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千羽II型不是弓?

    禁魔塔二层,是25级至29级玩家活动的区域,这里的怪物比一层强,但也强的有限,只是怪物更密集,掉宝率更高一些而已。

    每层的地图中,除了8个方向的八座里面有传送水晶的大厅,还有四位王阶BOSS的战斗大厅,和最中心的传送螺旋楼梯。

    除了这些容易辨识的场景,每层中的西面角落还都有一个小房间——看守者之屋。

    看守者之屋,顾名思义,应该是看守这一层怪物的人员的办公室?

    但除了经常有怪物钻进屋子里,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就好像是灵魂武装的设计人员随手画上去的一样。

    聂空一路来到二层的看守者之屋,感应到身后没人跟踪后,他翻身下马,快速的把里面的魔物清理掉。

    这是一个看上去极其简陋的石屋,布置只有石桌、石凳和一张石床。回忆着二特提供的文档,他的目光落在石质的床头柜上,在这块石头上面,有一个隐蔽的符文凹槽。

    聂空取下玄煞风珠,将背包里那颗银色的金属球取出来,装填进千羽II型的能源凹槽。流水般的银色能量倾泻在弓身上,弓身前端缓缓凝聚出一团风系魔能,逐渐形成一个青色的符文。

    聂空握住千羽II型走上前,安耐住激动的心情,控制那道青色的符文缓缓镶入符文凹槽。

    “轰嚓嚓嚓!——”

    机关和石头碰撞的声音从墙壁后传来,整个房间都仿佛地震一般,微微颤动着!

    在聂空期待的目光中,石床缓缓从两侧分开,一间密室的小门出现在眼前,他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

    “轰——”

    在他进入密室的一瞬间,身后的石门发出一声巨颤,迅速的紧紧闭上,视线变为黑暗。

    虽然他的视力能够一定程度的在黑暗中视物,但这种时候黑暗很是让人不适,聂空点燃一根火把,引燃了墙壁上挂着的一盏油灯,开始打量房间中的一切。

    靠近门的墙角有一张古朴的木桌和石制的试验台,书桌上摆着十几本书和凌乱的稿纸,早已风干的毛笔丢在一旁,砚台里也干巴巴的,整个书桌上覆盖着一层灰尘。

    试验台上到处都是各种各样早已生锈的魔构部件,凌乱不堪。

    除了这两张桌子,密室里空空荡荡,好像再没有什么东西。聂空皱起眉头,伸手去拉木桌的抽屉,但抽屉刚被拉出一条缝隙,一道阴风就从其中席卷而出!

    “嗷!——”

    痛苦的惨嚎声回荡在密室里!那阴风在空气中不断壮大,最后凝聚成一头巨大的黑**物!

    系统提示:你释放了一头幽鬼,请驱散它的怨气,或将其击杀!

    “王阶幽鬼?!”

    聂空神色凝重,迅速召唤出蛮吉,躲避着这头幽鬼的攻击。

    “系统说可以打散怨气或击杀,这已经算是提示了!”

    要将怨气打散而非击杀,就需要破邪的道具,要是别人事先准备不充分那就没招了,但聂空却有钻石商场!

    幽鬼具有极其强大的近战能力,它没有眼睛,却能感应到生物,那整张脸的大半都是獠牙大嘴,狭长的巨大利爪散发着黝黑的光泽,每一次对聂空挥击,都带起恐怖的呼啸声!

    聂空趁隙打开钻石商城,买下一张售价击败钻石的‘破邪静心符’,立刻将其拍在千羽II型的弓身上!

    破邪静心符

    附加在武器上,可以驱散怨邪之气。

    一道金光在千羽II型上炸开,有了宝符加持,他射出的箭矢上附着着金色的光芒,王阶幽鬼每被攻击到一次,都发出难受的怒吼声!

    聂空也是完全摸不准灵魂这种邪门的东西,他不敢使用灵魂审判,生怕出什么乱子伤到这幽鬼的灵魂,只能依靠意识躲避它的攻击。

    这头王级幽鬼是25级的王阶BOSS,相当于普通S级副本BOSS的战斗力,但对激活审判之眼的聂空来说,却并不算什么挑战。十分钟后,战斗就结束了。

    随着战斗力的不断提升,很多同阶应该很有挑战性的战斗,都提不起他的兴趣,击败了这头强大的王阶幽鬼,他只是微微出了点汗。

    系统提示:你成功的驱散了幽鬼的怨气,使他恢复了原状。

    眼前这头王级幽鬼身上的黑雾缓缓散去,变成了一个神态萎靡的灵魂体老人,他虚弱的蜷缩在角落,目光恐惧的看着聂空。他的名称也由王阶幽鬼变成了‘冤魂楮凡元’。

    “楮姓?!”

    看到他的名字,聂空眼睛一亮,他记得制造千羽II型的那个家族就是楮氏!

    “不要害怕,我是来帮你的,请问你是……楮家的人?”聂空后退一步以消除他的敌意,语气柔和的安抚道。

    “帮我?”

    老人警惕的看着聂空,语气中依然带着一丝警惕:“你先告诉我,当下已经是什么年月了?”

    “华夏历1866年。”聂空看了眼灵魂武装的系统日历。

    “1866?已经过去两百年了吗……我的族人……”听到聂空的回应,楮凡元的目光变得空洞,愣了楞神后,他接着询问道:“那你可知,我的楮家族人现在过的如何?”

    聂空想了想道:“这个不太清楚啊,反正应该没什么名气。”

    楮凡元长叹了一口气:“家族已经没落了吗?……可是……为什么我的恨意依然难消……”

    见这个古人一副贼想发布任务的样子,聂空果断顺着他的话头询问:“楮先生,说出你的故事!”

    楮凡元半晌才平复下心情:“我们楮家以三宝闻名天下,这三宝便是锻造、魔构和御风,家族也正是在我这一代没落的,只因为惹上了一个名叫薛炳的魔头……”

    “那魔头乃是当时的古秦副总兵,只因我家族没能为他做出史诗武器,就将我家族人狠狠打压,我乃风系魔构大师,却被派遣到这鸟地方看守魔物!”

    “这禁魔塔和牢房别无二致,自从进来这里,我便失去了和外面的联络,没想到我已是如蝼蚁般可怜,依然没能躲过那魔头的毒爪!他派人直接将我害死在这密室!”

    冤魂说到此处,气的颤抖不已,他抬起头,热切的看着聂空:“勇士,我可以委托你两件事吗?!”

    “你说来听听。”聂空点点头,很有礼貌的说道,他把千羽II型摆弄来摆弄去,但眼前这个NPC却一副看不见的表情。

    楮凡元面色凝重道:“我这第一个请求,是希望你能找到我楮氏家族的后裔,将他们的消息告知与我。第二个请求,是希望你打探薛炳后裔的下落。”

    “我虽仅一人,但也要为家族报仇雪恨!”

    聂空翻了个白眼,这个家伙的勇气虽然感人,但对手那可是几百年前的副总兵,武力和权利都快到顶尖的NPC,随随便便就灭人满门的厉害家伙,就算家族不断衰落,也不是他一个小兵头子能对付的吧?

    这时,冤魂楮凡元的目光落在聂空手中的千羽II型上,他缓缓道:“我没有猜错的话,勇士是靠这千羽II型进来的?”

    聂空点点头:“是的,我偶然获得了这把宝弓,又无意中得知它是你们楮家的智慧结晶,便一路找到了这里,想得到更多关于这把弓的信息。”

    楮凡元捋了捋胡须,缓缓道:“那你可知,你手上的这把弓,实际上并不是弓,而是某件宝物的一个部件?”(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