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们的麻烦管他什么事。

    旁边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侧过头一看,才发现天上不会掉馅饼用一种金光闪闪的眼神看着他。

    天上不会掉馅饼看到夜寂无声回过了头后,又恢复了原样,好像刚刚的眼神不过是幻觉。

    小孩心性罢了,夜寂无声在心里笑了笑。

    但天上不会掉馅饼刚刚被夜寂无声那霸气的一句堵得那法师不说话的行为感到了由衷的充实感觉。

    他认为打个游戏就应该像是他的队长夜寂无声那样简单,直接,粗暴。

    就连最后夜寂无声甩手走人都被他解读成了潇洒。

    如果夜寂无声知道馅饼心里所想估计会在目前那‘潇洒’的步伐中脱离开来,因为实在是太雷人了。

    换了一片区域刷怪,附近是八级到九级的怪区,等到夜寂无声将经验值推到七级半的时候,在游戏中的时间也时至下午了,他刚刚打完一波怪,体力值消耗的有些多,所以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天上不会掉馅饼也升到了五级。

    趁着闲暇,夜寂无声计算了一下,如果运气不错今天就能进入八级。

    接过了馅饼递来的饼干,夜寂无声咬了几口,《自由》有个坑爹的地方,随着等级的提升,饥饿值,体力值也会提升了,但却还是一样算百分比,体力值如果掉到了30%以下只是疲惫下降些速度而已,掉到20%以下乏力,还会继续下降速度,同时下降力量,这在战斗中影响着攻击力,如果到了10%以下,那便是虚弱,那将下调40%全属性,这简直坑爹,而饥饿值也和体力值差不多。

    而对于提升了两级的夜寂无声来说,要恢复饥饿值所需求的饼干也越来越多了,如果馅饼还会做其他东西的话……

    夜寂无声也和馅饼提过这一点,但是馅饼显然有点不好意思,和夜寂无声说过了原因,那便是他还不具备野外做其他食物的能力,在旅馆里他倒是能做其他的食物,但是在这里不行,而且饼干是一个很容易保存的食物,有些食物却并不如饼干那样容易保存。

    吃完了饼干,又刷完了一波怪后,也到他们该回到梅维小镇的时候了。

    又或者准确地说是夜寂无声该把馅饼送回梅维小镇了。

    这时的梅维小镇已经是黄昏了,很多玩家也和夜寂无声他们一样,从怪区里回来,在新手期,玩家的手段匮乏,对游戏的所见所闻也极少,所以一般而言玩家都会在傍晚之前回到他们的出生之地。

    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约定俗成的惯例了,而这个时候一直持续到晚上,都将是南边交易区最热闹的时候,一些玩家用不到的装备或者是物品将会在这个时候摆在地摊上贩卖,有些玩家甚至好像是来体验这种摆地摊的感觉似得,饶有兴致的和欲要购买的人讨价还价。

    本来对于这样的事情夜寂无声还是有些感兴趣的,不过想了想目前的等级,还是没必要做这些事情来浪费时间。

    “接下来你在旅馆练锻造吧。”

    夜寂无声站在天上不会掉馅饼的身前,望着他背后的旅馆说道。

    馅饼点了点头,他回去用他仓库里剩下的材料和这次采集的银矿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做出一件让他突破初级的完整白板装。

    他觉得今天应该可以,馅饼不知道自己提升玩副职业的等级以后,这个游戏还会不会有人超过自己,但是他很自信,自己的锻造和烹饪一定是最强的一个。

    告别了天上不会掉馅饼以后,他没有下线或者是去交易区看看有什么可以捡漏的,而是折返到了小镇的外面,没成想一个照面碰到了匆匆回来的南天等人,本来夜寂无声没有想要打招呼的意思,但是南天却先一步的喊住了他,让他不得不对着他点点头。

    意外的是接下来南天开口说道:“之前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还请阁下不要介怀。”

    夜寂无声被他的反应弄的一愣,他在《自由》里可是换了ID的,难不成是被他认出来了,仔细看了一下南天的表情,心下一定,他没有被认出来,只不过是南天想要和他交好而已。

    夜寂无声一直信奉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只要别人不要让他不好,他也不会莫名其妙让别人不好。

    所以他摇了摇头:“这件事并不算什么,只是我希望以后不要再次发生了。”

