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带执法团?”纳兰轻烟轻轻复述了一遍,似乎隐约记起宗内的确有这样一个组织。不过,却是直接由魔宗圣使者萧风负责的,一般人是不能插手的。

    “那,随你吧!”纳兰轻烟知道自己宗内的刑罚力度,就算是自己现在走了,让宗内的人扑了个空,也无济于事。自己是跑了,可是高盛却是倒了霉,放跑自己,这个责任高盛可负不起!

    “多谢大小姐体谅!”高盛松了口气。纳兰轻烟则是说道:“我想这次宗内来的,应该是尹绔叔叔吧,你们这里毕竟是他的香坛。陆叔叔很疼我的,一定不会为难我!”

    “这个属下就不知道了!”高盛苦笑一声,把目光放到了周博的身上:“大小姐,这位公子,有句话还请两位见谅。这位公子应该不是我们宗内之人,甚至不是同道中人。我这里,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堂主大人真的来的话,那么这位公子你一定要离开,否则等到堂主来了,你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一个难题!”

    周博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一旁的纳兰轻烟却是不乐意了:“哼,我倒要看看,谁敢?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谁敢动他,我让谁好看!”

    高盛身子震了一下,却并没有接话。这个话题,可不是他能接着回答下来的了,现在最明智的就是闭嘴安静,一切等到堂主大人到来后,自然由他来办。自己可是一个小小的香主,在这种大背景人物下,可没有什么发言的权利。

    也正在这时,刚刚去安排房间的那黑衣大汉走了过来:“大小姐,香主,一切都准备好了.......”

    听到这话,高盛笑了笑:“好,好,好。还请大小姐,这位公子先行沐浴,属下去为两位准备宴席,为大小姐接风洗尘..............”

    庄园内外,明岗暗哨数不胜数。无数黑衣大汉或现身明面,或隐于暗中,层层护卫于那座隐秘于密林之中的庄园。仅仅看他们那冷淡的双眼就知道,如果有人真的想试一试他们防卫的力度的话,那么最后的结果一定会是被他们干净利落的抹除。

    大大的房间内,高盛,周博,以及纳兰轻烟三人入座。面对纳兰轻烟,高盛可以说是极尽恭敬,试试亲力亲为。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纳兰轻烟的身份在魔宗中的不一般。而换了一身高盛派人重新置买的黑色衣衫的周博,一反白衫时的文弱。或许是象征着冷酷,铁血的黑色的缘故,周博整个人的脸上反倒是多了几分英气。在加上身边的景云剑,让纳兰轻烟看得啧啧称奇。

    纳兰轻烟也换换穿了手下置买的粉色衣裙,原本清丽的面容多了几分的秀气,多了几分可爱。高盛有心称赞几句,却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纳兰轻烟可不是一般的人,自己的话说好了,那自然没什么问题。可是万一说不好,让大小姐烦躁起来,自己可就倒霉了。与其这样,还不如老老实实的闭口不说话的好。

    高盛派人置办的宴席也的确丰盛,至少对于吃了十几天野果,嘴中都已经淡的没有味道的纳兰轻烟来说,这一顿饭几乎可以让她回味一生了。高盛虽然知道早上大小姐来的时候,风尘仆仆,还穿的是那个年轻人的衣袍。不过也不会想到,纳兰轻烟竟然已经十多天没吃饭了,每天都是靠野果充饥。纳兰轻烟那种情况,他可不敢问上一句,自己还没有那个资格。

    “你的伤势没有好,要顾忌荤腥,不吃酸辣!”周博一边淡然的说着,举起筷子就将一桌之上的那些清淡无油的菜式为纳兰轻烟夹了几筷子。至于让纳兰轻烟看着眼馋的红烧鲳鱼,水晶蜜肘,是一筷子也没有夹。

    高盛看到周博给纳兰轻烟夹菜,叹了口气,也没过多的表示自己的不满或者阻止。而是说道:“大小姐,您的伤是怎么回事,属下这边就带上人手,将伤大小姐的人给您擒下!”

