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樊城不过是一个县城而已,地盘并不大,太平军一万余将士进驻之后,便显得极为拥挤,原先因为战事爆发逃走的百姓,现在又已经陆陆续续的返回,为了安民,永平郡守程维高也带着一票官员们特地赶了过来。他的抵达,给一些本来还有疑虑的百姓们也吃了一颗定心丸,毕竟这么多年,程维高一直都是永平郡的郡守,对他,百姓们还是认同的。

    不过随之而来的很多问题,也让程维高头痛不已。陈志华陈金华兄弟驻军樊城之内,缺少给养的他们,几乎将城内能用的东西都抢光了,唯一留给那些返回的百姓,便只有一幢空荡荡的房子了。

    回到家里的百姓一看,这可不行啊,先前慑于大军威严不敢放肆,程维高一来,得,算是找到主儿了,成群结队的找程维高申冤,搞得程维高一个头有两个大。好在秦风大方得很,大笔一挥,让程维高派人去统计百姓的损失,军队会按照一定的标准给予补偿。

    这让程维高感激不尽,当然,他也不会傻到自己出头去冒充这个青天大老爷,一边做着这事儿,一边大力宣扬太平军首领秦风的仁德与大义,瞧吧,越军抢光了你们的东西,现在可是太平军在补偿你们,尽量减少你们的损失。

    樊城不大,居民有限,这点花费对于一支军队来说,真还算不上什么事儿,更何况程维高那里可也卡得严,十万损失,补给你五六成,便算是极高得了。

    老百姓也好糊弄,本来只是想有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但如果这个妈真没有奶给你,便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现在有机会拿回一半甚至更多的补偿,便也心满意足,一个个对太平军歌功颂德起来。

    于秦风而言,其实也不过是想落个耳根清净,程维高现在与他一起挤在樊城县衙里,整个听着那些哭爹喊娘,心里也不爽是不是?

    县里的粮库现在是空空如也的,所需粮食都是由军队的后勤大营调拨,粮库便暂时改做了伤兵收容所,两战下来,不但是太平军,还有越军的伤员,为数众多,这些人便都安置在粮库里,实在住不下,便在外面空旷的地方搭好棚子,不知秦风出于什么考虑,两军的伤员,居然混杂着安排在一起。

    两群刚刚还在战场之上拼死拼活的汉子现在竟然同居在一个屋檐之下,自然便会生出许多事来。最早几天,还能动的便开始干架,不能动的便躺在那里开始骂街,当然,作为胜利一方的太平军自然是得意洋洋,居高临下,即便是打起架来,闻讯而至的警卫,自然也是拉偏架的。

    被临时调来这里负责的和尚苦不堪言,整天被吵得昏头涨脑,想要发作,但看着一个个血糊糊的家伙,哪怕是曾经的敌人,他也下不去手啊!再说了,临来之时,秦风可也叮嘱过他了,这些俘虏,以后都是太平军的子民,要一体对待。

    最开始和尚不太明白秦风的用心,觉得这不是没事找事儿嘛,怎么的也得把他们分开才好,但几天之后,和尚突然恍然大悟。

    这一群伤兵在闹腾了两天之后,终于是没力气打架,没力气声嘶力竭的骂街了,一个个有气无力的躺在哪里开始吹嘘本方,那自然是要将自己一方狠狠的拔高,将对方死死的往下踩。

    这些争论无所不包,在和尚听来,简直就是上到国家大义,下到草民日常,真是难以想象这些家伙们的口才如此之好。

    但慢慢的,太平军士兵们占了绝对的上风,因为他们一个个家里有地,有房,兜里揣着每月按时发放的饷银,真金白银,叮当作响。而且就在他们养伤期间,他们的长官还带着白花花的银子来看他们,当着无数越军的面,说明一些是赏银,一些是这次受伤的抚恤,当然,本月的军饷也发放了下来。

    这样一来,陈慈的那些兵们,一个个的全都没了声息。赏银和抚恤不必说了,那军饷,可是他们的好几倍。

    即便抛开这些不谈,那些太平军的装备,也比他们要好得多了。上过战场上的士兵都很清楚,好的装备,不谛是士兵的第二条性命。就好比说盔甲,有的一矛就给戳穿了,有的一矛过去,打个滑,留下一道白印,啥事没有。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三五天过后,整个伤兵营里,便只能听到太平军士兵们洋洋得意的吹嘘,而越军士兵只能默默的听着了。

    但听着听着,也听出了好奇,太平城,沙阳郡真有那么好?老百姓们都能过上如此的好日子?吃穿不愁,衣食无忧,对于他们这些普通士兵来说,不就是一辈子的追求么?

