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如此,一些为了发展的公会还是在收购着这些金币,洒下了无数的联邦点投进去了也只不过收了这么点金币罢了。

    鬼面将主要的金币都投给了鬼火发展情报网,夜寂无声也表示理解。

    或许对于一般的玩家来说,在目前几个金币就够用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是真正要发展势力和提高个人的实力,这却是多少钱花下去都是不够的。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公会手底下大多数都有打金团的存在却还要收购金币的原因了。

    现在夜寂无声购买装备见到的一般都是奥威的徒弟,而奥威一般是玩家见不上面的,这也是夜寂无声之前没有听说过奥威大师名字的原因了。

    购买好物品的夜寂无声对着这个奥威的徒弟说道:“我能见一下奥威大师吗?”

    这句话可能已经被问过无数遍了,奥威的徒弟显得十分地不耐烦:“我老师他不会轻易见人,你需要带有一些价值的矿材来。”

    任务栏很快弹出了一个任务,收集矿材,分别是10个铁矿/3个银矿/1个金矿。

    这三个矿材任选一个,夜寂无声才看了一眼就出了铸造店,到附近的系统拍卖行买了10个铁矿交给了奥威的徒弟。

    奥威的徒弟显然没有想到夜寂无声的动作那么快,先是吃了一惊,后面才深看了他一眼,进了铸造店的内间,过了一阵子才出来。

    “好了,你可以进去了,我老师他同意见你了。”

    他朝着夜寂无声指了指方向便不再与他说话了,夜寂无声也只好先走进去了。

    铸造店的内间比外面要热的多,一个光着上身的老人正在夹着一个烧红的铁,夜寂无声不禁摸了摸头顶的那顶帽子,心底暗想,总觉得走错地方了。

    “年轻的天眷者,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因为老人并没有看向他,夜寂无声只好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要寻找这顶帽子的主人,得知这顶帽子是您制作的,我特意来拜访您的。”

    “帽子?”

    夜寂无声的话成功引起了老人的注意,奥威不禁打量了一下夜寂无声所说的帽子,发现这个帽子真的有几分熟悉,他虽说已经过了很多年了,他依旧认出了它,的确是他的作品。

    从这位冒险者手中接过这顶帽子,摩挲了一下它的质地,奥威瞬间陷入了对过往的回忆中。

    那时他还是在柏雷亚城颇有名气的裁缝大师,因为为人友善的原因,常常有小姑娘和小伙子找他来做东西,而这顶帽子也是如此诞生的。

    “唉,关于这顶帽子,我还要从那一天说起。”

    “莎拉慌慌张张的找到了我,并且抱着奄奄一息,穿着破破烂烂的法师袍惨白着的伊尔。”

    “‘奥威叔叔,求你救救伊尔。’莎拉这么说道,那个时候她已经去过了柏雷亚城的神圣教堂,对于这样严重的伤势,那个时候的主教看到了也不禁摇了摇头。”

    “我一点点看着伊尔慢慢失去呼吸,我知道这其中也有我的责任。”

    顺着他所说的,夜寂无声不禁想到了奥威大师现在的职业。

    显然对于当初的事奥威大师仍旧不能释怀。

    见此,夜寂无声不禁说道:“对不起,奥威大师。”

    这位从前的裁缝大师一点都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这些事已经过去了,并且不会为任何意志改变,所以你也无须道歉。”

    夜寂无声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任务栏里的要求还是没有改变,寻找莎拉(3),那么……莎拉是没有死吗?

    想到奥威并没有完全肯定的说莎拉已经死了,还有一直以来游戏的尿性,夜寂无声心很快平静了下来。

    “您能告诉我莎拉最后去往的方向吗?”

    夜寂无声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关键点,既然莎拉是这样失去消息的,那么她就一定遗留下线索。

    奥威却是摇了摇头:“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最后莎拉离开的时候肯定会经过城门,你可以问从前守城门的兵士,说不定他们知道些什么。”

    听着奥威的话,夜寂无声观察着的任务栏蓦然发生了变化,而奥威则是对他摆了摆手,开始继续打起铁来。

    根据提示他跑了三个城门,都没有消息,最后在北城门里他才找到面前的知情者。

    这是一个年迈的兵士,因为年迈的缘故已经待在家里了,不过因为对于往昔时日的怀念他很多时候都会来这个城门看一看。

    他头上没有名字,估计身份并不重要:“你说的那个莎拉我有一点印象,好像是去向北边的疾风峡谷了。”

    这位年迈的兵士拿出了一张羊皮卷做的地图,把它摊在了他们面前的桌子上,用手指了指一个标记,旁边有疾风峡谷的字样:“当时朵拉家族已经找过这里了,也曾问过我。”

