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五章:大帅最后的日子(中三)

    荆湖郡城,天还没有亮,城门却已经打开了。

    一辆马车吱吱呀呀的从城门洞子里驶了出来,而在马车的后面,跟着的人却让守卫在城门口的士兵们傻了眼。来的人虽然不多,但每一个,都是荆湖郡城的大人物,甚至可以说,在整个大楚,也都是一个个响当当的名号。

    这些人当然是来送行的,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尽相同,不动声色者有之,悲愤交加者有之,暗自惋惜者有之。

    程务本已经接到了回京述职的圣旨,内卫统领杨青亲自前来宣旨,与他一齐进城的还有一千内卫兵马。

    荆湖郡城内很平静,程务本早就做好了准备,在杨青进城之前,他已经与卞无双搬好了交接,将大帅府交付给了卞无双。

    杨青的时间卡得极好,卞无双进城的第二天,他便出现在了荆湖郡城之内。

    程务本的行礼极其简单,他甚至连随他多年的盔甲和武器都没有带,这些东西,他都留给了江上燕。一袭布衣,两老相携,便这样平静地出了大帅府。

    程务本的家人本来都住在荆湖郡城之中,但现在,他们却没了踪影,杨青连问都没有问,他心里清楚得很,只要程务本愿意跟他回京,自己能平平安安的将他带回京,其它的什么都是浮云。

    要是自己还想着将人家一锅端的话,只怕自己能不能走出荆湖郡城都是问题。程务本既然已经做出了安排,杨青不觉得自己有能力破坏程务本的计划。

    陛下,要的只是程务本而已。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便是杨青现在最真实的内心写照,一日没有踏出荆湖郡城,他便一日不会安心。

    他相信程务本绝不会犯上作乱,但程务本的部下可就说不准了。哪怕程务本已经将他的亲信将领尽数遣了出去与齐军作战,但昨日杨青进城之后,所感受的敌意,仍然铺天盖地的。

    杨青是内卫统领,这是一个让大楚所有官员谈虎色变的衙门,人人都恨不得退避三舍,永远不要与这个衙门发生什么联系,但昨天进城之后,杨青却能感受到那些人对自己毫不避讳的满满的恶意,恨意。

    这让他心中很苦涩,他很想告诉这些人,我也在为国奋战,我也刚刚从战场烽火之中走下来。但他也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因为他要带走的人是程务本。单单就是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他们恨自己一辈子。

    杨青甚至不敢住在城中,在程务本接旨之后,他便径直出了城,带着他的一千内卫驻扎在城外。用不着监视程务本,因为程务本如果真想做点什么的话,他这一千人在荆湖郡,连个浪花儿都溅不出来。

    哪怕卞无双现在就在荆湖郡城之中。

    因为支持程务本的不仅仅是原荆湖郡的军队,更多的却是荆湖郡的百姓。如果让那些普通的士卒或者老百姓知道程务本这一次离开荆湖郡之后的结局的话,杨青觉得那些愤怒的人,会将自己撕成碎片。

    城门洞开的时候,杨青已经带着他的一千部下,在城外集结妥当,牵着马站在城上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没有人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一袭布衣,两袖清风,走出门洞子的程务本转过身来,向着身后送行的曾琳,宿迁等一众文武官员双手抱拳,一揖到地。

    所有人都深深的躬下腰来。

    “诸位,收复国土,振兴大楚,就拜托了!”程务本直起身子,“临行之前,程某有几句话送给诸位,汇聚一起是开始,团结一致是过程,共同努力是成功。大楚如今风雨飘扬,程某也不能多强求什么,只请各位,无愧本心即可。告辞!”

    程务本转身,身子挺得笔直,向前行去,一直伴在他身侧的卞无双紧跟着走了出去,“程帅,这最后一程,便由卞某来相送吧!”

    程务本侧头看了看一脸平静的卞无双,笑了笑:“好。”

    两人并肩前进,身后传来隐隐的啜泣之声。

    两人慢慢的向前走着,前方便是杨青的内卫,但两人都似乎视若无睹,所过之处,内卫纷纷策马让开,给两人让出了一条通道。

    杨青脸色有些复杂,牵马站在原地,看着两个渐渐行远,身后,两个老兵牵着马车慢慢跟上,马车内,坐着程务本的夫人。

    转头看向城门方向,无数文武官员仍然矗立在城门口。

    杨青叹了一口气,牵着马跟在马车后面,“走吧!”他有些落寞地道。

    平整的驰道在两人的面前延伸到远处,两人似乎多年老友一般,并肩而行。

    “卞帅接下来准备怎么做?”程务本显得很随意地问道。

    “稍加休整,接下来便是要继续进军了。”卞无双道:“东部六郡,今年至少也要拿回三郡来。这才不负陛下对我的重托啊!”

