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21’

    借助于上次的经验,一枚箭矢深深扎在了它的右眼眶里,撕声的嚎叫传播在了空气中,愤怒很快吞噬了它本不多的智慧,朝着夜寂无声快速的扑来。

    这速度一点都不比上一次折返的速度慢,夜寂无声感到了身上突起的寒意,趁着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射了好几箭。

    ‘-22’

    ‘-24’

    夜寂无声计算了一下,只要再来两次技能就差不多应该能把这只狼给干掉了。

    但实际上豺狼锋利的牙齿和带着温热气体的鼻翼已经贴到了夜寂无声的大腿上了,夜寂无声左移了半步,右腿毫不迟疑地就是一记横踹。

    嗷

    夜寂无声的力量并不算大,只是弓箭手的力量在赤手空拳的时候并不能对豺狼造成多大的威胁,而之前他临时的一次横踹也同样如此,豺狼趴在了地上,给他稍许争取了一点时间抽箭,等到豺狼挣扎起来时他一气呵成地又射出了一箭。

    ‘精准箭’

    ‘-38’

    这次瞄准的位置毫无疑问还是它的眼睛,精准箭稳稳地扎在了它的左眼眶里,这会儿它是两眼具瞎了,只需要再来一次普通攻击就差不多能将它解决了。

    最后夜寂无声沉着地收割了它的生命,经验也注入了他的经验槽中。

    战斗结束后他恢复了一会儿摸了摸晶石,还特意按了按,最后发现并没有机关。

    夜寂无声也不是特别失望,所谓得之我命,失之我幸,而且豺狼的经验就让他很满足了。

    接下来便是清怪,又向前推进了四个区域,一个豺狼比一个豺狼实力强,到后面豺狼的名称已经发生了变化,从精英豺狼到最后的豺狼首领。

    没有馅饼在后面,他这次放开了手脚,筋疲力尽浑身是伤的他终于还是将这个豺狼首领杀死了,只剩下血丝的血槽让他有些哭笑,没想到一个八级的boss就让他使尽了所有手段,如果没有那个dnbuff还好些……

    这次杀死这个boss真的带有一丝侥幸。

    而这时他也突然发现了一个一直被他忽略的问题。

    豺狼从来没有爆落任何的东西过,之前他一直以为是《自由》本来爆落低的缘故,便没有深究,但是一直到现在,他又刷了一回儿,还是没有爆落出物品。

    就连个铜币都没有,小怪还可以理解,但是精英和BOSS都没有东西这就让他怀疑了。

    刚刚拼死一只首领,而这个洞壁已经走到尽头了,之前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引起夜寂无声的注意,如果这个洞穴真还有什么那最后应该也会在这里露出端倪的。

    夜寂无声抬眼看了一眼等级,八级了,原路返回说不定时间刚刚好,或者趁着还有药剂时间的时候勉强出去再刷一阵子的怪,打时间差再回来这里一次,如果没有刷新豺狼,那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计划好后面的安排,夜寂无声注意起了这个洞壁,刚刚他对晶石摸索了一遍,并没有什么收获,但这个洞壁上面涂抹有类似于血液的赤红色文字,看上去晦涩的估计只有法师才能看得懂。

    可能是因为封魔之所这种遇到的有点多了,夜寂无声显得有点不怎么感冒,事实上,这个游戏里有太多他搞不懂的东西了,要是真能一个个搞懂,现在就不是处于新手区了。

    在梅维小镇又没有一个信得过的法师,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搞明白,所以夜寂无声只是伸手在抚摸了一下这两行文字,略带着些可惜。

    比起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文字,他还是觉得把那份信笺尽快的送到法师公会来的更加重要。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这片区域之中,就在他离开的瞬间,两行血色文字上浮现了一个青色的眼睛,瞳孔有一种诡异的光泽,它眨了眨眼,便又隐了下去。

    …………

    时间过得总是那么快,这两天夜寂无声在游戏里抛下了所有的事情,就只顾着升级了,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是升到了九级。

    但如果他升级的前一刻还带着高兴的话,那后一刻就只剩下了深深地无语了,接下来十级的经验竟然是九级的两倍。

    夜寂无声这时升级到了九级,整个游戏也开始有了真正的10级出现,他们离开了让《自由》玩家含恨的新手村,去往了更高级的地方,城市,那里将打开真正《自由》的篇章。

    镇子局限性太大了,要不是一开始的新鲜感,玩家早就对这个游戏没有玩下去的动力了。

    等级榜里的人都是群升级狂人,连夜寂无声都感觉到了咂舌,一些大公会的会长都被挤到不知道那里去了,夜寂无声瞟了一眼,是一个熟人都没有。

    那个集结任务所耽搁的时间可不是那么快就能追上的,初期所有玩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再加上新手保护,根本没有办法阻止别人升级。

