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情报共享

    看着眼前这个面色阴郁的家伙,秦风简单地道:“大明可以助邓氏一臂之力。”

    邓方灰白的脸庞之上掠过一丝红潮,但旋即消去,摇了摇头:“李大帅大一日,此事便断无可能。”

    秦风微微一笑,看着邓方,玩味地道:“即便是宗师之巅,也不是无敌于天下。一两万重骑,辅以二三宗师,便无忧也。”

    邓方霍的抬头,死死的盯着秦风看了半晌,胸脯微微起伏,似乎是按下了极大的诱惑,终于还是再一次的摇头:“不行的。”

    “为何不行?”

    “李大帅在大秦,宛如神明,比起深居宫中的皇帝陛下,他声望更隆,卫庄如何?他只不过是在暗地里为越国四下奔走,名声或者见著于高官显贵,但民间却大多不知,但李大帅却是天下皆知,不说别的,单是我那三弟邓素,对于李大帅便是俯首贴耳,不敢有半点违逆。”邓方说到这里,猛地想起自己的三弟如同小狗一般蹲在地上替李挚洗脚的那一幕,眼中划过一丝怒气。

    “原来如此,这就是说,李大帅在一日,你们邓氏便不会有任何动作!”秦风道。

    “对李大帅我们当然不敢有任何动作,非不能也,实无奈也。”邓方道:“但并不意味着什么也不做。”

    “好,你想与我做什么交易?”秦风微笑道。

    “楚有内卫,齐有鬼影,明有鹰巢,而我们大秦,也有一支这样的队伍,叫蛛网。邓方这前半辈子,就浸淫其间。”邓方缓缓地道。

    “你能给我什么?”

    “情报共享!”邓方道:“恕我直言,鹰巢虽然发展迅速,但底蕴不足,郭老哥阐精竭虑,但只怕也要将他数十年积累的那些资源快要用完了,接下来,鹰巢就得靠自己了,短时间内,鹰巢不可能与另外三个并驾齐驱。”

    秦风看了一眼郭九龄,郭九龄微微点头。

    “但蛛网不同,我们没有内卫和鬼影那么耀眼,但却扎得更深沉,我自信,蛛网比起他们,效率更高,这鹰巢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我们有很大的合作空间。齐楚两地,我们蛛网得到的情报,鹰巢会得到同样的一份。”

    “这份量可不清!”秦风微笑道,脑子里想得却是数年之前,那个与自己一起被关在昭狱里的家伙,只怕现在坟头草都快要有人高了吧,自己与闵若兮的婚礼,他可是除了瑛姑之外的,唯一的见证人呢。

    蛛网当然厉害,堂堂大楚兵部,可以接触到所有军事机密的官职,居然是秦国的一个谍子,说起来当真可笑,当然,当事人可就笑不出来了。虽然这个人被挖了出来,但安知就没有第二,第三个?

    “你想要什么?”

    “资源!”邓方道:“我见识过太平城,沙阳郡的兴旺,对陛下治国理政的能耐十分佩服,我们大秦的皇上,既然下定了要打压我们邓氏的心思,那么接下来肯定会有所行动。我们大秦,就只有这么一碗水,往这边多倒一点,那么另一边自然就会少了许多。想来陛下以前也见到过我们边军的凄凉。比起路边的乞丐也差不了多少。”

    秦风微微点头。

    “卞文忠去了西军,可想而知,接下来的几年里,朝廷必然会不遗余力的扶持他们,而我们北军可想而知,就会遭到打压。所以,我需要大明除了明面之上的与大秦的交易之外,暗地里,与我父掌控的北军能有另一些交易。”

    “如果是这样的话,光是情报共享,份量可就有些不足了。”秦风笑道。

    “战马!”邓方道:“陛下,李大帅答应给你的战马,都是生马,想要将他们训练成战马,可不是三两日的功夫,想要成军,那就更需要年月的积累,而我们可以向您提供成熟的战马以及培养训练战马的人才。我相信,如果我们能达成交易,那么您在两到三年之内,便可以组建起一支重骑军。只要您财力充沛,五万重骑,足以让山河变色。”

    “邓素那样的重骑兵?”秦风微微色变。

    “不错!”邓方点头道:“邓素带的那一支重骑兵,才真正是我们邓氏的精华所在,没有人能抢走,因为除了我们邓氏,没有人能训练出这样一支恐怖的重骑,齐国膏腴之地,尽是一马平川,如果您有一支数万人的重骑,必然会让他们食不知味,睡难安寝。”

    秦风凝视着眼前之人半晌,断然道:“成交。”

    邓方脸上终于露出喜色,站起身来,双手抱拳,深深一揖,“多谢陛下。”

    “不必多礼,利之所至而已。”秦风笑道:“我想多问一句,现在的的邓氏,手中到底能拿出多少重骑?”

