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四章:大帅最后的日子(中二)

    高挂在空中的太阳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温度,但覆盖着大地的积雪,却已经开始了大范围的融化,风仍在吹,却没有了刺骨的寒意,反而让人感到一种暖洋洋的意味,山腰之下,绿意重现,只剩下巍峨大山的山顶,还戴着一个可笑的白帽子.

    淙淙流水自平原而来,自高山而来,慢慢地汇集成股股洪流,倾泄进山下的大河之中,河水涨高了不少.

    河中有浮冰,你推着我,我挤着你,正在顺流而下,一些小的冰块漂着漂着,便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河水当中.

    河上浮冰,冰上载雪,河应当是白色的,但现在,河却是红的.

    严冬既去,春天自然便来了,春风本应送来生机,但在这里,风中却飘浮着血腥味,极浓的血腥味.

    这里现在是一处战场,被包围在荆湖一带的齐军最后一支部队,逃到这里之后,终于山穷水尽,身后是因为冰雪融化而暴涨的河水,前面是无数的楚军正蜂涌而来.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在这片绝地,齐军发起了绝死的反击.

    河对岸的山顶,一只斑澜猛虎懒洋洋的从林中走出,站在山顶之巅那块积雪还没有融化的巨岩之上,高高的昂起头,对着空中的太阳,发出一声欣喜的长啸,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它的食物也会丰富起来,一个冬天都没怎么吃饱,这让它很是郁闷,现在,饱餐的机会又要来了.

    声声虎嗥之后,它灵敏的鼻子嗅到了空气之中那浓烈的血腥味,这让他更加欣喜不已,循着血腥味飘来的方向,它看向了对岸.

    震天的呐喊声旋即传进了它的耳中,无数在阳光之中闪耀关寒芒的刀枪正在挥舞,一蓬蓬的鲜血迸裂开来,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更加艳红.

    山中之王的啸叫之声愈来愈下,它有些惊恐地看着对岸的拼死搏杀.

    终于,它紧紧地将它的嘴巴闭上,修长的身躯微微有些发抖,本来惬意地在春风中摆动的尾巴夹到了两股之中,它惊恐地低下了高昂的头颅,一个转身,向着身后的林子窜去,一跃丈许,落下地之时,却是四腿有些发软,一个趔趄,险些趴在雪地之中.

    低低的呜咽了几声,它重新站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重新遁进了密林之中.

    河的对岸,正在激烈拼杀的两支军队,并没有人知道他们爆发出来的冲天杀气和修罗地狱一般的搏杀让一只傲啸山林的百兽之王夹着尾巴重新逃进了深山,现在的他们,脑子之中只有两个念头,要么杀人,要么被杀.

    方圆数里的战场之上,数万军队正在这里进行着最后的决战.

    万州城被奇袭,齐国大将军周济云狼狈逃走,荆湖郡的数万楚军被截断了后路,遭到了卞无双与程务本指挥下的楚军两面夹击,即便他们拼死挣扎,苦苦守着每一处占据的城镇,但仍然在楚军的强势打击之下,一处一处的被陷落.

    荆湖郡的楚军,手中掌握的基本上都是从明国购买回来的利器,在弩机,冲阵车,霹雳火,重弩的打击之下,齐军被一点点压缩着生存空机.

    他们的水师在之前已经被尽数歼灭,掌握了水道优势的楚军,肆无忌惮地乘着舟船穿插,分割,将这数万齐军割裂成了一块块彼此不相连的个体之后,逐一歼灭.

    齐军苦苦挣扎了近一个月.但他们没有等到援兵的抵达,最后一颗粮食也下肚之后,残余的齐军终于不得不发动了最后的决死之战,想要突围而出.

    他们的努力在卞无双和程务本两人的合力之下毫无作用,包围圈一点点的缩小,终于最后剩下的万余人马,走到了他们命运的终点.

    地上的积雪早已不见了踪影,泥浆,鲜血,断臂残肢是这片大地的主角,几乎看不出他们原本的颜色,一双双大脚踩踏在上面,连溅起的泥水,都是红色的.

    一点嫩绿有些艰难地从一团小小的积雪之下探出了身影,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这个多彩的世界,一支硕大的马蹄便啪的一声踩了下来,将这团积雪以及这支刚刚发芽的小草重新踩回到了泥泞之中.

    战马之上,一个全身着甲的魁梧骑士手提着双刀,面甲之中的双眼,冷漠地注视着前方激烈搏杀的战场.在他身后,一匹匹战马汇集而来,在他身后组成了一个以这名骑士为锥锋的三角锥阵.

