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交锋(下)

    很明显鬼触身上有他所不具有的清除dnbuff的技能。

    身披斗篷的身影如同一阵风一般迅速的接近着夜寂无声。

    就在达到能够发动技能的距离的时候,他如之前的夜寂无声一般露出了一丝笑容。

    在此时此刻,这个微笑既有些许的熟悉,又有些许的讽刺,讽刺的自然是他眼前这个快要血量清零的弓箭手。

    鬼触的身上同时叠加了加速技能和吸血鬼之怒的效果,这是他能在短时间内靠近夜寂无声的依仗,只要被被他近身,胜利唾手可得。

    鬼触当然有这个自信,因为在近战方面,他不怵任何的人,哪怕是在《荣耀》里大名鼎鼎的冰晶无棱。

    血红的匕首捅进了想要避开却怎么也避不开的夜寂无声的身体里,还没搞清楚杀死夜寂无声时自己心中的滋味,他的那个微笑便凝固了。

    一个薄薄的半透明的保护层覆盖在了夜寂无声的身体表面,而之前他所感觉到的捅进去不过是一种视觉的欺骗罢了,偏偏他还为此停顿了一下。

    这时他发现了,心中刚生出的退意却被另一种情绪给覆盖了。

    那便是无力。

    在他发现时一切都已经迟了,这个加持的吸血鬼之怒是他刚刚算好时间的,不会多出一点点时间来给他逃命,此时的他一瞬间瞟一眼后,心中生出了一丝寒意,有这个护盾在,他短时间奈何不了夜寂无声,他一定会被射成一个筛子的。

    在这个瞬间他甚至对自己算的正好的时间有几分可笑感,他知道自己的生机不多了。

    只是他依然没有想要放弃的念头,如果他这么容易生出这样的念头早就不复荣耀里顶尖盗贼的名头了,更别说和荣耀里的夜寂无声有声有色地交手那么多次了。

    就如同鬼触想的那样,夜寂无声面对鬼触甚至不需要闪避,光靠身上附着的魔法盾的防御就足打掉了鬼触本就不多的血了。

    而鬼触没有向外跑,事实上慌慌张张的逃跑反而会更容易落在敌人的手里,反而不如离的近有利,虽然造成不了丝毫的伤害,但是却让夜寂无声看着现在的鬼触只剩下的一点血皮,只能放弃了身为弓箭手最重要的弓箭,因为可想而知这样的慢速武器弓箭在这样高明的玩匕首的人眼里,估计会憋屈的使不出一个技能来,所以他从腰腹处取出了一柄匕首直直地捅在了鬼触的身上。

    鬼触之前在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准备逃跑的打算了,因为他可不指望夜寂无声会好心的留他一命或者手滑一下将他放走。

    夜寂无声此时刺向他的匕首可是距离他非常近的,就像是他在夜寂无声身上划口子那样方便一样。

    饶是他之前已经知道夜寂无声可能会切换匕首对付他,但他还是被夜寂无声突然袭来的匕首搅得有点反应不过来。

    实在是因为,夜寂无声这番动手实在太快。

    而鬼触在千钧一发之际侥幸的躲开了,就在鬼触以为那匕首会直接落空的时候,那匕锋却是一闪,动作一变,改捅为掷,猝不及防之下正好被夜寂无声刺入他的肩胛骨上,将他最后的一点血带走。

    化为白光回到复活点,鬼触还在愣怔着。

    夜寂无声特地查看了一番特地被他关闭的系统信息,确认了鬼触的死亡后才靠近着鬼触的尸体,查看爆落的物品。

    在这个游戏中,如果身负罪恶值,那么爆率就会提高很多,根据罪恶值的多少,确定爆率,之前夜寂无声注意过,鬼触是灰名。

    红名则需要杀人获得罪恶值才能达到,而鬼触的灰名则是来源于他先手攻击了夜寂无声,因为没有达到击杀所以名字只是变灰,对爆率的影响没有杀人变红名那么明显,但是他有PK过后拾取战利品的习惯,所以也就随意的看了一眼鬼触的尸体附近,本来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随即,他眉头一挑,还真爆出来个东西,他拾起来一看。

    奇怪的石头

    品质:无

    物品描述:这似乎有什么其他的功用。

    夜寂无声心里很清楚,鬼触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巧合,就如他一样,没事谁会花那么多的时间跑到这样的荒郊野岭来,这么着急的动手,说不准鬼触知道这附近的秘密,不想让他发现。

