了。”

    他们围着这桌子思忖了片刻,由着天上不会掉馅饼先抽出了长剑,用力砍在了这桌子的中心处。

    出乎了夜寂无声的预料,天上不会掉馅饼的剑锋就像是砍瓜切菜一样直直的就把这桌子戳出了一个洞。

    天上不会掉馅饼本人也很吃惊,他是知道自己的实力的,真正和三级小怪打起来都很吃力,因为他将所有的属性点都堆到了敏捷上面,连一个普通的玩家都不如,全身装备除了长剑是他打造的而优于新手装备很多以外,他身上穿的仍旧是刚开始的新手装备,这桌子虽然只是死物,但凭借着他初始时的力量,竟然还能戳出一个洞来。

    简直就是一百年前海蓝星的假冒伪劣产品。

    夜寂无声也对这桌子很是不解,这桌子是要闹哪出啊,那么容易就被戳一个洞,这和刚才紫椴石的对比实在是太明显了点吧。

    戳出了一个洞后,因为实际情况出乎了馅饼的预料,等到夜寂无声蹲在馅饼的旁边,他才开口:“这质地好像只是普通的木头,木头的存在时间并不如矿产,用木头做桌子索然未尝不可,但是我无法理解一个拥有那么多紫椴石的人在这里用木头,就算是里面另有乾坤我也无法理解啊。”

    夜寂无声的眼睛已经透过这洞看向桌子的里面。

    地面上有一个门,类似于地窖的门,估计可以深入底下。

    “这里面有一个门,我们先把这桌子启开。”

    天上不会掉馅饼听了夜寂无声的话点了点头,他们先是把那什么炼金的物品给放到一边的地面上,怕掀开这桌子的时候造成什么损毁,再怎么对这炼金物品不满意,他们也不会以为这炼金物品一文不值,只是他们没有眼力辨别其中孰好孰坏而已。

    以后说不得还要再来一次。

    等到搬开了这些碍手碍脚的东西,天上不会掉馅饼用剑一点点的做起了切割的工作。

    还得小心翼翼地慢慢切,一旁的夜寂无声看着他的动作连连点头。

    这小子有几分做木匠的天赋。

    这当然不是夜寂无声的嘲讽了,而是天上不会掉馅饼真心做的不错,这桌子上端已经完全被他切成了盖子的状态,上面一点啃啃哇哇的都没有,如今的科技发达,木匠也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工作,恰恰相反,做木匠的人太少了,那些木匠做出来的很多工艺品都被一些闲的蛋疼地收藏者摩挲把玩不已,正是印证了一句话,越是稀少越是珍贵。

    手工艺活能够传到现在的那个不是有几分本领,纵使科技再是发达,也无法阻挡人们的追求。

    当然夜寂无声切的比他更好,当然他是不可能干什么木匠之类的活计的。

    等到馅饼掀开了盖子的时候,这朱红色的大门才曝露在了夜寂无声和馅饼的眼前。

    天上不会掉馅饼看到这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是进入这个门还没有能够离开这里的方法,我就真的要吐槽设计者的恶趣味了。”

    夜寂无声闻言也点了点头,折腾了那么久体力值都下去了,他们吃了几块饼干后,由夜寂无声拉开大门。

    不出乎夜寂无声的预料,下面是黑乎乎的一片,而唯一能看清的便是离他们眼光最近的一阶一阶的台阶了。

    “进去吧。”

    夜寂无声深吸了一口气,先是走了进去。

    这种环境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但在这游戏中却是第一次,他单独一人当然不紧张,但他后面还有馅饼,他在组队频道里说好万一遇到危险情况时的处理方式,看到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小子点了点头,这才放心下来。

    夜寂无声有一种预感,这次是真要进入这片地方主人的核心区域了。

    不过他此刻还不知道,这之后所看到的会让他惊喜还是失望。

    但紧握着剑柄的天上不会掉馅饼却不怎么想,是他拖累了夜寂无声,如果不是他,他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方,甚至还有出不去的危险。

    如果有什么危险,他一定要挡在夜寂无声的前面,这一次就算是死也要死的光荣些。

    夜寂无声已经往下小心地走了几个台阶,并不知道后面馅饼心中的所想,他们就算是没有发现这里也是有机会出去的,只不过这出去的方法就很让人难以接受了。

    那便是自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