    “不用了,伤我的人凭借你们这里的人手和本事,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我的事情我自然会处理,你们办好你们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其他的不用多操心。”纳兰轻烟不满的看了周博一眼,狠狠的将盘子中的青菜一筷子夹入了嘴中,狠狠的咀嚼着,仿佛那些青菜就是周博一样。

    不过也只是将对周博的不满用这样的方式稍稍的发泄一番,周博这么做是对她好,她也知道。对周博微微做了一个鬼脸后,才回答了高盛的那一番话。高盛陪笑了一下:“既然属下的本事不够,那么就等堂主大人来处理吧,堂主大人一定会为大小姐讨回公道的!”

    “恩!”纳兰轻烟点了一下头,恩了一声,也不知道放在心上没有。正在这时,门外轻轻的三声敲击,随即一名黑衣大汉走到了高盛的身边,垂下头就要对高盛耳语。高盛眉头一皱,喝道:“大小姐也在,不要对我汇报,对大小姐说!”

    “这。。。”那黑衣大汉迟疑了一下,看到高盛那阴冷的目光,立刻道:“大小姐,香主,刚刚有罗刹门的人在我们这里踩盘子了!”

    “什么?罗刹门的人?他们到我们这里踩盘子干什么?”高盛惊讶出声道,似乎没有想到属下竟然会来禀告这样的一个消息。一时间皱起了眉头,似乎在思索什么一样。

    周博在一边听得好笑,罗刹门的人踩盘子踩到了魔宗的地界上,这就有点大水冲了龙王庙的意思。魔宗,鬼飘堂同属魔道一脉,罗刹门的人到了魔宗地界打探消息,这可有点不太一般了。高盛显然也是知道这其中的问题和棘手性,毕竟罗刹门和魔宗都属同道,一般大家们都是相互给个面子。不过最近也有消息称,罗刹门对于魔宗在魔道中独占鳌头的态势有些不满,私下里开始拉拢一些小的魔道势力,或许是要反对魔宗在魔道的权威。已经有好几处魔宗势力和罗刹门的势力发生了冲突,所幸双方高层都十分控制,各自约束下方的人手,这才没有让事态扩大。

    “今天这些罗刹门的人来到这里踩盘子,难道是知道了这里是魔宗的地界,想要干点什么?”高盛暗自想到,一时间反倒不知道如何布置安排。

    纳兰轻烟听到那黑衣属下的报告后,沉吟了一下:“他们有多少人?”

    黑衣大汉摇摇头:“初来的只有三到四个人,不过应该是前哨。至于后续有多少人,属下也不知道。因为前院的兄弟有人懂得罗刹门的手是暗号,才发现他们的身份的。否则,我们还以为只是一般的小贼一类的。”

    纳兰轻烟沉吟了一下,出声道:“高盛,你手下有多少人?”

    高盛看到纳兰轻烟,心中知道十有八九纳兰轻烟要出声布置这一次的安排了,立刻松了一口气。只要有纳兰轻烟在,自己这一次就算是没有什么责任了。万一捅什么娄子了,还有一个大小姐在。万一事情办得漂亮,还有一个全力协助大小姐的功劳。左算右算,自己都不吃亏,立刻恭恭敬敬的回答:“属下手下一共有贰佰多人,分布在济阳城各处。如果大小姐要征调人手的话,属下现在就去安排。”

    “你调一百名身手矫健的弟子隐于附近,记住不要惹人注意。酒楼内留下五十名宗内弟子,前厅密切关注事情发展。一旦有什么事情,立刻禀告我!”

    “是!属下这就去办!”高盛对着纳兰轻烟拱了一下手,离座转身向门外走去。那黑衣大汉迟疑了一下,也紧跟着高盛而去。房间中,只剩下纳兰轻烟和周博二人。看到周博,纳兰轻烟有点歉意的一笑:“万一出事情了,你不用跟着我一起出去。我知道你是晨曦弟子,这是魔道纷争,你可以不掺手的!”

    周博看了纳兰轻烟一眼,叹了一声:“这个事情到晚上再说过,这里是你们魔宗的地界,又有那个香主高盛在这里。我想,怎么也不会出多大的事情。再说,罗刹门和你们魔宗一样,都属于魔道的一脉,相信应该不会多为难你!”

