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二特会议 读魂张征

    阳光很冷,整个军管区的气氛忙碌而肃静,一个个人从聂空身边走过,大部分都是军人装束,不苟言笑。

    聂空朝二特的新办公楼走去,离得老远,就看见办公楼底下不少人在交谈,其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赵老师。”

    身穿深色衬衣牛仔裤的赵凯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利索,听到声音一愣,当他看到聂空,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好久没听过老师这个称呼了……”

    “他们抓你过去没把你怎么样吧?”

    赵凯苦笑一声,跟旁边人打了招呼,和聂空一起往办公楼里走,低声道:“要有什么严刑拷打,那也是针对职务高的那几位,我是小喽啰,就抓去充个数。”

    聂空心想也是,赵凯是行动组组长,也刚刚升到30级,并不是二特最核心的那些人,祁越既然把核心人物大部分都抓了,自然不需要在中层成员身上下功夫。

    二特这次的损失很惨重。

    成员死的死,散的散,内鬼也没清掉。所有软件、硬件都没了,魂武方面没资源,现实方面也没有。张茂楠她们技术组基本上废了,短时间内恢复不过来。

    不过让聂空心里稍有慰藉的是,跟自己对接的6号情报员没死,中午得知这消息后,他本打算去看望她一下,又觉得有些唐突,最后决定在灵魂武装中跟她联络。

    既然二特都搬到军管区了,见面什么的其实都非常方便,最不济你掐着饭点儿蹲食堂守人,除非家里有人做饭的部分军官,大多数人都能见到。

    赵凯感叹道:“今天这会一开,以后你应该就是核心人物了,上面一定会重用你,整个二特除了蒙客,恐怕没几个人敢说能打得过你。”

    聂空闻言一怔,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不自然的叹了口气。

    赵凯微笑着拍拍聂空后背:“放宽心,以后会好起来的。”

    “嗯。”

    军方说是给安排了五百平米的一个楼层,实际上出于各种考虑多给了一层,对现在的二特来说显得有些空旷,不断有人忙忙碌碌的上来下去,有的人跟聂空还算眼熟,见面都点点头打招呼。

    办公楼四楼,技术部和后勤部的成员在忙碌着,有的在搬东西,有的在组装电脑,赵凯和他径直走向最里面的会议室。

    聂空其实很紧张。

    为了下午的这个会议,他思考了很久。

    趁这个机会,他肯定要想方设法做一件事,那就是——用读魂术试探二特局长张征。

    特工这个职业,最重要的是隐蔽性。

    聂空的战斗力成长很快,但他加入二特的时间真的不长,刚去的时候只有一个上司‘梅沁雨’,后来相对融入后和岐海也算有过接触,但还一直都不认识张征,甚至连他的名字,都可能比军方情报处普通人员知道的晚。

    在聂空看来,祁越应该在这个谈判里留有后手,他这种聪明又厉害的人不应该做等价交易才对,而张征这个人会不会是内鬼,甚至伪人,是目前最重要的一个不稳定因素。

    堂堂二特局长,居然会被完完整整的送回来?甚至回来都没怎么休息,立刻就召开会议?

    如果不是,那自然更好,但他需要继续寻找内鬼。

    如果是,他也初步想到些后续打算,明着杀肯定不行,一来会暴露自己最重要的读魂术能力,尽管已经有人开始防备。二来这东西太难解释,也只有关系铁的才愿意相信他。

    事实上聂空对这个二特局长没有一点了解,或许之前应该问问梅沁雨。但事已至此,他已经做好了暗杀对方的准备,也会防备他布下什么陷阱,或者突然袭击。

    ……

    回过神来,会议室的门被赵凯推开了,细碎的交谈声从里面传了出来。聂空跟着走进去,一眼就看见会议室角落低声交谈的几人,其中一个国字脸面目威严的人明显是中心,他身型很硬朗,穿着一身迷彩作战服,很有军人的气质。

    “张局,这位就是空山,我们的剑78号。”旁边一人道。

    国字脸点了点头,绕过会议桌向聂空走来,一只手早早的抬了起来,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很早就知道我们二特出了一位闻名国内的新锐高手,今天才有幸得见,年轻人,当下是你们的时代啊,二特这个舞台其实很大,希望足够你大展拳脚!”

    这个人的声音阳刚中带着磁性,很笃定,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张局。”聂空点了点头,跟他握手。

    简单握了握手,张征探身搂了搂他,按着他肩膀热情道:“我是张征,以后叫我张哥就行。”

    刚从读魂术中出来的聂空连连点头,被他拉到座位上坐好,才发现身边人都是勤三、张茂楠等等各部门大佬,连忙站起,却又被张征按在座位上。

    他拍拍聂空肩膀,淡笑道:“就坐这,不许动,你现在是我们二特的主心骨之一,这是你应该坐的位置。”

    旁边的勤三微笑道:“年轻人是该站到台面上了。”

    张茂楠也帮腔:“要不是他,我还不一定能回来。”

    聂空却只是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读魂术发动了,结果却和他预想的不一样。

    尽管只是草草握了握手,但聂空也在他内心中感知到两个信息,一个是想要重用自己,培养自己,让自己扛起二特的大梁。另一个则是一种感情,是对死去二特成员浓浓的悲痛。

    聂空没时间对他进行深度窥探,但这两点以及获取到的一些零碎意识流都指明,他的身份是好人。

    再说,张征能主动上前跟自己握手,这已经很能洗清嫌疑了。因为在魔棘的提醒下,祁越似乎已经察觉到自己的这个能力,如果张征有问题,祁越不应该不提醒他这一点。

    一时间,聂空紧绷的身躯放松了一些,深呼了一口气,后背紧贴在椅子上。但紧接着,他又陷入深深的迷茫。环顾周围,观察着每一个参加会议的高层人员,目光从一个人的脸上落到另一人脸上,想看清楚这些人是否隐藏着什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