    所以他珍重地将这个石头收了起来。

    一步步的走到了之前他走到的那个山崖之上。

    就是在这个地方,鬼触突然与他开战的。

    这个地形绝对是动手的好地方,他也挑不出什么刺来,鬼触在这里动手也有根有据,毕竟在《荣耀》互相PK过好几次,每一次都饮恨而死,身为高手当然不会甘心。

    但是未免也太巧了一些吧。

    就如他之前得出的结论一般,附近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却只有面前的山崖。

    ……如果再巧合一点的话。

    夜寂无声这么想着的时候拿出了背包里刚刚得到的石头。

    只是没想到才拿出来的石头过了片刻的功夫就发起了光。

    石头的正上面闪烁着一个发亮的图案,很像是他翻阅书籍中记载的那种生涩的文字,却与那些文字又有不同的地方。

    照亮石头的光就来源于这个发光的图案。

    很自然地,夜寂无声便知道接下来应该会发生些什么了,或者也因为使用人不同的原因,什么也不会发生。

    而正在他想着这些的当口,他突然飘了起来。

    就是那种突然离地的漂浮,并且不由他控制的一直向前,一直向前。

    直到越过了那片在他看来的虽然有急风但还算是安全的区域。

    当他漂浮在了那片深不见底的崖底之上的时候,他心中稍许捏了把汗,握着石头的掌心也还是紧绷着的,却只无奈没有选择的牢牢地握着让他进退两难的石头。

    相信如果放开这块石头,那以他目前的处境,系统肯定百分百附送他免费回城一次,运气再好点还能碰上刚从复活点附近出来的鬼触,那可就搞笑了。

    然后等待了片刻,接下来发生的让夜寂无声更加的手足无措。

    本来石头散发的光芒带着他很柔和地飞到断崖之上并脱离了安全位置已经让不会飞行的他有几分不踏实的感觉了,但他能感觉到身体上这道光芒更加的强烈并且急促了。

    就好像有着什么样的东西在催促着这些光芒一样,它们飞快地带着夜寂无声头朝下,身体竖直着不断地下坠,并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他能感觉急速下坠所带来的失重感却毫无办法,这让他心情很是糟糕。

    而这个状态却一直持续了下去,以夜寂无声的时间沙漏所计算的五分钟之后,他终于落到了地上。

    下冲力却激起了不小的水花,但最终光芒还是没有见死不救,而是托着他的身体避免了他所可能受到的伤害。

    但那些水花冰凉却让他的头脑冷静下来。

    被莫名其妙搞下来的确非常的不爽,但既然他接受了有关于这片地方的秘密的任务,此次揭露的面纱让他的任务得以继续了下去。

    而且这些水花可以表明,他所在的地方还在疾风峡谷的范畴之内,只不过位置要更加隐蔽了。

    有此想法的夜寂无声开始四处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

    他所在的不过是个漫到他脚裸的小河流,宽度也是小极了,他一个跨步就从脱离了河流。

    而面前这块地方的景色只让他想出了一个形容词。

    那就是荒凉。

    黑褐色的泥土带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让夜寂无声想要呕吐的味道,并且周围寸草不生,他抬眼继续望去,神色忽然一怔。

    眼前出现了一个别具一格的哥特式的城堡,就像是他曾经打发无聊时间所看的奇幻小说一样,城堡丝毫不逊色于他在城内所见到的高层建筑,甚至在风格上犹有过之,带有一种优雅而又残酷的暗系的色调让夜寂无声在一霎那之间望向了周围的土地。

    在这样的环境里出现这样巨大而又造型独特的城堡怎样样看都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在这样寂静的环境下。

    舔了舔嘴唇,夜寂无声察看了一下此时他的状态,果断地喝下了两瓶血瓶,并且开始吃起了随身携带的干粮,并在这样的环境下休息了起来。

    刚刚战斗所消耗的饥饿度和体力值都只回复了一点,还有血量眼下也很是危急。

    他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等到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他终于踏步向前走。

    并细心地倾听着周围的动静,不放过丝毫的声音,并且注意着周围时刻都有可能会出现的怪物。

    之后夜寂无声在不断的靠近,但周围始终都没有想象中冒出一些厉害的怪或者是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了。

    这一直都加深着他心底的不安。

    实际上除了石头原先的主人外,谁还会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样,怎么回事。

    但偏偏这石头的原先主人刚被他送到了复活点,更何况他根本没有打算问他。

    就在夜寂无声怀着这样的心思的时候,他真正地看清了这座城堡的全貌。

    比他人还要高三倍的门紧闭着,门的两边的突出圆柄地把手处停着两只夜莺模样似的鸟。

    此时这两只鸟的眼珠子盯向了他。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