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一抱拳,道:“多谢连小姐,我正要出去看一看,小姐还是快快回去罢。”走到窗口前,看到外面狂欢的人群还没有散去,警戒也不甚严,翻身出去,那少女看到武传玉走后,方才松去一口气,小心出门而去。

    武传玉翻了数间房子,走到了连家的后院之中,这里都是连姓人家,只是那大院中住的是连家的嫡传子弟,可以学五虎断门刀。外面的都是过了几代的人,还有别姓的人家,今天武传玉喝酒,便是在这连家正堂中。

    武传玉翻了几座院子,这已然是下半夜,大多数的房子都吹了灯,只是远处几座小院子,灯光却没有熄灭,还有人在来来回回巡回。武传玉施展轻功,悄悄到了那房顶上。

    房中几人,正在争论,一人高居于其首,正是夜里宴请自己的连正安,下面数人来来回回,吵个面红耳赤,一人高叫道:“悄悄拿下这姓武的小子,只要我等保密,他胡一达如何如道。”

    又有一个叫道:“纵然拿下这小子,你敢保证魔教的人定然会遵守诺言,我看不会,到时巴山剑派和魔教一起得罪了,叫我等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其后又有数人争论,武传玉细心听他们争说。武传玉识得其中要拿下自己向魔教谢罪的人叫连正文,而力主不得罪巴山剑派,放走武传玉的叫连正章,都是与现在连家堡主连正安的同一辈份的人物,个个都是武功高明之人。

    下面又有人叫道:“魔教的密使便在外面等候,说两个时辰就要答案,眼下时间到了,我等到底如何去做?”

    连正文道:“眼下魔教大军便在十里之外,若是拒绝了魔教的要求,魔教立时发兵,以魔教数万之众,我连家堡不过千多口人,多数还是外姓,到时如何能挡魔教大军,到时候便如同那刘家堡一般,让人灭了门。”

    下首十多个连家子弟,多数都同意连正文的意见。

    看到连正安意动,连正文道:“大哥,事有轻重缓急,眼下魔教便要眼前,我等悄悄拿下武传玉,送于色公子,若是巴山派问起,我们便死不承认,到时候他胡一达又能怎么样。”

    连正安道:“也只能如此了,只是亏得武少侠今天解围,若不然,我等连家堡也要陷落。如今却要索其命,实则不合侠义之道。”

    连正文道:“大哥不必如此,我等亦是无奈之举,与其日后巴山派与我家堡有隙,不如我等主动主击,我有一计,大哥你看可否,只是此计要伤到恩儿名声。”

    连正安道:“你且说来,如今,只要保得连家堡的平安,也顾不得了。”

    连正文道:“巴山派张帆最恨魔教邪贼,巴山派杀魔教的邪贼亦不计其数,我等若是将邪贼之名安到巴山派大弟子头上,到时候巴山与我连家堡力争之时也要气短三分。”

    下首一干人皆道:“好计策,如此一来,我等杀了武传玉,还不违背武林正道。”

    连正安道:“那你到时候如何去做?”

    连正文道:“也简单,到时候我们把武传玉打昏了,住恩儿房中一抬,任武传玉十张嘴也说不清,到时候我们再叫上一些外姓之人做证,将武传玉采花之事坐实了,名正言顺一刀杀了武传玉。这全了魔教之请,也不违我正道之义。”

    连正安道:“那也只能对不起武少侠了。”

    连正文道:“小弟这便去安排。”招手之间,叫了数个连家子弟。又要招集好手。正是要施行此计。

    武传玉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在房顶上看到连正文大声招呼族中好手,显然是因为武传玉武功高强,要集族中好手才敢下手。

    不多时,武传玉看到一条长龙向自己睡的那间房子去了,武传玉心中悲怒,心道:“我尽了全力,保住这连家堡,这连家堡却忘恩负义,不但要害我性命,更是想害我清名,想我巴山剑派草创以来,行侠义之事,不知为武林正道做了多少好事,才有今天的名声,真是歹毒无比啊,害了我清名不说,还要害我巴山派的清名,那是我多少师伯师叔打下来的,流血流出来的。”

    当下飞身下了房顶,悄悄看了看灯火方向,心中盘算:“这地方我是待不得了,只得连夜逃出这连家堡,我且找一匹马,若干粮水,方好遁走。”

