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不对劲

    虽然李坏现在的实力已经可以初步以阳神力撼真武了,但显然真武境当中也是有强有弱的,眼前这鸠摩罗什被誉为是梵天域当中仅次于毗迦多罗的存在,其实力可是要比当初以机缘初入真武的玄明更强。

    只不过对于李坏来说,对方就算是再强又能如何?他也仍旧敢对其出剑!

    太上道门修的道乃是压制住自己的欲望,让自己太上忘情,无限制的接近天道。

    而李坏不需要压制自己的欲望,他本身便没有多少的欲望,甚至就连一些无用的情绪都被他所压制,转化为一种对武道执着和……疯狂!

    没错,在武道之上,李坏所表现出的就是一种疯狂,不论你的实力有多强,不论你的身份地位如何,只要是敌人,李坏便敢对其出剑,这种疯狂都已经掩盖了他的恐惧。

    而在修炼当中也是一样,苏信曾经无数的警告过李坏,死亡之力会影响他自身,但李坏却始终都不听。

    李坏有着属于自己的武道,这条路跟其他人不同,跟一直都在教导他的苏信也不同,那是一条危机四伏,充满死亡杀机的路,冲不过,他便只能死在路上。

    冲过去,那迎接他的将是另一番天地和世界!

    此时被鸠摩罗什压制到了极点的李坏眼中已经变成了漆黑一片。

    那是没有任何感情的黑,充满了死寂一般的黑,随着他手中的长剑刺出,那股邪异的黑色沾染到了长剑之上,切割虚空,凝滞时间,那股恐怖的威能就连鸠摩罗什面色都是微微变化,嘴角的笑容都隐去了一些。

    鸠摩罗什双手结印,金色的佛光在他手中绽放,那印法好似一座佛塔一般,将李坏这一剑笼罩在中央,让其无法向前刺去,但让人惊奇的却是以鸠摩罗什的实力都无法彻底寂灭李坏剑上那股死亡之力。

    就在这时,李坏身后一缕缕黑色的死气飘散,因为那死气太淡,而李坏手中长剑之上那股死气又太浓,所以这些死气没有引得任何人的注意,但却诡异的在鸠摩罗什身后凝聚而成了一个黑色诡异的身影,手中也同样凝聚出一柄漆黑色的死亡之剑,向着鸠摩罗什刺去!

    这一瞬间鸠摩罗什周身汗毛炸起,他口诵佛号,身后一尊金刚明王浮现,一体双面,一阴一阳,一恶一善,一哭一笑。

    那金刚明王法相双手结印,巨大的力量轰然落下,这才将那一剑挡住,但法相也是彻底随之寂灭。

    鸠摩罗什抽身后退,同略显震惊的声音道:“真武法相!你竟然临阵突破到了真武!”

    方才李坏那凝聚了死亡之力的狰狞虚影不是别的,正是属于李坏的真武法相,冥神照影!

    在场的众人也是顿时哗然,看着李坏周身的气势不断的攀升着,一直攀升到了跟鸠摩罗什一样的真武境,众人这才相信,李坏竟然真的在战斗当中突破到了真武!

    在对战当中突破的事情不是没有过,只不过很少,因为就算是有人在战斗当中感觉自己可以突破,对方也是不会去突破的,必须要找一个安全一些的地方闭关才行。

    原因很简单,在战斗当中虽然可以突破,但你的安危却是不确定的。

    有时候突破并不是一件好事,突然晋升到了一个大境界,你自身的实力也要跟着暴增,但你突然晋升,甚至就连你自身的力量都没有完全掌控,再加上跟人对敌时可是一步错步步错,而且还有走火入魔的危险,所以几乎没有人会选择在战斗当中晋升突破的,还不如就以现在的境界进行对战,然后找一个隐秘点的地方安安稳稳的闭关,稳固境界,这样才算是真真正正的踏入了真武境。

    现在李坏的行为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跟疯子一样,竟然选择在这种场合进行突破,一个弄不好要么就是自己走火入魔,要么就是被鸠摩罗什所斩杀。

    等到李坏身上的气息重新变得平和起来之后,他直接转身,对着齐龙和苏子晨道:“我们走。”

    此时不光是在场的武者,就连齐龙和苏子晨等暗卫的武者也都是愣住了。

    方才李坏以阳神对战真武可是一点都不怂,打的激烈的很,结果现在他都已经晋升到真武了,但却又忽然退走了,这是什么套路?在场的众人倒是有些看不透。

    而此时半路上的苏子晨也是问道:“李师叔,方才你为何不和那胖和尚继续打下去?你都已经晋升到真武了,那应该比之前更强才对啊。”

    李坏摇摇头道:“正是因为我晋升到了真武才不准备跟他打,那和尚的实力很强,即使在真武境当中也算是强者。

    没踏入真武之前我摸不清他的势力,但踏入真武境之后我才发现,就算我全力出手也敌不过那胖和尚,既然如此,那还打什么?”

