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再忍不住哈哈狂笑,苏南杏虽戴了面具仍是羞得满面通红,朝萧汉怒道:“胡说八道,你也不好生管教一下?”

    众人见她生气,不敢太过放肆,纷纷收敛笑容。万事成岔开话题道:“掌门叫我们过来必有要事,还是谈正事要。”

    众人纷纷点头,萧汉看李月萤一脸无辜,又一脸的好奇,标准一副傻白甜模样,心内甜蜜道:“你不要乱说话,今天的事情太大,不可大意。”

    李月萤微有不满道:“我也没说什么呀?”慕容秋雨轻拉她道:“姐姐不要说话了好不好?”李月萤掩口点头笑道:“我不说就是。”

    众人相视而笑,俱感李月萤与萧汉成婚之后变温柔了许多。萧汉看一眼众人,脸色再次变得凝重道:“现在事情有些不妙,我们要早做打算。”

    众人俱吃一惊,一同看向萧汉。萧汉简单把推测说了一遍,众人都有些不可思议,根本不相信会有这种事发生。

    萧汉向慕容秋雨使个眼色,慕容秋雨把乔清鹤人头当做贺礼之事说了,又有叶子萱从旁佐证,众人自无不信,纷纷变了脸色。

    萧汉再次扫视一遍众人,为了引起重视,再次把石初阳与白莲教同时来袭之事添油加醋讲一遍,关项明黑着脸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武当山经营数年,虽谈不上固若金汤,却也不是轻易能上得来的。”

    众人纷纷点头,晋玉书哼道:“我派明岗暗哨数十处,又有数千颗火雷为阵,就算来再多的人又有何用?”

    他这么一说,庄天佑当即附和道:“正好让他们尝尝火雷的厉害,有种就让他们来攻好了。”

    七堂十二个堂主七嘴八舌请战,眼看他们会错了意,气得萧汉直翻白眼。慕容秋雨站起道:“众位兄长稍安勿躁,听我说几句好不好?”

    众人纷纷点头闭嘴,慕容秋雨脸色一如往常宁静自然道:“萧掌门刚才所言你们可能没听明白,我们山上数千人马并不害怕他们进攻,只是五宗同在,又有许多后勤仆役,如果真打起来平白丧了性命岂不是可怜?”

    柴心月跟着道:“我们要把无关人员秘密送下山去?”萧汉正色拍手道:“正是,不瞒你们说,如果真打起来,不排除四宗之中会有人反水。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先小人后君子,四宗之中也并不都是好人,我们不得不防。”

    这话说得直白,众人同时变了脸色。诸高阳黑着脸道:“那就把他们今晚全部送下山去。”

    陆沁摇头道:“如果送下山去,平白会害了诸位长老性命,留在山上又让人不放心,依我之见不如把他们保护在贵宾楼中为好。”

    所谓“保护”便是“软禁”的代名词,这主意虽好,却约束不住诸派长老及弟子,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崔茂为人粗鲁,骂骂咧咧道:“照掌门这么说,我们还跟俞老婆子客气什么?兄弟们齐上,把她先拿了,看石初阳还敢轻举妄动?”

    萧汉苦笑摇头,知道关键时刻永远别想指望这些粗人,幸好自己早有打算,咳嗽一声朝众人摆手道:“未料胜先算败,我们不可掉以轻心。“

    苏南杏轻声道:“你有话快说,我们照做便是。”李月萤奇怪地看她一眼,刚要说话,被慕容秋雨轻轻扯一下衣角,看到她正向自己使眼色,把吐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柴心月眼角微斜看苏南杏一眼,又回头看李月萤,跟着把脸转向萧汉。萧汉好像并没看到,眉头紧皱道:“万部长、叶部长,如果我所料不错,此次为我武当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一难,还好我们先前已把无关人员分流各处,现在山上非武装人员还有多少?”

    万事成站起道:“后勤、财务诸部现有人员共六十七人,其中男丁四十人,女仆二十七人。”

    萧汉点头道:“叶部长,仓库里还有多少钱?”叶子萱犹豫一下道:“现有金七千三百余两,银三万余两,钱十万余贯,其他不可计数者也有十数箱。”

    不待萧汉说话,叶子萱看一眼瞪大眼睛的众人道:“我已有妥当之策保管,请掌门放心,绝不会落敌人手中。”

    萧汉点头道:“你办事我放心,如果武当失守,一文钱都不能让他们拿到。”众人脸色都变得凝重,第一次从萧汉口中听到“失守”两字,众人俱感心情沉重。

    李月萤咬牙道:“真有这么可怕吗?”萧汉点头道:“据潜龙兄弟传来的可靠消息,我们在前往峨眉山时人家也没闲着,虽说具体情况我们不清楚,不过翻脸也就在今明两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叶子萱叹息道:“我们都要走吗?”萧汉长叹道:“走是为了更好的留,我们绝不能再给敌人一丝要挟的机会。”

    慕容秋雨点头道:“正是如此,大哥可有良策躲过此劫?”萧汉看她一眼,目光停留在苏南杏身上道:“苏师姐今晚便带万部长、叶部长、郝部长及一众后勤杂役退下山去,均州也有我武当一处商铺,你们先躲到那里去,自有人接应你们。”

    苏南杏定定看着他,突然摇头道:“我不下山。”李月萤急道:“马上要打起来,师姐为什么不下山?”