    邓方微愕,半晌才道:“陛下果然厉害,除去邓素手中的两万铁骑,我们邓氏还能凑出一万来,不过这一万,却是保命的本钱,邓氏这些年来手中的一点余钱,可都全砸在上面。”

    秦风大笑起来:“如此看来,只要我们双方合作愉快的话,你们邓氏的铁骑,说不定马上就会变成五万十万也说不定。”

    邓方呵呵一笑:“十万不敢想,但有五万,便足以让卞氏低头。陛下,告辞了,旬日之后,便会有百人马师送到您的手中。”

    “乐公公,替我送送邓大人!”秦风微笑着道。

    大殿之内,只剩下秦风与郭九龄,秦风不说话,郭九龄也沉默不语,好半晌,秦风才笑出声来,“老郭,你说说,邓方的这点心思,有不有成功的可能?”

    郭九龄缓缓地道:“蛛网比我想象的更厉害,以前我小觑他们了,邓氏掌控边军,其实力较之雷霆军要更强,这也是他们一直无法进入朝廷中枢的原因所在。如果我们大力支持的话,还是有一较之力的。”

    “我不这么看!”秦风摇头道:“先前邓方拿卫庄与李挚相比较,可在我看来,李挚可比卫庄厉害多了。邓方在等李挚死,他比李挚年轻了几十岁,等得起嘛!可他能看到的事情,李挚看不到?就算李挚真要死了,肯定也给这位邓大人安排下了后手。”

    “陛下不看好邓氏?”郭九龄问道。

    “不看好!”秦风一挥袖子,哈哈大笑:“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大力的支持他们。”

    “为了战马和马师?”

    “人才难得哦!”秦风道:“骑兵,的确是我们的短板,我们没有这样的人才啊,越国的骑兵,我还真看不上眼,秦风的重骑,那才让人眼热呢!再说了,给李挚添点乐子,我也是很乐意的。秦人占了我们的开平郡,邓素的两万重骑就驻扎在哪里,这就像一把刀子顶在我背心之上,难不成我还会很开心吗?”

    “促成秦国内知,于我们大大有利。”郭九龄道。

    “当然,不过这总要等到三五年之后,我们现在根基浅薄呢!要是邓方太早出手,秦国内乱一起,李挚这老小子,铁定拿我们来转移国内的矛盾,齐国他打不过,西军嘛,刚刚由卞文忠接任,战斗力哗啦啦是直线下降,也干不过安如海,也就有我们,建国不久,国内不靖,才是刚刚好的靶子。”秦风冷笑道:“所以邓方需要时间,我又何尝不需要时间,三五年之后再来看看,我要让李挚那老小子再入越京城来找我。”

    “陛下,安靖国内,现在第一要务可就是抚远之事了。”郭九龄笑道:“邓方给我的第一个情报共享便是关于蛮族的。”

    “哦?”

    “我们小瞧蛮族了,他们现任的领袖慕容宏,倒也是一个人物。”郭九龄从怀里掏出一叠东西递给秦风:“邓方给的关于慕容宏的资料,此子倒真不能以蛮子视之。”

    慢慢浏览完慕容宏的资料,秦风淡淡地道:“蛮族,只不过是齐人手中的一把刀子,抚远数郡,亦不过当年围剿蛮人的军事重镇,但掉转刀头,却并不可怕。齐人并不指望慕容宏获胜,只不过是希望给我们添添恶心,让我们深陷于内战的泥淖之中,无暇他顾而已。”

    “可这把刀子还是很锋利的。”郭九龄道。

    “我最擅长的事情,便是将锋利的刀子打折。”秦风冷笑:“这一次,我会亲征。”

    “陛下,那慕容靖潜入越京城之事,要如何处理?”郭九龄问道。

    秦风微笑道:“蛛网倒也真是厉害,像蛮族这样的势力,他们也没有忘记渗透,吴京嘛,放在越京城还真不好处理,留着是隐患,杀了惹非议。慕容靖他们既然愿意帮着我们来处理了这一件事,那再好不过了,你也正好借着这股东风,将这越京城再清理一番。将那些藏在水下的大鱼再钩几条出来,咱们总得让越京城更干净一些才好。”

    郭九龄呵呵一笑:“我明白了。远来是客,我总得给他们备几份好礼才是。邓方说那慕容靖是半步宗师,不知慕容宏折了这个左膀右臂,心痛不心痛?”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大笑起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