    李坏并不惧怕跟鸠摩罗什动手,但问题是动手也要动的有些意义才行,方才他就算是强行出手也只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根本就没有意义。

    苏子晨略有些不甘心道:“难道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李坏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芒道:“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等到大人出关之后,这件事情是一定要禀报大人的,梵天域有些不对劲!

    他们若是想要救少林寺这些余孽,为何之前不动手?现在忽然派出鸠摩罗什这种强者来,这里面若是没有隐情,鬼都不相信。

    齐龙,回去之后把注意力都给我放在梵天域上,我倒是想要看看,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

    而此时酒楼当中,鸠摩罗什将李坏逼退,他对着元空等人露出了一抹笑意道:“大家不用害怕,苏信手下的暗卫虽然猖狂,但却还是敌不过我梵天域的,你们尽管放心的跟我走便是了。”

    在场那些少林寺的弟子都是点了点头,齐齐对着鸠摩罗什双手合十道谢:“多谢大师出手相救!”

    他们可不知道梵天域的算盘,在他们看来,梵天域依旧是他们那个盟友。

    只有元空略微感觉有些不对,不过他此时却不知道为何,心底竟然对梵天域升起了一股渴望的感觉来。

    鸠摩罗什作为毗迦多罗的心腹,其实他也不知道毗迦多罗要这些少林寺的弟子究竟有何用。

    不过既然是域主吩咐下来的事情,他直接照办就是了。

    等到鸠摩罗什把所有少林寺的弟子都给带到梵天域之后,毗迦多罗直接点名让鸠摩罗什把元空带来,并且直接带着元空一人走进了密室当中。

    等到所有人都离去之后,元空略有些忐忑的对着毗迦多罗一礼道:“参见圣师。”

    毗迦多罗点了点头,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元空,但那种仿佛是看货物一样的目光却是看得元空心中有些发毛。

    不过就在元空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毗迦多罗却是忽然一动,他直接一伸手,抓向了元空,浓郁强大的佛光将元空直接笼罩,让他连动都无法动弹。

    元空的面色顿时一变,他大喊道:“圣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毗迦多罗神色默然,他只是淡淡道:“抱歉了,其实你跟我也是一样的可怜人,都是差点成为被人当作工具的命运。

    只不过很可惜,你这个工具好像并没有我重要,他给了我这么多的至宝和秘法,好像也并没有给你什么东西?”

    强烈的佛光侵入了元空的脑海当中,使得他发出了一声声剧烈的惨叫声,但毗迦多罗直接一挥手,强大的真气化作领域,任何声音都无法传播出去。

    毗迦多罗在元空的脑海当中不断的寻找着,不顾元空的性命破坏着他的元神,就在元空已经奄奄一息,变得跟再也醒不过来的玄真一个模样后,他这才最后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那是一枚只有指甲大小的金色舍利,上面布满了金色的符文,不过这舍利却好像还未彻底成长起来一般,不仅很小,就连上面的符文都是异常的黯淡,甚至还有些模糊。

    “找到你了!”

    毗迦多罗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森冷的笑意来,这便是昔日佛陀留下的真正舍利!也是这位上古大能现世的机缘!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到这元空彻底把这佛陀的舍利蕴养成功之后,他便会找上自己,夺取自己的身躯。

    当初毗迦多罗幼年之时,他还只是一个身世可怜,被伙房僧人养大的小沙弥,若不是意外得到了那佛陀佛珠当中的各种传承,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成为梵天域的域主,人人称颂的圣师。

    只不过越是了解那佛珠真正蕴含的意义,毗迦多罗便越是胆寒。

    这世间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这佛陀的佛珠给了他这么多的机缘,将来却是要成倍收回来的!

    只不过现在佛陀却是没机会了,他真正的后手在没有彻底成熟时便被自己给找到,只要将其彻底碾碎,那毗迦多罗就再也没有被人吞噬的后顾之忧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