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能屈能伸

    雷觉昆本来想要找个适当的时机,和殷俊好好的谈谈的。

    但没想到乐易铃却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在宣布收购了九龙巴士的第三天,就已经打来电话,说第四天上午准备召开董事会会议。

    这下子雷觉昆就没办法慢慢准备了。

    他已经好好的打听了一下前两天召开新闻发布会的乐易铃,发现她不仅仅是和殷俊关系亲密,更重要的是,她本身就是一个强势的女人。

    虽然乐易铃仅仅是20岁,但做事情非常果断和狠辣,而且除了殷俊之外,她根本就好像对别人都没有感情的,非常的冷漠。

    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来到了九龙巴士,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雷觉昆不用多想都知道。

    所以他赶紧的发动了关系,通过自己在娱乐圈的人脉,请了梁书怡出面,帮忙约了殷俊出来吃个便饭。

    本来雷觉昆是想要邀请殷俊一个人吃饭的,但没想到的是,殷俊却是和一个女人一起过来的。

    当看到乐易铃那张称得上漂亮,但基本上面无表情的脸蛋儿时,雷觉昆的笑容都是一顿。

    “雷老板,因为我觉得有些事情,可能待会儿你们需要提前沟通一番,所以就冒昧带了我姐一起过来,想来你也不会介意的吧?”殷俊和他握手的时候,这么客气的道。

    “没事没事,我还想着我们大老爷们儿来吃饭,乐小姐可能不愿意来,现在正好,大家一起吃顿饭,也好熟悉熟悉。”雷觉昆笑得很憨厚的道。

    你都叫“我姐”了,难道我还能说她来不大方便啊?

    看来别人说的,殷俊对乐易铃跟亲姐一样的,还真是这样。

    天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女人运气这么好,居然能攀上殷俊这么一棵大树。

    乐易铃对雷觉昆点了点头,“是啊,以后还要请雷先生多多配合,否则九龙巴士还真不容易打理好。”

    “这没说的。”雷觉昆装作没听懂乐易铃的话,拍着胸口道:“我们雷家在九龙巴士几十年了,有着丰富的经验,这里面的人也都是老人,都是安分守己、认真工作的人,乐小姐可以放心。”

    面对雷觉昆的反击,乐易铃也是淡淡的一笑,不去和他争辩。

    在她看来,说几句屁话管什么用?

    我们手里拿着九龙巴士的51%的股份,这才是最大的依仗,你那个什么人脉关系,全都不值钱,只要我给他们开人工,他们就得听我的,而不是听你的。

    香江人,可是最实际了。

    坐在文华酒店的西餐厅里面,雷觉昆笑着道,“俊少,文华酒店的餐厅里面,数这家的法国菜做得最好,尤其是鹅肝,最为美味。待会儿你可得尝一尝。”

    殷俊心说,难道我会告诉你,鹅肝就是鹅的脂肪肝,是直接用管子插在鹅的食管里面喂养,然后才能得到这么肥大的鹅肝的么?

    欧美的人说华国人喜欢吃动物的内脏是恶心的事情,实际上如此的行径,才是更恶心的吧?

    “我就不吃那个了,给我来一份小羊排就好。”殷俊对旁边等候着的漂亮女服务员道。

    现在的女服务员,穿得还是比较老气的服饰,远没有以后的高级酒店里面,女服务员上面穿亮光马甲、下面是修身笔直的西裤那样炫目。

    “我要一份五成熟牛排。”乐易铃道。

    “那我就要一份海鲜套餐吧。”雷觉昆笑着道。

    等到服务员下去,这边的另一个服务员已经拿起酒瓶,准备给他们倒上开胃的红酒。

    “他不要酒,给他一杯果汁就行。”在服务员给自己倒红酒了之后,乐易铃挡住了殷俊的杯子,这样吩咐道。

    “是!”