    纳兰轻烟听出了周博言语中的想置身事外的意思,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而是淡淡一笑:“你救了我已经很感激了,我也没打算将你牵扯入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摘掉你很厉害,不过你有你的想法,牵扯朋友这种事情,我还是不屑也不会做的!”纳兰轻烟得意的看了周博一眼,似乎想让周博知道,他有些低看了自己。

    周博听完只是一笑:“你有伤,还是不要出手的好!”说完这句话,周博的目光再次盯住了纳兰轻烟:“这是你们魔宗的暗点,我可是晨曦门的弟子,你带我来到这里,就不害怕我把这件事情向师傅长老们禀告?这样,对你们魔宗可是一个损失!”

    纳兰轻烟不屑的一笑,显得胸有成竹,并没有回答周博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只问你一句,你,会吗?”

    只是一句话,就让周博的面容微笑起来。这一刻,纳兰轻烟只感觉到周博的笑容中,有数不清的温和,有数不清的真挚,似乎真的已经认可她了一般........

    夜晚,华灯初上,“毗邻驿”一片灯火通明。然而,稍稍有心的人就会发现,今晚的“毗邻驿”中的人数并不是很多,几乎每一个进门的顾客都被告知已经客满,婉言将其劝入了别家的酒家,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当月亮上升到了夜空的正中央的时候,一队又一队的红衣人迈着缓慢的步子,向“毗邻驿”中走去,为首的一名红衣金冠的少年,轻摇着手中的折扇,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当先向“毗邻驿”中走去。当跨入大门的那一刻,金冠少年身后的两名老者双眼中戾气淡然开始凝聚,悄然上前一步,紧紧的跟着那红衣金冠的少年,目光缓缓的向大厅四方扫去。

    少年看了一眼柜台上脸色有些发白的店小二和那名记账的老者,微微点了一下头。走到了身旁一张桌子旁,一撩长袍,优雅坐下轻轻的一放手中的折扇,声音阴柔纤细:“唐姑娘,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我从西蜀城唐家一路追到了这里,今天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说法了。虽然说,你唐菱是唐家嫡传的弟子。可是,似乎我罗瑞的身份也不差多少吧?家父乃是罗刹门五煞之一,本公子的身家陪你唐家大小姐,也算是门当户对,旗鼓相当了....

    那红衣少年此言一出,正在记账的那老者脸上立刻闪过一丝惊愕的神情:今晚的这两人,竟然一个是唐门的唐菱,一个是天地风雷火五煞之一的雷煞罗震的独子罗瑞。似乎,今晚的事情,不太一般啊......

    空气中,一股无形的气息,缓缓蔓延开来.........

    大厅之上的二楼厢房中,灯火猛然一明,一个人影出现在窗边,声音清脆如玉石撞击玉盘,说不出的悦耳动听:“多谢罗公子抬爱,小女子不敢高攀,还请罗公子请回吧!”

    罗瑞闻言一笑,也不着闹:“这么说,唐菱小姐是不愿意和本公子心甘情愿的一起回去了?也成,本公子也不勉强唐菱小姐,只要小姐把手中的那件东西交出来,本公子可以保证,不但不为难小姐,而且小姐一生都是我罗刹门的贵客,只要唐小姐你想要什么,哪怕是天天需要黄金万两,我也可以保证罗刹门不会皱一下眉头,说一个不字!”

    楼上厢房中的那女子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这件东西,是我唐门一脉的心血。虽然唐菱算不上顶天立地的唐家儿郎,然而出卖家族的事情,恐怕也做不出来。如果罗公子代表的罗刹门真的觊觎这件东西,那你我就各凭本事吧!”

    罗瑞痴痴的看了一眼厢房中的那道人影,最终眼神中闪过一丝狠色:“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本公子了!来人,给我拿下!”

    罗瑞一挥手,身后的红衣汉子立刻脚步一错,朝着二楼厢房的位置疾奔而去,得到了公子命令的他们,只知道完成自己的任务,既然命令一下,那就是他们动手的时候。

    站在二楼另一处隐秘角落中的两人看着楼下厅堂的动静,对视一眼,似乎想从对方的眼中得到点什么,不过两个人都将心中所想隐藏的极好,因此两人从对方的脸上,眼神中都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周博哂然一笑:“你还不动手?据我所知唐门所在的西蜀城距离这济阳城可不是一般的远,就算是御剑似乎也要六个时辰左右。罗刹门的人一路追来,恐怕真的为了什么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