    左边方向灯火连天,显然连正文为了坐实武传玉采花之名,不但要找本堡的人来证明,还要在堡中找一些外姓之人,到时候一齐开口,与巴山派争论,便让巴山派开不了口。

    武传玉躲了开去,悄悄找到了马棚中,数十匹好马都安静的拴着,一声不唭,武传玉随便选了一匹,正要解了绳子,好奔出连家堡。不想后面传来一人冷冷道:“你便这么走了,太让我失望了。”

    武传玉大惊,如今以武传玉的武功,二十步内,地上有多少只蚂蚁都听得清楚,不想这人便在自己身后几步的地方,却让自己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那只能说此人的武功高了自己无数倍,连家堡中竟然有这等人物,武传玉实在大惊这连家堡中武功最高的几个人,连家正字辈的几个,以武传玉观之,都不在自己之上,似是比自己还要低上一点儿,这个人,实在深不可测。

    武传玉转过身,一双肉掌竖起,冲着那人发了一记掌力,地上一堆草料让武传玉掌力所激,飞了起来,真扑向那人影,趁着满天草料的机会,武传玉正要飞身上马,快快逃走,如今,多在连家堡中待上一会儿,便多一分危险。

    那人一挥袖子,扑面而来的草料都化灰了,然后再一伸手,武传玉只看那手掌越来越大,似是将自己笼罩起来一般,武传玉大叫一声,拼了全力,以手作剑,向那手掌刺过去,要将对方的气场刺穿。剑气激起,将周身的空气都抽空了,如今武传玉习得夺命九式,加上巴山派各位师叔伯的剑法,在江湖上,是一等一的高手了,这也是为什么连正文要拿下武传玉,不得不叫上族中一大群精锐子弟的原因。

    不想对方只是停了一下,然后手掌再伸过来,武传玉只看到对方的手掌越来越大,便如同如来佛的五指山一般,自已如同孙猴子,再么也动不了,武传玉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然后那手掌一把拿住武传玉的脖子,在武传玉神门穴上一点,武传玉便两眼一黑,再也看不清东西了。

    一瓢冷水泼在武传玉脸上,武传玉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被五花大绑,周围吵吵嚷嚷,一大群人正围住自己,有老有少,正是在连家堡避难的外姓之人,连正文带着数个子弟正在大声叫嚷:“各位乡亲,看好了,这是这人面兽心的东西,昨夜闯进了我侄女连恩儿的房间里,想做那禽兽不如之事,不想被我族中子弟发觉,这狗东西竟然打死我族中子侄家丁三人,大家请看。”

    说罢,下面又有人拖来三具尸体,穿着家丁衣服,身上血迹还没有干,显然死了不久,连正文高声道:“就是武传玉这禽兽,意图逼*侄女不成,还杀死我连家的三位家人,大家说,我们山东人,有这么好欺负么?”

    下首的外姓人家,都是山东本地大姓,此时激起了同仇敌忾之气,大声道:“不行,不能让这湖北佬乱来。”又有人高叫道:“杀了这湖北佬。杀了这湖北佬。”

    下面一老者道:“恩喻小姐是我们山东人心中的明珠,不可让外人欺负了。”此人姓崔名九德,是告老的礼部堂官,山东大姓,他一开口,后面更多人叫了起来。

    这连恩喻是山东有名的一枝花,连正安曾打点一番,想让连恩喻得以进宫,成了皇帝的妃子,只是连家虽然是山东武林大豪,在士大夫眼中,却只是草莾人物,上不得台面,草莾人物的儿女,自然都是无礼数的,虽然连安家向太监使了无数的银子,但是连家的女儿始终没有选上。秀女都当不成。

    后面几个老者,郑氏的一个老者,名叫郑之应的,亦是齐地大族,家中子女都是朝中文官,亦是有身份的人,不然,也不会在山东之地受流民之灾时,能被连家堡所接纳于其内,那郑之应亦是开口道:“这小子如引恶行,实不能估算,但是昨天他曾带着堡中勇士出击,为保住大家身家性命立下了大功,老夫看他也不是奸恶之人,为何做出如此恶行。”