    服务员点了点头之后,转身去拿果汁了。

    这种大酒店的服务员就这点好,你的正当要求他们绝对会服从。

    雷觉昆看着乐易铃的说话做事,就觉得这个女人似乎是借着这些小动作,在提醒自己,她和殷俊的关系是多么的密切,简直就是一家人了。

    要说殷俊是那种任人摆布的男人,雷觉昆当然不会相信,这么聪明的天才,这么不声不响就策动了这么多计划周密的收购的男人,怎么可能是一个会被女人摆布的人呢?

    他对乐易铃的举动不反感,不阻止,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殷俊非常的信赖乐易铃,就有点像是众所周知的殷俊对关芝琳那样。

    看来不好办啊!

    雷觉昆心中有些焦虑起来。

    但他到底是做了几十年的生意,这点气度的沉稳还是有的。

    等到菜肴上了来,一边吃着,雷觉昆一边先是说起了最近香江的电影圈,说起了他的金公主院线。

    金公主院线在8月份成立,到现在三个月左右了,生意不是太好。

    原因在于香江最有制作能力的电影公司,还是只有邵氏和嘉禾两家,他们两家出品的电影,占据了香江80%以上的市场份额。

    剩下的20%有些还在安乐、长城等院线上映,实际上单独由金公主吃下的不多。

    从开业到现在,金公主院线每个月都在亏损之中。

    对于这样的情况,雷觉昆早就有了提醒,能加入进来的都是知道其中难度的。

    因此暂时一年半载的,大家都还能挺住,如果再多时间的话,恐怕他们就得自寻出路了。

    “我觉得,想要做好一条院线,还是应该和嘉禾、邵氏一样,拥有一家自己的电影公司,以自己的电影来充当主力,这样才有长远的出路。俊少,你觉得呢?”说话之后,雷觉昆这样总结的道。

    “好主意。”殷俊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

    “但是香江的电影人才不多啊,好的基本上都被瓜分了。”雷觉昆叹了一口气,“老实说,如果不是俊少你已经有了这么多的身家,我肯定要重金聘请你过来,帮忙我组建一家电影公司……无论是你的剧本写作,还是你的识人能力,在香江影视行业,那都是数一数二的!”

    “你这个问题,邵先生、邹先生、梁小姐、邱伯他们都提过,但是我还是没有答应。”殷俊道,“我不喜欢被一件事情束缚着,做事情还是自.由一点的好。”

    雷觉昆颌首道:“这也要有能自.由做事儿的资本才行,只有天才,才能不受限制的自.由自在。”

    “我们不说这个了。”殷俊笑了笑,“我知道今天雷老板约我过来吃饭是为了什么,那么我们也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一听到这个,雷觉昆就精神一振,放下了刀叉,脸色肃然了起来。

    牵涉到雷氏家族的祖传基业能不能继续,这是雷觉昆非常在意的事情,当然要严肃对待。

    “首先第一个,九龙巴士的董事长,将由乐易铃小姐来担任,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殷俊开门见山的道。

    雷觉昆点点头,不说话。

    这样的决定,早在他的意料之中,如果殷俊买下了九龙巴士,却不拿下董事长的位置,那才叫奇怪。

    殷俊继续的道:“至于董事总经理的位置,如果雷老板能答应我们几个条件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留给你,并且把公司的日常经营,还是委托你来管理。但财务和人事方面,我们都会派人入驻,牵涉到大一点的资金动向和人事变动,需要和董事长商量了再做决定。”

    “你说吧!什么条件。”雷觉昆很坦然的道。

    殷俊对乐易铃点了点头,乐姐姐就说道:“第一,雷老板应该记得,我在记者招待会上说过的事情。我需要做几条从中环、上环、尖沙咀、旺角、九龙等地区开往新界元朗天水围的巴士路线,这个规划我希望在两个月之内完成,四个月之内进行试运营。”

    “以前没有这样快的做路线,更何况是这么多条。”雷觉昆苦笑道,“乐小姐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先做一条从天水围直达尖沙咀天星小轮旁边的路线。先把这个声势造起来,等到以后条件允许了,再开始增添新的线路。”

    “这条线路不错,但另外有一条,必须要直接开到金钟或者中环的地铁站。”乐易铃道,“不要说做不到,如果做不到,那么我们就没办法合作了。”