    前方,正在攻击齐军的是由罗虎和罗豹率领的两万楚军.濒临绝境的齐军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虽然人数只有楚军的一半,但此刻,却与楚军杀得难解难分.楚军虽然占着上风,但一时之间,竟然无法获得最终的胜利.

    “真是废物啊!”面甲之下,骑士咬牙切齿地道.

    “江将军,为什么卞无双和宿迁的军队还没有赶到?反而是我们先到了?”另一名铁甲骑兵策马走到了魁梧骑士的身边,掀起了面甲,有些奇怪地看着前方.

    卞无双和宿迁虽然亲自去了万州城,但在荆湖前线,却还各自留了一万兵马,这两万人,可比罗虎罗豹率领的军队战斗力强得多.而他们虽然是骑兵,但原本却是驻扎在荆湖郡城之外的,作为荆湖郡防线最强大的一支军队,他们一直是程务本手里的王牌.

    “如果那两支军队来了,这支齐军早就被歼灭了.江将军,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程帅一定要让我们赶到这里来!”将领有些迷惑不解.他们刚刚在离荆湖郡城不远的地方,剿灭了一支齐军之后,便接到了程务本的军令,一万骑兵便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这里.

    这支骑兵的首领,叫江上燕.

    听着身边将领的话,江上燕的心中却是一阵难言的苦涩.程帅为什么严令他率军赶到这里,参与这一场本来不需要他的战争,自然是因为程帅要让他远离荆湖郡城.

    因为程帅已经决定要走了.他怕自己冲动去阻止他返回上京的决定.这支骑兵,是江上燕一手组建的,军队之中的将领,全是他从明国带回来的.这支军队完完全全的掌握在江上燕一个人手中.如果他想做点什么,在荆湖城,真还没有人能挡得住他.

    “军人的天职,便是服从!”想起程帅的亲兵除了带给他的军令之外,还额外加上的这一句话,江上燕垂下了头.程帅是真担心自己抗命啊!

    “为什么没来?当然是各有各的心事啊!”江上燕冷笑起来:”罗虎罗豹是罗良的心腹,他的人多死一点,卞无双再好将他们牢牢的掌控在手中啊!宿迁,自然是不想自己的麾下折损太多而让卞无双拿捏住他,嘿嘿,罗虎罗豹嘛,当然也明白这两人的意思,只是他们不得不来,因为罗良失势,他们既要为自己搏一个前程,也要为罗良在皇帝陛下的面前挽回一点点圣眷.”

    “东部六郡还未收复,齐国仍然虎视眈眈,明国在一侧亦是不怀好意,可我们自己内部,却还在如此勾心斗角.”身边的将领有些悲哀地垂下了头.

    江上燕转头看着身边的将领,一字一顿地道:”军人的天职,便是服从.程帅说,军人,不应当有自己的思想,军人有了自己的想法,非国之福.所以,我们就服从吧!”

    他高高的举起了双刀,厉声喝道:”全军,突击,全歼齐军!杀!”

    马刺猛嗑战马,马儿一声长嘶,四蹄发力,闪电般的向前窜去.

    “杀!”无数的骑兵高举着战刀,跟着他们的主将,风驰电挚一般的杀向了战场.

    战场的正中央,罗虎罗豹两人听到了如雷的马蹄之声,两人回首,看向后方,高高的楚军火凤旗迎风飞舞,火凤旗侧,江字大旗亦在风中猎猎作响.

    “是江上燕!”两人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正如江上燕所说,他们两人虽然明知道卞无双宿迁在有意削弱他们的力量,但他们却不得不来,不能不来.

    “此人值得一交!”罗豹道.

    “是程务本!”罗虎却是微微低下了头,”江上燕自己,只怕恨不得我们死在更早一点.”

    罗豹愕然,但瞬间,便明白了虎的意思.

    “杀敌吧!江上燕既然来了,我们至少可以保住大半的部下.”罗虎提起已经缺了口的大刀,大吼着再一次冲向了前方齐军的军队.

    太阳西斜之时,河边的这一场决战终于落下了帷幕,啪的一声,马蹄重重的踩在一个还在地上挣扎的齐军将领的脑袋之上,顿时将他的脑袋踩得稀乱.江上燕将双刀合在一手,咣当一声掀开了同样沾满了血迹的面甲,转头看向了荆湖郡城的方向.

    “许彬!”

    一名骑兵将领策马冲到了江上燕跟前.”将军有何吩咐?”

    “骑兵暂时由你统带在此整休.”江上燕厉声道.

    许彬一怔,”将军,你要去哪里?”

    “回荆湖郡城!”江上燕吐出一口浊气,两腿一夹,战马向前奔去,竟是单人独骑,冲向了荆湖郡城方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