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章:中道而阻

    陈修风站在城墙之上,看着一队队的骑兵默然地出城而去.马蹄子上都包了软布,踩踏在地上,并没有太大的声响,所有的马都加上了马嚼子,没有一匹马能够发出嘶鸣之声.

    陛下亲自带队攻击,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出乎陈修风意料之外的好,陛下总算是鼓起了勇气,一位宗师级别的武道大高手加入突击队伍,自然能胜算大增.

    只是陛下最后的动员,怎么都让陈修风觉得有些不详的意思.陛下居然将国库打开,将内里所有存着的金银全都拿了出来赏赐给了出征的将士,这应当看做是激励士气了,可一次性的将国库搬空,却有些太过了,赏赐在陈修风看来,也过重了.虽然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这仗如果打赢了,接下来大秦后以为继呢?

    可陛下似乎没有想这么多,他是那样的亢奋,那样的激昂,一扫以前那种颓废的模样.

    陛下让自己留在城中指挥其它的军队也是一个奇怪的决定,应当说自己对于雷霆军是最熟悉的,如果有自己居中协调各部,相信雷霆军会能发挥更大的战斗力,但陛下却将自己和一部分雷霆军的中坚将领全部留在了城中指挥其它部队在凌晨时分向攻城的明军发起攻击以牵制这些部队,不让他们有机会回援中军.

    陈修风心中不解,但却不能说出来,他总不能跟陛下说,自己指挥起军队来,比陛下你要强吧?

    最后一队骑兵也消失在夜色之中,渐渐的与黑暗融为一体.陈修风收回了目光,回望着城头,城下,无数的士兵全副武装,抱着他们的武器席地而坐.

    他们与陈修风一样,都在等待着晨曦到来的那一刻,那个时候,紧闭数月的雍都所有主城门都将打开,雍都城内所有的士兵都将踏出城墙,与城外的明军决一死战.

    跟所有的士兵一样,陈修风也盘膝坐了下来,抽出自己的佩刀,慢慢的擦拭起来.这边的战斗其实并不重要,只需要拖住围城的这些明军就可以了,至于战胜或者战败,意义并不大,只需要皇帝陛下带领的四万五千名雷霆军能够击溃明军中军,夺得他们的后勤辎重营,这场大战,赢得便会是大秦.

    距离雍都城二十里,便是杨致的新二营驻地.这一个月来,杨致非常的不爽.一来,是因为他没有捞着第一批攻击雍都城的任务,被作为二线部队布署在这里,二来,他本来想拉着马猴一齐设下圈套捞一些斩获,结果,屁都没有等到.

    陈志华的布署之中是有着很大的漏洞的,这一点杨致看得很清楚,也向陈志华再三禀报了自己的看法,各支攻城部队之中的间隔太开,像他们这样的二线部队,本来应当补到两支攻城部队之间去填补这个空隙的,但是现在却被与前线部队拉开了如此远的距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秦军是完全有可能穿插过来的.

    虽然雍都城中绝大部分的士兵都不堪一击,但他们的雷霆军却是精锐,而且都是骑兵,机动能力极强.他们既然能派出上千人的部队出来,那为什么不能派出更多呢?

    抱着这个想法,他拉着刚刚犯了错的马猴在这个方向上设置了很久的陷阱,他不能随便移动驻地,但马猴是骑兵,是机动作战部队.

    在杨致看来,只要雍都城中的将领不蠢,一定就会出来找机会的.

    不过他与马猴辛苦了大半个月,却什么也没有捞着,似乎除了上一次袭击马猴的那一支千余人的秦国骑兵以外,剩下的秦国人都决定龟缩在城中不动了.

    最终,马猴被一纸命令不知给调到哪里去了,只剩下杨致不死心,仍然抱着守株待兔的心思苦熬着.左右他待在这里没什么事干,算是给麾下的士兵找点事情做,不然这样一直干熬下去,士兵们的战斗意志便会下降,情绪也会松懈.

    “将军,敌人来了!”一名校尉飞跑着闯进了杨致的营帐,大声吼道.”鸣镝,鸣镝升空了.”

    杨致一下子兴奋起来,辛苦了这么久,机会终于来了么?他冲出大帐,旋即大营之内,军号之声猛然响起,一队队的士兵从营帐之内冲了出来.

    杨致的警哨,斥候一直设置到十里开外,一发现敌踪,便会飞马回报,只有在情况特别危急的情况之下,才会发射鸣镝.

    “进入阵地,准备战斗!”他厉声吼道.

    阵地是早就设置好了的.每天晚上,都有一半士兵在阵地之上驻守,另一半则休息.如此以保证整个新二营有最为快速的反应能力.

