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借命

    虫海中,那几头锋獠兽仿佛不知疲倦般,依然稳稳举着那辆黑色的战车。战车内部的隔音设施很好,悠扬的钢琴乐响起,霍思桐一只手放在膝盖上,随着曲调轻轻打着节拍。

    霍燕已经从昏睡中醒来,脸色惨白,哆嗦着的紧抱双膝,蜷缩在后座的角落里,望着窗外的目光充满惊恐。

    “燕儿。”

    “爸爸爱你,胜过一切。”

    “事实就是如此,这既是我的选择,爸爸……非常希望你能留在我身边,否则,纵然得到完全的自由,不必龟缩在这小小的长安,小小的星球,又有什么呢?”

    “你所了解的世界还很小,你并不知道,这一场战争,我们从一开始就已经输了。”

    “我希望能给予你时间,让你慢慢的了解一切后再做出选择,但是……时间这个东西,太奢侈了。”

    “你从小就接受着我认为好的教育,我知道,你愿意跟我走的几率很小,很渺茫。爸爸能做的,就是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留在人类中,享受短短几年的平静生活,然后死去。”

    “第二。”霍思桐语气停顿了下,伸手入怀中,一只晶莹剔透的浅蓝色蜻蜓跃然指尖,双翅抖动之间美轮美奂,宛如精灵。

    “跟随我去了解这个真正的世界。”

    …………

    没有人会对外出历练这件生死攸关的事小气,这里几乎所有人,都配备着昂贵的中阶瞬回药剂和中阶物防卷轴。

    虫巢一开始造成的强烈冲击,将山顶上的防御阵型极度压缩,在闫峰的全权指挥下,这支队伍虽然有所损伤,但依然成功的守住了第一波虫潮!

    “你尽量去杀天上的箭鸦!”第一风爵迅猛出剑,配合几名魔师将一头冲破阵地的锋獠兽击杀,回过头对那雷系魔师说。

    雷系魔师诧异道:“箭鸦?它们对我们暂时造成不了威胁吧?”

    “叫你杀你就杀!”第一风爵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高个子雷系魔师想明白他的意思后,连忙道:“收到!不好意思……”

    闫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先是一愣,继而愤恨的看过去,但他对此也毫无办法。虽然在他的指挥下,这二十多人勉强守住了阵线,但事实上,他们的性命全部掌握在那辆被异虫抬起来黑色战车主人的手里。

    高阶伪人,这是一个普通人接触不到的词语,但在全人类的高层,却酝酿出极其恐怖的阴暗风暴。

    比起超智虫人的神龙见首不见尾,高阶伪人人数更多,也能带给人类更大的危害。它们无论是战斗力,或者智慧,都胜过常人,但最可怕的,却是操控异虫和吞噬灵魂的能力。

    此时,诸小武和另外两名武士负责防守面朝长安市的一侧,这边地势较复杂,异虫的进攻零零散散,但依然难以抵挡。

    和他肩并肩防守的,是一个18级的年长甲士和16级的刀客,顶过异虫那一波强劲的攻势后,那个年长的人还有心思说话。

    “小后生!你这军旗效果怎么不一样?给我加了不少防御啊!”

    “是……”虫啸声铺天盖地,诸小武很费劲才听清他说的话,慌乱的用盾牌将一头龅牙狗砸下悬崖,大喊道:“是援护者血脉,给周围人保护的血脉!”

    “援护者?我听说过!就是那个很适合做保镖的血脉,不过战斗力不强啊!”另一旁的武士

    诸小武紧张的抵挡着来犯异虫,半晌才记起对方的问话,低声嘟囔一句:“能保护人就很好了。”

    小个子、他姐和宁静都在阵线较安全的位置,作为团队里第二重要却又较为脆弱的职业,他们收到了最好的保护。宁静确实按照聂空所说的,把自然之叶技能加到3级,武器也是做到加2,大半身的回蓝装备,此时也并没有太拖队伍后退。

    当人们开始适应异虫的攻击强度后,也有心思说话了。

    “闫哥!我们真的能撑到军人来吗!”

    “当然能!一定能!”

    “草!他们一定在忙着处理城内的爆炸,就算会来救我们,恐怕到时候也晚了!”

    “放心!有闫哥在这,附近如果有执勤的队伍,一定会派来来救我们的!”

    作为阵地精神支柱的闫峰,此时却并没有说话,将一头锋獠兽撞下山顶后,又扑向另一头,一边通过语音频道私聊风爵:“我要向你借一条命!”

    风爵飞身蹿上一头锋獠兽的后背,将利剑狠狠刺入它的头颅,闫峰的这句话,却让他身形一顿:“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需要飞行器!”

    “你他妈知道那对我意味着什么吗?”

    “我知道!我和你签订契约!之后还你十倍!百倍!”

    半晌,第一风爵才回复他:“……好。”

    说罢,他转过身,面无表情的对雷系魔师道:“最大化输出攻击箭鸦,不必留法力,一会儿我保你!”

    “是!”