    这些人都在堡中看到了武传玉昨天带着堡丁出击,将流民打散之事,是故对武传玉心中亦还有一丝的敬意。

    有一王姓老者,姓王莫泫的,山东大族,王姓的宗支之一,在朝中与武亲王一系极近的,开口道:“这小子虽然立下了大功,但是奸人子女,不可以饶恕,只怕是喝了不少酒罢。”

    连正文道:“正是如此,这小子昨夜喝了不少酒水,想必是酒后兽性发作,才敢做平时想做而不敢做之事。”

    武传玉将头摇了摇,想让自己的头清醒一些,看到连正文几位老者不停的说道,而一边的人群中,不时有鄙声传出,几个小孩拿了石头,往武传玉的头上扔,武传玉极是恼火,大声道:“姓连的,休要嫁祸于人,武某不是你的对手,败于你手中亦是无话可说,何必败人清誉。”

    后面连正文见到武传玉醒过来,朝后面的一个庄丁使一个眼色,那庄丁在武传玉脖子后面套上一绳,用力一拉,武传玉顿时脸色发紫,出不了气来,自然也发不了声,任别人怎么污蔑也开不了口。

    那边连正文道:“诸位贤德,这武传玉做下如此恶行,只是他出身于名门巴山剑派,那巴山剑派武力称雄,天下谁人不惧,若是查了此人,将来巴山剑派找上门来,那群湖北佬可不是我小小连家堡可以抵挡的,不知如何是好,故而向诸位贤德请教。”连正文做出害怕之色,眉头紧锁,似是一幅担心巴山剑派找上门来的样子。

    那王莫泫老大人先是忍不住,一挥袖子,怒声道:“什么剑派剑派,都是些江湖野流,欺负我齐地无人么?你莫担心,天上地下,都逃不过王法,你且安心,该怎么办便怎么办,我不信这巴山剑派还敢护短。”

    身后的一众民人也大声叫道:“连老叔且宽心,我等定然不让那巴山剑派欺到我等山东民众身上。”其中还有不少是连家小姐连恩喻的钦慕者,更是大声叫嚷,要将武传玉处以极刑。以消心头之恨。

    那郑之应道:“且慢,我听说那巴山剑派也是名门正派,派中所出,都是大侠人物,那张帆更是曾独杀魔教数十位长老,是名震天下的大侠,这位武传玉昨日也曾奋勇杀敌,保一方平安,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在其中。”

    武传玉身后那家丁用脚往武传玉后背一踏,武传玉身子向前一推,套在武传玉颈子上的牛皮勒得更紧,武传玉脸上迸出血色,气都喘不过来,顿时不能叫出声,任一边数人讨论自己的“罪行”。

    崔九德摸着自己的胡须,笑道:“就因为他是名门正派的出身,更不能姑息这般罪行,依老朽看,便留他一个全尸,然后将他的尸身送与什么巴山剑派,也算得上是给了这些湖北佬一个面子了。”崔九德说完,便摸着自己的胡须,摇头自得状,表示自己是一个德高望重之人。

    郑之应道:“崔老,此举不妥,这武少侠亦是喝了不少酒,平日也无大恶,不至于要取他性命,我们最多交由胡一达自己,再向胡一达自己处理,胡一达若是护短,也不能向我等交待,若不护短,他自己处理,那么也省得有人说我等恩将仇报。”

    王莫泫见两人有争执,道:“两人不必争执,不如问一问位武少侠,他到底认不认罪。”

    连正文一见,大叫道:“众位父老,这禽兽打死都不肯承认,口中狂言,骂我山东父老都是懦弱无能之人,他曾说,即便是奸污了恩喻,我们一众山东人也拿他没有办法,只能乘乘将他送走,他若少了一根寒毛,保管叫我连家堡满门尽灭……”齐地人向来自负勇名,如何能受得这般激将。

    众人听到此处,都鼓嗓起来,大叫道:“杀了这禽兽,杀了这禽兽……”场面一进热闹起来,几个乡老也控制度不住了。

    那王漠泫一见连正文的神态,便知他有问题,他半生在官场打混,见到连正文的神色,那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此时王家一家都在这连家堡中,不得不任这连正文胡搞,反正武传玉的死活,他也是不放在心上的。

    崔九德看了半天,一挥手,道:“将这小子拖出来,处死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