    所有的士兵们拔足冲向不远处的阵地,而与此同时,一支又一支的鸣镝连接不断的从远处升上天空,而且距这里愈来愈近.

    看着连绵不绝的鸣镝,杨致的脸色不由有些难看起来.

    第一道曙光从地平线上升起,自杨致的背后将光线投射向西方,眼前的黑暗被一扫而空,策马立于阵地中央的杨致终于看到了从西方而来的敌人,脸色顿时一下子跨了下来.

    在前面亡命奔逃的是自己的斥候,而他们的身后,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是绵延不绝的秦国骑兵.

    “操他娘!”他在心里低声叫骂着.

    与他一样,阵地所有的新二营士兵们都惊呆了,骑兵上千,漫山遍野,骑兵过万,无边无际,现在充斥在所有士兵视线之中的,全部都是骑兵,前面的距离他们已经不远了,但还没有看到后面的尽头.

    杨致知道,雍都城的骑兵倾巢而出了.这他娘的是数万骑兵.他想钓的是一只比较壮的老鼠,但现在来的却是一只强壮的猛虎,现在不是他能不能干掉别人的问题,而是能不能保存自己的问题了.

    雍都城中雷霆军倾巢而出,自然不是为了他这个新二营而来的,他们的目标肯定是双联城,是中军大营和那里的后勤辎重大营.

    “杨三妹,杨三妹!”他厉声喝道.

    一名女将从后面闪了出来.”你,骑上快马,用最快的速度去双联城,告诉陈志华,雷霆军来抄我们老巢了,我这里顶不了多久的,不对,是根本顶不住.快去.”

    “知道了!”杨三妹知道情况危急,也不二话,转身上马,打马扬鞭,疯一般的向双联城方向奔去.

    “准备战斗!”看到杨三妹远去,杨致拔出了他背上的宽大的黑剑,大步走向了阵地的最前沿.在他身后,雷暴等一众将领紧紧的跟上了他.

    “霹雳火!”黑剑刚刚举起,猛力落下.

    一枚枚来不及烧红的铁弹直接被投臂扔了出去,在空中划出道道弧线,向着奔腾而来的骑兵飞去.

    “强弩!”

    一枚枚粗大的弩箭带着尖啸之声飞出.

    不论是铁弹,还是弩箭,都在奔腾而来骑兵当中开出一道道的巷子,但开出来的这些巷子,旋即便被更多的骑兵填充,这个时候,杨致只恨自己新二营的这些武器配备太少了.

    自己太大意了,应当深挖壕沟,筑起胸墙,设置更多的障碍的.可他娘的谁能想到,敌人竟是倾巢而出,陈志华不是说,秦国雷霆军绝不会倾巢而出吗?如果他们倾巢一出,那么雍都城必然就无法守住,现在好了,敌人出来了,自己却成了第一个倒霉蛋.

    “弩机!”怀着一肚子的怨愤,杨致再一次的嚎叫起来.阵地最前沿的弩机愤怒的咆哮起来.

    然后,杨致的整个阵地,就被奔腾而来的骑兵给淹没了.

    狂奔而来的战马顶着如雨的弩箭冲了过来,哪怕他们身上插满了弩箭,但雷霆军精良的铠甲还是让这些人在中了无数弩箭之后还没有完全毙命,他们用仅存的意识操控着战马,狠狠地撞了上来.

    巨大的声响之中,一台台弩机被撞飞,前沿阵地在一瞬间便被击碎了.

    弩机之后,一排排的长矛手奋力的架起长枪,长枪刺进猛冲而来的战马,枪折,马倒,机灵一些的士兵在这一瞬间丢弃掉手里的长枪,抄起插在身边的环首刀,扑向跌倒在地上的骑兵,反应稍慢一些的,双臂在那一瞬间便已经断掉.

    连接冲跨了三排长枪兵,雷霆军的攻击势头才被遏制下来,但这个时候,新二营已经差不多折损了四分之一了.

    杨致的心在滴血.因为他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但更多的雷霆骑兵却如同洪水一样,在碰到他这块礁石之后,便一分为二,从左右分流而去,滚滚的向着双联城方向而去,留下来对付他的,只是其中一部而已.

    他看到了秦军飘扬的中军大旗,看到了那面大旗之下,那个身着金灿灿凯甲的家伙,那是秦国皇帝马越.

    秦皇竟然亲自率兵出城了,这是绝死攻击啊.

    但愿双联城那边能顶住他们的攻击,不然可真是坏大事了.

    杨致只是瞟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眼下他已经顾不得双联城怎么样了,他必须先应付面前的敌人,才谈得上其它.

    他怒吼一声,飞奔向前,随着他的步子向前,一柄柄落在地上的长枪,大刀从地上飞了起来,随着他向着敌骑飞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