    即使有生命值和法力的不断恢复,这个阵地也很难趁太久,不明白情况的人依然在奋力防守,等待着军队的援救。但有的人已经明白,眼下的平衡局势,只是高阶伪人玩的游戏而已。

    ……

    此时此刻,虫海中的黑色战车中。

    “那……那……那是我的同学!”霍燕泣不成声,:“我……同学……”

    霍思桐脸上流露出一丝不舍,语气却依然不急不缓:“如果我可以,我会让你生活在美好的乌托邦世界,幸福的度过一生。但是,现实就是如此,谁都改变不了。”

    “人和虫之间并没有区别,只要你跨出那一步,你还是你,但是你的思想会得到超脱,比种群繁衍更崇高的境界,那时候的你看眼前这一幕,就不会有如此大的波动。”

    霍思桐摇下车窗,手探出去随便一挥,扶着车身的几头锋獠兽缓缓蹲下身,将车稳稳的放在地面,全都怒吼起来,向着山顶扑去,随着他们的介入,原本坚固的防线瞬间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收缩!快收缩防御!”

    “闫哥!救命啊!啊!”

    “杀出去!我们要杀出去!”

    “战车!我们回战车防守!快点,来甲士啊!”

    山顶防线,顷刻间崩溃!

    ……

    另一座山上,聂空喘着粗气立在山头,脚下是一地虫尸。此时他的位置终于可以把一切看得清楚,虫海并非真的无穷无尽,如果那片阵地的防御能再强一点,就有可能继续抵挡下去。

    但是世界上没有如果,此时对面山上已经是乱成一团,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回到车里防守,至于能防守多久,能否等到援军,这很难说。

    聂空神色茫然,他狠狠的将掌中的黄土捏成碎末,却一时间下不了决心。

    对面的山头上有他的朋友,和他颇有好感的女生,也有三个要杀死他夺宝的高手,和恐怖的虫潮。

    他过去能做什么?他并没有多少吸血装备,就算有,在那里也根本撑不住,毫无输出环境可言。他甚至没有把握躲开蚀蛇的骨刺和箭鸦的扑杀。

    千羽II型习惯性在手中切换至半翼形态,聂空闭上眼睛,紧紧捏着拳头,一咬牙,终是腾空而起,向那座山上飞去!

    虽然脑子里依然是一团浆糊,没有完全将利弊权衡清楚,但这种时候,哪里有时间想那么多,****娘!飞过去再说,大不了死求!

    千羽II型荡起强劲的风能,聂空咬牙切齿的怒视着交战的山顶,急掠而去!

    他要去救人!

    ……

    交战的山顶上,此时已经是一片乱象,人们的哀嚎声和异虫的咆哮声,不绝于耳。第一风爵看着正在狼狈抵挡异虫的雷系魔师,喉咙用力的咽下一口唾液,一边攻击着异虫,一边装作不经意的绕到他身后,解除队友误伤功能,对准他撞击过去!

    雷系魔师晕眩当场,三头龅牙狗迅速将他扑倒在地啃食,第一风爵双手握剑,举过头顶,剑尖直接没入他的头颅!

    数据流光芒退散,雷系魔师惊恐的瞪着眼前的冰冷白色面具,眼睁睁的看着龅牙狗啃食他的身体,眼睁睁看着利剑划破他的咽喉,他的嘴巴被第一风爵捂住,连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第一风爵挥剑撕碎这几头龅牙狗,上前迅速扯下雷系魔师身上的飞行腰带和靴子,回头去找闫峰,却迎面对上了风系魔师慌乱的眼神。

    第一风爵心头一凛,依然朝他怒喝道:“看什么!准备化身,我们要离开这里!”

    风系魔师这次却没有乖乖应承,只是机械的攻击周围的异虫,目光不时的看向雷系魔师的尸体。

    第一风爵盯着他的眼睛:“不想帮我?你觉得你一个人能走得了?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风系魔师紧闭着嘴唇,颤抖的点了点头。

    闫峰迅速将飞行装备穿上,一个不到20岁的武士女孩在奋力的帮他抵挡异虫,一边回头喊道:“哥!我轻,带我走!”

    “好,带!带你!”闫峰迅速答应她。

    “二叔!带我吧!我有几十万的钱,都可以给你!”一个年轻人跪在地上,死死的抱着闫峰的大腿。

    “带!都带!”闫峰随口安抚着他,却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对第一风爵使着眼色。

    第一风爵冲他点点头,直接启动飞行装置,升至高空。

    闫峰也启动了飞行器,一脚将那青年踹飞,双手搂住那女孩的腰肢,两人腾空而起!

    “闫哥!不要丢下我们!我们能守住!能守……啊!”喊话的人被一头锋獠兽撕成了两半。

    “闫峰,我草你妈!你不得好死!”

    “我这就去告发你!你这个混账!杀人狂魔!”

    山顶上的喊叫声不绝于耳,第一风爵、闫峰和那个女人,却早已腾空而起,风系魔师迅速消失在原地,化成两道劲风,缠绕在两人身上。而闫峰由于多带了个人,飞行速度依然不快。

    两人飞到高空,一道道骨刺朝他们抛射而去,一股箭鸦海洋朝他们飞掠而来,第一风爵灵活的在空中躲避,而闫峰,双手抓紧女孩的腰肢,在她的尖叫声中,将她猛抛向鸦群!(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