    要说上次迦南公会人多势众拦着散人不让夜寂无声进,这更多的算是人多势众的威吓,不过公会的力量就算是不能野外PK也是很多散人所惧怕的,公会可不仅仅只靠人多势众。

    夜寂无声不在意等级榜,但是那些玩家可是很在意等级榜的,这毕竟是现阶段游戏里唯一可以露面的事了,真正能让系统全世界的播报一则XXX怎么怎么样是没可能的。

    就连等级提升到10级好像都不入系统的眼,系统几乎懒得搭理似得,只是第一个进入十级的一个人播报了一遍,他还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叫做‘黑暗行者’,系统特别为了第一名奖励了金币30枚,声望值+15。

    好家伙,一下子得到了10枚金币,声望值加了15,要不是莫名增加到25%的任务进度,他估计最后5点声望值拿的拿不到还是个问题,这家伙一下子拿到那么多声望值,实在是让他有点妒忌,而且金币三十枚……

    都大概等于一个公会现阶段的资金了,没想到奖励竟然那么多。

    幸好第二个10级的人好像并没有被系统播报,具体估计也应该是有奖励的,只是没有第一个多而已。

    不过黑暗行者并没有在等级榜上存在过,看来这个人隐藏了自己的等级,而真正的高手是不会上等级榜的,因为他们不屑于攀比等级,也因为等级并不代表一切。

    而那些现阶段快速升级的人在等级榜上霸占着所占的水分也是显而易见的,不管是凭着幸运还是什么,最后等级榜都将是一群公会的领地。

    不过这都和他没什么关系就对了,他只管自己升级。

    距离第一个10级的出现又过去了两天,再加上之前升上九级的一天,他为了升十级费了整整三天,馅饼在那天之后没有再和自己组队,他说要冲击铸造中级的瓶颈,把自己关进了旅馆三天了,夜寂无声也没见他出来过。

    这次夜寂无声又出了梅维小镇,最近被那群10级的玩家刺激着,这波升级热潮一直都在进行着,夜寂无声远远的就能望见一群玩家在那里疯狂的刷怪,完全克服了一开始的刷怪的障碍。

    夜寂无声瞟了一眼他的经验槽,再最多打4只怪他就能升级了,他昨天被突然来到了鬼面和花醉兰在营养舱紧急呼叫了出来,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不过是让他出一次赛而已。

    明天半天游戏都泡汤了,不过仅仅只是为了一次赛车比赛而已。

    他知道鬼面和花醉兰的目的,不过是让他好好的放纵一次罢了,整天闷在家里会被憋坏的,花醉兰拉着虽然不知道什么表情但心情一定不咋样的鬼面,笑的非常明媚的对他说起这事的时候,看花醉兰的表情,再看鬼面……

    夜寂无声知道他们都是好意,所以他不忍拂了他们的意,随口就答应了。

    而今天他就可以升到十级。

    压抑住自己内心的一丝激动,夜寂无声杀了几个九级怪,到第四只怪倒下的时候他听到清脆的叮咚一声。

    “恭喜玩家成功升到十级,你离职业者仅仅只有一步之遥,瑰丽的特雷亚斯大陆将在你眼前揭开一角,不管你要去向那里,你身在何方,请你要记住的是所有的天眷者将和你一起,见证未来。

    你们将有一部分会成为缔造者,也会有一部分成为历史尘埃下的殉难者……

    而这一切源于你们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决定你们未来的……是你们自己……

    同样,你们随时都可能成为最让人羡慕的一个幸运儿,一个缔造者……

    那么是你成就了特雷亚斯大陆呢?

    还是特雷亚斯大陆成就了你呢?

    未来将告诉你答案……”

    不得不说,这段话非常的煽情,夜寂无声都因为这段话对未来产生了向往,将成为缔造者,还是殉难者呢?

    这是《自由》的魅力,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细细体会……

    等到夜寂无声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了另外一个被他忽视掉的系统提示。

    ‘请玩家及时到镇长威妮丝那里领取任务,这将关乎你的职业之路’

    夜寂无声轻轻松了口气,终于到十级了,他到镇长威妮丝那里领取了个任务,提升到友好的好感度并没有发生什么作用,任务看上去很普通。

    任务内容:猎杀一头八级的精英,向镇长威妮丝证明你有在外面闯荡的实力。

    对于夜寂无声来说非常轻易的便完成了,再一次见到镇长威妮丝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不一样……

    威妮丝看向他有一丝不舍,最后笑着说:“一共有三个城市可供选择,托斯德尔,白银之都,柏雷亚城……”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选择托斯德尔,也不会选择白银之都,而是柏雷亚城。”

    夜寂无声听后眼前一亮,这算是提示了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