    说话时带着一种隐隐地威胁。

    这人话语在面对他们公会会长的时候依然是这样讨厌的样子。

    后面其中有一个就在之前和夜寂无声打过照面的一个人心中这么想着,但是看会长的样子,却没有发声,来的时候就已经被队长说过了,而且他也不傻,他可不会在会长跟别人交涉的时候冲出来,这不是打自家会长的脸么。

    等到夜寂无声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南天并没有因为他的语气而感到生气,反而觉得这才是高手的脾性,有些不以为然。

    这时候芊芊跑了过来,正好与夜寂无声擦身而过,好像没有注意到似得一把抓住了南天的胳膊,旁若无人地娇声道:“天哥,你怎么才回来啊,人家等的你好着急呢。”

    近距离的看到了芊芊的模样,坦白说,她还算长得娇俏可人。

    不过,她的性子实在是太过于让人讨厌了。

    自从上次因为夜寂无声的缘故,被南天训斥了一顿,芊芊都一直记得,刚才听几个精英团的人说了夜寂无声嚣张的样子,心里愈发的对夜寂无声不喜了起来。

    其实说起来,不过是原先的一件很小的事罢了,但偏偏芊芊从小骄纵惯了,心眼也实在不大,所以她在擦身的时候斜眼乜了夜寂无声一眼。

    南天也是注意到了芊芊的表现,然而他也很是无奈,如果不是芊芊是迦南公会主要注资人的女儿,他是不可能忍受下芊芊的脾气的,特别是有时候芊芊像是将他当做私有物一般,日日坠着他跑,将他盯得紧紧的。

    远去的夜寂无声感觉到了芊芊敌视的眼神,他一刹那间莫名其妙的。

    但有时候人与人相处就是这样,就算是没做什么,相性不合,别人就是看你不顺眼,你又能怎么样。

    夜寂无声感受过很多个人看他的眼神,不是暗含着杀气的,便是钦慕畏惧的,这样的敌视眼神落到了他的眼中,实在是不具备威胁,就如一个绵羊瞪向一只老虎一样,甚至还会觉得有一丝好笑。

    这碰上南天时让他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背包里被压了多时的骰子,当时他是准备一进入游戏就掷的,但回到游戏的时候把这事给抛到脑后了。

    他找到了一个罕有人至的山谷,花了不少功夫用石头把山谷的路口给堵上,之后他盘腿坐了下来。

    右手上便是个纯黑精致的骰子。

    夜寂无声看着这个骰子一眼,心里做好各种的建设,因为不知道这骰子掷下去到底是什么情况,所有接下来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有可能是好事,也有可能是坏事,他觉得威妮丝镇长并不会害他,他定了定神。

    精神紧紧的锁定了眼前的骰子,右手轻微的一抛,纯黑色的骰子便朝着他前方一滚,落了下来。

    在投掷的过程中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就是一个骰子翻滚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些,足足让夜寂无声等了半分钟,才最后有了结果。

    四点

    夜寂无声觉得心头沉了下来,同时一股黑暗粘稠地力量下降在了他的身上,感觉好像灵魂被用力一扯一样,突然一种虚弱的感觉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他马上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个DNBUFF,降低所有属性20%,时效是1天。

    站起了身时动了动自己的身体,速度果然下降了,但还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

    这种等级的厄运并不算什么,如果点数高低是不是代表厄运的程度呢?

    夜寂无声现在还不清楚,浪费他那么多时间的物品总有它用的到的地方,他也必须要挖掘出来,否则他就不是个合格的玩家了。

    还好的是这骰子的规则是如果掷出来的是哭脸那便不会立刻进入冷却时间而是还有一次机会。

    但是既然都已经出现过一次哭脸了,一半一半的概率,怎么说下一个他也不会那么倒霉地再出现一个笑脸的吧?

    虽说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实际上夜寂无声还是有些忐忑,面对这种赌博,不能出老千的那种,不管谁都会觉得忐忑。

    深吸了一口气,夜寂无声右手又是一抛,黑色的骰子在他的手中上扬后又是落下,开始了不断的滚动。

    夜寂无声没有祈祷任何的神魔鬼怪,只是双眼紧紧盯着这一刻会出现的数字,他只是心中希望,这次不要那么倒霉掷到四到六这里面的数字,就算要掷也掷个四,只是时效性的dnbuff,他还是撑得住的。

    而骰子调皮的在他眼中滚落着,就是不见停。

    又约莫过去了半分钟,骰子终于静止了下来,夜寂无声这会儿朝这骰子上看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