    慢慢的,一些轻伤的要离开这里了,太平军士兵自然是要回军营报到,而越军士兵也得换个地,去战俘营报到了,出奇的是,一齐离开这里的人,双方反而没有了起初的敌意,友好的打个招呼,甚至还互相邀药日后去彼此的家乡作客然后才分道扬镳。

    直到这个时候,秦风这个看起来很有些出格的作法,慢慢的发挥了作用,这些伤愈的越军士兵回到了战俘营,太平军境内的一些作法,士兵的待遇,百姓的生活,便在战俘之中开始盛传来开来。原本不安,焦燥的战俘营竟然开始平静下来。

    负责这一大块的和尚,算是松了一大口气,战俘,自来就是一个不安份的源头,看起来还是老大深谋远虑啊,这比派一些文人来宣讲要有效多了。

    伤兵回营的愈来愈多,太平军的事迹便也愈传愈广。

    有时候和尚甚至觉得,这个所谓战俘营根本都没必要派兵看着了,一个个乖得跟兔儿爷似的,他们商讨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等到被释放后,去沙阳郡那边瞧瞧,如果真跟伤兵们所说的一样,便留在哪边讨生活了。

    和尚心满间足了,但这段时间还有一个人比他更忙,那就是舒畅了。这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满营的伤兵和血糊糊的身体,简直就是他的最爱。提着上他的药箱子,便在伤兵营里住了下来。

    他的医术,自然不是那些随军大夫和程维高调来的那些民间大夫可比,小试牛刀,便镇住了所有人,成为了所有伤兵眼中的神明菩萨。但最初的那些骚乱,那些乱架,却让不少人伤上加伤,这自然让舒畅愤怒,多次在和尚面前怒喷秦风,当然,对于舒畅的怒喷,和尚从来都是笑而不语。

    舒畅可以说,但他却不能说。

    忙活了十几天,伤兵营的人是愈来愈少了,留下的都是些重伤号,工作量自然也是大减,在这里,舒畅已经变成了中心,每天都被另外一些大夫围着讨教,便连他的两个僮儿,也都成了大红人。

    医者秘术,每人的拿手绝活自然是不想外传的,那些想学两手的大夫们忙舒畅秘技自珍,便讨好那两个看起来还不大的僮儿,别看他们小,一手医术,比起他们这些浸淫了几十年的大夫还要强上不少,大人不好骗,小孩子自然好糊弄一些。

    不过他们马上发现他们太多虑了,舒畅根本就不在乎什么秘技,凡事有问必答,兴之所致,还会当场抓来一个重伤号作实验,一一为那些大夫们解疑答难。

    当初被程维高硬弄来的那些大夫们一个个兴高采烈,这种事情,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也许这世上医道高明的人不在少数,但像舒畅这样,愿意倾囊相授的那就凤毛麟角了。

    秦风走进来粮库的时候,舒畅正手舞足蹈地给一众医生讲解着,在他们面前,一个重伤号赤身裸体地躺在那里,满眼的无奈,不过此人虽然动弹不得,但看那眼神却是灵动得很,显然保住一条命是没问题的,此刻被舒畅在身上指指戳戳,隐私毫无保护的展现在一众人面前,除了无奈,还是无奈,这可是他的救命恩人,还能说啥。

    秦风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一屋子的医师看到秦风,立刻纷纷拜倒。舒畅却是一肚子的不高兴地瞪着秦风,来得真不是时候,他正讲得兴起呢。

    但秦风来了,别人自然得识相,舒畅这老师便也当不下去了。

    “辛苦了!”走出粮库,秦风微笑着道。

    “奇怪,给你干了这么多年活,还很少听到你说这几个字,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的么?”舒畅嘿嘿的笑着。

    秦风看着舒畅,的确,这家伙改变了不少,要是以往,在伤兵营里泡了这么长时间,这家伙早就没个人样了,可现在,收拾得整整齐齐,看起来,当真是一个翩翩佳公子,而促成他改变这一切的,都是一个女人。

    而落有有情,流水无意。

    他踌躇了一会儿,将信掏了出来,“这是兮儿写来的信。”

    “你们两口子的悄悄话,干嘛要给我看?”嘴里这么说着,手上却是迫不及待的一把将信抢了过来。

    “三步之内,必有芳草,不要伤心。”秦风拍拍他的肩膀,同情地道。

    看完了信的舒畅呆了一小会儿,白眼一翻:“秦风,这人是会变的。我来问你,当初你在敢死营当校尉的时候,想过要争霸天下吗?”

    “废话!”秦风道。

    “可你现在呢?你现在雄心勃勃,要一统天下是不是?月瑶是这么说了,可我呢,更相信精诚所致,金石为开,你瞧着吧,我一定会让她成为我的老婆的。”舒畅拍着胸脯,信誓旦旦。

    瞧着舒畅的模样,秦风有些发呆,原来还担心他灰心丧气,伤心欲绝,现在看起来,他倒是斗志更昂扬了,好半晌秦风才道:“好吧,我佩服你的勇气,我也祝你成功。”

    “我当然会成功。”(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