    自从72年开通海底隧道以来,油尖旺已经能直接和港岛区通车了,但因为过海隧道巴士的价钱比较昂贵,班次又有限,所以许多人还是习惯坐天星小轮。

    可是乐易铃却坚持还是要做这么一条线路。

    雷觉昆自己又是做巴士公司,还是做建筑行业的,也是做房屋中介的,所以他很能明白乐易铃的意思。

    这是坚决要把天水围的房产的档次提起来。

    我从家里坐车出来,都能直接到中环或者金钟上班,你说我的房子是不是很便利很好?

    虽然雷觉昆觉得,依照天水围的那种穷山僻壤的地方,修建什么房子都没办法做出高档的屋邨来,可此时他也不会和乐易铃争辩。

    因为这块土地是殷俊买下的,雷觉昆知道,多半是因为殷俊要开发这块面积很大的土地,所以自己的九龙巴士才糟了殃,易手换老板的。

    既然这都是买九龙巴士的最重要原因,那么殷俊断然没有在这方面让步的道理。

    实在是要让步的话,只能是雷觉昆让步,否则他就可以和九龙巴士的日常管理说拜拜了。

    雷觉昆来之前,就想过这方面的事情,如今见到乐易铃这么强硬,他只能选择了屈服:“做线路有很多方方面面的事情,五个月之内,我争取做出抵达尖沙咀天星小轮附近的线路来。八个月之内,我争取做一条到中环的线路来。”

    巴士的线路开设,绝对不是你想当然的指一条线路出来,明天就可以开始开车拉人载客了。

    首先要跟政.府交通主管部门申请,说我想要开一条线路来缓解交通压力、或者是方便人们的出行。

    一般情况下,交通部门对于公共交通事业,那都是开绿灯的,所以这不是什么难事儿。

    得到了他们的允许,这才能设计这条线路的沿途,这可是最麻烦的事情。

    公交站点实际上和地铁站点都有着异曲同工的意思,因为等候公交车、下车的人群,就会是大流量的,这样必然会催生一系列周边的商业设施,方便乘车转车的人们利用,因此站点旁边必然会形成繁华区域,只不过公交站点的繁华程度要大大低于地铁站点罢了。

    所以开设在哪里,都是有讲究的,也是许多人追求的。

    比如说,我这个屋邨门口就有公交车站,那么我的价格就是要比没有公交车站的更贵;如果有两三个公交车站,那就等着涨价上百吧!

    对于这样的屋邨,大家反而是越发的趋之若鹜。

    因此,沿途的这么几十上百个屋邨,你把站点开设到哪里,哪里涨价的空间就会更大。

    特别是那些即将开盘或者准备修建的屋邨,就更是希望能把公交站点放他们那儿。

    怎么样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尽量做到又方便出行,又不得罪别人,这也是一个很头疼的事情。

    但即使是最终你把线路定好了,交通管理部门仍旧会提出他们的意见,说不定会来一个很大的改动,这就又得打破计划重来,于是这又是一个极具耗费时间的事儿。

    诸如此类的难处,还有不少。

    故而雷觉昆用5个月时间就做出一条线路,开始运营,真的不算是拖沓了。

    乐易铃计算了一下时间,点头道:“一定要按时完成完成,另外还要同时做出三条线路的规划来,比如到何文田山、嘉道理山、油麻地……等等地方,最迟81年就要开始运营。”

    “好。”雷觉昆也很光棍,既然已经答应了前面的,那后面的就不要扭扭捏捏,否则还不如一开始就和乐易铃对着干。

    “这几条线的巴士起始和收班时间,一定要提早和延长。”乐易铃再说道,“早上5点就可以运营第一班,最后一班可以再晚上12点再收,方便沿途来往的居民。”

    “好!”

    雷觉昆眉头皱了皱,却还是答应了下来。

    对于乐易铃这个不问困难,只求结果的女人,他心中忌惮不已。

    但现在没办法,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

    能屈能伸,方是大丈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