    程务本笑了笑:“其实以现在周济云的实力,即便是将六郡都拿回来,也没有多大问题。”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我不能这样做啊!”卞无双道:“我可不想帮齐国皇帝太多,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差不多了,总得给周济云留点本钱,好让他们给齐皇再多添一点乱子才好。”

    程务本欣赏地点了点头:“程某还一直担心卞帅为了报答陛下之恩,便要高歌猛进了,这样很好,很好。卞帅,你是旁观者清,敢问我大楚现在最大的问题,究竟在哪里?”

    “外敌好靖,内乱难复!”卞无双简单地道。

    “说得好!”程务本欣赏地看了一眼卞无双:“果然是旁观者清,这件事情,老夫可是最近才想透啊。”

    “敢请教?”卞无双问道。

    “齐国皇帝是拿我们在当刀子呢!周济云的齐国豪门的代表人物,辖下军队,可以说基本上是受豪门所控制,齐皇不敢轻举妄动,却让周济云来攻打我们,让我们不断地消耗周部的实力,到现在,齐皇的目的可以说是达到了大半了。卞帅看透了这一点,要给周济云留下些对抗齐皇的本钱,这很好。只要齐国内部一日不靖,齐国军队就不敢对我们大举用兵,因为他的身旁,还卧着另外一条大老虑呢。明国啊!”

    他很是感慨地看向了大明的方向,“秦风的崛起,老夫也出了不少的力气,可当真是想不到,他能做到这一地步,现在连秦国也要倒在他的手上了,他的下一个目标,又会是谁呢?”

    “当然是大楚!”卞无双截口道。

    “是啊,是大楚。”程务本了然的点点头:“齐国硬干,反而好对付,他们自己现在还一屁股屎没有擦干净了,只要我大楚上下一心,自然能挡得住。明人是软刀子,一刀一刀,净捅在我们的要害处,楚国今日之乱,始作俑者,秦风也。”

    “程帅看得清楚,这一次大楚的胜利,只不过是稍稍挽回了一点颓势而已,就国势来说,楚国其实在不停的衰落,大明对于楚国全方位的渗透,已经不可阻挡了。”卞无双道。

    “哪里看得清楚?我是卞帅来了之后才有了闲心细细地思索这两年发生的事情,雾里看花啊!老夫一生勤于军事,在其它方面,却是鲁钝得很。卞帅是个明白人,我只问一句,大楚还有救么?”

    “难!”卞无双道。

    “你会为大楚尽心尽力吗?”

    “当然!”卞无双笑道:“这是真心话。”

    程务本停下了脚步,看着卞无双,半晌才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楚国无可挽救了,还请卞帅以大楚苍生为重。”

    “不以皇室为重吗?”卞无双反问道。

    “已经无可挽救,自然就顾不得了。”程务本脸上有些决然的神色,“一家哭,总好过一路哭,一国哭,更何况,将来统治这片土地的人,血管里说不定还是留着闵家的血脉。这,或许是先皇唯一的安慰了。”

    卞无双笑了起来:“程帅这是在劝我到了那个时候,就向明国投降么?我与秦风可是深仇大恨呢!”

    程务本眯起眼睛看着卞无双,“你不是秦国的忠臣,也不会成为楚国的忠臣,你所谋求的,只不过是卞氏的长存而已。我对你的要求是,在形式不明郎之前,请为楚国尽力,卞无双,说不定在你的努力之下,大楚能浴火重生呢?到了那个时候,你可就是大楚的中兴之臣,必将名垂青史,而你卞家,也会成为大楚的第一豪门,这可比你去了明国要好得多。”

    卞无双大笑起来。“好,我应了。形式不明朗之前,卞某必然为大楚浴血奋战,殚精竭虑,但到了事不可为的时候,卞无肯定会以天下苍生为虑,不造无谓杀劫!”

    “话尽于此!”程务本拱了拱手:“就此别过吧!”

    马车吱吱呀呀的走了过来,程务本一跃上了马车。

    看着马车渐渐远去,卞无双双手抱拳,躬身长揖。

    “卞某一生从来没有真正佩服过一个人,即便是李大帅也不行,但今天,终于有了一个。程帅,一路走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