    临走前,夜寂无声得到了那张地图,他倒是没有先关注疾风峡谷,而是观察了一边柏雷亚城周边的情况,这张地图非常的详细。

    他甚至还看到左上方的一行小字‘生命之森’。

    这森林所在的地方应该是超出了尤吉利斯帝国的范畴了,并且没有打上其他国家的标记,这让他一时之间不禁有些犹疑,听名字倒很像是向往自然生活的精灵居所。

    之后他也放下了对于这个的关注,因为就算是能够确认这个消息他也没有跨越地图的实力,在寻找疾风峡谷之前他先是将这些信息一一记下。

    扫视了一眼后很快就确定下了去往疾风峡谷的路线,无非就是步行或者乘飞行坐骑了。

    虽然夜寂无声很想现在就赶过去,但他看了看疾风峡谷的深度,还是息了先过去一探究竟的打算。

    依照这样的路程,到了那里天应该黑下来了,在独身一人的情况下他可不敢面对提高了不少属性值的怪物。

    他打开了好友列表,直接语音接通死神。

    语音半响没有接通,估摸着是碰到一些情况不方便,他直接挂断,在拍卖行找起了他需要的箭矢。

    过了一会儿,语音通话响了起来。

    “队长,什么事?”

    死神说这话时语气有几分的急促,同时夜寂无声还敏锐地听到了金币滚落的声音,一下子便明白了他之前在干什么。

    夜寂无声长话短说地问出了他的疑惑:“你在收集信息的时候,有没有得知一个叫做疾风峡谷的地方?”

    疾风峡谷?死神先是疑惑了一下,像是对疾风峡谷琢磨了很久一般,死神这才开口:“他们将柏雷亚城都探索了一边,都没有说过有疾风峡谷这个地方,估计是比较深入的地区。”

    听到这样的消息,夜寂无声并没有失望,实际上,他是知道死神一直和嗜血花枝在柏雷亚城城西练级,而他的手下并没有实力深入那么里面也实属正常,飞行坐骑毕竟不能遍布特雷亚斯的每一个角落。

    “恩,我知道了,我任务地点在那附近。”

    死神听后了然道:“我说你怎么突然问到这名字,原来是任务。”

    “暗之假面搜寻不到的资料都超过了现有的玩家等级,普遍至少在15级左右,就算是队长你也要小心点。”

    对于死神的提醒夜寂无声当然不会不当回事:“我会多做准备的。”

    “对了,那个小男孩怎么样了?”

    这几天夜寂无声一直忙着转阶任务根本没有关注当初他亲自在游戏里签下合同的馅饼怎么样了。

    “他啊。”

    夜寂无声明显感觉到了死神有几分失笑了。

    “烹饪和锻造已经在柏雷亚城无人能敌了,估计在特雷亚特大陆上也是寥寥无几了吧,简直是挖到宝了。”

    这话听起来好像很夸张,但夜寂无声知道他的话都是认真的。

    “但花的钱也不少吧?”

    夜寂无声忍不住地挖苦起了死神,果然听见死神有着几分无奈:“败家,完全是败家,和你一样败家。”

    带起话头的夜寂无声显然被死神反讽刺了一把,指的自然是从开始到现在花的钱可原原本本都是死神的。

    “要不灰烬之羽的队长你来当。”

    “……”

    对面的死神沉默了好长的时间撂下了句‘嗜血花枝要催了’便挂断了电话。

    夜寂无声耸了耸肩,实在不知道鬼面在现实里是怎么管理鬼火的,这真是个谜团。

    但游戏里死神却对领头人避之不及,实在是让夜寂无声弄不明白。

    不过想到了团里那些个奇葩,夜寂无声也的确认为貌似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能够胜任队长一职了。

    回过神来的夜寂无声看了看任务栏,从寻找莎拉(1)开始,他一点点翻找着,任务环里可以供他询问的人。

    最后发现与这个任务牵扯的最深的还是奥威。

    这个曾经的裁缝大师,如今的锻造大师,其中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以至于内疚到现在。

    待到夜寂无声再次找到奥威的时候,和上一次不一样的是,他终于愿意说些别的什么了:“你既然已经知道莎拉最后是去往疾风峡谷,那我就实话实说而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莎拉没有死。”

    “我曾经在朵拉家族放弃的时候雇人寻找了很多次,却都没有下落,最后我放弃了。”

    “并且,这顶帽子也是我放置在那头蜥蜴附近的,我想要寻找一个坚持不懈的,而且实力不差的天眷者。”

    望着满脸疑惑的夜寂无声,奥威继续解释道:“我总觉得疾风峡谷有它的秘密,但我早就心灰意冷了,直到你们天眷者出现,我才又动起了寻找莎拉的念头。”

    “因为我……实在是太过于后悔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