    柴心月看二人一眼,又转头看萧汉道:“让姐姐护着她们下山如何?”萧汉还没同意,李月萤已跳了起来道:“绝对不行,这次我一定在这里,要下山也是你们下山,反正我就是不走。”

    跟着转头对慕容秋雨笑道:“一向由妹子你护着他,这次再加上我如何?”萧汉眼泪差点涌出眼眶,急忙掩饰笑道:“萤儿留下也好,兄弟们都在这里,一定会护佑无事。”

    叶子萱看诸人一眼道:“让晋大哥派一个分舵护送便可,三位夫人留在山上也好,有诸堂兄弟一同护着,应该不会有事。”

    萧汉感激地看她一眼,又转头看苏南杏道:“师姐功夫高强,由你来护着萤儿与月儿如何?”

    苏南杏摇头淡淡道:“她们两个功夫也不弱,自保绰绰有余,我不喜欢做人护卫。”

    李月萤与柴心月互望一眼,李月萤刚要说话,柴心月率先开口道:“我们两个用不着保护,天山派诸位师尊都在这里,大家同心协力,必会度过难关。”

    她说话一向柔柔的令人舒服,不似李月萤那般刁蛮生硬,又说得极为在理,众人一起点头。

    狄云沉声道:“局势既然这么严重,掌门快下令兄弟们照做便是。”诸堂主纷纷点头催促。

    萧汉正色道:“诸位兄弟皆是自己人,直白点说,我们这次既要对付白莲教,也要打掉焚天教,还要防着少林从中做梗,更要做好三宗三位师尊突然光临武当为俞韵溪打气或者直接充当打手的准备。此战非同以往,诸位兄弟更要做好杀身成仁的准备。”

    屋中顿时沉默下来,不到五秒便见都志行跳了起来骂道:“他奶奶的,老子刚过三天安稳日子,他们便来这一招,老子一条命大不了不要跟他们拼了。”

    诸高阳跟着跳起来道:“谁敢阻挡老子发财老子便要他的命。”他本就生得粗豪,此时更是怒目圆睁虎虎生威,令萧汉都吓了一跳。

    陆沁摆手请二人坐下道:“敌人势大,我们不可力敌,如今山上五宗同在,又不知先行到来的是石初阳还是白莲教,能不能想个办法让他们先在山下打一场,这样我们也好趁火打劫。”

    萧汉摇头道:“白莲教邱元玉虽然不太了解,不过照传来的消息看此人极为谨慎,潜龙的兄弟说他们人数虽多,却极为隐蔽,估计石初阳他们都不知道白莲教跟在他们后面。”

    苏南杏轻哼一声道:“打就打,难道我们会怕了他们不成?”萧汉苦笑道:“打也得有把握才行,如果必败打又有何用?兄弟们跟着我是要过好日子的,如果白白送了性命,我又与魔教有何不同?”

    这话说得暖人心,诸人脸上俱露出感激神色。苏南杏微皱眉头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现在再说其他也是无用,你直接说怎么打便是。”

    李月萤点头道:“正是,酒席马上要散了,山上人多眼杂,一会儿消息泄露便会引起恐慌,还是早做打算为好。”

    萧汉一咬牙站起道:“白虎堂白乌分舵宁鸿才率本部于今夜丑时出发护送三位部长及所有非战斗人员自武当秘道下山,所有杂役及食堂暂由庄天佑手下负责。”

    晋玉书和庄天佑双双起身答应,萧汉继续道:“婚宴之后各堂秘密告知本部做好战斗准备,我亲自去向天山派刁师伯他们求援。”

    苏南杏插话道:“刁师伯那里我去说好不好?”萧汉看她一眼,却见她把脸转向一边。

    李月萤喜道:“苏师姐出马一个顶俩,刁师伯他们最喜欢你,一定会答应帮我们。”柴心月微笑道:“姐姐去也一样,天山派和武当派千钩万连,刁师伯他们必定不会坐视不管。”

    慕容秋雨突然道:“慧宁师太还在后山,还有原先武当掌教张道长和几名弟子要一并送下山,以免殃及无辜。”

    萧汉点头道:“好,此事就照此办理。”突然拍手道:“把七子和小彤一起带下去。”

    晋玉书重重点头答应,萧汉转向陆沁道:“后半夜必有消息传来,陆兄今晚和关大哥两堂一起守夜,其他各堂睡觉也要睁着一只眼睛,随时做好接战准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